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祭出大杀器
    看着朝堂上的木偶们,崇祯莫名地想起了后世看过的鬼畜视频,各种恶搞配音版本的《元首的愤怒》。

    崇祯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地下里的元首一样,一群渣渣们正准备坑死他,而建奴就像北极熊一样随时冲进来怼死自己。

    就在崇祯想着是不是再抓几个人杀掉时,锦衣卫都指挥佥事许显纯却突然出班奏道:“陛下,这商税不收,国朝哪儿来的银子练兵?哪儿来的银子济民?

    至于方才施大人所说的贪腐问题,臣愚昧,却是有一点儿看法。”

    崇祯却是对许显纯的一番话感兴趣了。要知道,“五彪”之一的许显纯属于武职,让他去打打杀杀的肯定没问题,出谋划策却真是为难他了。

    不管怎么样,下面人有积极出头的,这是好现象,要鼓励。崇祯当即问道:“许爱卿有何高见?”

    许显纯道:“启奏陛下,施大人所虑,无非是下面的官员小吏们从中贪腐,又担心监管之人与之勾结。

    不过,若启用太祖洪武皇帝所制大诰,让老百姓监督官员呢?

    以一县之地为例,便是县令贪腐,能收买一人,还能收买全县人?再加上厂卫暗中监督,贪腐可止矣。”

    朝堂上的官员一听,心中可就骂开了。

    许显纯不愧是阉党五的五彪,行事当真是够阴狠。这一招等于是直接来了个釜底抽薪——百姓肯定是不愿意官员们贪腐的,但是自从成祖皇帝之后,这大诰慢慢的就成了有名无实的摆设,因此上又有哪个泥腿子敢去管官老爷们的事儿?

    如今许显纯重新祭出了大诰这么个大杀器,再加上锦衣卫去给泥腿子们撑腰,朝堂上众人就算拿屁股去想都会知道,下面的人轻易不敢贪腐。

    那么问题来了,下面的人不敢贪腐,朝堂上的大佬们去哪儿收受“孝敬”?若是没了下面人的“孝敬,难道要我们这些内阁辅臣,和各部尚书亲自去下场捞钱吗?还要不要朝廷的脸面了?!

    崇祯可不管朝堂上的众臣怎么想。在他看来,只要能刹住贪腐这股子歪风邪气,辅以商税,大明就亡不了!自己也不用总是担心哪天就会有快递小哥来逼的自己自挂东南枝了。

    龙颜大悦的崇祯皇帝决定就这么办,他甚至于想要学习某位大佬的那句:“谁赞成?谁反对?!”

    崇祯当即不理会下面群臣死了爹妈一样难看的脸色,对王承恩道:“王承恩,拟旨。”

    “大明百姓,都要在家中准备一份大诰。朕会派地方官府给你们第家每户送去。谁敢不送,朕派锦衣卫处理。

    家中有大诰的,可以拿着大诰去县衙门看看你们的县官有没有贪钱。如果有,把他押送到京师,朕重重有赏。

    家里有孩子进学的,也要好好学习大诰,以后考试会增加大诰里的内容,不熟悉的就不能当官。”

    说完,崇祯又对王承恩道:“就按朕刚才所说去拟诏,不许多字也不许少字。务必要让百姓听得明白。此诏一如永不加赋诏,广宣天下,使百姓咸知此事。”

    崇祯想了想,又对众臣道:“既然这监管的问题解决了,众卿且说一说,这商税该怎么个收法?朕先定下个调子,农户自产自用者不收,利少者少收,利高者多收。其他的卿等补充吧。”

    既然商税一事已成定局,手握屠刀的崇祯又定下了调子,群臣也只好再争取争取,希望自己能得到一些好处。崇祯眼见一时半会儿的也讨论不出个结果,干脆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此次朕去宣府,命人查抄了勾通建奴的八家汉奸,所得不少。

    既然有钱了,朕也想着,将这大明文武百官的俸禄向上提一提。众位爱卿回去后仔细考虑考虑,回头递折子上来。”

    “另外,朕在出京追击建奴之前,就已经命工部督造忠烈祠,如今怎么样了?”

    工部尚书当即出班奏道:“启奏陛下,眼下已是十月,无论如何赶工,都无法下降雪之前完成。到时雪打风吹之下,质量便难以有保证。请擅自做主,已命工匠暂停了营造,待来年开春再继续。臣有罪。”

    崇祯“唔”了一声,道:“此事不怪爱卿。这建奴叩关的时间太巧,非卿之过。既然暂停了,便先暂停了吧。只是工匠先不要散去,且等候朕的旨意。

    崇祯却是想起来别扭的地方了。玻璃,水泥,火药,这可是穿越。者必备的法定啊。

    火药已经有了,这玩意自己不懂。玻璃自己只知道是拿沙子烧出来的,至于怎么烧?该死的,朕穿越前只是个程序猿,不是工科狗!

    水泥?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大不了弄上一堆石头,各种各样的。都来点儿,分开烧,烧成灰应该就行了吧?然后加点儿水,哪个凝固了特别结实,那就是。水泥了吧?

    越想着水泥越心里痒痒的崇祯干脆道:“罢了,今天就到这里。

    众卿回去后,仔细想想这两件事儿。一为商税,一为加俸。

    折子以白话为宜,越是简单明了地说明爱卿心中的想法越好。都散了吧。”

    退朝之后,回到后宫的崇祯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靠谱。等到了之前天启皇帝做木工的地方,崇祯才忽地想起,天启干的是木匠,这块地儿只是适合干木匠活,要想研究怎么烧水泥,还须得清理一番。

    好在崇祯是皇帝,一声令下,整个宫都的太监宫女都忙碌起来。搬东西的搬东西,扫洒地面的扫洒地面,不多时便清理干净了。

    闻讯起来伺候的魏忠贤看着眼前的一切慢慢被清理,又想起大行的天启皇帝,鼻子一酸,眼眶便红了。

    崇祯见了,潜藏在脑海深处正牌崇祯的记忆也被勾了起来,却强打精神喝道:“哭甚么!皇兄大行,朕也伤心。但是皇兄留给朕的烂摊子,朕也得收拾。

    打起精神来,派人去工部,如一些烧石灰和砖瓦的匠人进宫来此。朕有些事情要吩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