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哭宫
    虽然未穿越之前的程序猿朱晓松是个战斗力为五的弱鸡,但是他穿越到了崇祯皇帝的身上不是?

    兴奋的崇祯也顾不得有失皇帝的身份,捡起地上的大锤就抡向上那灰不拉唧的水泥坨子。

    只听得“咚”的一声闷响,崇祯已是手臂发麻。如今的崇祯能文能武,双臂力气较之常人超出许多,却仍然被震的手臂发麻,由此可见这水泥坨子有多么结实了。

    扔掉那二十余斤重的大锤,又甩了甩被震的虎口隐隐做痛的双手,崇祯道:“好啊!朕没想到你等这么快就把这东西给弄出来了。此物制造可麻烦?产量如何?”

    还是那领头的赵大先回答道:“回陛下,此物制取颇易。只是对炉中的温度要求较高罢了。

    若以宫中此地为例,每日所得不过百余斤罢了。”

    每日百余斤?加大规模每天是不是能弄出一吨来?若是每天达到百余吨的产量,那钱还不有的是?等朕有钱了,光拿钱砸都能砸死皇太极一类的小喽啰!

    思及此处,崇祯便问道:“若是给卿等足够的丁壮人手,可能日产两千斤出来?”

    那赵大道:“回陛下,若是人手足够,此物便是日产三千斤也是可能的。只是占地也是极广,于陛下所要求的保密却是不利。”

    崇祯道:“此事易尔。朕于京南皇庄划一块地给卿等。卿等一边生产此物,一边研究如何提高其产量。另外,还需研究此物的其他配比方式以及用途。”

    顿了顿,又对众工匠道:“此番卿等为国立正大功。朕前番有言,必不吝封赏。

    赵大,刘成,周正三人封县子,其余人等为县男。封赏旨意,明日便有天使到卿等家中宣读。”

    待得工匠们出宫,崇祯对魏忠贤道:“命人通知田尔耕,让他派出人手,对工匠们及其家眷做好保护,你们西厂也要派出人守,防止有些人狗止跳墙,拿他们的家眷做法,谋取这水泥的配方。”

    魏忠贤这才明白这叫水泥的东西在崇祯心里有多重要,心中一凛,赶忙躬身道:“奴婢遵旨。只是皇爷,这东西乃是您做主才造出来的,不如干脆叫做崇祯水泥,后世一旦提起,也都念皇爷的好儿不是?”

    崇祯明知魏忠贤在拍马屁,不过被拍得舒坦了,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凭什么后世的水泥叫甚么波兰特水泥?在大明这就是崇祯水泥!

    崇祯笑道:“罢了。就依了你个老东西,便叫做崇祯水泥。”

    顿了一顿,又道:“派人去内阁,诏温体仁、施凤来,还有户部尚书郭允厚见驾。”

    只是魏忠贤还没有安排下去,便有当值的锦衣卫大汉将军前来禀报:“陛下,东华门外,有御史哭宫!”

    本来心情美滋滋的崇祯这下子美不起来了。

    用屁股想一想都能知道,这些狗屁御史哭的哪门子宫!这是仗着大明自仁宗皇帝朱高炽起就对读书人优待的传统,仗着原来的崇祯在信王潜邸时也对读书人优待有加,来给他崇祯皇帝添堵来了!

    见那报信的大汉将军跪地不起,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崇祯怒喝道:“还有甚么?一起说完了!”

    那大汉将军道:“回陛下,还有国子监与弘文管的众多生员,也在其中!”

    本来听到御史哭宫就上火的崇祯在听到还有国子监与弘文馆生员的参与,怒火腾地一下子就起来了。

    这朝堂上的事情,是你们这些生员能参与的?洪武皇帝的“惟生员不许”诏令,你们是给当个空气放掉了?

    越想越生气的崇祯皇帝当即对魏忠贤道:“传诏,命许显纯率锦衣卫包围宫门。命英国公张惟贤统领京营,封锁皇城内城。

    这些御史书生,今日不许走脱了一人!朕要跟我群混账好好讲讲什么才是为人臣子和做学生的本分!”

    怒极地崇祯也不管魏忠贤还有去传诏,也不管頣和轩在紫禁城的大北面,而东华门在大南面那么远的距离,直接拔腿重往东华门而去,真唬得那大汉将军赶忙前头带路。至于崇祯的身边,万年冰块一般的东方教主从来不会废话,在他看来,崇祯到哪儿他到哪,他存在的意思就是用自己的命去替崇祯挡住一切危险。

    魏忠贤与王承恩也是看的面面相觑。魏忠贤慌忙命人去通知锦衣卫和英国公,王承恩则是命人速调了御马监的众多太监前去护驾,然后两人便一路小跑去追崇祯皇帝。

    待出了东华门看到坐在地上的那些御史与生员,崇祯突然不气了。或者说,已经做好了今天就杀个血流成河的崇祯皇帝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人会叫唤些什么了。

    见崇祯出来,宫外的御史和生员们一起子就高兴起来,山呼万岁之后,便纷纷议论开了。

    “陛下听到了我等的呼声,这才出宫来见我等!”

    “今日一定要劝陛下诛除国贼!否则大明危矣。”

    “不错,今天一定劝谏陛下,不可玩物丧志!绝不可如先帝一般沉于外物!”

    “当今天子圣明,只是难免受人蒙蔽,以某看来,定是那些工匠引诱陛下,陛下这才置江山社稷于不顾,去捣鼓那甚么水泥石灰的!”

    “我辈读书人读那圣贤书,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匡扶社稷,劝谏君王?”

    “王兄所言极是!我等今日当劝谏陛下,诛除国贼,反省自身!”

    崇祯听着这些生员在交头接耳,心中突然一阵悲凉。

    这大明的生员只怕是个个如此吧?个个都想着当官,被人一忽悠便热血上头,却不想想该怎么匡扶社稷。如今,更是发展到了哭宫的地步!这些御史倒也罢了,可是生员们呢?当真所有人都不拿洪武皇帝的大诰当回事儿了?

    崇祯心中怒极,而上却是不显,只是问道:“卿等所来为了何事?”

    转头又对众多生员道:“尔等不好好读书,跟着胡闹甚么?可知这里是皇宫宫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