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刺王
    自崇祯登基以来,先是将一位内阁首辅与御史剥皮实草,又凌迟了建奴奴酋皇太极的长子豪格,更是亲率大军,行里追袭建奴,杀伐之下,一身煞气与帝王之气越发深厚,如今骤然发怒,直将各御史与众生员骇得打颤。

    巡按直隶御史贾继春壮起胆子,奏道:“陛下不见禧宗皇帝事乎?今陛下不以为诫,反沉迷于奇技淫巧之间,十数天中,倒是有两三日罢朝。臣身为御史,劝谏君王乃职责之所在也。”

    崇祯面无表情地“唔”了一声,又对其他御史道:“卿等所来,也是为了此事?”

    其他御史见有人出头,便有一人奏道:“启奏陛下,臣闻陛下于宫中制水泥一物。臣愚昧,不能明其中厉害。但是臣所奏者,乃是弹劾阉贼魏忠贤与诸工匠,瞒诱陛下行工匠之贱业,此其过也。臣请陛下诛此国贼。”

    另一人刚是奏道:“启奏陛下,臣闻为人君者,当高居庙堂,垂拱而治,天下可安。今陛下行此匠人之事,将置国朝于何地?臣请陛下三思。”

    崇祯道:“朕所制之物,于军国大事有大用,乃机密事也,非干魏忠贤与众工匠事。

    若卿等想要知道朕所制之物,明日里可于承天门前,观看忠烈祠施工即可。如今,卿等暂且退去罢。”

    见众御史还想要说话,崇祯怒道:“尔等欲要建言国事,便该当递折子于内阁,如今跪在宫门处啼哭,成何体统!简直有失国朝脸面!”

    贾继春却是道:“陛下不听臣等劝谏,反以言语挤兑,此明君之所为乎?臣请陛下反思己身,早诛国贼,以正朝纲。若陛下不依,臣等宁愿跪死东华门外!”

    心中杀机愈发重了的崇祯却是道:“好。卿等且先跪着吧。”转头却是对着众多生员道:“尔等来些,也是和这些御史一样?”

    方才人群中慷慨激昂的那王姓监生对道:“陛下圣明,学生等请陛下早诛国贼,以正朝纲!”

    看着眼前这些本应在国子监和弘文馆中就学的生员,如今被人一忽悠,便跑来哭宫,崇祯越发地理解朱元璋那道“惟生员不许”的旨意了。

    崇祯道:“尔等可知,太祖洪武皇帝曾下诏,曰军民一切利病,许天下人建言,惟生员不许。尔等如今以生员之身,跪哭宫门,眼中可还有太祖诏令?欲陷朕于不义耶?”

    这话说的可就诛心了。众多生员本欲退缩,却不想那王生突然道:“陛下,学生曾闻,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学生虽非东林学子,但是亦有心效仿。如今国贼横行,正该学生等仗义直言之时,请陛下明见。”

    崇祯却是被这等屁话给气笑了。当即问道:“那朕来问你。前番建奴围城之时,尔待何在?朕派厂卫募捐银子用于抵抗建奴,尔等捐了多少?

    建奴退后,京营将士们在收拢城中百姓重建居所之时,尔等何在?

    朕曾下诏,宫中所制水泥一事,需保密进行,尔等又从何得知?”

    越说火气越大的崇祯怒喝道:“汝等欲试朕之刀利否?”

    那王姓监生却是个胆子大的,硬着头皮道:“回陛下,那厂卫乃是害民之辈,生员家中虽颇有余财,却也是家中长辈辛劳所得,又凭什么捐给厂卫?至于水泥一事,学生自然是听他人所说。”

    听着这带头的监生如此说法,崇祯怒极而笑,说道:“朕三番五次下旨,严禁私通宫闱,结交内侍。想不到还是有人如此大胆。尔等御史,生员,今日哭宫,明日是不是便该逼宫了?!”

    此时,被崇祯一道旨意调动过来的锦衣卫已经将东华门处围了起来,无处,京营将士影影绰绰的队列也显现出来。

    众监生见状,慌忙间直挤成一团,唯有那王生,却是一副好胆,怒道:“君视臣则草芥,则臣视君如仇寇!陛下乃昏君也!不可以奉宗庙!”

    说完,却是突然从袖中落出一把尺作长的匕首,用力往崇祯刺去。

    那王生所着监生服饰,原本便是宽袍大袖,谁也不曾想到竟有人在其中藏了匕首。

    只听得“呲啦”一声,慌忙中侧身的崇祯皇帝衣袖已经被划开,便是胳膊上,也是划出了一道口子。

    位于崇祯身后的东方教主这才反应过来,一脚便将那王生蹬倒在地,当即便有旁边的锦衣卫将之控制住,随后,呼啦啦的刀剑声响起,锦衣卫迅速将御史与众生员围在一起,怒喝道:“护驾!不许走脱一人!妄动者死!”

    那王生虽然被制住,也不管众御史监生被围后的哭喊喝骂,只是不停大骂:“崇祯!你这昏君!宠信阉奴,重作厂卫,大明三百年江山必亡于你手!昏君!昏君!”

    崇祯捂着被刺伤的右臂,一脚将起来后却被吓的半死,正在喊着“传御医”的魏忠贤踹倒在地,怒喝道:“住嘴!”

    随即怒视着众御史与生员们,喝道:“好!国朝养士三百年,竟换来如今的刺王杀驾之辈!”

    随即对匆忙上前的田尔耕与许显纯喝道:“尽数拿了!投入诏狱后,严加拷问,查清是否有幕后主使之人!”

    接着又对东方教主方正化道:“封锁宫门!着内厂与锦衣卫、东西二厂联手审查宫内众人!朕要看看,到底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狗奴才胆敢私通宫外!”

    安排完宫禁之事,又对王承恩道:“传旨英国公,让他不必过来了。命其率京营封锁城门,许进不许出!

    命满桂带兵上街巡查,有异动者当场拿下,有反抗者格杀勿论!今日日落即宵禁!凡宵禁后敢上街的文武官员,拿下,入诏狱!”

    被踹倒的魏忠贤这才起来,一而派人去传御医,一面又派人去通知东厂督公曹化淳。

    崇祯一连声的安排完毕,这才返回宫内,前往皇后宫中休息。

    只是看着匆匆赶来的天启皇帝的皇后张嫣,崇祯却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当即便唤来魏忠贤吩咐了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