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狗贼!
    等田尔耕和曹化淳出去后,崇祯又对方正化道:“御马监的人手,可能保证忠心?”

    方正化道:“回陛下,御马监上下,早已被臣清理了一遍,如今剩下的,都是对皇家,对陛下忠心耿耿之人。便是让他们去死,也不会有人迟疑。”

    崇祯闻言,却是对魏忠贤道:“查!让西厂的人手都动起来,跟内缉事厂的人一起去查!

    朕要看看,这宫中到底究竟是谁拿朕的旨意当成儿戏!不管是侍卫,还是内监,也不管是谁身边的人,统统一查到底!朕要把他给当成儿戏处理掉!”

    等到魏忠贤也领命而去后,崇祯才揉了揉额头,又对方正化道:“调动御马监的人手,封锁宫人,除了王承恩之外,任何人不得出入。”

    一番调派人手之后,崇祯坐在椅子上,却是倍感头痛。

    这大明的情况比自己想的还要复杂。

    穿越之初,原以来摆平了东林党就行。结果是现实先用那不知道怎么征收好的商税狠狠地打了自己的脸,接着就是这皇宫大内也不安全了!

    这他娘的,整个儿就跟个筛子一样的皇宫,还有甚么秘密可言?自己三令五申不得泄密的水泥,便是连国子监的监生都知道了!

    太医院的混账们又是怎么回事儿?跟建奴有勾结还是跟东林党有勾结?居然已经发展到给皇帝暗中下毒了!其心可诛!

    倘若不是自己怀疑天启皇帝之死不太正常,又让魏忠贤多加小心,只怕这些狗才也会让自己在某一天落水而亡了吧?到时候哭上几声,再拥立新君?这天下到底是朕的还是他们东林党的?!

    只怕原本历史上的群回开门事件,也是因为原版的崇祯在后期不断撤换内阁大臣才有人暗中推动的吧?

    越想越后怕的崇祯皇帝只觉得自己手脚冰凉,便是看宫中之人,竟也是谁都不敢相信了,原先自以为忠心的家奴——太监,只怕也靠不住的居多。

    随即想到,还好,还有王承恩这个狗东西。虽然能力一般,但是对自己却是忠心耿耿。

    崇祯坐在宫中上火,宫外也不消停。

    太医陈仁忠刚回到家中,正在欣赏周阁老命人送来的前宋本家宰相陈宜中的墨宝。虽然自己读书考举不成,但是有一点儿与这位本家的陈相爷却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国医妙手。

    正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和陈宜中一样不仅医人,也能医国的时候,却听到书房外一阵吵杂。

    不待陈仁忠喝斥,书房的门便被人一脚踹开,进来的却是两个锦衣卫校尉,还有两个东厂番子。

    一个校尉将手中锁链直接往陈仁忠脖子上一套,喝了一声:“陈太医,你的事情发了!”便直接拉着向外走去。

    等到来到前院,却见家中老母、娇妻、幼子,都已经被锁拿在了一起。便是前段儿时间刚抬回家的宜红楼当红的清倌人,也被锦衣卫的杀才们将之与下人们捆在了一起。

    见陈家上上下下再无一人漏网,带队前来的田尔耕这才一挥手,喝道:“都带回诏狱,等候处置。”

    陈仁忠的老母亲已经年近六十,手中牵着幼孙,哭喊道:“儿啊,你这是犯了什么事儿啊?”

    陈仁忠不理,却是对田尔耕道:“田大人这是为何?便是陈某有得罪之处,可是祸不及家人?田大人就不怕陈某上告?”

    田尔耕闻言却是笑了笑,对陈仁忠道:“陈太医,都是明白人,你也不要想着有人能捞你出来。你全家九族,只怕都保不住了。”

    说完,又对陈母道:“老太太,你也别怪田某心狠。陈太医竟然敢在陛下的药里暗中使上川乌那等毒药,罪同谋反,已经无人能救得了你们了。聪明的,劝你儿子将一切都交待清楚,否则,您这么大的年纪,还有这幼小的孙儿,田某也说不得要狠下心来了!请吧?”

    说完,对着众校尉喝道:“带走!”

    等走到门口,见有百姓围观,向来善于揣摩上意的田尔耕喝道:“锦衣卫办事,不要挡道!陈仁忠给圣天子下毒的事情发了!”随即带头往诏狱方向而去。

    围观的百姓一听,当即哄的一声便炸开了。

    有一年近八十的老者颤颤巍巍地走上前,却是“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吐向了陈仁忠,骂道:“天子免了百姓加派,又下诏永不加赋,如此千古难得一见的明君,你居然下毒?你良心都被狗吃了?”

    也有本来上街买了菜回家的小媳妇,闻言却是从挎着的菜篮子里摸出一枚鸡蛋向陈仁忠砸去,骂道:“狗贼!若不是陛下,这城中还有一处是好的?怕是早让建奴给祸祸完了!你一定是怕陛下查到你们贪腐才暗害陛下!老娘今天这鸡蛋不吃了,砸死你!”

    陈仁忠被鸡蛋砸了个正着,黄的清的伴着蛋壳从头顶滑落,神情颇为狼狈。

    他想不通,为什么看到锦衣卫的时候这些百姓不害怕,为什么他们还会站在昏君的一边儿骂自己?一定是这些百姓疯了。没错,这些村夫农妇又有什么见识了?不知道崇祯皇帝的残暴,却一味地站在昏君一边,真让自己心冷!

    田尔耕却是不理会陈仁忠怎么想,听到百姓们骂陈仁忠的话,他却是知道,崇祯皇帝想要的效果一定就是这样的。心中暗爽的田尔耕想到,只怕回去后,要被陛下大大地夸奖一番了吧?

    待得回到了诏狱,先是命人将陈家上下分开关押,田尔耕与许显纯就先行提审陈仁忠。

    被绑在木架子上的陈仁忠看着许显纯挨样摆弄了一番刑具,虽然心中怕的要死,却也不敢开口认罪——反正都是个死,自己咬住了牙关,早晚会有人替自己报仇,让崇祯那个昏君得到他就有的下场!

    许显纯看了看陈仁忠,心知此人不会轻易招供,便开口笑道:“陈太医,你也不要有什么别的想法。许某的名声,想必您也是听过的。您说不说的,也没甚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