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刑讯
    许显纯越听,心中越是感到害怕——霍维华在阉党之中地位可不低,毕竟是挂着兵部尚书的名头。虽然崔呈秀也挂着兵部尚书的名头,但是东林党的和阉党的能一样么?

    而且,每次针对东林党,这霍维华可都是冲锋在前的,为阉党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却变成了害死天启皇帝的国贼?

    许显纯很想现在就把霍维华抓起来好好审讯一下,问问他为什么要毒害皇帝。毕竟天启皇帝待他霍维华可不薄。

    好在,许显纯还没有失去理智。他清楚地知道这件事儿的复杂程度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想象。接着问清楚了给陈仁忠送礼物之人的模样以及时间等信息后,只是吩咐人严加看管陈仁忠一家,并不许虐待行刑。随后抄起桌子上自己所记录的口供让陈仁忠签字画押后,就匆匆忙忙地赶往宫内。

    待许显纯到了宫门,却发现宫门早已被御马监的人手给封锁了。待找人通传了王承恩,好一通折腾下来,许显纯才算上见到了崇祯皇帝。

    此时的崇祯皇帝正在御书房内坐着发呆。他感觉这个世界对他充满了深深的恶意。

    可是崇祯不觉得自己哪儿错了。自己只是不想上**,更不想堂堂的炎黄苗裔拖着根猪尾巴满世界的丢人现眼,这有错吗?

    此时见到许显纯进来,便问道:“可是招供了?”

    许显纯“扑通”一声跪地,以头拄地,颤声道:“回陛下,国子监监生王某还不曾招供。但是那陈仁忠已经招了。”

    说着,便取出怀里揣着的口供,双手举过头顶,等待着王承恩取过去轩呈崇祯。

    崇祯接过那份口供,却见许显纯仍然跪地不起,连头都不敢抬,想必这份口供中透露了什么要命的东西,这才让许显纯如此害怕。

    带着好奇,崇祯看起了这份由许显纯亲笔记录的太医陈仁忠的口供。只是还未看完,崇祯就已经出离地愤怒了,连声怒道:“好!好!好!果然一个个中心耿耿,都他娘的是好臣子啊!”

    看着许显纯还是跪在地上,气不打一处来的崇祯抄起书桌上的茶杯就扔了过去,看着许显纯被茶杯砸的头破血流却仍然动也不敢动,怒道:“站起来!跪在地上很好玩?朕不是桀纣之君,你怕甚么?

    去,拿下周延儒、霍维华全家老小,给朕好好地审!一个也不许放过!”

    许显纯匆忙地领命而去。回到诏狱后点齐了人马,与田尔耕一起分头拿人。只是这一次,却不如捉拿陈太医时那么顺利了。

    田尔耕抓捕周延儒一家时倒没甚么意外,周延儒很光棍地认命,任凭锦衣卫将自己带走,眼看着全家上下一同被抓也是不言不语,既不求饶,也不破口大骂。

    只是另一路前去抓捕霍维华的许显纯却是失望了。霍维华家中只剩下霍维华一人,家眷全然不见踪影。便是家中仆役,也都给了放良文书谴散。

    见许显纯亲至,坐于霍府正堂主位的霍维华惨然一笑,对许显纯道:“许大人,望许大人代霍某回复陛下与九千岁,就说霍某一步错,步步错,如今想要回头,却是晚上。杀皇上与九千岁看在霍维华为国出力多年的份上,能放过霍某家中老小。”

    一句话将将说完,霍维华的嘴角就流出了一丝丝的血迹,显示是早就服下了毒药。

    许显纯不敢怠慢,连忙问道:“是谁指使你的?说!”

    霍维华只是惨笑,却笑不出声,腹中发作的药物使得肝肠如同刀绞一般。

    强忍着腹中剧痛,霍维华擦了擦额头上疼出来的冷汗道:“皇上和天启皇帝都想敛财啊。”话音刚落,竟是一口血喷了出来,就此毙命。

    许显纯暗道一声晦气,看着霍维华死后睁大的眼睛里再不复往日神采,叹了口气招呼众锦衣卫校尉道:“抬上他,回去。”

    待回到正阳门的诏狱,许显纯与田尔耕商议道,:“到了周延儒这里,已经非是我等可以单独审讯的,莫如请了曹厂公一起审讯。”

    于是乎,自从出宫抓捕陈仁忠之后还没有回宫的曹化淳也被找了来,三人一起审讯周延儒。

    许显纯先是将之前说动陈仁忠的一番话又说了一遍,却不想周延儒只是不开口,任凭许显纯怎么劝,也只是不言语。

    许显纯无奈,却是笑了笑,向着绑在刑架上的周延儒走去。

    田尔耕见状,却是对旁边的曹化淳道:“这狗日的只怕让周延儒给气的发疯了。这下子,周延儒还不如咬舌自尽来得痛快。”

    曹化淳却盯着道:“咱家自打掌了东厂,却是因为大半时间都是在宫内伺候着,因此还未见过行刑的呢。今日可要好好见识一番。”

    许显纯听到身后两人的对话,有心卖弄一番,干脆从刑具桌了拿了一把小钳子走向周延儒。

    见周延儒还是一副死狗模样,许显纯也不以为意,只是捉住了周延儒的左手大拇指,慢慢地钳了下去,只听得“叭”的一声,拇指指骨已经被钳碎。周延儒当即痛的惨叫起来,只是声音又被自己刻意压低。

    许显纯却不理会,伸手从身上掏出一方手帕便塞进了周延儒的嘴里,接着又笑道:“周阁老,别叫。您要是不叫,许某也佩服您是个爷们儿。”说着,又是一钳子向着食指捏了下去。

    待到五根手指都捏完,许显纯才慢悠悠地道:“知道许某为什么不想问你口供了吗?

    因为在你之前,陈仁忠陈太医已经招了。先前问你,是许某想要把差事办好,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别说了,许某慢慢炮制证据罢。”

    见周延儒痛得只是呜呜声不断,却又因为嘴被堵住,许显纯笑道:“你周阁老区区一介文官,充得甚么军中硬汉?”

    说着,又拿起一把铁刷子,将周延儒五根被钳碎的手指上的皮肉尽皆刷去,说道:“许某宽宏大量,就不给你用开水洗刷了,咱们只简单的刷一刷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