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大网
    纵然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周延儒仍是痛的死命挣扎起来。

    许显纯见周延儒眼中露出哀求的神色,却不加以理会,只是从桌子上又拿走一小包青盐,径直往周延儒那只已经没有丁点儿好皮的左手上倒去。

    见周延儒疼的头上青筋暴起,双臂僵硬地伸直,没有了皮肤的左右和完好的右手都因为用力而成了鸡爪一般模样,许显纯却是露出了个狰狞无比的笑容,对周延儒道:“周阁老,疼吗?”

    随即又提了些水,向着周延儒的左手上浇去,却是将上面的盐分冲洗掉了一些。

    见周延儒神情略缓,只是不停地喘着粗气,许显纯又问道:“周阁老,这啊,才是刚刚开始。后边儿还有很多招式等您享受呢。”

    周延儒闻言,开始不停地挣扎,一心想要离开这鬼地方。挣扎无果之下,望向许显纯的目光中,阴毒怨恨统统不见,剩下的只是哀求,仿佛临死前的小兽一般,口中不断发出呜呜声。

    许显纯见状,笑着问道:“周阁老可是愿意招了?”

    周延儒闻言,疯狗地点头,示意自己愿意配合。

    许显纯这才一把揪出塞在周延儒嘴里的手帕,笑道:“早这么配合不就得了?您说您非得装什么硬汉?遭罪了不是?”

    周延儒不理会许显纯的挖苦,只是大口地呼吸着诏狱中污浊不堪的空气,待缓了一缓,便对许显纯道:“你问吧。老夫知无不言,只求给老夫一个痛快。”

    许显纯坐回到桌子前,拿走笔墨后问道:“当今天子被陈仁忠下毒一事,谁上主使?中间又是如何将毒药带入宫中的?”

    周延儒倒也光棍,痛快地交待道:“是老夫示意的。毒药带入宫中,多亏了锦衣卫左大都督骆养性。”

    许显纯三人闻言,心中暗骂了一声卧槽!这尼玛越牵连越广了!

    许显纯接着问题:“那私窥宫禁,勾结内外之人,也是骆大人了?”

    周延儒道:“不错。皇帝在后宫中折腾水泥一事时,便有骆大人的心腹之人禀报于他,老夫等人随后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虽然心惊不已,许显纯还是接着问道:“那国子监的监生又是怎么回事儿?”

    周延儒道:“老夫只知那监生姓王,其余乃是兵部侍郎侯恂侯大人安排,老夫并不知情。”

    许显纯闻言,手中的笔也不停顿,只是一字字地如实记录下来周延儒据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接着,又冲出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大行的天启皇帝中毒一事,究竟是何人指使?”

    周延儒又喘息了一会儿才说道:“此事老夫只是略知一二。具体内情,你还是问霍维华霍大人去吧。”

    许显纯道:“霍维华么,自然会去审问,若是你们的口供有甚么出入,两个都得受到比刚才还要狠的惩罚。周阁老,把你所知的都说了吧。”

    周延儒惨然一笑,说道:“罢了,罢了。

    大行皇帝下毒一事,执行者乃是霍维华霍大人。

    大行皇帝宠信阉党,对东林党人多有打压,这倒也罢了。

    只是千不该万不该,他竟然想要收取商税。南方和宣大的那些豪商原本就以利为重,大行天启皇帝却是要将商税收到他们的头上,因此丢了性命也就不足为奇了。”

    许显纯心中好奇,问道:“即便这些商人有钱,又如何沟通的禁中?”

    周延儒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待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这才道:“有钱不行?有钱能使鬼推磨啊许大人。

    那些豪商先是拉拢了周某,兵部侍郎侯大人,太医院陈仁忠太医,又将锦衣卫都督骆养性也拉下了水。

    至于宫中太监,一群有奶便是娘的没卵子货色,利诱威逼之下,只得配合着暗中做了手脚,让大行皇帝落了水。

    后面的事儿,想必你许大人也都清楚。”

    不待许显纯说话,周延儒便自顾自地接了下去:“大行皇帝落水后,霍维华便以阉党的身份进献了灵露饮。不久皇帝便驾崩了。

    之后,既是因为大行皇帝的遗诏,也是因此当今圣上在潜邸时对我东林党人优抚有加,颇有一代明君潜质,因为朝堂上下便拥立当今皇上登基称帝。”

    说着说着,周延儒竟是哭出了声,恨声道:“可恨崇祯小儿瞒得我等好苦!甫一登基,便宠信阉党,疏远我辈正人君子。玩什么永不加赋的愚民之诏,又挟大胜建奴之威,妄图收取商税,与民争利,此明君之所为乎?只可恨当初吾等眼瞎,不曾识得昏君的真面目!”

    听得周延儒出口成脏,不待许显纯动作,曹化淳却是先走了过去,抄起刑具桌子上的皮鞭劈头盖脸地抽向周延儒,怒骂道:“还敢诽谤皇爷!咱家打死你个目无君父的狗才!”

    眼见周延儒被抽得惨叫连连,田尔耕上前拉住曹化淳道:“曹公公暂且息怒。”

    许显纯却是接着说道:“周大人还是省省力气,少说些不该说的,否则,我们可管不到曹督公的身上。”

    接着,又问道:“便是如你所说,是那些豪商们胆大妄为,只是区区豪商,也接触不到你周阁老和骆大都督吧?”

    周延儒笑道:“区区商人,自然不行。可若是加上钱益谦钱大人呢?不要忘了,钱大人虽然是我东林领袖,可却是赋闲在家,若是没了这些豪商,秦淮河边的销金窟,他钱大人又能去得起几次?

    更何况,便是钱大人分量不够,那再加上叶阁老呢?

    叶阁老为何反对商税,为何反对开海,尔等当真不知?

    不是不知,只是尔等也不敢去捅那江南的马蜂窝吧?如今外有建奴,卫所糜烂之下,倘若江南之地再反,这大明还是大明么?”

    听着周延儒突然说出这许多内情来,许显纯、田尔耕与曹化淳三个被唬得面面相觑。虽然如今已近寒冬时节,三人的身上竟然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最终一番商讨之后,三人决定一起进宫,将周延儒的供词一字不改地交给崇祯皇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