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杀意
    得到许显纯三人回报的崇祯觉得自己很傻很天真。

    拔出萝卜带出泥已经不足以形容目前的情况,这根本就是拔出萝卜带出了一个天坑才对。

    目前所显露出来的,也只是利益这一张大网上的冰山一角吧?

    自己该怎么办?

    原以为重用厂卫,监察高压之下,朝堂还不如同一个萝莉一般任由自己摆弄成自己喜欢的姿势?

    如今看来,自己还是太年轻了,看看名单上的这些人,内阁辅臣周延儒,前内阁阁老叶向高,兵部侍郎侯恂,前礼部付郞钱益谦,连锦衣卫左大都督骆养性,还有宫中一些低级的太监和宫女也都牵连其中。

    既然想不通,干脆就不要去想好了。咬咬牙发了狠的崇祯皇帝很干脆地就做出了决定——既然朕有厂卫有百姓还有将士们归心,你们这些渣渣干脆给朕去死!

    等到魏忠贤也过来回报审查宫中侍卫和宫女太监的结果后,暴怒地崇祯皇帝很是痛快地下令:“王承恩,拟诏。

    内阁辅臣周延儒,私通宫禁,阴谋反叛,着锦衣卫凌迟。九族一体斩绝!

    兵部侍郎侯恂,使人行刺天子,罪同谋反,着锦衣卫凌迟,九族一体斩绝!

    锦衣卫左大都督骆养性,暗通宫外,意图谋反,着锦衣卫凌迟,九族一体斩绝!

    太医院太医陈仁忠,阴谋毒害天子,着锦衣卫凌迟,九族一体斩绝。

    前礼部侍郎钱益谦,暗中串联诸多官员,意图谋反,着锦衣卫凌迟,九族一体斩绝。

    前内阁辅臣叶向高,既告老还乡,仍私通阁臣,阴谋反叛。其人虽故,着破坟,鞭尸,扬灰。九族一体斩绝!

    国子监监生王某,行刺天子,罪在不赦,夷十族!

    另诏,京城解除戒严,城门守卫交由五城兵马司接管,并与锦衣卫田尔耕所部巡视京城,务必维护京城稳定。京营即刻返回驻地,不得惊拢地方,违者,斩!

    诏,英国公张帷贤,尽忠国事,加太子太傅,命其整顿京营。

    诏,锦衣卫拆分三部,一部为原有宫禁守卫、仪仗等职司,晋魏良卿为锦衣卫提督,提督该部。

    其二专司监察百官并诸藩王,着许显纯提督该部。

    其三专司监察天下民生,废其抓捕刑讯之权,着田尔耕提督该部。

    另诏,东缉事厂不复监察百官等职,专司监察大明之外之职,着司礼监太监曹化淳提督。

    西缉事厂暗中侦辑锦衣卫与东厂之不法事,废其抓捕及刑讯之权,着司礼监魏忠贤提督。”

    一连串的诏令下来,要么是诛连九族杀。气腾腾,要么是拆分厂卫加强或者削弱职司,直令人摸不清楚皇帝究竟想怎么干。

    不过对于崇祯来说,既然已经决定要兴趣屠刀对准不听话的,那么不如索性将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一块儿办了得了!以后各衙门职司明确,有事儿直接追究直属负责人就成。

    只是崇祯的诏令刚刚说完,重新由后宫赶来近视崇祯的周皇后却是着心中暗暗着急,对魏忠贤几人道:“你们先下去吧,本宫有话跟皇上说。一会儿再叫你们进来。”

    王承恩与魏忠贤等见状,皆是躬身低头,退出了门外,离的远远的,保证自己听不到门里面的声音。

    崇祯见几人都退了出去,便对周皇后道:“皇后有甚么事儿要跟朕说?”

    周皇后却是跪倒在地,对崇祯道:“陛下,今日您所下的旨意,臣妾都听到了。臣妾,是想请陛下收回成命,暂缓行事。”

    崇祯走过去,一把拉起周皇后,却道:“不行。此事万万缓不得。”

    周皇后闻言,对崇祯道:“陛下,此事本不就当由臣妾插嘴,臣妾亦知后宫不得干政的祖训。

    只是一次性地杀戮如此多有,天下臣民岂不会视陛下为桀纣之群?倘若天下动荡,又该如何?陛下何不缓缓图之,先诛首恶,再问其他?”

    崇祯闻言,知道周皇后在替自己担心,想了想,自己管他什么后宫不得干政?自己又不是那正牌的倒霉蛋崇祯。

    崇祯便对周皇后道:“皇后不必多想,这些人私窥宫禁,先是毒害皇兄,如今又来毒害朕。倘若不除了他们,后边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效仿此辈。

    这些人除了嘴上厉害,背后搞搞小动作,其实什么事儿也成不了。

    犹如前唐太宗皇帝所言,君为舟,民则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朕有天下民心军心在手,此辈犹如那暗地里的老鼠一般,朕何惧?

    至于说后世怎么评价,倘若大明毁于他们这些人的手上,你我夫妻二人便是纣王妲己。倘若大明国祚延绵,朕自然是一代明君,皇后也是一代贤后。”

    周皇后闻言,知道崇祯心意已决,又见崇祯胸有成竹的样子,便不再劝谏,问候了崇祯身体一番,便先行回去了。

    崇祯复又叫了魏忠贤几人进来,命王承恩按照刚才所定下的方略拟旨,用印。

    一道道圣旨由宫中发出,京城之中一片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模样。

    内阁辅臣周延儒原本已经下了诏狱,接着便是所有人都不曾想到锦衣卫大都督骆养性全家老小与兵部侍郎侯恂全家老小,统统被抓入诏狱。

    紧随其后的,便是国子监监生王某与其同窗、师长,一起进了诏狱。王生九族亲眷因为在外地,锦衣卫已经派人前去锁拿。

    前内阁阁老叶向高与前礼部侍郎钱益谦的九族也有人前去锁拿。最惨的还要数叶向高,便是已经亡故了,也要被开棺鞭尸,锉骨扬灰。

    至于在京城的商人,更是如惊弓之鸟一般,已经有十余家大豪商被锦衣卫的人抓走,剩下的皆是吓的老老实实呆在家中或者客栈中,便是出门打听消息都不敢。便是烟花柳巷的生意都仿佛一夜萧条,再无平日里官员和文人们饮酒作乐的风骚与文雅。

    住在四九城中的人,又有哪个是笨蛋了?便是街上的青皮,也纷纷躲藏在家中不出。一夜之间,整个京城仿佛成了鬼城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