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忠臣
    等到崇祯和几位辅臣商量好,或者说崇祯单方面地决定要诏徐光启进京后,崇祯又想起来一事。

    上次建奴围困京城时,崇祯曾经在城头上当众说过要弄一册汉奸录,范文程必然名列其上。只是到现在还没有真正地实施,所以崇祯又把这事儿给想起来了。

    想要对比汉奸,就得用忠烈死国难的人来恶心汉奸,想了想,崇祯就记得一个叫倪元璐的官员赴了国难了,剩下的有限记忆里,尽量些嫌水凉的货色。

    崇祯想了想,开口问道:“倪元璐此人如何?”

    温体仁身为当朝首辅,别的不说,各个官员的资料可都在脑子里记得清清楚楚,当即便奏道:“回陛下,倪元璐本是天启二年的进士,改庶吉士,授翰林编修。刚刚主持了江西乡试,现下正在京师之中。”

    略微顿了顿,温体仁又道:“只是,此人性子刚硬,先帝时曾屡次三番顶撞魏公公,素来为魏公公所不喜。”

    崇祯闻言,唔了一声,便命内阁众臣退下。随后,又招了魏忠贤来,问道:“倪元璐怎么回事儿?跟朕说说。”

    魏忠贤摸不清崇祯的想法,也不敢添油加醋地诋毁倪元璐,只是如实地奏道:“回皇爷的话,奴婢与那倪元璐多有不和。这人就是一块儿石头,官儿不大,脾气倒是有几分。

    只是,这人心中颇为向着东林邪党。只不过此人平日里忠于王事,倒也无甚劣迹。”

    崇祯却是冷笑道:“无甚劣迹?谁给你的胆子?若是有甚么劣迹,你魏公公是不是早就想办法弄死他了?”

    一番话却是吓得魏忠贤慌忙跪倒在地,叩头道:“皇爷明鉴,奴婢该死!奴婢对皇爷忠心耿耿,求皇爷开恩?”

    崇祯却是道:“起来吧。你个老东西在想些什么,真以为朕心里不清楚?以后用不着整这些有的没的。既然倪元璐没问题,派人去传话,朕要见他。”

    等到一头雾水的倪元璐进了宫,却见崇祯正在御书房内批阅奏章。除了万年不变地王承恩与方正化,还有魏忠贤也在场。

    待叩见完崇祯之后,倪元璐见魏忠贤向着自己示好地笑了笑,当即转过头去,不再理会,让魏忠贤闹了好大一个没脸。

    崇祯心下暗笑,就得这样儿,你们要他娘的内外和睦了,就该朕不痛快了。

    崇祯也不理会这些破事儿,直接就对倪元璐道:“朕此番诏爱卿进宫,却是有一事需要爱卿去办。”

    倪元璐也不迟疑,痛快地道:“请陛下吩咐,臣必尽心竭力。”

    崇祯道:“嗯。此事说来也容易。之前建奴围城之时,爱卿还在江西,只是回来后,想必也曾听人说起过吧?”

    倪元璐道:“回陛下,臣听家人说起过那段时间的情况,百姓皆是称赞陛下有成祖之风。臣亦心向往之,惟恨当时不能陪王伴驾,一睹陛下英姿。”

    崇祯笑道:“刚才魏伴伴还说你倪元璐的脾气又臭又硬,如果一见,也不尽然啊。”

    不曾想,倪元璐也不管魏忠贤就在场,一句话就把崇祯给怼了回去:“启奏陛下,诸葛武侯有云,近君子而远小人。如今陛下却宠信厂卫,臣以为非明君之所为。”说完就跪倒在地,等候崇祯处置。

    崇祯这才真正地理解了前世的一句话。坏人干坏事不可怕,可怕的是好人以为自己在干好事,结果却干坏事才可怕。

    倪元璐是不是忠臣?敢于在魏忠贤一手遮天时硬怼魏忠贤,甲申国难死节的大臣,谁能说他不是忠臣?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忠臣,也更多地偏向于东林党,认为崇祯重用厂卫是错误的。

    可是,这能怪他吗?毕竟时代的局限性导致了他的眼光看不了那么长远。

    崇祯苦笑了一下,这样的大臣杀了可惜,不杀就惹自己生气。算了,这样的忠臣要是也当做东林党给咔嚓了,自己就真的成了昏君了。

    既然杀不得,就先好好解释下吧。无奈之下,崇祯开口道:“倪爱卿先起来吧。朕也有几句话要跟倪爱卿说。”

    倪元璐这才从地上起来,说道:“陛下请讲,臣洗耳恭听。”

    崇祯这才道:“倪爱卿可知我大明如今弊病所在?”

    倪元璐即是直接回道:“启奏陛下,臣以为,当今大明的弊病有三。其一,国库空虚;其二,卫所糜烂;其三,官员上下贪腐。”

    崇祯道:“不错,可是爱卿可知这弊病根源之所在?”

    倪元璐道:“臣愚昧,请陛下指点。”

    崇祯叹了口气,说道:“根源在于,商税。

    方今天下,与其说是重农,不如说是害农。各种加派,都是加到了农户的头上,可是商人呢?

    商人不事生产,虽然转运货物辛苦,可是获得也是良多。但是,税呢?

    商人收入多,可是不纳税,农户收入少,可是各种赋税加派不断,如此贫者逾贫,富者逾富。

    朕闻,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可是如今的大明,却是损不足而奉有余。此乃人之道,却不符合天道。逆天而行,焉能不改?如此弊病丛生,也不足为奇了。”

    倪元璐却是如醍醐灌顶一般,只觉眼前豁然开朗,以前许多想不通的问题,却是全然想通了。口中不断呢喃道:“天道,人道。天道,人道。”

    崇祯见倪元璐的样子,知道其必然有所感触,便接着道:“以魏忠贤的赫赫凶名,倘若真个要置爱卿于死地,爱卿今日可还能见到朕么?

    爱卿以为东林党都是正人君子,却不知这些正人君子目无君父,下毒谋害先帝?”

    之前陈仁忠等被抓了凌迟,世人都以为是因为这几个串通谋害崇祯,关于天启皇帝被人谋害一事,却是被隐瞒了下来。

    倪元璐此时乍闻这般消息,便如惊涛骇浪一般,整个人的世界观几乎都被摧毁殆尽。

    崇祯见倪元璐神情迷罔,便示意魏忠贤取出陈仁忠、周延儒等人供词,交给倪元璐观看。

    这一下,却是险些气炸了心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