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忠奸实录
    看过周延儒与陈仁忠口供的倪元璐却是大喊了一声:“陛下!”已经被气得满面涨红,险些昏了过去。

    回过神来的倪元璐跪倒在地,对崇祯求道:“臣请陛下尽诛东林诸獠!否则,人人效仿之下,胆大妄为之辈不绝矣!”

    崇祯却是苦笑道:“杀光他们,当然简单。锦衣卫就能轻而易举地办到。

    但是,杀光了他们之后呢?谁来给朕治理这个国家?

    靠朕自己吗?

    靠锦衣卫和东西两厂吗?

    如同爱卿一般一心为国的又有几人?”

    一番质问,既是对倪元璐,也是对自己的拷问,崇祯突然间就感觉有些丧气,又缓声道:“如今大明堪称是老大帝国,如同老朽年迈之人,如何经得起这番折腾?先帝之事,朕一定会要一个交待,不过,却不是现在。”

    倪元璐闻言,也不便继续要求崇祯皇帝杀光东林党人,只是心中自此便深深地恨上了东林党,在针对东林党人之时,却是比阉党中人还要激进。

    不待倪元璐再说些什么,崇祯便接着说道:“此事以后再议。朕此番传诏卿来,乃是为了这《忠奸实录》一事。”

    倪元璐闻言,便道:“臣愿洗耳恭听。”

    崇祯道:“前番建奴围城,其中有一人,名唤范文程。本是汉人,却甘为建奴走狗。

    朕有感于此,决定编修《忠奸实录》,尽列自秦汉以来众多死节国事之忠臣与诸汉奸于其上。

    所谓死节之忠臣,如文天祥,陆秀夫等人;

    所谓汉奸者,乃取‘背汉者奸细’之意,如汉之中行说,唐之高晖,故宋之秦桧等。

    或忠或奸,皆书其姓名,录其故事,使之传诸于世。忠臣者流芳百世,汉奸者遗臭万年,为后来者诫!”

    倪元璐当即便拜服道:“陛下英明。此前虽然有过一些故事画本,多为民间整理而成,其中亦有不足取之处。

    如今陛下命臣编修此书,臣一定全力以赴。”

    崇祯却是笑道:“倪爱卿以为这就完了么?”

    倪元璐惊讶道:“除此之外,臣属实不知陛下还有何妙计。”

    崇祯道:“等卿编修完成后,朕命匠作监于书中,择如文天祥、岳武穆等忠臣良将,共计十二人,铸神像于忠烈祠,世代享受香火。

    如中行悦,范文程者,一样选取十二之数,以生铁铸成跪像,使之跪于忠烈祠外,供人唾弃!”

    倪元璐虽然惊讶,却也是觉得异常解恨。只是听崇祯反复提起范文程这个名字,便问道:“陛下,不知这范文程究竟是何人?若列其名于汉奸录,则臣需知此人生平之事,否则只有凭空杜撰,只怕为世人所笑。”

    崇祯道:“范文程其人,乃是故宋文正公范希文十九世孙,为沈阳县学生员。于辽东科举不第,故而多有怨望,常有不忿之语。

    及至老奴下抚顺,范文程以秀才之身,并其兄范文寀一起投了老奴。

    其后倒是颇得老奴信任重用,于攻伐大明多有谋划。如今老奴既死,此獠又为黄台吉建奴所倚重。”

    倪元璐闻言,说道:“此贼当诛其九族!方正公于地下有知,亦不得安宁矣。”

    崇祯道:“此贼当然该死。待忠烈祠建成之后,朕还要拿他跪在忠烈祠前呢。”

    待倪元璐出宫前去张罗编修《忠奸实录》之后,崇祯却是望着辽东方向,自言自语道:“范文程,你可别死了,等着朕。”

    话语中的阴森之气却是怎么也散不去,惊得旁边的王承恩都打了个哆嗦。

    王承恩凑趣道:“皇爷放心,那范文程一定会被生擒活捉的。”

    崇祯闻言笑了笑,也不说话,见左右无事,便回后宫之中去寻周皇后说话了。

    却说辽东,王玄寂也在头疼。一路之上怎么折腾且不去提了,就算是因为水土不服而死了几个犯官的家属,王玄寂也不放在心上——终归是平平安安地到了皮岛。

    将周延儒等犯官家属交割给毛文龙之后,王玄寂也见到了刘兴祚。

    在转达了天子命刘兴祚进京面圣的交待之后,王玄寂就带着一个百户所的锦衣卫匆匆忙忙地跑回了沈阳。

    等一个百户所的锦衣卫都分批潜进了沈阳之后,王玄寂将几个总旗小旗都聚在了一起,却是商议了一件大事。

    王玄寂道:“今日招呼大家过来,乃是有个掉脑袋的买卖要干。先声明,此事一旦干了,基本上是九死一生,或者说十死无生也不为过。

    家中独子不许参与,家中有高堂幼子者也不许参加。唯独上无高堂,下无妻儿者才有份。”

    王玄寂的话说完,两个百户中却是传来一个声音:“哎呦喂,王千户大人,这事儿你先没份儿了,功劳可全是兄弟们的了。”

    听到这个声音的调侃,王玄寂也不恼怒,只是笑骂道:“滚你个狗日的刘老四。劳资刚千了千户,你还敢跟劳资这么说话,也不怕劳资给你穿小鞋。”

    原来,刘老四不管当时嘴上怎么说着不来,最后还是跟着王玄寂来了辽东。

    底下一众人,也都是往日里与王玄寂相识或者一起厮混过的,也不怕他,纷纷出言调笑起来。

    王玄寂却是正色道:“此事不是开玩笑的,各位之中,亦是要留下一半之人潜伏下来。以后还要不断地打探消息,送回国内。”

    众人闻言,知道这回的任务必然是非同小可,便不再出声,皆是竖起耳朵,听王玄寂怎么说。

    王玄寂见众人都安静下来,这才说道:“兄弟们此番来辽东之前,某却是有幸,曾得天子召见。”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阵艳羡。毕竟锦衣卫做为天子亲军,军中教导的便是将天子神化,教导锦衣卫之人为天子奉献一切,便是牺牲掉生命也应该毫不迟疑!

    如今王玄寂这狗日了走了狗屎运,不光升到了千户,还见过天子,众人又怎么会不羡慕?

    却听得王玄寂接着道:“某蒙天子诏见,却是有一项极为机密的任务交待。今日所说,便是这件任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