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新军
    “新军,朕要的新军绝对不能和以前的卫所一样!”

    崇祯觉得卫所制度有好的一面,可是毛病也不少。

    太祖洪武皇帝既是为了防止前唐时藩镇割据的局面,同时也想解决故宋之时军无战力的弊端,这才创立了卫所制度。

    在洪武皇帝和成祖皇帝在位时,就是这些卫所的兵丁,一路追亡逐北,把强如蒙元这样的帝国都给按在脚下摩擦。

    当然,大明的文武百官们把好事搞砸的战斗力在卫所制度上再一次体现了出来——卫所制度在一路糜烂之下,到了英宗皇帝时期,险些连京师都丢掉,就连英宗皇帝,也被草原上的瓦剌部的也先给掳到了草原上去。

    等到了崇祯时期,如今的卫所兵丁纵然比螨清的双枪兵强一些,只怕也是强的有限。

    如今大明的卫所兵丁,不像是职业军人,反而更像是种地的农夫,或者说是卫所将领的佃户更恰当一些。

    相较而言,崇祯最欣赏的还是后世被称为被子军的兔子家土鳖陆军那种职业化的军队。

    后世种花家的那支土鳖陆军虽然被自己家的小兔子们调侃为土鳖不土,战斗力五,向来以土的掉渣的形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但是土鳖的战斗力可是没有人敢小觑的——起码人家身为五大流氓之一,可是跟其他四家大流氓全部硬刚过正面的。

    历史上唯一的一次联合国出动所谓的联合**队,就是折在了这支当时还是小米加步枪的土鳖陆军手上。朝鲜一战之后,被兔子给怼的丢人现眼的联合**队干脆改名叫了维和部队,从此以后再也没出现过所谓的联合**。

    扯远了,不提土鳖军兔的战斗力,单独从其军民鱼水情来说,也是把别的国家的军队给毙的不要不要的。

    不管是洪水还是地震,只要有危险,必然会出现那一身身土掉渣的迷彩绿,而百姓们的反应则是,卧槽,军兔来了,可以放心了——兔子家的老百姓,从来不用在有洪水地震的时候担心有人开着五对轮,荷枪实弹地来救灾。

    当然,这是后世的那个种花家的军兔,而大明的呢?

    “快跑啊,赶紧藏好啊!大军马上要过来啦!”简直就他娘的跟鬼子进村一样操蛋。

    在当时或者说土鳖陆军之前,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并不是一句闹着玩的话,尤其是客军。

    本地的军队尚且顾及一丝乡里乡亲的香火情份或者说兔子有不吃窝边草的习性,对当地的老百姓虽然也会祸祸,但是外来的客军丘八们可就没有这份顾忌了,对地方的祸祸也就更狠。

    崇祯既然知道后世军民一家亲的土鳖陆军战斗力有多牛逼,那么他的目标也就很明确,他要的就是这种拖不垮,打不烂,能和百姓融为一体的军队。

    在崇祯的眼里,军队就应该是一台高效的杀人机器,是一个帝国系统之中专门负责处理所有不稳定因素的暴力机构,种地这种事儿出现在军队身上,本身就是一个笑话。不是职业军人的军队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军队,还不如称之为团练或者乡勇更为恰当一些。

    因此,崇祯对刘兴祚道:“朕对于兵事所知有限,不过,朕还是要提几点要求。

    其一,饿死不抢粮,冻死不拆屋,不拿百姓一针一线。

    纵观史书,唯岳武穆所将军队堪称百战百胜,朕以为其军纪必然有其可取之处。

    当兵不仅是吃皇粮,更是保家卫国,保卫的是息身后的父母妻儿,因此这军纪,一定要狠抓不放。

    其二,还是军纪。常言道军令如山,军令一出,不管前面是刀山火海,该趟地也得趟。只要后方没有撤兵的命令,便是战至最后一人,也不许退后半步。

    如此,才是朕心中所想要的那种拖不垮,打不烂的强军。”

    刘兴祚闻言道:“陛下所言甚是。兵法有云,侵略如火,不动如山,说的便是这军纪了。战阵之上闻鼓而进,鸣金则退。如臂使指,方能百战百胜。

    只是,臣还有一些疑问。倘若弃了刀剑,单凭火枪,只怕还是难以克敌。毕竟建奴骑兵速度极快,万一被建奴冲入军阵之中,后果便不堪设想。”

    崇祯却是笑道:“除了枪,不还有炮么?

    除了炮,再研究一些比火枪距离要近一些,但是杀伤力也要更强地装备出来不就好了?

    何况,这火枪之上,还是可以加装短刃刺刀的,若是有敌近身,也可凭刺刀与敌搏杀不是?

    卿可去寻了纪效新书来看,其中多有火器的战阵应用之法,朕也是深以为然。

    朕以为,只要后勤跟得上,区区建奴,不足为虑。

    不过,你可得好好巴结徐爱卿了,以后你们的装备,可都是他们皇家学院给研制的。”

    笑过了之后,崇祯接着道:“另外,这新军之中,只招收良家子。

    凡是家中有人经商者,家中有人为官者,其本人有过为吏经历者,皆不取。

    凡录取之人,皆要上查三代,务必是三代耕种的清白农户子弟方可录取。

    至于上查三代一事,刘爱卿可寻锦衣卫田尔耕帮助,一定要把好关。”

    “常言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朕将这新军之事托付给刘爱卿,刘爱卿千万不要让朕失望。”

    刘兴祚闻言,单膝跪地行军中之礼道:“臣必不负陛下厚望,旦有差池,臣愿提头来见!”

    等到刘兴祚与徐光启离开宫中,崇祯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自己脑子里的东西都掏得差不多了,连什么国旗班与阅兵式都跟刘兴祚掰开揉碎地讲了一遍。

    更多的东西,自己一个程序猿哪儿懂的那么多,又不是国防生毕业的。

    只是,崇祯皇帝的命确实不太好,或者说这大明的读书人确实不让人省心了点儿。

    锦衣卫的田尔耕所部传来的消息,让崇祯皇帝又一次地暴怒,又一次地举起了手中的屠刀。

    只不过,这一次屠刀所对准的是江南的那些读书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