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升旗
    大明律,暂时拿这个叫张薄的混蛋玩意没有什么好办法,毕竟人家没有违法,哪怕崇祯皇帝再怎么牛逼,再怎么言出法随也不行。

    真要是强行把这个混账东西给抄家灭族,后果很可能是江南遍地狼烟,地主和豪商们先举旗造反。

    如果真那样的话,一边是建奴在关外虎视眈眈,加上一个不怎么靠谱的林丹汗,另一边儿是大明国内自己的百姓举旗造反,那大明可真就是吃枣药丸了。

    不过万幸的是,锦衣卫还没有被干掉,反而得到了加强。

    因此,崇祯叫过来田尔耕吩咐了几句之后,也就不再去管这个事儿,转而关心起了藩王进京朝贡一事。

    当然,对于崇祯来说不管就不管,但是田尔耕却不能跟崇祯一样不管了,不光要管,而且还得拿出锦衣卫的真本事来管,也要让人知道锦衣卫究竟有多么恐怖。

    ……

    难怪有人说时间是最公平的,它从来不会因为任何影响而停下脚步。忽忽几天过去,已经到了大明崇祯元年元月元日。

    今天的北京城,人们都是带着好奇的心思赶往了承天门外的广场上面。

    崇祯皇帝要在今天,在承天门前的广场上搞甚么阅兵。

    这可是稀罕事。

    而且,听说还要在今天迎奉那些此前为国战死的忠烈们的骨灰进入忠烈祠进行供奉。

    别说国朝三百年了,就是再加上前面所有朝代,也只听说大唐有过甚么凌烟阁,什么时候这些丘八们也能得享国朝的血食了?

    夹杂着一丝丝的激动的好奇心促使着京城的百姓们一早就赶往了承天门。

    实际上,百姓信自己都奇怪。

    好奇是正常的,这激动是哪儿来的?这跟自己有甚么关系?

    说不上来,也说不明白。可是心中就是感觉激动,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越靠近承天门,就愈发地强烈。

    大明的百姓,或者说那些大头兵们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崇祯却是知道,这属于最萌芽阶段的民族意识在觉醒。

    比如后世的德意志,屁大点儿的地方先后两次单挑了欧洲,虽然因为国力跟不上而被人反打脸,但是前期靠着拧成一股绳的民族意识,可是吊打了欧罗巴的。

    大明的民族意识如果能在此时成功觉醒,如同后世那个人畜无害的兔子一样,别说建奴了,吊打全世界都是轻而易举。

    当然,民族意识的觉醒从来都没那么简单,需要的不光是日复一日地洗脑灌输,还需要自己国家的军队一个接一个的胜利来奠定基础,更需要广开民智,以打开民族意识觉醒的大门。

    说这些还都太早了些,命令陈默在搞的大明日报实际上只能是半月报,一个月只有两期而已,目前来说效果不大。

    至于广开民智更是如同镜花水月一样,目前的读书人都是儒家子弟,普通百姓仍然是斗大的字不识得三个,读书识字仍然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总之,在大明皇家学院真正地崛起前,说别的都跟扯蛋一样,崇祯能做的就是平衡平衡再平衡,先稳定住当前的局势,再钝刀子割肉,一点点儿的来才是正经。

    承天门上,一身帝王冕服的崇祯还在头疼。

    站在皇帝的角度,张薄那种货色完全就是渣渣,不值得崇祯头疼。

    崇祯头疼的是没有电,没有喇叭。此刻的崇祯皇帝想的是,电是哪个孙子发明的来着?爱迪生还是伏特?电喇叭又是谁搞出来的?

    想想后世种花家的大兔子站如果没有喇叭而在承天门上用力喊话的场景,崇祯赶紧摇了摇脑袋,不敢在继续想下去了——那场面太美,不敢想。

    等到了酉时,天气也渐渐暖了起来,从申时就来到承天门上喝冷风的崇祯皇帝和众位大臣,才觉得身上有了点儿暖意。

    见时辰差不多了,被崇祯钦点为此次阅兵仪式加忠烈祠启用仪式的总司仪温体仁当先越众而出,在请求了崇祯之后,开口道:“升旗仪式,现在开始!”

    话音一落,承天门上以及承天门下的众多事先安排好的大汉将军们开始一齐放开嗓门,将温体仁的话喊了出来。

    听到升旗仪式的众人一愣。升旗?这是什么意思?

    承天门上,南京六部的大佬们一愣一愣的土鳖的样子看的温体仁心里暗爽不已,虽然他自己也是刚知道升旗仪式这个词不久。

    而此刻的承天门广场之上,众多的百姓们也是纷纷伸长了脖子,打算看看这所谓的升旗仪式能玩出什么花样儿来。

    轰隆隆地三声号炮响过,承天门上的百官和承天门前的百姓们全都安静了下来。

    一身凤装地周皇后突然有些紧张,这面大明国旗,可是她带着后宫里的田贵妃和袁贵妃一起,按照崇祯的指示一针一线地绣出来的。

    可以说,这面国旗中不光有崇祯的心血,也有她们的心血在里面哩。越起越紧张地周皇后直到崇祯扭过头来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方才镇定下来。

    这时,承天门地大门被缓缓拉开,一队锦衣卫地大汉将军们队列而出。

    当先一人,正是锦衣卫之中负责皇帝仪仗地都督很良卿,身后跟着一队一百二十余人的锦衣卫校尉,皆是身着飞鱼服。只是手中所持的,却不是绣春刀,而是一杆杆火枪。火枪枪口上方,又套着一柄怪模怪样地三棱刺刀。

    待过了金水桥的白玉栏杆,这些锦衣卫校尉便分成了两列,每隔十步,便有一个驻足停下,将火枪抱于怀中,目视前方,一翅也不动。

    待魏良卿所带地锦衣卫一直到了承天门前的忠烈祠牌坊地西北处之后,最后一人正是魏良卿,所停地位置,恰好是升旗台所在地位置。

    待魏良卿也停下之后,承天门中又开始向外走出一队锦衣卫的大汉将军。

    当先领头地三人,正中间地双手捧着折叠起来地国旗,从外面看不出甚么,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出是红色。

    再往后,则是一队一百人地护卫方队,装速与方才魏良卿所部一模一样,皆是飞鱼服配上火枪。

    百余锦衣卫皆是目视前方,目光坚毅,仿佛旁边地所有一切都不存在一般,所有人地步伐皆是一致,仿佛是用尺子量出来地一般。却是崇祯皇帝怀念后世地国旗班,依样画葫芦,让人也如此训练了一番。

    待到升旗台前,其他的锦衣卫皆是停下了脚步,只有当先打头地三人向着旗台继续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