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忠奸
    崇祯拿着眼前锦衣卫的密报,却是冷笑不止。

    站在崇祯面前的田尔耕,头上也是冷汗不止。每次皇帝冷笑,几乎都是伴着人头滚滚,这一次又露出这样儿的笑容,也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倒霉!

    其实不光田尔耕,便是在场的魏忠贤、许显纯、曹化淳一众厂卫的首脑,加上内阁首辅温体仁,次辅施凤来,这些人其实都很担心崇祯皇帝的这种冷笑。

    权威日重地崇祯现在越来越让他们感到一种压迫感,仿佛座在龙椅上的那个面若冠玉地少年皇帝不是刚刚登基半年且年不满二十地少年皇帝,而是传说中的太祖高皇帝一般,生杀予夺,尽乎于一心。

    其实难怪几人会有这种错觉,承平已久地大明,在崇祯之前的几个皇帝都是玩弄人心权谋地高手,又有哪个皇帝像当今的崇祯一样,脸皮不要,抄刀子就砍人了?

    动不动诛连九族的做法,除了开国时期的太祖高皇帝和成祖皇帝,又有哪个敢玩?

    殊不知,崇祯心里也是有苦自知。作为一个苦逼的程序猿,不懂军阵指挥,不懂造枪造炮,有限的历史知识全是网上得来,如今在大明,生怕一不小心就得自挂东南枝,也只有手中的屠刀,才能带给他那么一丝的安全感。

    看完了手中的密报,崇祯才开口对温体仁道:“温爱卿对于皇兄的老师孙承宗孙阁老,还有原来的辽东巡抚袁崇焕,有何看法?”

    温体仁见崇祯发问,略微捊了捊思路,开口道:“启奏陛下,以臣愚见,孙承宗此人倒是有几分本事。只是过于书生意气了些。

    至于其所献平辽计策虽然有用,但是糜费颇多。先帝之时的国库,不足以支撑其平辽计划。若是国库充足,按其计划步步推进,却实可以将建奴赶尽杀绝。

    至于原辽东巡抚袁崇焕么,臣说不好。臣愚钝,望陛下恕罪。”

    崇祯却是似笑非笑地道:“不知是怎么个说不好?温爱卿尽管说来,说错了也没甚么。”

    温体仁这才道:“启奏陛下,袁崇焕原本虽然名为辽东巡抚,实际上却是与辽东督师无异。

    此人与满桂不合,便请调走满桂,与王在晋相左,便请调王在晋。故而,臣以为,此有过于刚愎自用,可用,而不可大用。而且……”

    瞄了一眼魏忠贤后,又低头道:“而且,此人于巡抚辽东之时,尚且请建魏公公生祠。”

    魏忠贤闻言,心头上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心中直骂这些文官可真他妈不是东西啊,在皇爷面前给老子上眼药,这是恨老子不死啊!

    只是不管怎么恨,魏忠贤还是赶紧跪地请罪道:“皇爷,奴婢该死!

    袁崇焕请建生祠一事,原本是有的。可是奴婢和他绝无私相授受啊,望皇爷明鉴!”

    崇祯却是面无表情,淡淡地道:“掌嘴。朕问你话了吗?”

    听到崇祯的处罚,魏忠贤慌忙劈哩叭啦地自己扇起了耳光,只是心中却是大喜。这顿打挨了下来,自己的命却是保住了。

    唯独温体仁,却是深感遗憾,看起来这魏忠贤圣眷颇隆,怕是比之先帝之时虽有不如,亦不是轻易可以搬倒的。

    崇祯见魏忠贤打的卖力,一张老脸都快变了形,便道:“好了,停下罢。以后朕没问你,不许插话,可记住了么?”

    魏忠贤跪在地上不敢起身,叩头道:“奴婢多谢皇爷,皇爷仁慈。”

    崇祯这才道:“起来罢。将那袁崇焕的事儿跟朕说说。”

    其实崇祯也是很好奇。袁崇焕这个人的争议太大了,自己也不知道他是忠是奸,到底可靠不可靠。

    魏忠贤见崇祯发问,这才道:“回皇爷的话儿。袁崇焕原本是万历四十七年的进士及第,名列三甲第四十三名,授福建邵武知县。

    天启二年进京述职,时任御史的侯恂举荐,升任兵部职方司主事。

    曾经单骑出关考察局势,上书称,予我军马钱谷,我一人足守山海关。

    当时朝廷众臣皆称赞其勇于任事,因此又超擢为后备佥事,户部拨银两千两,先帝又拨内帑二十万两,许袁崇焕招募兵卒,协守山海关。

    袁崇焕至辽东,归经略王在晋节制,颇得倚重。王在晋奏请提名袁崇焕为宁前兵备佥事。后因防务安排,与王在晋不合,超级奏请原首辅叶向高,后经左光斗提议,大学士孙承宗以阁臣掌兵部事,巡视辽东。

    当时建奴攻破广宁卫后,强迫锦州、义州百姓东迁。义州有一部约十万众占领了十三山后求援。

    袁崇焕要求派五千人镇守宁远,并派大军营救十三山。

    孙阁老与蓟辽总督王象乾商议后认为兵无战力而不可救之,因此袁崇焕与王象乾、王在晋龌蹉更甚。

    及至天启三年九月,孙阁老决意坚守宁远,乃命袁崇焕为主,满桂副之。其年袁崇焕父丧,请丁忧,而朝廷夺情留任。

    天启六年,守住了宁远,却失了觉华鸟,岛上万余民众遭建奴屠戮一空。

    然过不掩其功,袁崇焕仍升任辽东巡抚,加兵部右侍郎。

    天启七年四月,袁崇焕曾上书要求于宁远、前屯,为奴婢竖生祠。只是因其不救锦州遭劾,袁崇焕乃告老回乡,七月获批。”

    崇祯听完,更觉得糊涂,按理来,不管是温体仁的描述还是魏忠贤的描述,都在向崇祯皇帝表明袁崇焕是个忠臣。

    尤其是魏忠贤,当时魏忠贤手握锦衣卫与西厂,若说袁崇焕有问题而锦衣卫却不知道,那纯属扯蛋。可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忠臣,后来干的事儿却是怎么看都不像是忠臣能干得出来的。

    尤其是在袁崇焕下狱后,祖大寿带兵逃跑,给人的感觉都不像是要求袁崇焕,更像是要置其于死地的感觉——崇祯皇帝派人招不回祖大寿,却被狱中的袁崇焕一纸手书招回,你袁崇焕想干什么?

    如此一来,也就难怪袁崇焕在后世争议不休了。

    只是崇祯觉得,既然有争议,就算自己心中疑惑,更偏向于袁崇焕有问题,最后还是决定亲眼看看这袁崇焕,再下定论,以免冤枉了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