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蒸汽机的雏形
    崇祯皱眉道:“既然如此,这产量怎么还是这么低?若是匠人们嫌钱少不肯用心,那么多给些银子不就好了?再说了,不还有匠作监和兵仗局么?”

    徐光启却苦笑道:“启奏陛下,这产量低的原因,非是因为别的,乃是因为这铳膛。

    臣与东郊先生反复试验,果然如此前陛下所说的,火铳的膛内掏出来旋转纹路的火铳,确实比那些铳膛之内平滑地火铳射地更远。

    因此上,这近一个月地时间,臣便命工匠掏出了这十根膛管。不是臣不想要多掏些出来,实在是力有不逮。

    这一根膛管,倘若使用铁铸,则极易炸膛。倘若使用精钢,别说掏出纹路所需时间,便是这膛管儿掏地平滑,亦是为难之事。

    一个精于此道的工匠,便是日日不缀,一月之所得亦不过区区两根而已。

    我大明士卒何止百万?若是全面用这等带有纹路地膛管儿,只怕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掏出在这百万之数。”

    崇祯闻言,也是傻眼了。就他自己而言,他知道些甚么中正式、汉阳造、八一杠、九五式、零三式,可是也仅限于知道而已,这就,还多亏了后世那些电视剧。

    真要是让他去研究这些玩意怎么造出来的?抱歉,先给朕去甚么理工学院大学一类的地方弄上一堆工科狗进行研究。

    眼看着自己用二战时步枪吊打建奴的愿望要落空,崇祯却是十分不甘,说道:“朕翻阅古籍时,曾见其中记载公输氏曾造木鸟,可飞三天不坠;诸葛武侯亦曾造木牛流马,可省民夫而运物资。

    由此可见,机械之力胜人力多矣。既如此,何不造一器械,使其代替工匠钻孔刨线,日夜不缀。岂不美哉?”

    此时崇祯心中想的,却是后世的机床。倘若有什么五轴联动的机床,哪怕是最简易的机床,只怕也比用工匠手工打磨要强的多。

    哪怕是大行的天启皇帝还活着呢,依照那木匠皇帝的脑子来看,只要有人指点,估计他分分钟就能搞一台简易机床出来。

    哪怕用上机床后,一个工人操纵机床一天能弄出一根枪管来,随便搜罗下工匠,一天几百根枪管总没问题吧?不管怎么算,都比一个人一个月弄两根枪管要快得多吧?

    在崇祯看来,机械代替人力才是大势所趋。后世兔子窝的八级钳工,有传言说打磨出的零件比用机床精加工出来的还要精细,可是八级钳工却渐渐少了,原因就是机械渐渐代替人力。

    徐光启却是苦笑道:“回陛下,臣也如此想过。便是这般器械,也造的出来。唯一这驱动之法,却甚是为难。

    倘若此时是开春之后,待河面的冰层化开,以水流驱动便可。如今却是不成。

    倘若以牛马为驱,则无法像水流一般稳定,时快时慢,极易出现问题。臣也向西方传教士请教过,也是没有甚么好的解决方法。”

    崇祯闻言,心下却是大叫一声好!如此装逼的时机,又怎么能让给西方那些蛮夷?

    崇祯笑道:“徐爱卿可曾见过水壶烧水么?”

    徐光启道:“臣自然是见过的。不知陛下所言是?”

    崇祯却是一副似追忆似怀念的模样道:“朕见水壶烧水开了之时,那壶盖儿却是不断地一张一合,想必是那水开了之后较没开之前有甚么变化,因此上有股子力,在不断地顶着那壶盖儿张开,待力尽时又落下。如此反复。

    这样儿吧,朕光在这里说也不直观,不台去厨房之中,看下水壶烧开水的样子。”

    等到了厨房,徐光启也不顾忌自己的身份,直接自己找了水壶开始烧水。

    过了一会儿,水烧了后,壶嘴一直在冒着白白地水蒸汽,壶盖儿也开始一顶一顶地上下起落。

    崇祯道:“去将那壶嘴儿给堵上。”

    徐光启闻言,便再次上前去,将水壶地壶嘴儿堵住。如此一起,那壶盖儿的起伏幅度越发大了起来。

    崇祯又道:“找东西将那壶盖儿压住,堵得严实些。所有人都退出厨房去。”

    等徐光启依言将壶盖儿也用东西压住之后,便跟着崇祯等一起退出了厨房。

    过得一会儿,就听厨房之中“嘭”地一声闷响,惊地方正化暴喝一声:“护驾!”,一众内厂番子慌忙抽出兵刃围成了人墙,将崇祯挡在其中。崇祯却是一副老神在在地样子,淡淡地说道:“走,进去看看。”

    方正化却是不敢让开,示意番子们先进入厨房查看。直到番子们在厨房里翻腾了一遍,确认没有危险后,这才让开了道路,崇祯与徐光启等人这才进去。

    此时的厨房之内,却是一片狼藉,方才还好好地水壶已经翻到在地,压着壶盖儿的东西以及壶盖儿也飞到了一边,房梁上一片被撞击过的痕迹。

    崇祯笑道:“看起来,这水壶的力量不小嘛。”

    徐光启也笔道:“陛下天纵之姿,臣不如也。此番点拨,臣铭感五内。

    只要这壶盖儿不密封了,这一起一落之间,当可用于诸般器械的驱动,无非就是将壶给放大了一些。”

    崇祯笑道:“朕非圣人,不过是多看多想罢了。我大明才智之士,何止百万?

    朕回宫后,便命人去张贴皇榜,广招天下之才,与徐爱卿一起研究此物。”

    徐光启也难得凑趣一回,恭维道:“陛下圣明。只是此物乃是由陛下点拨于臣,若是叫做甚么水壶机,未免难听了些。臣斗胆,请陛下为此物命名。”

    崇祯闻言,心里暗赞徐光启会做人,看起来这些研究人员拍马屁的本事也不差嘛。只要自己给这玩意命个名,以后自己不就是蒸汽机之父?什么瓦特爱迪生,都给朕滚一边儿玩泥巴去吧!

    崇祯也不谦虚,直接道:“此物既以水壶烧水为原理,利用开水蒸发为汽体之力做为驱动,不如就做叫蒸汽机可好?”

    等到群臣一番恭维后,崇祯又道:“另外,徐爱卿当广招工匠,一起研究下这炼钢之法,看看如何提高这钢铁地产量,多多生产这些火铳与火炮。嗯,这火铳之名不甚好听,以后便叫做枪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