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挖墙角
    既然打算送袁都督去死,顺便还要拿他作法,那么辽东那边儿还是要早做打算,否则万一真要让袁都督给卖了。

    不过还好的是,由于毛文龙在东江不断地搞事,建奴似乎已经忍无可忍,据东厂派向辽东的番子和锦衣卫那边儿的回报,建奴最近想要先去怼一怼毛文龙和朝鲜,那么袁都督此时就有大用了。

    在一六二八年,也就是崇祯元年,出了正月的京城开始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暖意。而在辽东以及更北边儿的地方,却仍然处于泼水成冰的寒冬。

    今天地天气阴沉地有些可怕,似乎天公完全不在意人类的生死,雪花依旧扬扬洒洒地向人间漂落,不多时,地上便铺了一层又一层,走上去便发出咯吱咯吱地响声。

    虽然屋子外地天气让人恼火,但是屋子里地气氛却颇为轻松。

    坐在主位上的大汉约摸四十岁左右,古铜色的脸上多是虬髯,目光有如鹰隼,身材壮硕,蒲扇般地大手放下酒碗,又抹了一把嘴边的酒渍,这才哈哈笑道:“goro ba i gucu meni ba de engleme jire be urgun i okdom

    (欢迎远方的朋友来到这里)。关外虽然冷了些,但是冬天的雪景却是在关内看不到的。”

    坐在客位的上,赫然是阉党五虎之一的崔呈秀。崔呈秀也放下酒碗,笑道:“不错,这里冬天虽然冷了些,可是这关外的雪景确实漂亮,可令人放开心胸。也难怪圣天子对这关外之地如此看重,更是不停地夸赞你们锡伯一族尽是好男儿了。”

    主位上的大汉闻言,却又是哈哈一笑,说道:“汉人大官,俺完颜宏是个粗人,不懂得你们那些弯弯绕儿。若是有什么话,你尽管直说,反正你也不可能没事儿不在关内享福,却跑到辽东来受罪。”

    崔呈秀闻言,也不恼怒,却是想着自己家的皇帝明明没来过关外,怎么对这些蛮子的事儿知道的这么清楚?便是性格都和皇帝所说相差无几,难道这世上当真有人生而知之?

    心中想着,崔呈秀却道:“完颜族长是个痛快人,某也不藏着掖着,那样忒不爽利。崔某来时,圣天子曾经交待崔某,要好好和完颜族长谈一谈。”

    完颜宏闻言,便好奇道:“哦?不知你家皇帝都说了些甚么?”

    崔呈秀道:“女真三部,以建州女真所得最厚,这是众所周知之事。如果建奴反叛,不仅在进攻大明,便是你们锡伯部的日子,只怕也不好过吧?”

    完颜宏闻言,却是“嘿”了一声,一拍身前的案几,怒声道:“何止不好过。他娘的,那些建奴简直太不是东西了。不仅要我们锡伯族人归顺于他们,还要我们派兵去帮他们打仗。

    苦活累活是我们的,好处却是他们自己的。这倒了罢了,这些狗东西还时不时地过来劫掠一番不同意归顺地部落。”

    崔呈秀闻言,却是淡淡地笑道:“那完颜族长怎么不同意归顺呢?”

    那完颜族长闻言,有如鹰隼一般的眼睛一瞪,却是怒道:“你这汉人大官!心眼忒多!我锡伯族当初也是鲜卑一族,曾经立过国的,如何能归顺那建奴?再说了,俺若是归顺了,你如今还能安安稳稳地坐在这儿?”

    要不然怎么说这阉党就没个好东西呢,崔呈秀也不管什么打人不打脸,骂人揭短,却是专门揭这完颜族长地短道:“可是依完颜族长方才据说,贵族之中还是有人归顺了建奴不是么?”

    完颜宏闻言,却是老脸一红,兀自强辩道:“那些该死的瓜尔佳氏和马佳氏、宁古塔氏都是叛徒!他们不配自称为苍狼白鹿的子孙!长生天一定会降罚给他们的!”

    崔呈秀也不辩驳,只是淡淡地笑道:“完颜族长且勿先生,不管他们怎么样,与崔某来此都没有关系。”

    完颜宏道:“那还请汉人大官好生说说,你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崔呈秀道:“好,那崔某便直说了。我家圣天子有意扶持贵部,取代建奴女真,不知完颜族长意下如何?”

    完颜宏闻言却是哈哈大笑,屋子里的其他锡伯族各族首领也是笑了起来。

    完颜宏将手向下一压,止住了众人的笑声后,讥笑道:“你家皇帝盛情,我锡伯族上下足感盛情。只是如今你大明尚且自保都困难,还想着扶持我们?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家皇帝开出了什么条件,你尽管说来听听。”

    崔呈秀脸上愠怒之色一闪而逝,恨不得直接翻脸算球,就算自己活不成,后边带来的这些锦衣卫的好手也能让这间屋子里的人死个七七八八。

    只是想起来前崇祯皇帝反复嘱咐,只得强压怒气道:“完颜族长过虑了。如今圣天子登基即位,却是革新吏治,重整卫所。等功成之日,便将亲征建奴。此乃圣天子在建奴阵前金口玉言,断然不可能作假。另外,奴酋黄台吉之长子也被圣天子生擒活捉,已经活剐了。”

    锡伯族这些未曾归降建奴的部族,早已离建奴远远地,因此上竟是不知道豪格被凌迟地消息。

    完颜宏闻言,惊疑道:“此言当真?若你家皇帝当真有此魅力,那平定建奴倒也不是甚么不可能的事儿。只是,不知道又许给我族什么条件?”

    崔呈秀闻言,便道:“是真是假,完颜族长派人去打探一番不就好了?另外,圣天子所许的条件,便是崔某也是十分心动呐。”

    完颜宏撇撇嘴道:“还请阁下详细说来听听,倘若条件好,万事都有得商量。”

    崔呈秀道:“完颜族长可知昔年契丹道宗皇帝耶律洪基曾经说过愿来世生为宋人?便是耶律倍,亦曾有愿世世代代生中华之语?”

    完颜宏道:“这个自然是知道的。关外苦寒,又怎比得关内繁华?莫说那些辽国皇帝,便是某也愿意世世代代生于中华。”

    崔呈秀闻言,便笑道:“着啊。这便是圣天子说开的条件中的第一个。”

    完颜宏闻言,好奇道:“愿闻其详。”

    崔呈秀道:“圣天子有语,锡伯族原为鲜卑一族,与匈奴一般,皆是源出夏后氏苗裔,淳维之后。因此,圣天子许诺,愿待锡伯一族一如汉地子民,并无二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