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追兵
    要说这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放屁都崩脚后跟。

    ”老大,快走,后边儿建奴的追兵快上来了,一共一百二十余骑,个个都是好手。一人双骑。距此约百里之地。”

    看着远远快马而来的探子,熊森呸了口唾沫,心中暗骂晦气。眼看着都出了辽阳地界,马上都要到南四州的地头上,还是让这些狗入的建奴给咬上了。至于百里地距离,对于一人双骑地建奴骑兵来说,放个屁的功夫就到了。

    自己这边儿算上婉妃娘娘和侍女,再加上兵部尚书崔呈秀崔大人和通译,这五个人都是不能上战阵的。能动用的人手总共就一个小旗部,就算个个都是能一打十的精锐,身后这一百二十余人的追兵也没那么好解决,除非建奴傻到跟自己这些人步战才行。

    至于旁边的十余个与自己等人一样护院装束的汉子,那是扈国公送给婉妃娘娘的护卫,也不知道能不能指挥的动。

    心知今天难以幸免的熊森干脆来到完颜玉卓的马车前,低声道:“娘娘,卑职有事禀报。”

    马车中传出了完颜玉卓虽然磕磕绊绊但还算清楚的声音:“你说罢,什么事儿。”得益于完颜宏从小的教导,完颜玉卓的大明官话虽然说的不怎么样儿,但是好歹能进行正常地勾通。

    熊森低声道:“启禀娘娘,建奴追兵距此不足百里。待会儿卑职会拼死阻拦。若娘娘能骑马,最好是换了马,快速往东江去。”

    马车中的声音再次想起,却是问道:“追兵有多少人?”

    熊森道:“启禀娘娘,建奴追兵约一百二十余骑。”

    马车中却是静了一会儿,突地响起了一阵子锡伯语,便见十余骑锡伯族地骑兵围了过来。

    马车中这才再次付出声音吩咐了一阵,锡伯族中的骑兵首领也以锡伯语回答,却是把熊森搞的一头雾水。

    见通译与崔呈秀匆匆起来,熊森赶忙一把拉住通译说道:“听听,告诉俺老熊,娘娘都说了些甚么。”

    那通译听了一会儿,这才道:“娘娘说有追兵过来,问他们能不能拦得住。那汉子说的是建奴人太多,恐怕不成。娘娘又命汉子去牵马来,娘娘要弃车乘马。”

    那通译才刚刚说完,便见那马车已是缓缓停下。那些锡伯族地骑兵也是四散开来,为首的那汉子又牵了两匹马过来。

    这时,一身富家小姐装扮地完颜玉卓才从马车从出来,接过缰绳,一翻身便上了马,身后的侍女也是如此。

    熊森与崔呈秀不敢多看,皆是低下头。熊森道:“卑职这就派人送娘娘往东江去。”

    说完,熊森便喊道:“朱刚!”

    待一个三十岁的劲装护院打扮地汉子过来后,熊森才道:“你先带娘娘与崔大人往东江去。事急处,先杀了崔大人,免得他落入建奴手中。务必要保证娘娘安全,记住了么?”

    那名叫做朱刚的汉子却是不苟言笑,闻言也只是点点头,说道:“记住了。保护娘娘安全,事急时杀了崔大人。”

    熊森这才点头道:“去罢。”说完,又对完颜玉卓一拱手,说道:“请娘娘随此人前往东江。到东江后自然有人接应。卑职留下断后。”

    直到此时,完颜玉卓终于认识到,明人之中,也有的是铁血汉子。这些根本不认识地人,只是因为自己要成为他们主子的女人,所以就能不顾生死地护卫自己的安全。这一刻,完颜玉卓对那个远在京城地崇祯生起了浓浓地好奇心。

    深深地看了在场的锦衣卫一眼,完颜玉卓也不废话,直接调转马头,轻喝道:“驾!”便当先打马而去。

    朱刚与崔呈秀完颜玉卓与侍女已经打马向南而去,赶紧一踢马腹,也跟了上去。

    崔呈秀却是问朱刚道:“若是真被建奴追上,你当真会杀了老夫?”

    朱刚打量了崔呈秀一眼,说道:“是。”

    崔呈秀被他看的头皮发麻,那一双毫无感**彩的眸子里仿佛自己已经是个死人,打量自己也只是为了判断从哪里更好下刀一样。

    强自镇定下来,崔呈秀却是有些羞恼地喝道:“老夫是兵部尚书!”

    那朱刚的声音依旧是不带一点儿感**彩,只是回道:“你知道的更多。”

    崔呈秀闻言,也不禁为之气结。这算什么狗屁理论,言语中丝毫没有对自己这个兵部尚书的顾忌也就罢了,就因为自己知道的多了就该先死?

    崔呈秀无奈地道:“咱们从关内到辽东再到这里,前后这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你就下得去手?”

    朱刚闻言,依然是那副死人脸,只是回答道:“是。某乃是天子亲军。娘娘地安危是最重要的,你崔大人排第二。”

    如此一个回答,崔呈秀却是心中大概有数。这些锦衣卫如今上上下下只听从天子的指令,别说自己一个兵部尚书,便是魏忠贤魏公公,只要皇帝要他三更死,他就绝对不可能活到五更天。

    如今的局面,若是没有婉妃娘娘,自己便是这些人保护的头号目标,有婉妃娘娘在,自己便算不得什么了。

    得到了早已在意料之中的答案,崔呈秀却还是有些不甘心,问道:“崔某也不是那些乞活之徒。只是本官身为兵部尚书,到时候给崔某一把刀,让崔某死于战阵可好?”

    那名叫朱刚的汉子闻言,颇为意外地看了崔呈秀一眼,笑道:“只怕到时候你崔大人手软,拿不得刀子,还是某来动手较好,保证让你崔大人走得痛快。若是你我能逃出生天,某置办酒席给你崔大人赔罪,如何?”

    崔呈秀却是笑骂道:“呸!你这杀才倒是想的好事儿,你一个锦衣卫校尉也想结交本官?本官偏不给你面子!”

    只是说完后,崔呈秀却又加了一句:“清风馆如何?你可花费得起?”

    朱刚闻言,却是哈哈一笑,也不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打马前行,缀在完颜玉卓身后一个马位,不超前,也不落下。

    ps:最近有人在评论区带节奏。朕想告诉尔等:指出意见,朕欢迎。至于那些除了瞎**就是带节奏的无胆小人们,爱看看,不看滚。你要牛逼你来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