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诸葛亮骂死王朗
    ,!

    “本公爷敬你一声叔父,乃是看你年长。如今看来,你背弃祖宗华夷大防,只顾一心捞钱,是非不分至极!”

    “本公羞与你同为孔氏子孙,说不得要执行家法,待祭过祖宗后,便将你逐出家谱!”

    已经怒极的孔贞运再也不顾丝毫同宗之谊甚么的,这北宗之人也太过无耻,便是老祖宗最为讲究的华夷大防都不顾了!

    被孔贞运一通劈头盖脸地喝骂给惊呆了的孔闻韺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变幻不定,猛然间“噗”地一声,却是一口老血喷出,眼看着就要瘫软到地上。

    曲阜县县世职知县孔胤淳却是赶紧上前,想要扶起孔闻韺。其他的北宗之人,有些不知道孔胤植与孔兴胤所做所为的,或者是心底还有些良知的,脸上也是青红不定,既是气愤于孔贞运骂的太过于难听,又要气愤于孔胤植一流的无耻行径。至于南宗之人,却是觉得孔贞运骂的好,骂的解气。

    孔闻韺气喘了好半天,才慢慢地缓了过来,指着孔贞运就想开口骂上几句出气。

    只是孔贞运却丝毫不给孔闻韺开口的机会,冷笑道:“怎么,被本公说中了,无话可说就装吐血?你怎么不学王朗倒栽于马下?”

    说完,却是摇了摇头,失声笑道:“抱歉,本公忘了,你个无耻老贼没在马上,而是坐在了椅子上,否则,只怕你也要学那王朗倒栽马下,以逃这万世骂名!”

    本来心中就被骂的弊气不已的孔闻韺听孔贞运骂的如此难听,原本已经顺了一些的气再次岔开,却是再一次喷了一口老血,手指孔贞运,口中怒道:“你!你!你!”

    三个你字说完,手指却是猛然间垂了下去,脑袋向旁边儿一歪,就此没了声息。

    孔胤淳见状,连忙用手探了探孔闻韺的鼻息,却是丝毫也无,眼见着就此毙命。慌得北宗的众人一窝蜂地挤了上来,又是推又是摇,有人试着掐人中,也有人慌着跑去找大夫,一时间乱作一团。

    折腾了好一会儿,直到大夫来了,确认孔闻韺已然无救,这才算是了事儿。

    待大夫也退下之后,北宗这边儿却是剩下了孔贞宁挑大梁。眼见北宗众人面上神色都不是太好看,孔贞宁怒喝一声:“好了,都安静!”

    等众人都安静下来后,孔贞宁却是不管孔贞运,直接开口指使道:“尚学,你去你闻韺爷爷的家中报信儿。尚智,你去找府中的管家,商议下你闻韺爷爷的后事。”

    待分派完毕,孔贞宁看着孔贞运冷笑道:“国公爷好煞气c威风!如今刚刚袭爵第二天,你就骂死族叔,只不知明日你又待如何?此间事,天下人自有分说!”

    其实刚才骂完孔闻韺之后,孔贞运就已经后悔了,依着孔闻韺的年纪和那副颤颤巍巍的样子,还真怕他一口气喘不上来给气死。

    只是不曾想,自己刚才只顾骂得爽快,却是真把这老不要脸的家伙给气死了。不是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么?怎么这家伙这么不禁骂,转眼就挂?如今自己还坐了蜡,真是彼其娘之!

    心中暗悔归心中暗悔,口头上却不能输了阵,眼看孔贞宁如此指责自己,孔贞运又如何肯认下这骂死族叔的罪名?倘若真的认下了,只怕自己这衍圣公还当不了几天就要臭大街了。

    既然不能认下,那就得想办法把自己给洗白,孔贞运当下也顾不得撕破面皮,直接冷笑道:“如何?自己做的,偏说不得?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圣人老祖最重华夷大防,裔不谋夏,夷不乱华,这句话你们总记得?”

    见北宗之人被自己说的哑口无言,孔贞运乘胜追击道:“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这句话你们也给忘了?孔胤植孔兴燮之流勾通建奴,乃是给圣人抹黑!这等为了眼前的小利而数典忘祖之非,居然还有人替他们求情?若是传了出去,我孔氏一脉,还有何面目称为圣人之后?”

    北宗之人虽然很想把孔贞运也给骂死算球,然则实在是自己这一方不给力,狗屁倒灶的事儿太多,大多数北宗之人自己心中也是有数,就算被孔贞运好一通臭骂,却想不出来有什么话去反驳。

    一番闹剧之后,南宗先贤遗骸到底是以什么规格下葬孔林的事儿算是歇了,毕竟还没有商量出来个头绪,自孔胤植被抓捕之后,北宗主事的的孔闻韺已经被孔贞运给活活气死,等办完孔闻韺的丧礼,时间估计又要许久,但是南宗先贤的遗骸却不能一直扔在孔林外面不下葬吧?

    至于北宗,想要捞孔胤植和孔兴燮出来的想法也算是黄了。而且还搭上了一个孔闻韺。剩下的孔贞宁明显怼不过孔贞运,由此看来,南宗重掌孔府的事情算是稳了。孔贞运这老东西背靠天子和名分大义,到时候谁又能拦得住他?

    一行人别管是南宗北宗,都是不欢而散,如今已经接近午夜,在场之人都感觉有些吃不消,干脆各自散去,打算明天再行碰面,先行商议出孔闻韺的丧礼如何操持才是真的,要不然,难道真的按照孔贞运所说的逐出族谱的方式来办?果真那样儿的话,孔闻韺可就不能埋在孔林里面,唯有以发覆面,死后都无颜去见列祖列宗了。

    就在孔府众人纷纷散去之后,一个黑影,却是绕过了孔府的防卫,消然间潜出了孔府。

    不多时,这黑影便来到了一处民居,确认四下无人后,便伸出手,颇有规律地拍了大门几下。待一声轻不可闻的“吱呀”声响起,大门便直接打开了一条缝。这黑影便闪身躲了进去。

    待进了屋子,却是八个黑衣人都坐在凳子上望着这个闪身进来的黑影。黑影也不废话,直接道:“孔闻韺想要以南宗先贤遗骸下葬的事儿要求孔贞运去援救前衍圣公孔胤植和孔兴燮,结果孔贞运气死了孔闻韺,估计孔府自己内部要乱。”

    坐在正中的黑衣人问道:“哪些屋子都住哪些人,确认过了?”

    那黑影开口道:“已然确认无误。”

    正中的黑衣人点点头,说道:“你现在还没有暴露,暂且回去,继续扫你的地。没有上峰指令,就继续潜伏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