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除爵衍圣公
    ,!

    魏良卿立即躬身道:“臣遵旨!”说完,便一挥手,对殿中值殿武士——也就是那些膀大腰圆的大汉将军们道:“把众位大人们都分开。”

    崇祯也是一脸黑线地瞪了魏良卿一眼,这家伙装模做样儿的,绝对是领会了自己的意思,多拖延一会儿的时间!

    等着群臣都被分开之后,崇祯看着大大小小官员们的惨样儿,差点儿气笑——施凤来的帽子找不到了,崔呈秀的袖子被人撕开了,孟绍虞的脸上一个通红的手掌印,不用问也知道是崔呈秀打的。至于被锦衣卫大汉将军扶起来的几个御史言官等官职较低的,则更是凄惨,有的人脸上还挂着靴子底的印记。

    众多官员和勋贵之中,卖相最好的,要数张惟贤等一众将门了——再烂的将门,总是有点儿功夫底子,战斗力那可是比文官们高出一大截的。

    被气的够呛的崇祯黑着脸道:“朕今儿个可算是长了见识了啊!众位爱卿是不是打算重现景泰年间的盛况?若是朕的兵部尚书不够,再加上锦衣卫指挥使和司礼监太监来凑数,再不够,就把朕也算上!?”

    这话说的,可就是诛心了。众多朝臣便在施凤来的带领下全体跪倒在地,叩首道:“臣等该死,望陛下息怒。”

    崇祯却是不开口让朝臣们起来,冷笑道:“好啊,一个个都是好样儿的。前番建奴叩城,不见你等上阵杀敌,今天却是敢于在朝堂之上大打出手,一个个的真是好样儿的!怯外战而勇于内斗,我大明朝的文武百官们可真给朕长脸呐!”

    一番话说的众多朝臣又叩首道:“臣等万死!陛下息怒。”

    崇祯见众多朝臣跪的差不多了,这才冷哼一声,开口道:“都起来罢。”

    待朝臣们都起来之后,崇祯才开口道:“刚才是谁带头动手的?站出来!”

    率先动手的御史郎中许成文闻言,心中打突,硬着头皮站出来后,躬身道:“启奏陛下,刚才是微臣先动的手,臣罪该万死!”

    崇祯看着这个叫许成文的御史郎中冷笑道:“前番建奴来时,你怎么不上城杀敌?今天就有匹夫之勇了?”

    说完,也不待许成文辩解,直接开口道:“御史郎中许成文,引发朝堂殴斗,廷杖三十。罢官革职,永不叙用!”

    魏良卿一听,当即便对殿中的大汉将军一挥手,当即便有两个大汉将军将许成文给带出了殿中。

    也不管许成文求饶呼喊声,崇祯接着问御史台大夫曹思诚道:“君前失仪,该当何罪?”

    刚才也参与了斗殴的阉党大佬曹思诚虽然心中忐忑,依旧躬身道:“启奏陛下,君前失仪,当罚俸。今日群臣朝堂斗殴,已经不止于君前失仪,实乃大不敬之过。”

    崇祯却对王承恩道:“拟旨,群臣君前失仪斗殴,原属大不敬之过,朕悯其情,各罚俸一年,以观后效。再有犯者,依大不敬论处。”

    其实在崇祯的心中,恨不得干脆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清洗一番,可是在双花红棍级别里边儿,先动手的却是崔呈秀和张惟贤——总不能把这两个家伙先给砍了吧。

    蛋疼不已的崇祯接着对朝臣道:“现在都打累了罢?如果都累了,就好好议一议,这衍圣公一事到底该是个什么章程,如果你们觉得动手能解决问题,你们可以去午门外打一声,哪一方赢了,哪一方便有理,如何?”

    朝臣们心中也是暗骂,这他娘的是胡虏蛮夷的玩法,就算你皇帝不要脸,俺们可是堂堂诸夏的斯文人,可还得要脸呢,怎么能学草原上那些野蛮人这么干?成何体统!

    还是施凤来先出班奏道:“陛下息怒,臣等一时失仪,罪该万死,只是陛下还需保重龙体。”

    崇祯这才气咻咻地道:“行了行了,朕不是要听你们请罪。这些都是虚的,现在说说,到底是个什么章程。”

    施凤来道:“启奏陛下,臣还是坚持刚才的看法儿,南宗既然已经就此绝了,北宗又不足以奉圣人祖庙,莫若就此除爵,改由国家祭祀供奉圣人。”

    崇祯干脆问孟绍虞道:“孟爱卿是礼部尚书,你的意见究竟是什么?”

    孟绍虞很想坚持刚才的想法,可是隐隐作痛的脸颊却是提醒自己,刚才已经吃了一次亏了,若是再引发一次斗殴,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儿呢。反正左右吃亏的不是自己,他孔家倒霉就倒霉吧,只要不是动了名教便好,干脆,把这事儿彻底推给施凤来这个死阉党好了,若是真的引发了什么麻烦,也是他自己的事儿。

    心中既然有了计较,孟绍虞便也出班奏道:“启奏陛下,臣愚昧,心中无甚好的计策,不如便按施阁老所言。”

    见两个大佬都是这种意见,下面的人也不再持反对意见,纷纷出班附议。

    如此一来,崇祯算是基本上满意了,这才接着道:“下面再议一议,北宗之人该如何处理?刑部尚书何在?”

    向来自诩为清流君子的刑部尚书苏茂相出班道:“臣启奏陛下,若依大明律,北宗之人乃是蓄意谋杀当朝国公,属蓄意谋反,按律当诛九族。”

    崇祯闻言,却是冷笑道:“若?看起来,苏爱卿还有话没说完?”

    苏茂相心中打了个突,奏道:“陛下圣明。这北宗之人虽然该死,毕竟是圣人之后,不宜杀戮过甚,臣以为,当从轻发落。”

    不待崇祯开口,朝堂上又是一番附议之声,反正不管怎么说,让你把这爵位给除了,已经是俺们最大的让步了,若是你惺帝再把圣人血脉杀个精光,这儒家的根可不就断了?此事却是万万不行的!

    崇祯思虑一番,最终还是开口道:“朕曾读史书,见《史记·商君列传》有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圣人之后,毕竟不是圣人,做出这般下作之事,徒给圣人抹黑。”

    沉吟一番,崇祯这才对王承恩道:“拟旨,孔氏北宗,不仁不义,形同禽兽,为国朝体面计,凡九族之内,赐自尽。凡九十以上,七岁以上,不在此例。”

    为了以绝后患,咬了咬牙,崇祯接着道:“然则死活可免,活罪难逃,余者发配东江充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