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都给对方添乐子
    

    打打杀杀,打打杀杀,这些个混账东西,一个个的知道打打杀杀的,怎么不能动动脑子!脖子顶个脑袋是会了显得个子高一点儿的?

    奈何用着顺手的奴才已经不在了,黄台吉有甚么事儿,也只得自己想办法了。品書網

    既然代善和阿敏这两个家伙说的都是些没谱的,黄台吉干脆自己道:“尽起大军,倒是能平了朝鲜和东江,可是我们的损失也必然不小。而且若是宁锦的明军也打了过来,这盛京城还要不要了?到时候我们整个儿的孤悬在外,又当如何是好?若是留下人手,又当留下多少?何人留守?”

    刚才还跳的欢实的阿敏当即住嘴,不再言语。唯有代善思虑半晌,说道:“回大汗,我大金如今的状况其实并不算好。明朝的蛮子一直在勾结朝鲜和林丹汗那边儿对我大金进行封锁,如今除了通过林丹汗那里从一些明朝蛮子手买到盐,其他的物资基本是半点儿也无。若是长久如此,只怕不待我大金攻打朝鲜东江,我大金自己的情况便堪忧了。”

    略为沉吟了一番后,代善接着道:“依奴才之见,当今局面之下,要么我大金向明朝的蛮子皇帝俯首称臣,要么便需放手一搏,硬打朝鲜。否则,这个冬天我们所遭受的损失,根本无从弥补。”

    眼见代善终于不再装傻,反而说出了目前的实情,黄台吉便也不再藏着掖着,开门见山道:“代善大哥所言不错。现在的情况是这样儿,要么打,要么称臣。”

    说到称臣的时候,黄台吉又嘿嘿冷笑了一声,这才接着道:“先不说本汗是不是能放下豪格的事儿,向蛮子皇帝称臣。只怕是本汗想称臣,那蛮子皇帝也容不得本汗!”

    代善闻言,点头道:“大汗英明。依着前番那蛮子皇帝的表现来看,却是个不好相与的。前番我大金进关,这蛮子皇帝未曾占到甚么便宜,只怕已经视为耻大辱,从最近的封锁和对袁蛮子的防备便可见一斑。”

    黄台吉却是嘿嘿冷笑道:“这蛮子皇帝颇为刚愎自用,当日居然有胆子带着大军追击本汗,如此大礼,本汗也不可能此忘却,来日,当回给蛮子皇帝一份大礼才是。”

    笑完之后,黄台吉才接着道:“且先不说这个,既然称臣换时间不可能,那干脆打朝鲜。从朝鲜获得了补给之后,再说下一步的事儿。”

    看着阿敏和多尔衮都装傻不出声,代善只能自己先开口道:“大汗,若是出兵攻打朝鲜和东江,不知道先打哪里?主要打朝鲜还是东江?盛京留下何人看守?又要留下多少人马?”

    黄台吉道:“若是我大金精兵尽出,只怕会给蛮子可趁之机。毕竟蛮子的人敢在盛京城当众劫杀宁完我,足以证明蛮子在盛京经营已久了。此番出征,既是为了教训教训朝鲜,也是为了能除去毛龙那狗蛮子,因此,当以骑兵为主。家还需留下人手,以防蛮子狗急跳墙,硬攻盛京城。”

    本来想留下多尔衮看家的黄台吉突然间又想起了在大明京城之下的时候,崇祯皇帝所骂的那几句话,心又是一阵腻味。倘若留下了多尔衮,自己这脑袋会不会长出一片如同科尔沁一般的草原?

    虑及此处,黄台吉便接着道:“不如这样儿,反正二哥莽古尔泰的身体不太好,留下二哥莽古尔泰和多铎看家,也好让二哥好生休养一番,咱们兄弟几个一起去朝鲜,到东江后再兵分两路,如何?”

    代善沉吟了半晌,发现确实并没有甚么这更好的办法,便躬身道:“大汗英明。有正蓝旗和镶白旗在,盛京当可保无虞。”

    黄台吉接着道:“此次出征朝鲜和东江,其实不一定要打下来,关键在于朝鲜,让他们向我大金纳贡。前番与朝鲜的绫阳君约为兄弟之国,这家伙却不识好歹,还是和明朝蛮子们搞在一起。干脆,这次干掉他,另立新的朝鲜国王。”

    在代善和阿敏、多尔衮等人在思考的时候,黄台吉接着道:“此战,基本可以说是决定我大金国运的一战。若是败了,旁的不说,光是明朝蛮子的封锁,已经足以让我大金衰弱下去。若是胜了,光是得到的人口,粮草,便足以支撑我大金和明朝蛮子耗下去。因此,只能胜,不能败。还望众位兄弟能同心戮力,一起打好这关键性的一仗。”

    代善和阿敏等人一起躬身道:“大汗英明,奴才等必效死力!”

    在黄台吉一众建奴商量着攻打朝鲜的时候,早在东江准备着给建奴找麻烦的毛龙,已经率先出兵,前往通远堡给建奴找找乐子。

    其实在地图,通远堡这么个小小的堡子,根本不显眼。若是不注意去找,甚至于根本不会发现还有这么个地方的存在。然而在辽东,通远堡却是至关重要,甚至于可以说是朝鲜和东江方向通往建奴的第一道门户。

    原本的南四卫,被刘兴祚给卖了不算,还被毛龙和刘兴祚二人一把火给烧成了一片焦地,离建奴本身又远了一些。若是重兵把守,建奴本身的补给会被无限拉长,多番消耗之下,以建奴此时的国力,根本无力支撑。若是不派重兵,以毛龙的性子,随时都有可能攻击一下子,建奴一夜三惊之下,这日子也不用过了。

    秉承着后世螨清圣祖麻子皇帝的伟大思想——反正这破地方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便如同尼布楚和雅克萨一般,扔了也扔了,因此建奴根本把南四卫的所有人口,不论满汉,一概迁往辽阳、本溪一带,至于南四卫,干脆不要了。

    至于不同意迁往辽阳和本溪的人怎么办?这个简单,俺大清手里有刀子,不搬迁的通通去死好了。

    以至于南四卫数十万人口,被屠得仅剩下了三五万不到,剩下的通通都做了建奴刀下的冤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