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毛文龙的决断
    毛文龙看着手中的密报,嘿嘿冷笑了两声,对着身边儿的耿仲明道:“这些狗建奴还是忍不住了,老子就等着他们来了。”

    耿仲明却是心有余悸地摸了摸刚长出来一些的头发,对毛文龙道:“反正孙儿这回是不再往建奴那边儿混了。”

    毛文龙又是嘿嘿一笑,故意笑道:“要不然你不扮建奴了,干脆再剃光了,扮成个和尚,想办法去给建奴下毒算了。”

    心头被数万只神兽给践踏了的耿仲明却是不知道后世那句麻卖批,否则定然要问问毛文龙,自己有一万句的麻卖批,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万般无奈的耿仲明陪笑道:“祖父大人说笑了,那大军行进间,哪儿来的机会给孙儿去下毒?”

    向来八字无良,五行缺德的毛文龙正待继续说话,却被突然闯进来的尚可喜将话头打断:“大将军,斥候来报,西北方向约数十里地,正在三十余个我大明的人,被约一牛录左右的建奴追杀。这三十余人中带着一个建奴,可能是他们抓了建奴的甚么人过来。”

    毛文龙当下也不再说话,一把抓起桌上的马鞭,说道:“走,一起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若真是咱们大明的人,咱们可得接应一番,把那些狗建奴留下。”

    尚可喜笑道:“不错,那可是一千五百多两会活动的银子,不意今日竟送上门来了!”

    毛文龙和耿仲明都是坏笑一声,几人便带着亲卫出发。

    越过了义州的边界,再向前便是建奴实际管辖的地头儿了——当然,毛大将军向来不这么认为,那片地不过是大明的后花园,自己想什么时候过去浪一圈就什么时候浪一圈,反正所谓的南四卫基本上被建奴所弃,自己不浪白不浪。

    抄起了自己宝贝的很的千里镜,毛文龙便望向了一前一后,向着自己这个方向而来的两伙人。这一看,却是啧啧称奇道:“不得了,不得了。这伙人这他娘的是干了什么事儿了,后边儿追杀他们的狗建奴可都是正牌的正红旗的建奴。”

    苦于自己没有千里镜这等稀罕的宝贝物事,尚可喜却是抓耳挠腮地向毛文龙道:“大将军把这宝贝借卑职用用呗?俺保证还你。”

    毛文龙却是一边儿看一边儿答道:“放你的狗屁!老子还不知道你的貔貅性了?这东西到了你手里,你能舍得还给老子才怪!”

    正骂着,毛文龙却面色古怪地道:“有意思了嘿。这些家伙不会是把黄台极那狗奴才给抓了吧?怎么后边儿的建奴连放箭都不敢?大家都是两条腿,这他娘的等建奴追上,都到了老子的东江了!”

    尚可喜求千里镜不得,心中正自郁闷,闻言便讥笑道:“大将军心可真大,您老人家怎么就知道这不是建奴的苦肉计来赚你的?”

    毛文龙笑骂道:“说你没脑子,你还真没脑子。你想想,这么一个牛录的建奴过来赚老子?这不是给老子送战功么?黄台吉虽然脑袋不大好使,但是也没笨到这个份儿上。”

    尚可喜撇撇跟没有再话说,却听得毛文龙哎哟一声,喊道:“快!仲明亲自去接应一番,前边儿跑着的这些家伙们要撑不住了!”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耿仲名闻言,抱拳应了声是,也不废话,几人带来的足有一个千户所的兵力,耿仲明当下点了三个百户所的兵力就冲了出去。

    此时一路奔逃过来的昂藏大汉等人,体力也是渐渐不支,眼看着就要被建奴追上。那带头的汉子却恰好看见对面山坡上一溜儿烟尘扬起,心中却是有了计较。

    那大汉当即便停下向前奔跑的脚步,朗声道:“兄弟们,对面儿的山上,想必便是毛大将军的援军过来接应咱们了,咱们就在这儿等着,杀建奴!”

    待着众人齐声应是后,这大汉却突然来到了硕托身旁,挥起手中的长刀,连刀带鞘一起砸向了硕托的右腿膝盖之处。

    只听得呵嚓一声,猝不及防的硕托却是被砸个正着,右腿当即便被砸得变形,吃痛不已的硕托碍于口中被塞上了麻核桃,整个人只是闷声“唔”了一声,便倒在地上翻滚不已。

    那大汉却是“呸”地吐了口唾沫,骂骂咧咧地道:“他娘的,原本老子还想抓个囫囵的献上去呢,这下子给弄瘸了!”

    说完,这相貌奇异的大汉便不再理会口中一直发出沉闷地唔唔声硕托,反而恨恨地望向了后边儿追杀过来的百余建奴,朗声对身边的三十几人道:“兄弟们,咱们援军到了,且休息一会儿,待这些狗建奴过来了,便杀他个回马枪!”

    旁边儿的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闻言,却是笑道:“来之前便听父亲说,这狗建奴的一个人头便值当五两银子,这不正好该着咱们发财?”

    其他人闻言,正纷纷大笑,却不防带头的大汉身边那六七岁的小孩儿开口道:“大哥真是没出息!”

    被一个小孩儿取笑了的汉子倒也不恼,只是笑眯眯地道:“老二说说看,大哥怎的又没出息了?”

    那小孩儿笑道:“大哥只看到了一个建奴的人头值当五两银子?怎的就看不到来日收复了这辽东之后朝廷的封赏?不说裂土分茅,就算是能封个侯伯,又岂是这区区千八百两银子能比的?”

    与自己这个二弟向来感情极好的青年问言,却是哈哈大笑道:“就你个小屁孩儿能!那大哥等你长大了平复辽东封侯,到时候大哥也跟着沾光!”

    旁边一众人等,闻言也都是跟着大笑起来,三十余人的队伍,竟然全未将对面三百余追兵放在眼里。那带头的大汉也是大笑道:“该着老子发达!有你们两个好儿子,老子张献忠要是再不能出人头地,那还不如找个娘们儿的尿壶浸死算了!”

    这边儿的三十几人倚仗自己身后有毛文的援军在那里说说笑笑的,后面追击的建奴此时离着不过数百步的距离,又如何看不到毛文龙所派援兵扬起的尘烟?

    带队追击的牛录额真阿颜觉罗允真有心带兵退去,但是慑于军法,或者说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暴怒的代善,此时也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觉得自己不如干脆就此战死算了!

    耿仲名心中却是狂喜不已,自己带着三个百户所的兵力,从山上下来,体力可比一路追击过来的建奴要强多了,再加上这三十余个汉子,多少也能儿作用不是?此时对面儿的建奴,在耿仲明眼里已经不再是建奴,而是长了两条腿,会活动会走的银子!每个五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