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谍中谍与计中计
    一般来说,只要是叛徒,那绝对是比敌人更死心塌地的对付自己人。

    比如阿敏。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只长肌肉不长脑子的家伙。

    之前迫于黄台极的压力,虽然恨黄台吉不死,但是却是一直装疯卖傻,看起来就像是后世的哈士奇一样,净干些没脑子的逗逼事儿,希望能瞒过黄台吉,从而保存自己。

    但是在和大明锦衣卫接上头,暗中受封为大明的建州指挥使后,阿敏现在却是恨不得黄台吉马上死掉,甚至于大明立即就能雄起,怼死黄台吉这个狗东西。

    在阿敏看来,十七八岁的崇祯显然要比黄台吉牛逼的多,上次黄台吉都到了北京城下,结果还是被崇祯给怼成狗一样,以后早晚得跪。既然黄台吉不成,自己又弄不过他,那还不如干脆投靠崇祯,等黄台吉跪了自己,自己只要表一表忠心,到时候在辽东这块地儿,自己一样关起门来称王。

    所以,在黄台吉召集代善、阿敏、多尔衮等人商议了一番出兵的事情之后,没隔半天儿的时间,这消息就到了大明派到沈阳的锦衣卫的手里。至于兵力配置,粮草数量,行军路线,基本上该有的都有,以至于整个攻打东江的计划,大明这边儿知道的甚至于要比普通建奴知道的还详细。

    然而,接到锦衣卫密报的毛文龙却是将兵力配置和粮草信息记录后,便冷笑着将密报一把火给烧掉了。

    尚可喜看着毛文龙脸上的冷笑,好奇地道:“祖父大人笑些甚么?有了这般密报,还要弄建奴一下,却不是方便的很?”

    毛文龙因为尚可喜的父亲也惨死在建奴手中,尚可喜又年幼,因此一直对他疼爱有加,便是对待自己亲生子女,也不外如是。

    听闻尚可喜这般问话,毛文龙笑道:“这蠢蛋,头发短了,怎地这见识也短了?”

    尚可喜却是不服气地道:“祖父大人这么说就不对了。有了这密报,咱们就知道建奴到底走哪条路,事先埋伏好了,不管是挖些陷马坑,还是埋些上次耿二叔用的那些掌心雷,不都是能杀死一些建奴?”

    由于整个屋子中只有毛文龙和耿仲明、尚可喜、张献忠,除此之外,便是毛文龙的贴身亲兵,再无他人。因此上,毛文龙倒也不藏着掖着,直接笑道:“那黄台吉小儿岂是那般好相与的?这密报里的其他东西都能信得,惟独这行军路线,根本就信不得。只要大的方向不偏,至于走哪条道,又有甚么关系?无非就是多绕几步的事儿而已。”

    说着,毛文龙却是望向因为拿着硕托当手信前来投军,被自己任命为参将的张献忠,问道:“敬轩,你怎么看?”

    张献忠依着生擒来硕托的大功,毛文龙早已将为他请功和请封为参将的折子递了上去,因此张献忠倒是对毛文龙极为敬重,听闻毛文龙问自己,当下便拱拱手道:“回大将军,若是卑职带兵,这行军路线必然是会换的。不管有没有敌方细作,都不可一条路走下去,那样儿若是被人埋伏,却是危害极大。”

    毛文龙捻了捻已经有些花白的胡子,笑道:“敬轩是个知兵的,可比可喜这个笨蛋强多了。那黄台子小儿早就怀疑他们建奴之中有人背叛,双怎么会完全依照这封密报中的计划来?”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尚可喜闻言却是大惊,再也按捺不住,噌地站了起来问道:“如果这样儿,咱们是不是要通知下那个探子?免得被黄台吉那个狗建奴识破?”

    毛文龙见送信过来的那个锦衣卫校尉一直在那笑而不语,心下便有了计较,喝道:“坐下!大丈夫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看看你的样子,有甚么好惊慌的?”

    尚可喜见毛文龙一副被自己气着了的样子,当下便拱手赔礼道:“祖父大人息怒,孙儿也是心中着急。”

    待尚可喜郁郁不乐地坐下后,毛文龙这才又捋了捋胸前的胡子,开口道:“左右不过是个鞑子罢了,便是被黄台吉小儿识破了,也不过是狗咬狗一嘴毛的事儿,咱们又何必替他操那个心?”

    尚可喜这才心中恍然,反正都是建奴,死便死了,能有第一个,却不就有第二个?大不了再换一个人来扶持就是了。

    心中正想着,却听毛文龙道:“仲明,敬轩,你们来看看,若是建奴来东江,会走哪几条路?”

    耿仲明大大咧咧地道:“依卑职看来,这建奴能走的无非就是两条路。要么就是经过本溪,走草河堡,再经过新安堡,从宽甸那儿过来。要么,就是走连山关,经过通远堡,再走凤城和九连城过来。”

    毛文龙嗯了一声,见张献忠没有发声,便问道:“敬轩?”

    张献忠这才把目光从桌子上面的地图之上挪开,拱手道:“回大将军,以卑职愚见,建奴走通远堡的可能性不大。”

    毛文龙饶有兴趣地道:“说说看。”

    张献忠接着道:“卑职前番也是从通远堡过来的,大将军留在那儿的,除了一座京观,就只剩下一座空堡,里边儿便是一个活物都没有,建奴根本就没有将之恢复。若是走通远堡,只怕建奴补给不易。”

    毛文龙点点头,说道:“这倒也没甚么,左右一个小堡,本身有或没有,影响都不大。只是现在不确定建奴到底要走哪边儿,却是个麻烦事。”

    又沉吟了一番,毛文龙才接着道:“左右不过是这么几条线路罢了。仲名?”

    耿仲明听到毛文龙喊自己,知道这是要分派任务了,当下站了起来拱手道:“末将在!”

    毛文龙道:“你且带着一个百户所,往新安堡一带探查,若是有动静,立即回报,不许与建奴交手。”

    耿仲明领命应是后,毛文龙接着道:“敬轩也带一个百户所,往定辽右卫,凤城一带探查,也是一样,不许与建奴交手,有动静立即回报。”

    就在毛文龙与几人商议怎么样对付建奴的时候,此时沈阳的建奴大军也已经开拔,打算去怼死毛文龙这个恶心人的东西在黄台吉看来,毛文龙仗着自己有点儿小聪明,几次三番地想要戏弄自己,实在是罪该万死!

    不过,也正与毛文龙等人商议的结果差不多,待出了沈阳地界之后,原本打算走奉集堡的黄台吉却突然传命,召集了代善和阿敏、多尔衮等人,一番商议后决定改道向东,走清河堡再向南。

    黄台吉看着领命而去的几人,眼神中的冷意却是怎么样儿也止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