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不要脸之让朝鲜掏钱
    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就熊一窝。皇帝没有搞甚么献俘太庙一类的仪式,反而是如同一个普通的反贼一般就这么把建奴里边儿的两个大人物给剐了,对于大明的百乐来说,这么强势的天子,没毛病。

    那么在百姓心里强势的一批,牛逼的一塌糊涂的崇祯皇帝在干什么呢?

    他正在头疼。

    眼前的温体仁、施凤来、崔呈秀,再加上英国公张惟贤,基本上朝堂上的文官大佬,丘八们在朝堂的代言人和勋贵的代表性人物就全了。

    然而这四个人都来了,也解决不了崇祯皇帝的闹心人家建奴日子都不过了,摆明了扔下沈阳给你打,那东江的毛文龙怎么办?

    温体仁和施凤来毕竟是文官,纵然是内阁的大佬,但是仍然可以以自己不知兵事为借口,先打个太极。但是崔呈秀和张惟贤就蛋疼了。

    崇祯皇帝把自己这些人诏进宫来,明显就是让自己这些人出主意的。一个是兵部尚书,另一个是勋贵们仅有的一个算是懂兵事的,若是拿不出个可靠的方案来,难免会给皇帝留下一个自己无能的印象。

    思前想后,还真就让崔呈秀给想出点儿办法来:“启奏陛下,先不提沈阳那边的事儿,单只说毛文龙处。其不足守的原因,便在于兵少,补给不力。但是这两个,其实都能解决。”

    此言一出,不光是崇祯皇帝,便是温体仁和施凤来,再加上张惟贤,都是用探询的目光望向崔呈秀,想要看看这家伙能提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来。

    被几人一起盯着,颇感压力的崔呈秀当下便痛快地道:“陛下可还记得福建巡抚想要招抚的郑一官?”

    崇祯还没有反应过来郑一官跟辽东能扯上什么关系,但是剩下的三个人精哪个还不知道崔呈秀想说的是甚么?

    温体仁当下便抚须道:“崔兵部是想要从登莱走海路,运送士卒和补给过去东江?”

    崔呈秀躬身道:“下官正是此意。”

    温体仁却道:“此法不失为一个法子,只是运送哪里的兵员?运送多少兵员?归谁节制?”

    崔呈秀心中暗骂一声彼其娘之,心道老子能想出来个招儿就已经不容易了,你问的这些问题,老子根本就还没有来得及想好吗?

    见崔呈秀无语,作为一起在朝堂上斗过殴的英国公张惟贤却是先打了个圆场:“启奏陛下,兵员可以从登莱、福建一带的卫所中遴选,京营与白杆兵也可以调一部分过去。建奴既然起了足有十万大军,则我大明可以运送二十万大军过去。”

    即便是温体仁早就打定主意抱紧崇祯的大腿,但是看到张惟贤和崔呈秀先于自己想出来办法,天生的瞧不起武官勋贵的毛病又发作了,当下便讥笑道:“若说大军么,莫说二十万,我大明随随便便就能凑出来五十万大军。即便是抽调九边的精锐之兵,也能轻松抽调个十来万。”

    见崇祯的目光放到了自己的身上,温体仁接着道:“先不说抽调精锐士卒所需要的时间,哪怕是现在八百里加急传命登莱和福建调兵,到东江的时候,怎么着也得半个月以后了吧?不加修整便直接和建奴做站,这是要吃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大亏的!”

    “而且,战后的抚恤从哪儿来?别说国库,国库里边儿的钱撑不起来这么一场大战。跟建奴在东江打一场大决战,建奴会完蛋,但是我大明亦会元气大伤。到时候,便宜的不还是东瀛那些倭寇?到时候复又为祸东南,我大明的颜面还要不要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补给呢?也从登莱和福建运行?别忘了,之前南洋那边儿买的粮食,都运往山陕之地去赈灾用了,登莱和福建那里并没有多少存粮,若是从民间强征,只怕又是一场祸乱吧?”

    张惟贤却是抚须笑道:“咱们又不是跟建奴在东江决战,比其功于一役,乃是为了逼退建奴。至于真正的决战,肯定是要几年以后,待我大明内部无忧,新军练成了之后,那时候才是大决战之时。”

    温体仁却道:“如此也不过是省了些战后抚恤与赏赐的银两,然而英国公并没有说补给从何而来?本官不太懂兵事,但也知道,二十万大军人吃马嚼之下,每日糜费,不在少数。”

    张惟贤向崔呈秀投去个该你出场的眼神,崔呈秀会意,当下站出来道:“启奏陛下,我大明供应不得这二十万大军,但是可以让朝鲜分担一部分。毛文龙毕竟是替朝鲜守疆,所需军费及一应补给,原本便应该由朝鲜供应才是。如今二十万大军送往辽东,亦是为了逼退建奴,守全朝鲜之地,臣以为,当命朝鲜绫阳君分担十万大军之所需。”

    嗯,这波操作很溜,没毛病。

    崇祯再一次见识到了文人不要脸之后的牛逼模样。眼下建奴在野战上比大明强,毛文龙占据着人家朝鲜的地盘儿打游击,从这方面来说,一心把大明当爹来伺候的朝鲜明明是替大明分担了建奴的火力。

    然而到了崔呈秀的嘴里,就变成了大明的将军在替朝鲜守疆。

    就如同后世的鹰酱在倭国和棒子那里一样,驻军,但是得倭国和棒子来出军费或者说是保护费也行,要不然你看啊,对面的兔子可是在呲牙呢,小心丫的吃了你们!

    温体仁虽然也觉得崔呈秀的想法颇为不要脸,但是仔细想想,却是发现无从辩驳,这种有损上国颜面的事儿,龙椅上的那位爷根本就不在乎,当下便不再出声。

    张惟贤向崔呈秀投去个老铁六六六的眼神,反正朝鲜的绫阳区怎么从他朝鲜国内搜刮是他自己的事儿,待建奴灭了后,他朝鲜也跟着灭了才好呢。

    思及至此,张惟贤接着躬身道:“启奏陛下,臣以为崔部堂所言有理。毛文龙替朝鲜守疆,朝鲜该当出军费与补给。”

    嗯,很好,很强大,文官转成了兵部后,和勋贵们一样儿的不要脸,这很好。

    对于崇祯来说,只要怼死建奴,什么脸不脸的,那玩意能吃还是能喝?

    想想后世那些千古穿越只为送逼的脑残货,崇祯就恨不得立即怼死黄台极这一家子都他娘的死个干净,老子看你们送给谁!

    只是崇祯也知道现在的大明根本就没那个能力与建奴进行决战,哪怕是现在所提的逼退建奴的作法,其实也是在冒险赌建奴不敢真的在东江拼命若是建奴真的也打算日子不过了,在东江拼一拼,这事儿还真的头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