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雄起的科尔沁奥巴
    蒙古,或者直接说科尔沁部,奥巴台吉也不是很开心。

    原本吧,奥巴台吉可是高兴的很,自己的部落可是了不起的很,博尔济吉特氏莽古斯的女儿哲哲,莽古斯之子宰桑的女儿布木布泰,可是先后都嫁给了大金国的大汗黄台吉,姑姑侄女共侍一夫,这可是一段佳话啊。

    现在自己部落里的人走在辽东这白山黑水之间,谁不得高看一眼?

    可是偏偏就有不长眼的来恶心自己。也没别人,还是那老邻居,该死的锡伯族的蛮子,完颜宏。

    听小道儿的消息说,这蛮子不光受了明人的册封,而且还甘为明朝小皇帝的鹰犬走狗,主动帮着明朝小皇帝在辽东找甚么叶赫、哈达、乌拉、辉发、朱舍里、纳殷、封尔察等部落的余孽,想要给大金国找麻烦。

    这可不行,大金国是谁?那可是自己的老丈杆子,自己还是大金国老汗亲自册封的和硕额附呢。没错,自己不光是这科尔沁的奥巴台吉,也是大金国的土谢图汗呢。

    既然锡伯族的完颜宏的小日子不想过了,那自己也没有必要看在以前同为叶赫九部的面子上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就算是为了刚刚十七岁的和硕公主肫哲,那也得怼死他。

    一想到肫哲那温软娇嫩的身子,奥巴心中就是一片火热,连声道:“来人,备下酒菜,传扎萨克图杜棱布达齐来见本汗。”

    等到布达齐来到之后,奥巴便开门见山地道:“来,坐下说。本汗想要亲征锡伯部的那些混账,咱们得好生准备准备。”

    布达齐与奥巴原本就是亲兄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加上他自己本身也不是个傻子,如何不知道奥巴为了甚么想要亲征锡伯部?

    只是想想锡伯部的那些骑兵,以及最近外面刚刚传起来锡伯部已经再次会合了原来的叶赫九部中的叶赫、哈达、乌拉、辉发、朱舍里、纳殷、封尔察部,除去自己家的科尔沁部,眼看着原本的叶赫九部就要再现人间,可能改了个名字,叫做锡伯八部。

    对此头疼不已的布达齐抚胸躬身道:“大汗,若是咱们现在就攻打锡伯部,岂不是让其他几部看了笑话?毕竟咱们以前可是同为叶赫九部来着。”

    奥巴却是瞪眼道:“杀光了他们这些部落里高过车轮的男子,还有谁敢笑话?甚么叶赫九部八部的,以后都没了!就剩下咱们科尔沁部!”

    说完,又换了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对布达齐道:“草原虽大,却容不下两个英雄,当年我们先叔祖铁木真是何等的英雄?草原之上,又有谁敢对成吉思汗有甚么二活?现在的草原,你看看,还有一点儿草原的样子么?简直就是给苍狼白鹿的子孙这个词儿抹黑!”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布达齐对于自己的这个哥哥也是无语的很。天天拿着当年的成吉思汗说事儿,问题是,你跟老子一样,都只是成吉思汗之弟合撒儿拙赤的后代,真正的成吉思汗的后代,是人家那个现在跑到西边儿整合蒙古各部落势力的林丹汗,而不是咱们兄弟两个啊!

    再者说了,当年的铁木真是何等的威风?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便是自己的祖先拙赤,那也是随着成吉思汗东征思讨,以大蒙古国的建立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再看看你,整天想的不过是怎么取林丹汗而代之,连自己的老爹翁果岱败于大金国的事儿提都不提,仿佛自己受了大金国的册封是多么有面子的事儿一样——就像是煽动王罕发动合阑真沙陀之战的桑昆一样,都是受了大金国的册封便美滋滋地甘为走狗,或者说,你奥巴还不如人家桑昆呢。

    心中吐槽的布达齐表面上却是恭恭敬敬地道:“大汗,如今大金国大汗黄台吉南征朝鲜和东江,走之前可是说过要咱们好好看守沈阳门户的,如今咱们自作主张地去攻打锡伯族,只怕黄台吉大汗回来后会怪罪罢?”

    奥巴端起刚刚送上来的酒,呷了一口道:“那又怎么了?黄台吉大汗若是与本汗论起来,还是本汗的岳父大人,只不过是攻打一个不知好歹的锡伯族,想来大汗也不会怪罪。”

    布达齐眼见劝说无效,知道奥巴是心意已决,便道:“若是如此,不如再召集其他的诸位诺颜一起来商议一番?”

    奥巴点点头道:“嗯。诃额仑曾经教导铁木真,单箭容易折,孤树不挡风;兄弟能齐心,力量大无穷。我们兄弟,也要像成吉思汗铁木真兄弟们那样儿,团结在一起,这样儿,就没有人任何人能打败我们兄弟!”

    布达齐虽然觉得奥巴很不靠谱,但是对于奥巴说的这句话,布达齐却还是认同的,当下也端起酒杯,一钦而尽道:“大汗放心,昼夜有顺序,光明照乾坤。弟弟永远是您最忠心的鹰犬!”

    奥巴哈哈大笑着拍了拍布达齐的肩膀,说道:“好!这才是我的好弟弟!一会儿,咱们就召集其他的诺颜们,一起商议下攻打锡伯族混账的事儿,这一次,干脆就把其他的几个不听话好好教训一番,杀掉他们高于车轮的男子,凌辱他们的妻子,这才是人生最快乐的事儿啊!”

    虽然一直把奥巴所说的话当成放屁,但是对于刚刚诃额仑的教导和这句铁木真的名言,布达齐却是表示无比的认同,当下也是随着奥巴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两兄弟喝完酒之后,奥巴便慌不迭地命人去召集其他的诺颜来一起商议如何攻打锡伯部的事儿。

    郭尔罗斯、扎赉特、杜尔伯特等部的头人都到了奥巴的汗帐之后,奥巴仍旧开门见山:“本汗想要攻打锡伯部,到时候,抢来的草场和牛羊,便依着当年铁木真大汗的规矩,本汗只取两成,各位回去后各位再取两层,剩下的,便按照战功分配下去,不管是诺颜还是奴隶,一概按战功分配。”

    眼看众多头人的眼神都是各自飘忽,奥巴突然间喝道:“若是被本汗发现有谁不听令行事,到时候别怪本汗依着当年铁木真大汗处死扎木合一般,处死敢私自扣下勇士们战利品的人!”

    众头人听到奥巴知道这般说法,俱是心中一凛,知道奥巴的决定不容更改,迫于奥巴势大,虽然心中都是颇有微辞,但是却都是以手抚胸,躬身道:“谨遵大汗之命,我等绝不敢违!”

    一番商议之后,奥巴最后才抽出腰刀,斩下桌子的一角,喝道:“今日准备,明日出发!本汗要拿锡伯部的人头进献给大金国大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