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彻底除名的杜尔伯特族
    被老建奴赐封为达尔罕王的博尔济吉特·阿都齐在日落前回到自己的杜尔伯特部时,入眼的除了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灰烬,便只有一具具的尸体,有牛羊的,也有族人的。

    整个部族中,帐篷,大车,旗帜皆是东倒西歪,不时窜出一股股的火苗。地上倒着一具具或大或小的族人尸体,其中不乏那些还没有车轮高的幼童。

    天空上盘旋不止的乌鸦不是地发出啊啊地鸦鸣。想要下来啄食,却又畏惧地面上的火光和久久不散的温度。

    见此惨状,阿都齐只觉得一股子寒气从脚底直冲天灵,便是额头上的青筋都开始砰砰直跳。紧握的双拳,指甲早已刺入肉里,鲜血也一滴滴地从拳缝之中滴到脚下的草地上,然而阿都齐却是恍若未觉。

    此时的阿都齐无比痛恨自己为甚么要带着部落中的大部分骑兵去奥巴台吉那里商议甚么攻打锡伯部的破事儿,哪怕留下自己最出色的儿子色愣在部族中留守,加上两千多骑兵,想必杜尔伯特部也不会如此轻易地被人抹去。

    阿都齐在发愣,懊恼,随着阿都齐一起去科尔沁奥巴那里归来的两千骑兵,却是早已气得双目赤红,纷纷喝呼出声,齐声喊着要去追杀凶手,替部族报仇血恨。

    被手下骑兵的喝呼声惊醒过来的阿都齐定了定神,当即便转身上了战马,看着身后的色愣和众骑兵道:“不管是谁,敢下此狠手,本王定然不能饶过他们。”

    稳了稳摇晃的身子,阿都齐盯着色愣道:“我的儿子,我命令你带着一个百人队,去追寻敌人的踪迹,我们必须要为死去的族人报仇血恨!”

    同样被自己部落刺激的几欲发狂的色愣当即便点齐兵马,见阿都齐点头,当即便吆喝一声,纵马寻着完颜宏等人留下的痕迹追了出去。

    双眼血红的阿都齐盯着自己眼前剩下的骑兵,却是抽出腰间随身携带的银刀,在自己的脸上划了一道口子,任凭鲜血滴答流下,寒声道:“本王不管是谁毁灭了我们的部族,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失去了部落,失去了亲人,也失去了我们的牛羊。以后,我们都是没有家的流浪汉。”

    “草原上的流浪汉有多惨,本王不说,你们也懂。而我们死去的亲人也都去了长生天的怀抱,再也回不来了。”

    见骑兵们都是双目通红的盯着自己,阿都齐哽咽道:“现在,我们就去追上我们的敌人,杀死他们!如果不能杀死他们,就让他们把我们杀死罢!失去了部族亲人的流浪汉,活着也没有甚么意思了!”

    说完,阿都齐却是连看也不再看部落一眼,只是调转马头,向着色愣所去的方向便纵面疾驰而去。

    剩下的骑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沉默了半晌也没有人说话,好像生怕打破了这份平静一样。

    所有的骑兵都明白,失去了部落,失去了牛羊,就意味着他们在冬天的时候要么饿死,要么沦为放手劫掠的强盗。或许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依附于另外一个部落。

    可是草原上的日子也不好过,每年冬天里的大雪,对于草原来说都是一场白灾,不光有牲畜被冻死,连人也会被冻死。

    缺衣少食的草原上,又有哪个部落能再多供养两千骑兵?人吃马嚼,每一天的消耗可都不是个小数。如此一来,必然就会有人沦为替别人放牧的流浪汉,可是谁又知道那个人是谁?会不会是自己?

    既然如此,那不如去找毁灭了自己部分的人报仇吧,哪怕死在对方的手下,也算是与自己的家人团聚了倘若不能用敌人的血来洗刷自己的耻辱,那么用自己的也可以。

    抱着这种必死的心态,两千多之中便有了第一个带头纵马向着阿都齐方向追去的骑兵,剩下的仿佛刚刚回过神来一样,纷纷拨转马头,纵马驰去。

    色愣带着的百人队,由于要一路追寻完颜宏等人留下来的痕迹,兼之天色将晚,所以速度并不快。阿都齐及随后赶上来的大队骑兵,却是很快追上了色愣一行,合兵一处。由于人多了,再追踪起来,效率便明显地提升上来了。

    杀人放火其实是个体力活。这事儿换谁来干都一样,哪怕是人多杀人少的一方也是相同的。人毕竟是有脑子的,没有谁特意地伸出脑袋来等人砍。

    所以完颜宏等人虽然把杜尔伯特族给平了真平了,人全都放倒了躺地上了。但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完颜宏一伙人也累啊。一路骑马过来,再跟人扯皮忽悠,最后还不守信用地去砍人,还得骑马回去,能不累么。所以完颜宏一行的速度么,比来的时候就慢得多了。

    也正因为完颜宏等人回程的速度相对来说比较慢,所以一路追寻的阿都齐和色愣等人很快便咬上了完颜宏一行的尾巴。

    “人数约两个万骑,但是明显不是一家的。打头的是锡伯部,看样子应该是叶赫八部的作孽,而且,这些人并无戒备,连夜不收都没有放出来。”

    远远缀过去侦察的杜尔伯特部斥侯明显认识前面的那一伙儿是哪里来的,而且很自觉的将自己这一部从叶赫九部中去除,将完颜宏等人称之为叶赫八部。

    表情阴鸷的阿都齐明知此战必死,然而还是呸了一口吐沫,缓缓地抽出马刀,轻磕马腹,向前了几步。身后的骑兵皆是自觉地归拢在阿都齐的身后。

    很快,一个箭矢装的凿穿阵型便已经完成队列。而此时天边的太阳却是刚刚落了一半,远一些的人影虽然无法看得清楚,但是依然能隐隐绰绰地看到轮廓。

    阿都齐回头望了一眼,见众骑兵都是一副视死归如的表情,却是欣慰一笑,再次轻轻磕了磕马腹,等胯下的战马缓步向前走起来后,便猛地用力一磕马腹,战马吃痛之下,先是人立而起,接着便是嘶鸣一声,向前疾驰而去。

    利益于,或者要说归罪于此时草原上的风声,还有高高的野草,都起到了一定的遮掩作用,等到完颜宏等人发现后面冲过来的骑兵之时,阿都齐所部的速度已经完全提起来了。

    猝不及防地骑兵冲刺,让完颜宏等人的两个万骑一片慌乱,根本就不曾防备会有人突袭的两个万骑竟然直接被杜尔伯特的两千骑兵直接凿了个对空。

    由于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被凿穿阵型的完颜宏等人脸色都是一片铁青,听着身后的哀嚎声,完颜宏再看向已经冲阵而出后正在掉转马头的阿都齐,目光中除了一片杀意,再没有其他。

    阿都齐见完颜宏望向自己,便冷声道:“锡伯部的完颜宏?我杜尔伯特哪里得罪你,竟然遭此灭族大祸?”

    完颜宏眯眼道:“当年的叶赫九部,只有你们科尔沁彻底投了建奴,还有你阿都齐,受建奴封了个达尔罕王,便与奥巴甘为建奴走狗,黄金家族的脸面都让你们给丢光了!”

    阿都齐见自己身后的骑兵还没有完全整理好阵型,便冷笑道:“那也是我们黄金家族的事儿!你一个鲜卑奴有甚么资格说话?!”

    话音落下时,双方的骑兵差不多都已经整理好各自的阵型,竟然是一模一样地箭矢模样的凿穿阵型。

    脸色一片铁青的完颜宏却是彻底失去了和阿都齐磨牙的兴趣刚才阵型没有整理好,废话几句只是为了拖延时间,现在自己都准备好了,没说的,干!

    其实这一战,对于阿都齐来说,是一点儿优势都没有的。完颜宏一方的人数是自己的十倍有余,如今双方同时打马冲锋,等于是相对而行,等到双方接阵之时,马速都未能完全提起来。

    若是双速够快,只要将马刀横于身侧,便只管向前冲锋就是,战马高速奔跑之下所带动的马刀,会将敌人轻松地切开。

    然而在速度没有提起来的情况下,阿都齐一方却是如同陷入了泥泞的沼泽地一泽,很快便被叶赫八部的骑兵给围困起来,再也没有了凿穿突出的机会。

    眼见就要打成胶着战,阿都齐却是一咬牙,喊道:“随本王来!”却是带着自己身后的骑兵认准一个方向猛冲,以图再次透阵而出。

    完颜宏又不是个傻子,又如何能轻易让阿都齐突围出去?当即便高声喝呼,指挥着围困着阿都齐等人的骑兵们分插包围,很快便将阿都齐所部分割包抄。

    阿都齐与所部骑兵眼见透阵无望,便不再试图冲锋,反而采取了以伤换伤,以命换命的打法。一时之间,在这一小块儿籍籍无名的草原之上,喊杀声,战马嘶鸣声,马刀碰撞声,战马交错时肌肉撞击声,哀嚎声,声声不绝于耳。

    待得半个多时辰过去,这块儿草原上终于再次恢复了平静,只剩下一地尸骸,还有人和战马不停地喘息声。

    完颜宏看了看已经浑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儿好皮的阿都齐,沉声吩咐道:“将他敛了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