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朕要亲征
    率众而归的完颜宏很不开心,其他几个部族的头人也不是很开心。以两万大军,被一股两千人的骑兵凿了个对穿,虽然最后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但是完颜宏和其他几个部落的头人,仍然觉得这是奇耻大辱。

    老丈人不开心,身为好女婿的崇祯皇帝也很不开心。本来还想着联合林丹汗,外加辽东的老丈人的锡伯部去怼一波科尔沁,结果他娘的林丹汗这老王八蛋先来怼了自己一波。

    脸色沉得能拧出水来的崇祯盯着眼前的曹化淳和许显纯,无言的压力让两人的后背都开始发热,想要伸手去挠上两下,可是又怕君前失仪,强制忍耐着的两个人,额头上都开始冒出微微的细汗。

    直到过了好半晌,崇祯才开口道:“这么说来,林丹汗还有几天的时间就能到宣府脚下了?”

    崇祯开口说话,这才打破了无声的压抑。曹化淳微不可见地动了动肩膀和后背,却是感觉衣服都要粘在肉上了,原来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整个人的后背竟然已经被汗给湿透了。

    感觉后背愈发难受的曹化淳听到崇祯的问话,慌忙微微道:“回皇爷的话儿,林丹汗已经于前日起兵,若是算算日子,大概在七八天后,就能到了宣府城下。”

    崇祯唔了一声,问道:“可曾打探清楚了,林丹汗为甚么要叩关宣府?”

    曹化淳的脑袋垂地愈发的低了:“回皇爷,据在草原上的番子们传回来的消息,乃是因为去岁冬天的白灾,林丹汗也损失颇多。前些日子林丹汗要岁赐时,皇帝不是没同意么?所以林丹汗这狗奴才心怀怨望,扬言要亲自到宣府去取。”

    崇祯闻言,却是冷哼了一声。

    岁你娘的赐岁赐!

    以前的几任皇帝给他钱,乃是因为用得着他,需要他去牵制建奴。说白了,就如同后世的雇佣兵一般,大明拿钱,林丹汗就得出人去跟建奴怼。

    如果是这样儿,崇祯倒也不介意接着给他点儿钱,让他去怼建奴。对于一个皇帝来说,能拿钱解决的事儿那还叫个事儿?

    可是林丹汗是怎么干的?

    天启年间的林丹汗就不怎么听话,磨磨唧唧的不跟建奴硬怼也就算了,好歹起到个牵制的作用也行吧?

    丫的偏不!内喀尔咯五部被丫挺的给祸害的只剩下了扎鲁特和巴林两部,逼的扎鲁特部的内齐和色本还有巴林部的色特尔已经联系了王在亚,想要内附。

    这个可以忍,反正都是蛮子自己的事儿,死光了也是蛮子自己的事儿,只要你林丹还给朕牵制着建奴,让朕能腾出手来解决大明自己内部的问题,朕也可以忍。

    可是林丹汗却是不知好歹地又本迁了不光西迁,还怼了顺义王卜失兔。

    这个就不能忍了。卜失兔现在有用没用的先不说他,起码以后还要留着有大用的。再说了,朕养的狗,甚么时候轮到你林丹汗来打两下踹一脚了?

    所以在林丹汗前些日子又派人来大明要岁赐,想要给受灾的部落找补一些损失的时候,崇祯很干脆地就给拒绝了,而且说的很明白,想要粮食布匹甚至于铁器都没问题,朕都能给,但是一定要拿羊毛来换,别的东西,朕看不上眼。

    捋清楚了前因后果的崇祯皇帝嘿嘿冷笑两声,吩咐道:“敲景阳钟,命群臣上殿。”

    等到曹化淳领命而去后,崇祯却是满脸的阴鸷。他娘的,历史上的那个傻缺也敲了,问题是没人鸟他。今天朕也敲一敲,看看有没有哪个不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眼的敢不进宫听宣。

    等到百官匆匆忙忙地赶到宫中,再赶到奉天殿的时候,却是惊奇地发现崇祯已经先一步到了。

    崇祯百无聊赖地等文武大臣和勋贵们站好班,行完礼之后,却是吐出了石破天惊地一句话:“朕要御驾亲征林丹汗,英国公领京营随朕出征,以为先锋。新军提督刘兴祚领新军以为后军。到宣府后,召天雄军与白杆兵为中军。户部准备好粮草,征召民夫。”

    哄地一声,奉天殿中当时就炸开了锅。当即便有御史出班反对:“臣启奏陛下,常言道,千金之子,不坐垂堂,陛下万金之体,又如何能御驾亲征?陛下不见英宗皇帝旧事乎?更何况,林丹汗乃是与我大明结盟之盟友,陛下伐之,臣以为不妥。”

    接着又有人出班奏道:“臣附议。圣人有云,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当今天下承平已久,陛下又何必轻启战端?”

    崇祯却是充耳不闻,只是接着道:“朕意已决。其令,皇后监国,内阁温爱卿与施爱卿留守辅政。”

    群臣见崇祯耍无赖,便一齐望向了温体仁和施凤来。你们两位大佬被龙椅上的那位爷点名辅政,现在就不出来说两句儿?

    此时的温体仁和施凤来也坐蜡了。这位爷想一出儿是一出儿,提前也没跟俺们打招呼啊。

    整个大明,御驾亲征的皇帝,大明不是没有。太祖高皇帝那是马上皇帝,人家打从起兵开始,那就没少操刀子砍人,这个没甚么好说的。

    第二个喜欢御驾亲征的,就是成祖永乐皇帝,这位爷也可以算是马上皇帝,毕竟打从靖难起家就一直在打,后来又怼过朵颜三卫,也怼过蒙古作孽,战力也是高的一批。

    第三个,宣宗皇帝朱瞻基,人家是永乐皇帝一手调教出来的,御驾亲征,怼了汉王朱高煦。

    第四个,英宗皇帝朱祁镇,这位没啥好说的,被大明的文官组团给坑在了土木堡,自己免费来了一把草原游,两度登基,也是个牛人。

    最后一位么,正德皇帝朱厚照。这位爷也是个狠人,正德十二年十月,不顾冷的一批的天气,跟人家蒙古小王子部在应州互相怼的开心。在明军一度被小王子部分割包围的情况下,这位爷还自领一军亲自救援。来来回回地,跟小王子部怼了上百回,最后把小王子部给按在地上摩擦了。

    当然,这么牛逼的皇帝,对于大明的正人君子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皇帝,所以亲自操刀子砍人的正德皇帝最后的战果是,跟小王子的战争之中,一共怼死了两人,其中正德新手砍死了一人……

    只是大明的正人君子们向来都懒得用他们那小的可怜的脑仁儿去想一想,怼死两个蒙古兵,小王子就怂了?这他娘的不是搞笑么,互想怼了百余回就死了两个人?那破天气不冻死两百个都算是好事儿了,还只死了两个当然,文官么,搞不定摆不平了,就春秋笔法一下呗?

    所以最后正德也被搞成了一个笑话,而且落水后肾虚,挂了能在天寒地冻地情况下亲自操刀子砍人的皇帝居然是个肾虚,不得不说,春秋笔法,厉害厉害。

    数了数大明这几个皇帝,却是发现没有一个像现在的这位爷,崇祯皇帝一样不要脸的。以上的几位,除了太祖和成祖,剩下的都是耍赖,撒波,不惜自己封自己为大将军才混了个御驾亲征。

    这位爷到好,没有二话,就是要直接亲征,这让温体仁和施凤来怎么说?

    温体仁理了理思路,这才出班道:“启奏陛下,若陛下亲征,还需从长计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