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天可汗崇祯大帝
    崇祯根本就没有留在宣府城中过夜。在宣府城中诏见了顺义王卜失兔和卓里克图汗之后,又与卢象升等人初步商议一番关于军队的安排,之后崇祯就出了城,回到了城外的军营中。

    没穿越之前的崇祯皇帝,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去土鳖陆军里边儿当兵,尤其是传说中的特种兵,那简直就是崇祯的梦。

    但是他并没有当得上,在体检的时候,身上的伤疤就直接把他的梦给破灭了。但是得益于那个让无数娘们儿又爱又恨又败家的剁手宝存在,所以崇祯倒也算是小小地过了把瘾家里各个制式的迷彩服、军靴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装备可是弄了不少。

    如今穿越了,别管这军队是啥时候的军队,大明的部队哪怕再坑,那也是个军队。自从上次追着黄台吉的屁股一顿狂撵之后,崇祯就更喜欢这种赖在军队里的感觉了。

    崇祯皇帝表现的,很是爱兵如子,吃的跟其他的士卒都是一样的,根本就没有搞甚么特殊化如果不看方正化偷偷摸摸送进崇祯营帐中那只油腻腻的烧鸡,那崇祯皇帝却实是和士卒同甘共苦。

    而且一边儿吃一边儿和其他的士卒大声吹着牛逼,也证明了崇祯皇帝愿意放下架子,和士卒们打成一片虽然都是他自己在吹,其他士卒们洗耳恭听。

    由于还没有出去宣府,觉得应该先会个餐的崇祯皇帝很人性化的宣布了一条命令:不进行宵禁,晚上整个营中都把火把点亮,找不远处的顺义王那边儿去弄些羊过来烤个全羊加餐,斥侯远远地放出去,多布暗哨,营中士卒随便他们怎么吹牛逼闹腾。

    只是崇祯宣布完这条命令之后,却是愁坏了英国公父子和刘兴祚,连其他几个知兵的将领都开始跟着头疼了。

    自古来这大营中就没听说有谁敢跟崇祯皇帝一样胡闹,都是要执行宵禁的。

    这个宵禁可是和城市里的宵禁不一样,禁止大声喧哗,禁止来回走动,禁止聚众扎堆等等一系列的禁止,犯了哪条都是要砍脑袋的,怕的就是产生营啸。

    “营啸?”回到营帐后,崇祯皇帝面对英国公的问题,表示朕根本就没听说过这玩意,难道是整个军营的士卒都一块儿呼啸叫喊?乐意喊就喊呗,这是关内,又不怕让林丹汗那些蛮子发现。

    张惟贤见崇祯一脸好奇的样子,无奈地躬身道:“启奏陛下,陛下虽然熟知兵事,却不知道这营啸比哗变更可怕。”

    崇祯的脸色开始放正了,别的不知道,哗变他是知道的。后世的论坛上曾经有人说过,正百因为士卒哗变,还有个姓毕的被士卒们给剁了,。就是不知道那个毕姥爷是叫毕自严还是毕自肃,这个记不清楚了。

    张惟贤见崇祯一脸凝重之中带着好奇,知道崇祯也是晓得了其中厉害,却又不知道原因,便接着道:“所谓营啸,便是有人梦中发了癔症,或者大喊大叫,或者挥刀砍人,一个营中倘若有一个人犯了癔症,多半也会有其他人跟着发病,到时候便是一场混乱,止都止不住。”

    崇祯这才明白是怎么个营啸,这他娘的就是或者是新兵蛋子刚上战场压力太大抗不住,要么就是老兵杀人太多,心理出了问题,晚上屁都看不见的营帐里喊一嗓子发泄下,结果大家谁也看不到谁,搞的个个都精神紧张,一乱起来,那可不就是从推推搡搡演变成了操刀子砍人。

    再加上平日里总有看的顺眼或者不顺眼的,那还赶紧借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其实说白了,就是他娘的精神压力过大引起的。

    后世的部队多了,白天往死里操练,晚上看看电视吹吹牛逼,也没有见哪个部队发生个什么营啸一类的事儿。所以崇祯倒是很淡定地道:“这个倒也无妨。晚上一点儿光和声音都没有,这人会受不了的,有些声音有些火光,士卒们反而能睡的塌实。这个么,英国公不妨问问小公爷,他是有经验的。”

    张之极闻言,却是老脸一红,见自家老爹的目光转向自己,便躬身道:“父亲,孩儿前些日子不是被关了禁闭了么,当时在那小屋子里,满心想着的,就是能有人陪孩儿说说话。幸好只有三天,若是再加上一天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两天,孩儿也不知道能不能撑的过去。”

    张惟贤这才想起来,自己家儿子当初被关禁闭时,第一天倒还算正常,第二天就跟发了疯一样的闹着出去,第三天却是老实了,只是拖出来的时候便跟死狗一样,再也不见了往日嚣张跋扈的模样。

    张惟贤与刘兴祚对视一眼,虽然觉得崇祯皇帝说的有道理,退下之后,却仍是命暗中命人加强了戒备,免得真的发生了营啸。皇帝在营中,便是再小心一万倍也不为过。

    等张惟贤和刘兴祚退出去之后,崇祯却是看着仍然像个木头桩子一样的完颜成,好奇地问道:“完颜爱卿还有事儿要单独对朕说?”

    完颜成憋了半天,脸都快憋红了,却是干脆跪地道:“启奏陛下,奴才”此时却忽然想起崇祯不许他自称奴才的事儿,慌忙改口道:“臣,臣想请陛下将臣所领的三千骑兵打散,混入英国公和刘将军的队伍之中。另外,卜失兔汗和卓里克图汗所部的万骑,也应打散重编。”

    崇祯还以为这家伙有甚么大事儿要说,结果憋了半天就憋出来这么几句话,便问完颜成道:“理由?给朕一个理由。”

    完颜成的脸色憋的却是更红了,突然间却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说道:“回陛下,我等都是外族,此次北征察哈尔部,实在是事关重大,若是有人心怀不轨,便是一场大麻烦。”

    崇祯却没有想到完颜成担心的是这个问题,沉吟一番,崇祯便接着道:“不必了。”

    完颜成却是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却听崇祯道:“朕当初许了锡伯部与汉人一般,汉人如何,锡伯部便如何。更何况,你等乃是陪着婉妃一起过来的,朕信得过。”

    “至于卜失兔和卓里克图汗那一个万骑么,左右是要他们为先锋的,朕所率京营骑兵五万,再加上你们三千骑,他们根本就闹不出甚么乱子来。至不济,还有你们护卫朕,朕还有甚么好担心的?此行北征,你便率着三千锡伯部的骑兵为朕的亲军。”

    崇祯装完逼却没地方跑,直把完颜成感动的跟那忠心耿耿地藏獒一样,仿佛只要有崇祯的命令,他们不管前面是不是狮子老虎都敢扑上去撕咬一番。

    把完颜成赶出去之后,崇祯听着大营之中吵杂不已的声音,却是美美地睡了一觉,只等着第二天见到了卜失兔和卓里克图汗的万骑后,便直接大军开拔出征。

    由于崇祯先前许诺的地盘和边市的条件,卜失兔和卓里克图汗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耽误,第二天用过早饭之后,二人就早早地带着一个万骑过来了。

    崇祯看着跪在眼前的万骑,虽然阵列严整,却个个是赤手空拳。崇祯佯做未见,心知这是提前便把兵器给缴了的,省得有哪个脑袋一热便向着他冲锋一波,到时候就是天大了乐子了。

    一提马缰,崇祯却是由东到西,从这万骑前面奔驰了一圈,复又停在了中间的位置上,这才开口道:“你们的顺义王和卓里克图汗都跟你们说了罢?此次北征察哈尔部,所有缴获,朕只取一成!剩下的,按照你们的战功分配,不管你们之前是那颜,还是奴隶!”

    “跟着朕,朕带你们去抢钱!抢女人!抢草原!”

    张惟贤和刘兴祚此时恨不得把脑袋插土里去算了,直接在蛮子面前讲话的时候还讲的这么直白的皇帝,上数三皇,下追洪武永乐,估计就没有谁跟这位一样,**裸的叫嚣着抢钱抢女人抢草原这种话就算您老人家心里这么想,可是也不能喊出来罢?

    崇祯却是觉得无所谓,朕说的花团锦簇的有个屁用,这些只长肌肉不长脑子的家伙能听懂?再加上草原上向来是强者为尊,只要朕带着他们能捞好处,他们还能不紧紧地跟着朕走?

    不管其他人怎么想,也不管崇祯怎么想,跪在地上的万骑,却是突然听到旁边儿有人大声喊道:“天可汗!天可汗!”

    本来就被崇祯一番抢钱抢女人的话给刺激的兴奋不已的万骑,再加上人本身的从众心理作用,当下也跟着一起大声喊道:“天可汗!天可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