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第二个将要除名的部族
    崇祯皇帝的脸色很奇怪,看起来极其的阴沉。在其他人看来,这是因为皇帝愤怒于草原上的蛮子不断地叩关劫掠,但是实际上崇祯自己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杀过鸡杀过鱼但是从来没杀过人的一个普通程序猿,在对面着夷平一个部落之时,心里究竟有多么的不适应。

    只是再不适,也得忍着。崇祯此时无比地佩服那些穿越后杀人如杀鸡的前辈们,也无比的鄙视那些杀上个把人就吐的跟什么似的前辈,比如那个姓云的。

    看看朕,下令夷平一个部落,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坐在马上,除了胃里在不断地翻腾,其他的也没有什么嘛。忍忍,忍忍就过去了。

    接连几次微不可见的深呼吸之后,崇祯才对张之极吩咐道:“筑京观。立木碑,上书:大明崇祯元年六月,帝率军大破苏尼特部,尽屠之,为不臣者诫。”

    张之极脸色一变再变,最后才拱手道:“陛下,若书此碑文,恐于陛下圣誉有碍。”

    此时崇祯的脸色已经渐渐开始缓和,闻言便淡淡地道:“杀一是为罪,屠万即为雄。朕愿为天下百姓屠尽不臣者,背负千古骂名又算甚么,直接刻上去。这一次,朕要杀得他漠北胡族三百年不敢南望!”

    张之极的嘴唇动了几动,最终却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深深地施了一礼,待直起身子后才拱手道:“臣遵旨!”

    崇祯等人来到苏尼特部的时候,时间是下午,待尽屠苏尼特部后,太阳已经快到了西山了。等张之极筑完京观,刻好碑文之后,天色已经开始慢慢地变暗了。

    崇祯有意再安抚一番随着来的卜失兔和卓里克图汗麾下万骑,便即下令生火,除不许饮酒,多派斥侯外,将之前被杀了的牛羊架起篝火烤上,再次大吃一番。既然皇帝已经下了命令,当下便有人准备借着苏尼特部还完好的那些帐篷进行安营,又有人去寻水源取水,还有人开始给那些牛羊剥皮,准备晚上的篝火大会。

    待篝火架上,牛羊烤上,崇祯却是看向了完颜成和万骑的万夫长两人:“二位爱卿何不命人摔跤舞蹈?白天杀人,晚上行乐,明天再继续,此人生之大快事也。”

    完颜成与万夫长闻言,俱都拱手道:“臣遵旨。”说完,二人便开始招呼人手,准备开始借着篝火来一场晚上的那达慕。

    等到卜失兔和卓里克图汗的万骑与锡伯部的三千骑都开始热闹起来后,崇祯也站了起来,手中拎着根羊腿,毫不在意形象地开始在场中乱窜。不时拍拍这个,或者跟那个说两句话。

    崇祯玩的高兴,可苦了跟着崇祯身后的方正化及内厂和锦衣卫的护卫。皇帝走到哪儿,他们就得跟到哪儿,皇帝要跟这些士卒谈话说笑,他们就得时刻准备着。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时刻准备着替崇祯皇帝挡掉所有的明枪暗箭。

    这不,崇祯走到了万骑的万夫长和众千夫长所在的地方,又停下不走了。

    等万夫长和千夫长们行完拜见天可汗的大礼之后,崇祯才虚扶了一把,笑着道:“都起来罢。”

    崇祯走到他们的桌前坐下,见起来的众人还是站在那里不动,便笑道:“都坐,都坐,今日朕便与众位好好聊聊家常,不扯别的。”

    此时的汉语,虽然不是全世界上的通用语言,但是对于蒙古各部来说,能混到千夫长和万夫长的,又有哪个不懂得汉话的?

    等到众千夫长都坐下后,那万夫长便抚胸,拍马道:“伟大的天可汗呵,奴才们能接受您的指挥,是奴才们的荣幸,奴才相信您一定可以再现成吉思汗的盛大武功。”

    崇祯说要将灭了苏尼特部族的战利品分发下去,所有的战士便都分到了自己应得的那一份,其中都没有人敢去虚报和瞒报战功这次可是有不少皇帝的亲信在盯着,谁也没有敢在其中搞鬼,以至于整个万骑之中,人人都捞到了一点儿好处。唯一可惜的,就是整个苏尼特部太小了,五千余人的小部落,根本就没有多少东西。

    现在说几句好听的,拍拍汉人皇帝的马屁又算得什么?

    崇祯闻言,也知道这些人是在拍马屁,先是摇头笑了笑,接着才正色道:“成吉思汗的武功,朕也是佩服不已的。”

    若是有大明的文官在此,肯定知道崇祯后边儿憋不出甚么好屁来,但是对于这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杀才们来说,崇祯说佩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服成吉思汗的武功,但是一定形式上对他们的认为毕竟大家都认为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子孙么。

    果然,崇祯接着道:“然而,成吉思汗又给你们带来了甚么呢?”

    见万夫长和千夫长们都是一副凝视静听的模样,崇祯也知道指望这些人思考除了打仗之外的事儿不太现实,便接着说道:“成吉思汗一生东征西讨,南攻北伐,打下偌大一片疆域,远迈前人,但是草原上的生活可曾有过变化?”

    有心说跟着成吉思汗打仗的人都分到了不少好处,但是想到有很大一部分是从忽必烈大汗南下灭宋后才抢来的好东西,将南面的汉**祸的可是够呛,而明朝的开国皇帝又是打着驱逐蒙元的旗号,本来想开口的几人便讪讪地一笑,闭口不言。

    崇祯也不理会众人的想法,却是接着道:“打下了江山,却治理不了江山,草原上的白灾还是每年都来,牛羊还是被冻死,冬天出生的婴儿一样很难长大成人,朕说的没有错罢?”

    众人心想,这个却是事实,别说成吉思汗那时候了,便是现在,不还是一个球样儿?一旦下雪,就等于受到了长生天的召唤,每年的冬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哀嚎中被冻死。

    同样被冻死的,还有牛羊,而损失掉了牛羊,就意味着第二年的日子更难熬下去,年复一年,不去抢,怎么活下去?

    众人心中戚戚,一时间皆是无言。崇祯却笑道:“这就蔫儿了?没精神了?挺起你们的胸膛来,跟着朕,朕又怎么会让你们受这等苦处?”

    万夫长和千夫长们闻言,却是精神一振,虽然眼神仍然避开了崇祯的身上,但是其中的炽热,却是怎么样儿也掩盖不住。既然汉人皇帝这样儿说了,想必是有办法的罢?

    果然,就听崇祯皇帝接着道:“以后,你们尽可以用牛羊来跟大明换粮食,尤其是羊毛,更是越多越好,朕全要了。到时候也不会亏了你们,甚至于,你们也可以在冬天的时候,进入大明的地界儿避寒,这样儿一来,还怕甚么苦寒?怕甚么白灾?”

    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甚么羊吃人这种玩法儿的众人一听,这事儿好啊,汉人皇帝愿意收羊毛这种没用的东西,大概是可怜我们这些苦命人?

    不管怎么说,崇祯又成功地装了一波逼。心中暗爽的崇祯咳了一声,接着道:“当然,现在说这些都太远了,眼下最主要的,还是继续向北。”

    这万夫长原本便是卜失兔的亲信之人,对漠南诸部的情况可以说是了然于心,闻言便抚胸躬身道:“启禀天可汗,此地再向东北方向,大概要骑马跑上多半天的时间,便是另一个部族的牧场。”

    崇祯嗯了一声,问道:“那个部族是甚么情况?可曾派人随林丹汗南下?是卜失兔的部族,还是随着林丹汗从辽东迁移过来的?”

    万夫长依旧躬着身子道:“回天可汗的话儿,那个浩齐特部族也是随着林丹汗从辽东过来的,由此向此至到林丹汗的王庭,全都是林丹汗的部族,便是全杀光了他们,也没有一个是冤枉的。”

    崇祯闻言,点点头道:“朕知晓了,既然如此,大家伙儿便接着吃喝。只待明日一早儿,咱们便出发去平了这个甚么浩齐特,到时候还是如同今天一样儿,朕只要一成,剩下的,大家伙儿分。”

    万夫长和众千夫长闻言,俱是大喜,都跪地道:“奴才等多谢伟大的天可汗赏赐!奴才们就是天可汗最忠诚的鹰犬!”

    崇祯命众人起来后,这才转回了刘兴祚等人特意替自己准备的帐篷里面休息。

    躺在这个临时的“御驾行宫,天子驻跸”的帐篷里面,听着外面若有若无的嘈杂声,崇祯却是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这才沉沉地睡了过去。

    待到第二日一早儿,崇祯便早早地起来了。头天晚上睡的并不是太好,梦里的砍杀仿佛从未停止,不知道有多少冤魂来找自己索命。

    但是没关系,反正自己不在乎,不过是死了些蛮子罢了。早在菜市口诛人九族的时候,崇祯就做过这样儿的梦,没甚么好怕的。甚么狗屁的牛鬼蛇神,朕不怕!暗自给自己打气的崇祯不断地提醒着自己,为了自己不吊在煤山上,还是让其他人去死好了!

    等到大半天的行军过后,眼看着已经快到了浩齐特部所在的地方,崇祯却是很干脆地下命令道:“围起来,一个不许走脱。鸡犬不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