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大明不受威胁!
    额哲的预计并没有出错。就在林丹汗带着自己的十万大军或者说被干成了九万多点儿的大军外加上两万多牧民以及后来跑来的两万多人开始向漠北退去的时候,除了卢象升要留守宣府,英国公张惟贤和秦良玉、马祥麟就已经带着明军跟上去了。

    而且得益于魏忠贤魏公公在天启年间时那股子不要脸的骚劲儿,此时的大明根本就不缺马,加上崇祯又舍得花钱,尤其是花起那些抄家所得的银子的时候,崇祯从来就不知道心疼两个字是怎么写的,所以连一向穷逼的白杆兵都鸟枪换炮,一人双马不说,盔甲更是每人一套,除了白蜡杆,每人身上还揣着五六颗简易手雷——就是那些小瓷瓶版的手榴弹。

    对于明军这种不要脸的玩法,林丹汗和额哲简直是气的想要吐血。

    你打,大家伙都是六条腿儿的骑兵,谁怕谁呀,跑呗。把追兵遛的人数变稀少了后,再回过头来怼上一梭子,那酸爽,简直就和那统一老坛酸菜牛肉面一样,绝了!

    然而要是放任不管,后边儿的那些不要脸的明军又跟那吸血的蚊子一样儿,说不定甚么时候就抽冷子来上一下子,尤其是他们不去打大队骑兵,专挑那后边儿的两万牧民下手。

    搞到最后,烦不胜烦的林丹汗干脆命令把那两万牧民和后来从王庭中逃过来的两万多人给保护在中军,不给明军可趁之机,同时则多派斥侯,远远地看到了就做好戒备。

    最后的结果就是,斥侯们开始大量的损失。搞的林丹汗感觉这不像是在草原上,反而是跑到了大明的境内,到处都是大明的那些蛮子在给自己捣乱。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林丹汗派出的前哨斥侯跟崇祯皇帝派出来的前哨斥侯撞到了一起才算是停止。

    林丹汗觉得既然草原上的王庭都倒了霉,剩下的部族估计也好不哪儿去,所以前出的斥侯不在少数。崇祯皇帝则是觉得林丹汗北上的过程中,怎么着也得小心一点儿为上,所以也派出了大量的前哨斥侯。

    当同样是蒙古族的察哈尔斥侯遇上了原本是顺义王卜失兔手下,现在是崇祯皇帝忠诚鹰犬的斥侯时,双方的眼神中透出的意思是这样儿的:

    你瞅啥?

    瞅你咋滴?

    你再瞅一个试试!?

    哎哟卧槽,这小王八犊子还挺横!看老子不整死你!

    直肠子的蒙古汉子其实和后世据说的东北大汉挺像,就因为这种只是因为在草原上多看了你一眼的原因,双方便展开了追逐与反追逐,砍杀与反杀交替上演的斥侯大战。

    而得到了斥侯回报过来的消息,崇祯皇帝也表示很满意。自己这一次带着这些蒙古的马仔去抢蒙古的地盘,效果是显著地——起码现在顺义王卜失兔和卓里克图汗手下的这个万骑,是从心底承认了自己这个天可汗的,毫不犹豫地便对着自己的同族拔刀相向。

    为此,这些人在面对着之前将他们按在地上摩擦的察哈尔部骑兵时,竟然爆发出了无尽的力量与胆色,开始不断地硬怼上去,再也看不到之前被察哈尔部骑兵给欺负成狗的样子,仿佛一夜之间就从哈士奇进化成为了藏獒一般。

    既然双方的斥侯都能因为多看一眼的事儿开始了互怼,那么就说明了一件事儿——崇祯皇帝和林丹汗离的不远了!

    事实上也是这样儿。在经过了三五次的斥侯大战之后,双方已经可以遥遥地望见对方的前锋部队了。

    而更让林丹汗闹心的是,后军派出的斥侯也回报说,可以看见明军的影子了。

    很明显,这是两伙儿明军把自己察哈尔部给当成了饺子给包起来了。

    而在这几天的斥侯追逐战中终于弄明白了后军的追兵都是些甚么人的时候,尤其是知道里边儿有着近万白杆兵的时候,林丹汗决定果断地怂一波。

    林丹汗不怵别的大明军队,但是对于白杆兵,心中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敬畏——没必要跟白杆兵死磕,那是能跟建奴野战并且把建奴打成狗的存在,所以在后边儿有白杆兵,前边儿有崇祯皇帝的情况下,林丹汗觉得自己可以跟崇祯皇帝先谈一谈。

    而当林丹汗派人把上千的大明百姓用绳子捆在马身后拖着,再由一个万骑压阵向前行进了一段儿的距离后,林丹汗便收到了对面儿崇祯皇帝表示愿意谈一谈的答复。

    林丹汗看着离着自己不远处的崇祯皇帝,虽然看不清楚脸上具体的表情怎么样儿,想来也不会太美妙就是了,林丹汗在马上抚胸躬身道:“大蒙古国大汗孛儿只斤氏,林丹巴图尔,致敬大明天子陛下,愿陛下万寿无疆。”

    崇祯却讥笑道:“林丹,别扯那些虚的,今儿个你把朕的大明百姓给放了,一切还有的谈。若是不放,那就甚么也不用谈了!”

    林丹汗闻言,也收起了脸上那假的不能再假的笑容,虽然心中暗骂这蛮子皇帝当真粗鲁,却还是说道:“等本汗北到王庭之时,自然会放了他们。”

    崇祯却道:“朕让你现在就放!”

    林丹汗也笑道:“陛下也太天真了些!如今这些明人便是本汗的护身符,放了他们,本汗没把握带着这十万大军和四万族人全身而退,所以大明皇帝说甚么都是没用的,本汗不到王庭,肯定不会放人。”

    崇祯脸色阴晴不定地道:“那你是吃准了朕会放你过去?”

    林丹汗笑道:“陛下既然号称天子,代天牧民,那不知道这些百姓够不够换一条路的?”

    崇祯却突然间嘿嘿笑道:“行,今儿个老子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汉人风骨!”

    说完,崇祯却是突然抽出腰间带着的天子剑,伸手就抓起自己的头割了下去,一边儿任风将头发吹的漫天飞舞,一边儿向着那一千多被林丹汗抓去的大明百姓喊道:“朕是大明皇帝!今天救不了你们,是朕无能!但是,朕发誓,有朝一日,他察哈尔部的鞑子,上上下下,一个个的全都得为你们陪葬!”

    “挺起你们的胸膛,大明人可以站着死,不能跪着生!”

    “大明!不受威胁!”

    “杀!”

    一声“杀”喊完,崇祯皇帝便直接催马向前杀去。跟在崇祯皇帝身后的那个万骑因为不清楚崇祯皇帝为什么割了自己的头发后就自己当先冲出去砍人,只是选择了跟上去一起砍就是了。

    蒙古族和锡伯部的人不太清楚割发代首的含义,但是大明人又有几个不知道的?在京营的士卒看来,今儿个这事儿可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自从曹操玩了出割发代首之后,割发也就成了代首的同义词,如今逼得皇帝阵前割发代首,还有比这更让身为大明将士感觉耻辱的事儿没?

    有!故宋徽钦二帝就比这更丢人!但是这大明三百年里什么时候出过这事儿了?没有!

    被这一番变故刺激得眼睛血红的京营的骑兵们“嗷”的一嗓子就炸开了锅了,皇帝不仅割发代首,还带头冲阵,自己一个丘八还有什么好惜命的?左右不过是烂命一条,死了还能进忠烈祠享受血食,老子这辈子值了!

    正是这样儿的想法,京营的五万士卒冲起来,比之顺义王加上卓里克图汗拼凑起来的万骑和完颜部那三千把崇祯皇帝当成自己家姑爷一般看待的骑兵更加地凶猛。

    林丹汗却是懵了,这他娘的和想象中的剧本不一样!崇祯皇帝不应该为了博个仁义爱民的名声而让开道路放自己过去?哪怕最后自己再承诺点儿其他的,再服个软,认个怂,怎么着今天也不应该就这么操刀子对砍吧!

    然而现在再想什么都已经晚了,抽了疯的明朝小皇帝直接带兵杀了过来,自己也不能怂!

    不想认怂的林丹汗见状,也不再管那一千大明百姓的死活,直接命人挥动大纛,号令进攻。

    呜呜呜的牛角号声响起,早知道自己的部落族人基本上被崇祯宰了个干净的察哈尔及附属的各部族骑兵,也是红着眼杀向了对面的明军。

    而原本远远地缀着林丹汗大军的张惟贤和秦良玉、马祥麟在听到号角声和砍杀声之后,皆是互相对视一眼,心道一声坏了,前方必然是发现了崇祯皇帝,此时已经可能双方开始交战了。

    至此,张惟贤也是红了眼,大明好不容易在武宗皇帝后又再出现一个知兵的皇帝,可不能出点儿意外!当下也不再准备留手,直接对着秦良玉拱手道:“若是按日子算,前方应该是与陛下所率的骑兵接上战了。陛下所率只有五六万骑,我等却需加快速度,务必保证陛下安危!”

    秦良玉同样拱手道:“旦凭国公爷吩咐!”

    原本所想的与崇祯皇帝前后夹击林丹汗的想法,也就此扔到九霄云外。

    有人说,因为一个马蹄铁,毁灭了一个帝国,此时,却是因为额哲的几句话,险些就将察哈尔蒙古就此抹去。

    这一战,从下午到日落,林丹汗最后却只能带着五六万骑远遁,剩下的,皆是战死。原本还想着收容俘虏再用来修路的崇祯皇帝却是失了理智,直接下令道:“传朕的旨意,此战不留俘虏,皆筑京观!”

    史记崇祯皇帝本纪帝征蒙古,归遇察哈尔部,阵斩十万,皆筑京观。帝曰:“凡轻汉者,伤害大明百姓者,虽远必诛。”信哉斯言,自古未有以十万外族筑京观者,且为帝驱使皆,亦为蒙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