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没有一个好东西
    正在说话的周皇后和完颜玉卓见崇祯皇帝进来,慌忙间便要给崇祯皇帝见礼。

    崇祯却是赶上一步抓住了想要行礼的周皇后说道:“免礼,免礼,小心腹中的孩儿。”接着又对完颜玉卓道:“婉妃也坐下吧。朕刚才听你们说的开心,正在说些什么?”

    周皇后乃是六宫之首,闻言便先说道:“哪儿有说些甚么,不过是臣妾觉得闷了,便喊了婉妃妹妹过来陪臣妾说说话,正说到草原呢。婉妃妹妹说草原上有白灾甚么的,却有一点是好的,臣妾正问着呢。”

    崇祯心想这尼玛草原上还有好的?有好的怎么那些家伙总想着上中原来抢?正好奇间,就听完颜玉卓掩嘴笑道:“可不是么,夏天的时候,晚上要比中原凉快多了。”

    周皇后羡慕地道:“这可真是不错,大明的夏天啊,就连这晚上也是一身的汗,总是黏乎乎的,忒不爽利。”

    崇祯心想,这倒也是。这次出征蒙古,白天虽然也一样热,但是到了晚上可真是比京城凉快多了。但是这能怎么办?大明本身就在蒙古的南边儿,从这个地理位置上来讲,已经比占城什么的地方凉快多了。大明又没有冰箱,皇家虽然有冰窖,但是又能存的了多少?每年都是不够分,也就是他崇祯皇帝的供应还算充足。

    卧槽!该着老子发财啊!

    崇祯皇帝却是突然想到了一个发家致富的法子。

    要说起这冰来,从周王朝开始到今天的大明,基本上就是藏冰。

    什么是藏冰呢?就是由专门负责藏冰的官员“凌人”,在寒冬季节组织人力采集冰块,封藏于窖,待到来年夏日使用。《诗经·七月》里有“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的诗句,反映的就是周人采冰、藏冰的情况。

    “凌阴”就是用来藏冰的一个深约两丈多的地窖。史书里记载,每年冬天天气最寒冷的时候,由官府组织人员在河面、湖面上凿下大块大块的冰,然后将冰块运到凌阴前,一块一块地放进凌阴。冰块与冰块之间要用稻草隔开,以免相互冻结在一起。冰块放满之后,再用泥巴、稻草等将窖口层层封闭起来,然后再在窖口上面搭一座芦棚遮蔽太阳的暴晒。直至第二年夏天需要用冰时人们再打开凌阴,取出块冰使用。

    明朝藏冰业更加推广普及。每逢盛夏,皇帝常按照官阶的高低不同,将多寡不等的冰块赐予那些有功的文武大臣。各级官员也纷纷仿效皇帝的做法给自己的下属赐冰。赐冰,成了明朝官场的一种特殊福利。

    但是这玩意毕竟是藏冰,得在冬天的时候去开采,到了夏天还得算计着用,怎么着也不可能像后世一样敞开了用,因此后宫后之的分配也是不匀——先可着地位高的,比如说周皇后和木匠皇帝的老婆张皇后,剩下的便是田贵妃和袁贵妃,再往下分的,基本上已经分不到多少了。

    但是崇祯皇帝不一样啊,好歹也是经过起点穿越者培训基地培训过的,怎么可能不知道硝石是可以制冰的?就算是不知道到底怎么制备,但是找个理由让下边儿的人去试还不是妥妥的?

    念及于此,崇祯皇帝便笑道:“皇后和婉妃接着聊罢,朕去一趟皇家学院。待回来后,可是有好东西给你们的。”

    周皇后闻言,便轻笑道:“陛下政事要紧,晚上便直接去婉妃妹妹那里吧。这两个月,可是把婉妃妹妹给记挂坏了呢。”

    崇祯不理,只哈哈笑了一声便转身出去了。心中却想,这媳妇主动给老公找小妾,还劝着老公要雨露均沾的优秀传统怎么就给丢了呢?想想都替后世的那些男同胞们苦逼的很。

    听说还有穿越者穿越了找什么一夫一妻计划生育的,一群傻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在古代,人口就是战略资源,没有了人口,谁给皇帝缴纳赋税?谁送女儿给皇帝?还他娘的一夫一妻?哪场战争下来不死上一大片男人,到时候男少女多,剩下的怎么办?当一辈子的老处女?

    越想越觉得那些穿越者一定是脑袋进水养鱼了的崇祯皇帝干脆带着人往京城南郊的皇家学院而去。

    待到了皇家学院后,正好赶上徐光启等人又在试枪——身边还多了些红毛黄毛蓝眼珠子的夷人,崇祯皇帝心道这些不是徐光启骗过来的,就是锦衣卫的那些混账们给弄进来的。

    左右是夷人,崇祯也懒得关心,止住了徐光启等人的见礼之后,崇祯皇帝道:“今日还在试这些枪么?结果如何?”

    徐光启闻言,便躬身道:“启奏陛下,结果还算可以。若是去了线膛,能打的多些,只是准头上差了些。”

    崇祯心中挂着的却不是枪这回事儿,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便接着道:“爱卿且慢慢实验。朕当初便说过,尽管试验,要钱给钱,要物给物,务必要弄出来最好最安全的火铳给将士们用。”

    徐光启躬身应是后问道:“陛下今日怎么来微臣这儿了?可是要看火铳试射?还是要看看那蒸汽机的进程?”

    崇祯摆了摆手,说道:“都不是。朕今日来,乃是昨儿个晚上翻阅古籍时,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东西。”

    这回换到徐光启有些心不在焉了。现在满脑子都是火铳和蒸汽机的徐光启根本就对其他的东西没兴趣,当下也只是躬身道:“不知是何物?可要臣等为陛下试制?”

    崇祯嗯了一声,捋了捋思路后便开始胡说八道:“这个倒是简单。朕翻阅前宋的杂本时,有一孤本之中记载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儿。却是宋亡之前,有白莲教天师能在夏日点水成冰。”

    徐光启闻言,却是蛋疼的紧,白莲教这东西从前宋开始到大明,从来都是被打成了异端,鬼知道他们那夏日生冰的技俩又是怎么回事儿——要说真有什么邪术,徐光启是不信的,撑死了不过是还没有被人发现的戏法而已。

    果然就听崇祯皇帝接着道:“据其书所载,有一次此人在表演制冰之时,为官府所擒,官员命斩其双手,取其一指没入茶盏水中,水即变凉,继而成冰,复试之,皆成。官员复取其另一只手观之,却是指甲之中满是硝石粉末。及至蒙元南下,这孤本便告流落,想来,这制冰之术也就此失传。”

    闻弦歌而知雅意,徐光启当即便明白崇祯皇帝要想干什么了,这是想要试着把冰给弄出来,只是一个皇帝亲自下场不太好看,这是要借自己的手成事。

    既然弄明白了崇祯皇帝想要干什么,徐光启便躬身道:“陛下且稍待,微臣愿意一试。”说完,便唤人过来吩咐了几句。

    不一会儿,便有人端着几个大大小小的水盆过来,还有人拎着一袋子的硝石过来。

    待这些人将盆子和硝石都放在桌子上面后,徐光启便伸手试了试水温,接着又拿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硝石,扔进了一个盆子之中。

    只是咕嘟咕嘟的冒了些泡泡之后,就此没了动静。

    崇祯凑上去看了看,见水里并没有什么变化,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或者是搞错了怎么制冰的时候,徐光启却又伸手去试了试水温,接着奇怪地道:“怪了,这水温倒还真的降下来了。”

    幸好没有被打脸!长舒了一口气的崇祯见水盆之中的硝石还是成块儿的,并没有消失太多,便说道:“或者是这硝石的块儿太大了些?徐爱卿不妨先把这硝石弄成小块儿的或者粉末?”

    徐光启闻言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便点头应道:“是了,应该便是这硝石块儿太大了些。方才陛下也说过,前宋时的那人是用的粉末。”

    接着,徐光启又唤人来,把一袋子硝石拎走,换成了原本打算配置火药的硝石粉末过来。

    这一次的情况比上一次要好的多,可能跟硝石被研成了粉末有关系,也有可能是徐光启倒的比较多?

    徐光启又将手伸进水中,想了试一试水温。只是这一次却飞快地把手抽了回来,面露喜色道:“有戏!”

    一边说着,一边又倒了些粉末进去,这一回,情况可就和刚才大不一样了。不一会儿的时间,水面上就慢慢地起了冰渣子,过了大约一刻钟左右,水面上已经结成了薄薄的一层冰。

    崇祯喜道:“成啦!”

    徐光启闻言,也是大乐,只是没有被成功打昏头脑:“启奏陛下,硝石制冰是可行的。只是多少硝石能制多少冰,还需要反复试验。而且这冰也不能清楚是否能用来吃,但是想来是不成的。”

    崇祯却是嘿嘿一笑,伸手抄过装水最少,个头也是最小的盆子,凌空放在结冰的盆子之上,笑道:“将硝石的粉末置于最下面的盆子,让下面的盆子先结了冰,上面这层里的水再结了冰后,可是不带硝石的,到时候还不是想吃就能吃?”

    徐光启闻言,也是哑然失笑道:“陛下英明过人,臣所不及也。如此一来,这些冰便如同外面卖的那些冰食一般,可以吃了。”

    崇祯放下手里的盆子,笑道:“不错。只是徐爱卿多试试,看看到底怎么个配比是最好的。只是此法不要外传,趁着夏天热,朕也多卖些冰,到时候你这儿的费用也就更多。”

    别说徐光启了,便是后世的那些科研人员,有又哪个不是盼着自己的经费充足的?经费越多,能搞的实验就越多,到时候不管是名还是利,也就越大。

    如今受崇祯皇帝这么一诱惑,徐光启当即便躬身道:“陛下放心,这学院原本便与外界隔开,只要守卫得当,这制冰之法便传不出去。”

    崇祯皇帝嘿嘿笑了两声,便吩咐跟着自己一起来的曹化淳道:“派你的人过来。回头等徐大人这里弄明白了怎么制冰,回头便由东厂去摆弄这制冰一事。除去宫里所需,你便派下面的人去组织贩卖。”

    曹化淳闻言,便躬身应是。如今宫里的存冰虽然不少,但是也没有到放开供应的地步,这下子好了,能在夏天制冰,以后这冰就随便造!

    只是从皇家学院出来之后,崇祯却又吩咐曹化淳道:“记住了,以后没有硝的那些,供应到宫里和大明,那些掺了硝石的,往草原和辽东卖!你们东厂里边儿弄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要是看不出来的,也都掺一些进去,只要短时间发现不了的,尽管掺!”

    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的曹化淳躬身应道:“皇爷放心,奴婢心里有数。一如盐例,不该在大明出现的,便绝对不会出现!剩下的,奴婢保证草原和辽东的蛮子们会喜欢。”

    崇祯嗯了一声,夸奖道:“如此就好。你也多用些心思,最好把那些加了料的冰卖给那些西夷。”

    曹化淳有意逗趣,便苦着脸道:“皇爷,您这可就是为难奴婢了。这冰在夏天肯定是不好保存,光是草原和辽东还好说,大不了在草原和辽东的边境上现制也来得及。只是卖到西夷那里,只怕运过去都化了哩。”

    崇祯却是笑骂:“蠢货!你不会保存,还不会让别人去钻研怎么保存么?这皇家学院里能人无数,让他们闲着干什么?”

    曹化淳赶忙躬身道:“皇爷圣明,是奴婢太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