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被迫撤军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黄台吉现在有些进退两难的意思,听着代善和阿敏还有多尔衮几人的意见,黄台吉只觉得现在脑袋更疼了。

    原本以为自己大军到了东江,怼死毛文龙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么,结果没想到,正面交锋占不到多少便宜不说,毛文龙私底下的阴招更多。搞的自己是防不胜防。

    现在退兵,毛文龙那狗东西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让自己退兵回去,少不得会在自己退兵的时候搞事情。

    若是不退兵,黄台吉倒也有信心怼死毛文龙。毕竟你这些盘外招再多,掌心雷其他的再多,也总有用完的一天,只要舍得拿着汉军八旗当炮灰往里填,毛文龙这么一条小河沟,早晚有给他填平的时候。

    可是现在的情势却明显由不得自己再在东江继续耗下去了。

    自己的亲家,科尔沁现在被原来叶赫九部的余孽,现在的锡伯八部联合明朝蛮子给怼的有如丧家之犬,已经在不断地向盛京方向靠拢。

    若是换成其他的部落,自己倒也不会这么担心。但是科尔沁可不一样。自己的战马来源可全指着科尔沁部呢,尤其是在好盟友袁都督也被明朝的狗皇帝给宰了以后,科尔沁的重要性越发地突显出来。

    如今的大金再想从明朝蛮子的关内获得补给,就只能先想办法出关,借道蒙古,绕到科尔沁以后再到盛京。像原来一样直接走山海关获得补给的方法明显是不成了。

    正是因为如此,现在黄台吉越想就越纠结。

    不过,很快就有人来帮他下这个退兵的决心了。

    随着汗帐外一声长长的“报——”,莽古尔泰的弟弟德格类,再一次给皇太极带来了不好的消息:“大汗,现在山海关的明军有异动,赵率教所部已经前出冲向盛京,而且还有一支打着满桂旗号的骑兵也参与了叶赫九部余孽对科尔沁的围攻之中。”

    看着眼前的德格类,黄台吉简直想活活的抽死他!

    上一次在明朝蛮子的京城脚下,就是这个人带来了刘兴祚反叛和辽阳被屠的消息。

    如今又是这个家伙,带来了明朝开始向盛京进军和科尔沁被怼的消息。

    你他娘的是乌鸦嘴吗混蛋!

    黄台吉心中恨恨地想着,却无可奈何地对代善等人道:“传本汗的命令,今晚连夜退兵。咱们这就准备回盛京。科尔沁不容有失。”

    代善待人躬身应是道:“喳!奴才遵命!”

    待几人下去分头的时间,张献忠也带着人摸到了不远的山头上。

    看着远处黑漆漆,仅有几处有光亮的建奴营地,张献忠咧着嘴笑道:“咋样儿,能够得到不?”

    旁边儿一个百户拿着手指比划了半天,丧气地道:“大人,这个小的可说不好。建奴现在的夜不收撒出来的范围可比以前大多了,再加上咱们图着省事儿,能用马把这些小炮拉到山上,可是离的有点儿远了。”

    张献忠瞪眼道:“那要不然咋办?你看看前面那些地儿,哪里能让驮马把这些铜铁疙瘩给弄上来。给老子想想办法,总不能光让狗建奴听响儿吧?”

    那百户撇嘴道:“那也行,只要您有办法把这些铜铁疙瘩再往前弄上那么三五里地,小的保证打死一堆的建奴!”

    张献忠却是被气笑了:“嘿,我说余林生,你狗日的托了半天的门路才从大同那边儿过来,可是你过来就是气老子的?”

    早就跟张献忠混熟了的余林生被骂了也不生气,只是嘿嘿笑着道:“那您说咋整,离着这么老远的距离,可不就是让建奴听个响儿呗。再向前推,到时候建奴过来后咱们怎么跑?”

    张献忠咂巴咂巴嘴,郁闷地道:“那也行,那咱们就给建奴弄点儿响的。你不是说有些炮弹比别的听的要响么,这些能不能改成比较响的那种?”

    余林生闻言却是被吓了一跳:“不成!那样儿会伤了炮身的,到时候打多了,这些炮可就废了。到时候您怎么向大将军交待?”

    张献忠牛眼一瞪,盯着余林生道:“你是不是傻,少改几个不就行了?只要夹杂着几个特别响的让建奴睡不好就成了,又不是所有的都改。猪脑子!”

    余林生郁闷道:“那也不成啊。改倒是能改,可是这里没有硝,咋整。”

    这下子张献忠也傻眼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瞪了半天,张献忠才郁闷道:“老子当初真是瞎了眼,才费劲巴拉的把你要过来。”

    余林生嘿嘿笑了两声说道:“这可不怪俺。俺早就说过只想上阵砍人,没想着躲后边儿打炮!”

    “行啦行啊,别贫了。赶紧的,把这些破玩意儿都架上,然后给建奴来两响热热身!”郁闷的张献忠摆摆手吩咐道。

    余林生闻言,也不再废话,转身便带着自己手下的兄弟们开始摆弄这些铁疙瘩。

    一直跟在张献忠身边的张可望早就眼热这些大家伙好久了,见状便想跟着过去跟着摆弄。

    只是还没有等张可望碰到这些铁疙瘩便被张献忠从后边儿踹了一脚,转身回头却见刚才还把这些火炮当成破铜烂铁的张献忠瞪着牛眼道:“瞎掺合甚么?这些铁疙瘩可是宝贝的很,你小子又不懂怎么摆弄这些东西,弄坏了咋办?!”

    待张可望讪笑着退到一旁后,余林生也带着手下的人把这八门的火炮给弄好了,一个个的炮筒斜斜地指向了建奴的营地。

    见余林生望向自己,张献忠道:“四门一组,轮着来,不要停。打上两轮便歇上一刻钟再打。”

    余林生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扭头喝道:“第一组,放!”

    当即便有明军把火折子凑在了炮弹伸出炮管外的药捻子上,随着一阵嗤嗤的响声,药捻子快速地向着炮管内燃去。

    接着便听“轰轰”的几声,四发炮弹便先后从炮管中射出后飞向了建奴的营地。数息之后,又是四发炮弹射出。

    只是这些炮弹飞了三里地左右,余势便用尽了,接着便斜着往下坠落。

    直到落地后“轰”“轰”的一声炸响,却是燃起了一阵火光。

    张献忠看着远处的几发炮弹着起的火光,撇嘴道:“真他娘的废物。要是能打个三十里,这些建奴老子一个人就能弄死他们。”

    张献忠话音风范,接着几声炮响,又是八发炮弹先后飞出,却是余林生带着手下的兄弟们快递地装填后又打了一轮。

    看着远处的建奴营地里开始有火光燃起,以为是被大炮声搅扰的睡不好的张献忠又开心地道:“大风起兮云飞扬,大炮开兮轰他娘!不让建奴睡觉兮,明天继续!”

    听着张献忠这首不伦不类的打油诗,一直装死人不开口的监军太监也笑抽了,骂道:“咱家看张将军这首诗不错!嗯,不错!说不定张将军有朝一日能高中状元呢!”

    张献忠老脸一红,虽然在夜色中被火把映的不那么明显,但还是讪讪地道:“得了,我说才吴,俺老张可一向对你不错吧,你怎么就这么喜欢损人呢。”

    这边儿张献忠等人玩的乐呵,黄台吉可就很不乐呵了。阴沉着脸的黄台吉唤过亲兵吩咐道:“传本汗的命令,让他们都快些。咱们连夜走。”

    待亲兵领命出去后,暴怒的黄台吉一掉桌子上的东西,低喝了一声:“别他娘的以为就你大明有炮!本汗早晚也有!”

    说完,眼睛便望向了西边儿的方向,仿佛如此便能看到崇祯皇帝了一般。黄台吉喃喃自语道:“这一轮算本汗输,不过崇祯狗皇帝,你也得意不了多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