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半夜截杀
    ,精彩无弹窗免费!

    等活剐完沈修庭,时间已经慢慢儿地到了下午,太阳都已经往本边儿落去。

    这回,蓝田的灾民总算是吃上了一碗又浓又稠的粥。虽然比不得蒸干了的干饭,但是好歹也比清水强了。

    而且当朝皇帝还亲口许诺,等过上一段时间之后,就会有人安排青壮去上工,不管干什么,都有工钱和管够的饭吃。

    一时之间,两万多的灾民算是安稳了。原来还有些浮动的人心,此时已经彻底地安定下来,再没有人去想些有的没的,只等着官府来组织人手开工了。

    至于干什么,这些人根本就不关心,哪怕是挖矿,哪怕去开山,只要能吃饱饭,谁在乎呢。

    蓝田的事儿,就算是解决了,但是崇祯皇帝有意不放过马维骃,干脆又带着他穿过咸宁县,向着长安县而去。

    途经咸宁县的时候,马维骃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这要是再让崇祯皇帝发现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儿,自己干脆把脖子一抹,或者自己找个地方悬梁自尽算了,若是惹得皇帝暴怒之下把自己给剐了,想想都可怕。

    不过万幸的是,虽然咸宁县的灾民不比蓝田少,但是情况却比蓝田县好多了。就算灾民一样儿的面带饥色,可是一路行来,却也没有看到真个有人饿死了。

    因此上,虽然崇祯皇帝的脸色虽然依旧不好看,但是总是没有再出其他的妖蛾子。光这一点,就让马维骃暗自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好生提拔提拔咸宁县的县令。

    然而马维骃并不知道什么叫墨菲定律,如果他知道,一定会亲切地问候提出这条定律的人十八代祖宗。

    越他娘的担心什么,越是来什么。

    崇祯皇帝有意折腾,反正有驿站不住,有客店也不住,就专挑小路走,或者干脆挑树林边儿上露营。

    只是夜路走多了终遇鬼,崇祯就算是皇帝也不例外,总会遇到点儿什么意外的事儿。

    就在长安县外的小树林外,崇祯皇帝拔弄着面前的一堆篝火,问马维骃道:“从马爱卿到到蓝田县,再到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不知道马爱卿有何感想?”

    马维骃拱手道:“启奏陛下,臣只觉得百姓何辜?当逢遭此大难,却还有人于其中上下其手,臣无能,贪腐之辈不能察,受苦百姓不能救,臣惶恐,待安定了西安府后,臣自当向陛下提交辞呈,就此归乡,不问朝堂。”

    崇祯呵呵笑道:“这就完了?”

    见马维骃语塞,崇祯便接着道:“你是一个臣子,却不是一个好官。”

    马维骃不解,一个好臣子如何不是一个好官了?自己虽然迂腐了一些,在抚民安民上也蠢了一些,但是自问还算是勤恳,不曾懈怠,又怎么能不算是一个好官?

    崇祯见马维骃一副求知若渴的表情望着自己,崇祯便呵呵地笑道:“为官者,有清官,有贪官。官字两张口,上下其手。

    马爱卿以为朕喜欢每日里杀的人头滚滚么?

    朕也不喜欢杀人。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杀了,朕心亦有不忍。

    但是,马爱卿知道为什么朕自御极以来,便不断地诛三族,诛九族,在塞外时还亲自下令屠灭了数十个部落?要知道,数十个部落,几万人,便是襁褓里的婴儿,朕也不曾放过。”

    马维骃闻言,心中先是一惊。崇祯皇帝在草原上杀的人头滚滚,这谁都知道。便是明发天下的诏书里面,也是提到了“林丹不臣,朕亲讨之,族灭十余。”

    只是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听到了崇祯皇帝亲口说自己下令连婴儿都不放过,还是十多个部族这种话。

    这很是打击了自己的认知。毕竟自从自己束发就学以来,所学的便是“兵者,凶器者,圣人不得已而用之。”,或者是“国虽大,好战必亡”,怎么到了当朝天子这里,一切都变了呢?

    崇祯却是不管马维骃在想些什么,接着说了下去:“在大明,朕杀的全是些贪官,而且是害民的贪官。在草原,朕屠杀的是异族,是蛮夷。

    异族蛮夷之辈,若是以后融入我大明,为我大明子民,朕当然视之如一,可是现在,这是不死不休的国战,那些狗屁不通的酸儒不过是读了几本书,便成天的叽叽歪歪的,仿佛朕杀的是他们的亲人一般。

    可是他们就不能想想,朕若不杀光这些蛮夷,等到蛮夷来杀我大明百姓的时候该怎么办?靠着几句圣人教化,大国胸怀,能退敌吗?

    至于这些贪官,更是可笑至极。朝堂上有多少官是贪的?朕又杀了几个?他魏忠贤贪不贪?他崔呈秀贪不贪?他温体仁和施凤来又贪不贪?可是朕杀了他们了吗?

    朕所杀的,又有哪个不是贪腐无度而且害民的混账?

    在朕看来,贪点儿钱,没什么。但是不能害民。前唐时太宗皇帝说的好,君为舟,民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些害民之辈,一旦逼反了百姓,便是天下大乱之势。马爱卿,你说,朕能容得他们?”

    马维骃却是深恨自己为什么要长了这么一双耳朵了。皇帝的心思说给一个臣子听,其实多半都不是什么好事儿。若是外面有一点儿传开的风声,这臣子多半便活不成了。

    只是如今听也听了,纵然此时额头上开始冒汗,却也不敢去擦一下,只得站起来躬身道:“臣今日方知陛下苦心。”

    崇祯却摆了摆手,笑着道:“扯远了。刚才朕说你是一个好臣子,却不是一个好官,也是有原因的。

    所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你若是能让这西安府大治,哪怕是天灾之时也没有灾民饿死,那你便是一个好官。

    然而你恭敬忠心是有的,治理地方的能力却不足。因此,朕才说你是一个好臣子,而不是一个好官。

    此间事了以后,你也不要辞官,进京做个御史大夫吧。替朕出去走一走,好好看一看这天下,看看还有多少像蓝田县一样的地方。

    朕许你用锦衣卫和驿站的速报,将这些事密报给朕知晓。”

    马维骃暗暗咽了口唾沫,今天这事儿已经由不得自己了,皇帝说的这一番话已经把自己强行给绑了上去,自己以后也只有安心做一个帝党,或者说现在的阉党。若是有一个不字儿,只怕要不了明天,大街上就该多出一具尸体了。

    心中纠结了一番后,马维骃只得拱手道:“臣多谢陛下垂青,定然不负陛下之厚望。”

    崇祯皇帝笑着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先休息。明儿个还得到长安县看一看。”

    马维骃正要拱手应是,却听远方传来一声高喝:“快,截住了这小子!”

    崇祯皇帝皱了皱眉头,低声问快步赶过来的朱刚道:“出甚么事了?”

    朱刚躬身道:“启奏陛下,前方有几个汉子在追杀一个少年郎。那少年兴许是看到了此处的火光,正在往这儿奔来。”

    崇祯嗯了一声,心道这他娘的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出门必然有事儿的光环?老子不过是随便挑了个小树林子,还他娘的能遇上半夜追杀这种事儿?莫非被追杀的这少年身上有什么秘宝?或者是武功秘籍?再者是藏宝图?

    颇感兴趣的崇祯皇帝道:“放他们过来有没有问题?”

    朱刚咧嘴笑道:“陛下放心,不过是几个没有弓弩的强人罢了,便是再多一些,也不成问题。”

    崇祯嗯了一声,便道:“放他们过来,朕可是好奇的很。”

    朱刚又拱了拱手道:“陛下放心,卑职这就去安排。”

    说完,便去安排外围潜伏的锦衣卫,示意放这些人过来。

    果然不出崇祯皇帝的所料,那被追杀的少年果然一路向着这边儿跑来。

    崇祯也不禁心下吐槽,你丫下一步是不是该喊救命了?

    果然,那少年一边儿跑,一边儿喊道:“救命!”,只是刚喊了一声,却又接着喊道:“快跑!后边儿的人手里有刀!”

    崇祯皇帝的嘴角抽了抽,却是喊道:“你过来!我这里有些护院家丁!”

    那少年闻言大喜,便一路喘着跑来了崇祯皇帝跟前不远站住。

    看着眼前气喘吁吁,弯腰扶着膝盖大口喘气的少年,崇祯皇帝好奇地道:“那少年,你是何人?为何有人追杀你?”

    那少年此时的喘息已经慢慢地匀了一些,闻言便直起身子,拱手道:“见过公子。在下姓陈,名足奇,原籍山西人士,天启五年进士。长安县令陈正之子。在下因在外游玩,遇到了强人,这才跑到了这里。”

    马维骃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

    看起来皇帝说的没错,自己确实不是一个好官。自己的治下竟然出现了这种情况,什么时候这些强人能如此横行了?

    崇祯皇帝却是先瞥了马维骃一眼,这才淡淡地开口道:“无妨,到了本公子这里,你就安全了。”

    崇祯皇帝的话音刚落,却听着一声哈哈大笑的声音传来:“癞蛤蟆打哈欠,你好大的口气!”

    崇祯见正是追杀这个名叫陈足奇的强人们赶了过来,便笑道:“怎么着?话还不让人说了?说说看,为什么追杀这位公子?”

    毕竟当皇帝当的久了,又是带后厮杀过的皇帝,气度大异于常人,虽然身边仅仅站了四个护卫,却依然令人不敢小觑。

    那几个杀手上下打量了一番,为首之人才开口道:“小的不知道公子是什么来路。但是小的拿人钱财,便要替人消灾,只要这小子死了,这事儿也就了了。公子切不可自误。”

    哟,还他娘的讲江湖道义?身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社团扛把子的崇祯皇帝却是恶趣味上来了:“小爷问你们话呢,让你说别的了?说说,到底为什么追杀他?若是这小子的不是,小爷便把他交给你们!”

    为首的杀手沉声道:“知道的多了未必是甚么好事!公子身边这四个护卫,还有一个管家,能挡得住在下身后这十来个兄弟么?”

    崇祯笑了笑,接着道:“怎么,仗着人多,吃定小爷了是吧?!”

    为首的杀手嘿嘿笑道:“不敢,不敢。只是在下的人多,却是不争的事实。若公子一定要保住这小子,呆会儿厮杀起来,却是要小心刀剑无眼!”

    听着这杀手口中的威胁,崇祯皇帝笑道:“那也行,今儿个让你看看什么叫人多!”

    崇祯皇帝的话音刚落,站在崇祯皇帝身侧的朱刚和方正化便同时吆喝了一声。

    随着旁边儿的地上,树林子的边儿上,草丛里,影影绰绰地站起来了一群人,十来个杀手同时握紧了手里的刀。

    今天这事儿麻烦了,这些人的打扮都是大明卫所的士卒打扮,也不知道这个在这里歇息的贵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居然有百十个卫所的兵丁在护卫。

    更让这些杀手胆寒的,就是这些卫所士卒里面,不少人已经张弓搭箭,瞄准了自己这些人。

    为首的杀手倒也果断,大喝道:“撤!”,便想率着这十来个杀手杀出去。

    被追杀的陈足奇一看这贵公子有卫所士卒护卫,便是身份不明,想来也不会是自己那些对头一伙儿的,当下便喊道:“求公子拦下他们!他们把家父长安县令也杀了!”

    崇祯眉毛一紧,喝道:“拿下!”

    锦衣卫的护卫闻言,便将手中的弓箭指向了这些杀手的下三路,略一瞄准,便直接射了出去。

    等到杀手们都因为腿部受伤倒地后,锦衣卫中的校尉们便快步赶上前去,伸手捏住杀手的下巴,略一用力,便都给弄得下巴脱臼。随后,又用手去杀手门的口中寻摸了一番,待从牙齿中掏出一粒豆大的药丸后,这才将杀手们捆好,带到崇祯面前复命。

    崇祯冷着脸道:“说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带头的杀手却是极为硬气地哼了一声,回道:“没人指派,为了私仇。”

    崇祯厌恶地摆了摆手,对朱刚吩咐道:“交给你了,问清楚前因后果。”

    朱刚躬身道:“是。”

    待朱刚带着几个杀手到一边儿炮制之后,崇祯才望向了被追杀的陈足奇:“你也是个不老实的,说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