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到底谁能杀了谁
    送走了两拨使者之后,林丹汗看着额哲道:“额哲,之前咱们刚刚返回来的时候,可是你建议本汗留在这里的,现在怎么又想要东迁了?”

    额哲闻言,躬身抚胸道:“回禀父汗,当初咱们刚刚返回的时候,可以说是立足未稳,向东后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孩儿心中也不清楚。

    如今却是蛮子皇帝欺人太甚,杀了我们的牧民和牛羊不说,现在还要我们赔偿他们的损失。

    如果我们现在咽下这口气,只怕他们以后会要的更多。

    而向东就不一样了。

    原本儿子便是想要吓唬一番蛮子的使者,不成想今儿个辽东女真的使者也来了,而且条件听起来还不错,咱们察哈尔部,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人修生养息一番。”

    林丹汗嗯了一声,又转问札鲁忽赤思勤道:“本汗最睿智的断事官,你怎么看?”

    札鲁忽赤思勤思虑再三,终于按下了很想回林丹汗一句老子不看的冲动,躬身道:“大汗,奴才觉得,咱们还是留在这里更好一些。

    明朝蛮子的皇帝要的,不过是一些牛羊罢了,但是这里的水草,却远不是辽东那里能比得上的。

    至于女真野人,他们胜得一时,却胜不得一世。旁的不说,以明朝蛮子皇帝的作派,他又怎么会长久放任那些女真野人乱跳?

    真有一日蛮子皇帝平定了辽东,若是发现了我察哈尔部与那些女真野人有往来,只怕到时候麻烦更大。”

    林丹汗闻言,便问道:“刚才那女真野人的使者也是说过,唇亡齿寒。若是女真野人真个被灭掉,那蛮子皇帝会不会把目光转向咱们察哈尔部?”

    思勤想了想,回道:“奴才以为不会。首先就是,那蛮子皇帝肯定不会轻易地就灭掉辽东的建奴。”

    林丹汗却是来了兴趣,哪个蛮子皇帝不想怼死建州女真那些叛徒?现在的蛮子皇帝不会轻易地灭掉他们,难道还会养着那些建州女真不成?

    思勤见林丹汗颇为感兴趣的样子,又小心地斟酌一番后才道:“大汗,奴才最近也一直在关注着明朝蛮子那边儿的情况。而且听蛮子那边儿来卖盐的商队说,明朝蛮子国内现在也是多处大旱,蛮子皇帝忙着出巡,赈灾,而且杀了好些贪官甚么的。”

    林丹汗示意思勤继续说下去:“那和建州女真有什么关系?”

    思勤道:“蛮子皇帝此时还在出巡,说明他更关心蛮子百姓的生死,只怕,他还要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地清理一番大明的上上下下,等到都处理妥当了,他才会去灭掉建州女真。

    而这个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会短,怎么着也得有个五七八年的时间。

    到时候,他蛮子上上下下一条心,又怎么会把辽东的建奴放在眼里。”

    林丹汗闻言,便接着道:“所以,留给咱们的时间,也就是这五七八年的时间?”

    思勤躬身道:“大汗英明,奴才确实是这么想的。只要大汗能在这几年的时间里统合蒙古各部,到时候也未必不能南下与那蛮子皇帝一较高低。”

    林丹汗却苦笑道:“睿智的札鲁忽赤,本汗不得不承认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这个五七八年,到底是多久?五年?七年?还是八年?倘若到时候咱们还是争不过蛮子皇帝,又该怎么办?”

    思勤想了想,回道:“大汗,不管是五年还是七年,总之蛮子皇帝一时间想要平定蛮子国内,再去灭掉建州女真那些野人,时间肯定不会短就是了。

    大汗要做的,就是尽快的统合蒙古各部。

    咱们不一定要五年或者七年统合完成,只要比蛮子皇帝平定他大明国内的时间早一天,咱们就算是赢啦。到时候不管是南下牧马,还是向辽东靠拢,到时候都是由得咱们自己选择了。

    至于真个辽东被灭,咱们又争不过蛮子皇帝,其实也好办。

    汉人最强盛的时候,匈奴和突厥都争不过汉人,但是他们向西迁移后,照样有大片的土地,多多的女人,前辙在前,咱们到时候还有最后一条退路不是?”

    就连额哲,也不得不承认思勤说的有道理。而且从理智上来说,额哲本身也不想向辽东靠拢。

    辽东那破地方一到冬天就苦寒无比,白灾冻死牛羊是常事儿,远不如现在的王庭之所在,向东可靠拢建州女真,向南可直击蛮子的宣大之地,向西还有匈奴和突厥人走过的西征之路能退,简直是再好不过的风水宝地了。

    林丹汗此时却开口道:“那咱们明白怎么回绝建州女真野人的使者?直接回绝?”

    听着林丹汗口中犹豫不定的意思,额哲便道:“咱们应了又何妨?又不是应了就要向辽东去。若是一定要咱们去辽东,那就让他黄台吉小儿亲自来谈嘛,区区一个使者又怎么能做得了这么大事儿的主。”

    思勤却接话道:“大汗,咱们先别管明儿个怎么回绝,只怕当务之急,是派兵去保护好那些建州女真野人的使者,还有要严密隔开蛮子的使者。”

    林丹汗被思勤左一个女真野人的使者,右一个使者蛮子的使者搞的头疼,便抚额道:“他们两家不是分开安置的么?还会有甚么问题?尤其是建州女真野人的使者,他们自己又不是没带着护卫过来,怎么还要本汗派兵前去保护?”

    思勤躬身道:“启禀大汗,奴才最近想着,想要打败敌人,就先要了解敌人,所以,奴才很是读了一些汉人的书籍。

    依据汉人书籍中的记载,他们曾经有个叫班定远的人,率领几十个汉军,在西域的一个王国里,也面临着跟今天相同的情况,那个叫班定远的人,就带着自己的三十多个随从,杀了匈奴的百余个使者,最后还封了侯。”

    这他娘的,三十多人杀一百多人,你们汉人这是在炫耀自己那个一汉当五胡的说法么?本汗可也是你们口中的胡人罢?林丹汗的思路明显有些跑偏。

    待回过神来之后,林丹汗道:“好,就依札鲁忽赤之言,派出两个百人队去分开监视保护他们。反正他们各自才带了二十来个人,谅他们也翻不起甚么风浪。”

    依着林丹汗这种开放式花园一般的王庭,建奴使者也来了的消息,还没有等林丹汗安排监视保护的百人队到位,就已经传了明朝使者的耳朵里。

    为此,此行的正使,任一真任大太监,还特地召集了随同的锦衣卫和蒙古骑兵的首领商议一番。

    看着眼前锦衣卫的总旗苗守陌的臭脸,任一真道:“我说苗总旗,您那张脸就不能换个表情啊?还有,这事儿到底怎么说?咱们能不能像前汉时的那个班什么来着的家伙那么干?”

    苗守陌面无表情地道:“干呗,反正这回您是正使,您说咋办就咋办。还有,那个班什么的,叫班超班定远。”

    任一真虽然不爽苗守陌此时的表现,却也只能强自压了下去,耐着性子道:“老苗,这回由咱家主使这事儿,乃是皇爷钦定的,又不是咱家主动跳出来抢了你们锦衣卫的,你有火向咱家发算什么?

    再说了,就算是你要冲着咱家发火,等咱们回去了再发成不成?好歹现在咱们得先完成皇爷的交待吧?”

    苗守陌嘿了一声,向着任一真拱手道:“任公公勿怪。苗某保证会与您通力合作。”

    说完,却是不理会任一真的反应,直接对蒙古万骑的什夫长苏合道:“今儿个咱们可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那边儿的什人队也别想些有的没的,先弄死了建奴的那什么狗屁使者才是真的。”

    苏合回道:“放心,咱们都是天可汗最忠诚的鹰犬,你们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敌人,帮助自己的兄弟弄死敌人,只会得到长生天的奖赏。”

    任一真见两人都表了态,当下便击掌道:“干了!你们二人这就去准备,咱们直接强袭那狗建奴的营地!”

    苗守陌看了任一真一眼,问道:“任公公就这般肯定那林丹汗会任由咱们去杀了建奴的使者?搞不好,他放任林丹汗的使者来杀咱们才是真的!”

    任一真嘿了一声后笑道:“今天林丹汗没跟咱们翻脸,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他不会放任咱们去杀建奴的使者,但是他更不敢看着建奴的使者来杀咱们!

    还有,你们立即准备,咱们现在就去!”

    苗守陌深深地望了任一真一眼,这才觉得这个死太监当真是有点儿本事的。当下便拱手道:“好。”

    苏合却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摸着脑袋道:“杀人放火不应该是在晚上么?这大白天的,只怕是不好下手罢?”

    任一真道:“咱们知道那个班定远的故事,建奴那边儿的使者也是个汉人,这王八蛋想来也是知道的。倘若等到晚上,就说不好到底是谁杀谁了。

    再者说,若是林丹汗也想到了这一节,反而派人严密地把我们和建奴使者给隔开围住,到时候就更没有杀掉他们的指望了。”

    苏合还是有些疑惑,问道:“若是咱们大白天的就去杀了建奴使者,就不怕激怒了林丹汗,使得他彻底倒向建奴?”

    方才还颇为看不上任一真这个死太监的苗守陌却是开口解释道:“辽东苦寒,他林丹汗未必愿意去。而且这里不管是向东,向西,还是向北,都是方便至极。

    若是到了辽东,向东有建奴,向北有扈国公的锡伯八部,到时候我大明和顺义王还有卓里克图汗再从西边儿压过去,只怕他林丹汗到时候就成了一个死汗了。”

    苏合挠了挠脑袋,说道:“这里边儿的弯弯绕可真多。不管了,反正咱们都是一起杀过人的,这回杀人,咱们也在一起便是了。”

    正所谓是人有伤虎意,虎有害人心。

    任一真这种缺德带冒烟的死太监想着先把建奴的使者给怼死算球,建奴的使者戴磊,也在得到了明朝使者比自己更早一步来到林丹汗王庭的消息。

    一般来说,只要是叛徒,就一定会比普通的敌人更死心塌地的盼着自己原来所在的一方倒霉,最好全死光光了才好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投敌做了叛徒的举动是正义的,是符合历史潮流的,是促进了民族融合的。

    所以身为一个饱读诗书的读书人,戴磊觉得自己幸运无比。

    在蛮明的时候,自己空有一身所學却不得施展,屡次进士都不得中,只有被大金国的大汗简拔于微末之后,才就是青云得志,不至于埋没了自己一身的才华。

    而且自从范文程和宁完我莫名其妙地消失后,自己也慢慢地受到了大汗的重视,开始展露头角,如今更是被派来出使林丹汗。如此信任,自己当真要披肝沥胆以报大汗厚恩才是!

    倘若自己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自己知道了,那如何不得为大金国,为了大汗考虑?史书上可是记载过班超班定远在西域干过什么事儿倘若明朝蛮子的使者也知晓这一节,怕不是会影响了大汗的大事儿?

    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小命考虑,蛮子的使者,也须留他不得!

    想通这一节的戴磊对身边的苏和泰道:“召集人手,咱们须得先下手为强,抢先去杀掉明朝蛮子的使者!”

    苏和泰此行早就得过黄台吉的吩咐,只要戴磊忠心为了大金,那便事事听从戴磊安排。如今见戴磊要先杀了明朝蛮子的使者,便沉声道:“好!”说完,便对戴磊拱了拱手,出去召集人手准备去了。

    由于双方都打算下手为强,而且是在林丹汗还在王帐之中商议着派出两个百人队对这两方人分开监视保护的时候,所以,双方就极其意外地在远远地避开林丹汗王帐的地方不期而遇。

    一场大眼瞪小眼的对事之后,任一真和戴磊不约而同地咬牙吐出来几个字:

    “狗汉奸!”

    “阴阳人!”

    在骂完对方的同时,当然也听到了对方骂自己的话,任一真却是抽刀在手,喝道:“都他娘的跟咱们上,砍死这些王八蛋!”

    说完,便猛磕马腹,向着对面的戴磊冲了过去。

    戴磊却自恃身份,觉得马上冲杀有辱斯文,便學着书中诸葛孔明的姿态,一挥手,轻声喝道:“上,杀光蛮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