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东南谣言起
    事实证明,当敌对的双方有了共同好处,而且其中一方还占据着不小的优势的情况下,别的事儿就都不是事儿。

    比如说额哲和思勤,能弄到这种美酒,区区的牛马又算得了什么玩意儿,哪怕任一真要求的是未阉割的优良公马——不阉割不是问题,具体是不是优良,到时候再说呗。

    再说了,这马优良不优良的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主要是能让崇祯皇帝长脸,这就够了。哪怕是骡子,只要长得和战马一样,那也成,想必大明的朝臣们什么的是不会在乎的。

    所以在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情况下,到了第三天,三百匹战马就已经准备好,交由任一真和苗守陌等人先行带走,回去向崇祯皇帝复命,至于剩下的八百头牛,和崇祯皇帝真正重视的万斤羊毛,则会在准备齐全后,由专人送往宣府朝廷交割。

    直到离了林丹汗的王庭百十里地,附近除了随行的自己人和战马外就再无其他人,憋了许久的任一真才对苗守陌道:“老苗,你说这些酒当真就能换回来银子和战马?那些林丹汗的手下都是蠢蛋吗?”

    苗守陌瞥了任一真一眼,冷笑道:“哪儿来的那么多蠢蛋。不过这酒好喝是肯定的,再加上草原上的冬天也未必就比辽东好到哪儿去,所以就尽管换呗。

    至于换这酒的牛羊甚么的,反正这些大老爷们又不是自己去弄,换呗。话说,这酒应该向辽东卖才是。那些狗鞑子肯定更喜欢。”

    任一真却是打了个冷颤:“你疯了!辽东汉人可不少!”

    “辽东还有汉人?自愿剃了头的,你能说他们是汉人?不自愿剃的早就死光了!再说了,这种酒的价格,你觉得普通的辽东百姓能喝得起?”连自己的命都不当回事儿的苗守陌显然更不会把别人的命当回事儿。

    任一真被苗守陌的一句反问给问的哑口无言,呐呐了半晌才道:“得,这事儿根本就不是咱们说了算的,还是先回去向皇爷禀报后由皇爷钦定罢。”

    紧赶慢赶,等到一行人赶到宣府之后,联系上当地的锦衣卫之后,得到的消息是崇祯皇帝奔着陕西去了,而且杀了不少人。

    毕竟任一真才是正使,所以苗守陌望着任一真道:“咋办?回京城还是去陕西?”

    任一真咬咬牙道:“去陕西!咱家倒要看看,是哪些不长眼的让皇爷不开心,咱家要让他们一辈子不开心!”

    苗守陌心道吹牛逼去吧你,你一个内厂的死太监,你顶头上司方正化估计也在陛下身边,你还想让别人一辈子不开心?表忠心也不是这样儿干的啊。

    虽然腹诽不已,但是苗守陌仍然向任一真伸了伸大拇指道:“局气!就依你!”

    等一行人赶往长安县的时候,崇祯皇帝正在长安县里看着眼前的魏忠贤和田尔耕。

    崇祯皇帝不开口说话,在场人中也没有人敢先开口,气氛便越来越压抑,唯有带着新军赶来的刘兴祚比较轻松。

    魏忠贤和田尔耕很想动手去挠一挠开始发痒的后背,却担心会君前失仪,强忍着如芒在背的感觉,额头上也开始渐渐地冒汗。

    过了半晌,崇祯皇帝才冷笑一声道:“朕让你们监视天下的锦衣卫不法事,你们就给朕监视出这么个结果来?嗯?!”

    魏忠贤和田尔耕同时松了一口气,只要皇帝开了口,这一关就算是过了一半儿了,剩下的只能各凭天命,或者说看皇帝的心情了。

    魏忠贤抢先跪地请罪:“皇爷息怒,奴婢办差不力,罪该万死,请皇爷责罚!”

    暗骂让这老太监抢了先的田尔耕也赶忙跪地道:“臣该死!求陛下恕罪!”

    崇祯面无表情地道:“起来罢。”

    等二人起来之后,崇祯又接着道:“田尔耕?”

    田尔耕赶忙躬身应道:“臣在!”

    崇祯道:“西安府千户马军,是你锦衣卫的人,说说罢,该如何处理?”

    早就一路上调取了相关资料的田尔耕躬身道:“启奏陛下,若依大明律,当斩,家人流放。依锦衣卫家法,乱棍打死,家人暗中处死。”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接着道:“给朕去查,他是自己一个人,还是后面有其他人,你和魏忠贤一起去查。至于此人,依锦衣卫家法处置,家人远窜三千里。”

    田尔耕躬身领命之后,崇祯又对魏忠贤道:“西厂也要加快进度,尤其是西边这些比较贫苦之地,还有东南那些豪商较多的地方,都要注意。”

    等到魏忠贤也躬身应是之后,崇祯才问道:“说说罢,京中现在怎么样儿?”

    魏忠贤躬身道:“启奏皇爷,丁卯日京城地震,所幸作亡不大,英国公和成国公等都在组织救灾。

    还有福王殿下已经上路了。田产清点正在进行,估计再有半个月便可完成。”

    崇祯嗯了一声,正想再说什么,却见一个内厂番子过来禀告:“启禀皇爷,前番派往林丹汗处的任一真和锦衣卫苗守陌已经回来了,现在正在外面候命。”

    崇祯嗯了一声,吩咐道:“传他们进来罢。”

    待二人进来给崇祯皇帝行完礼后,崇祯皇帝先开口问道:“此行如何?”

    身为正使的任一真躬身道:“启禀皇爷,赖皇爷天威,大明列位先皇保佑,奴婢此行幸不辱命。

    奴婢此行,为大明带回了良马三百匹,还有健牛八百头,以及羊毛万斤,会由林丹汗派人送至宣府。”

    见任一真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崇祯问道:“还有甚么?一起说出来!”

    任一真躬身道:“启禀皇爷,奴婢此行,发现辽东的黄台吉小儿也派人去了林丹汗那里,想要跟林丹汗媾和。”

    崇祯皇帝轻笑一声,对任一真和苗守陌道:“然后呢?你们谁去把那个建奴的使者给杀了?那十个蒙古万骑的骑兵表现如何?”

    任一真拍马道:“皇爷圣明,当真是明见万里。

    当时奴婢发现建奴的人也在,便和苗总旗一起,加上十个蒙古万骑的骑兵,想要效仿班超故事,去杀了那些使者。

    只是建奴那边儿也有个读书人,跟奴婢等想到一块儿去了,想要先行把奴婢等杀掉。

    幸赖陛下宏福和天威,将士们用命,建奴一行十余人皆是被杀,正使被苗总旗用战马拖死,剩下的都埋在了离林丹汗王庭不远的地方。”

    崇祯闻言,却是哈哈笑道:“好!干的好!回头去找方正化和朱刚去领赏。”

    说完,崇祯皇帝又吩咐一直侍立在身旁的王承恩道:“回头吩咐下去,此行出使,人人有赏。若是有战死的将士们,都送入忠烈祠。”

    一番吩咐后,崇祯接下来的话便有点儿杀气腾腾的意思了:“准备一下,明儿个在长安县,把长安县的那些混账们一起给剐了!然后再回蓝田县,把蓝田县的那些混账们也给剐掉。魏忠贤,任一真先行留下。”

    等到其他人都分头去准备之后,崇祯望着任一真道:“那个酒的事儿,怎么样儿了?”

    任一真斟酌一番后躬身道:“回皇爷,跟林丹汗的儿子额哲还有札鲁忽赤思勤已经谈妥了,跟他们七三分成,皇爷拿七,他们拿三。”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道:“这就好。记住了,回京之后与曹化淳做好交割,内厂绝对不允许插手这些事情。还有,告诉曹化淳,这酒要是流入大明一瓶,朕就要了他的脑袋,记住了?”

    任一真躬身道:“是,奴婢记住了。这酒不会有一瓶流入大明,否则奴婢与曹公公便以死谢罪。”

    崇祯嗯了一声,接着道:“下去休息罢。等这里的事儿完了之后,你便先行回京。”

    说完,也不理会应是的任一真,崇祯皇帝又望向了魏忠贤:“东南那边儿怎么样?”

    魏忠贤躬身道:“回皇爷,东南那边儿倒是有些人不太安分。不少人和倭奴还有建奴都有勾结,总是有人趁着海防不严之时向辽东和倭奴那里走私粮食。

    还有就是一些读书人,还有一些士绅,在说一些不好的话儿。”

    崇祯对于走私的那些家伙倒不太感兴趣,杀上一批,估计就能老实一段时间,这个倒也没什么。至于这些读书人和士绅就很有意思了。

    颇为感兴趣的崇祯皇帝问道:“读书人?士绅?他们都说了些甚么?”

    看着魏忠贤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崇祯皇帝便说道:“尽管说,朕恕你无罪。”

    魏忠贤闻言,便躬身道:“回皇爷,士绅之中,多是说皇爷除了福王的爵,乃是容不得自己的亲叔叔,眼红福王的家产。而且还有人改了汉时的童谣在传唱,说甚么一尺布,尚可缝,两叔侄,不相容。”

    偷偷地看了崇祯一眼,见崇祯皇帝脸色没甚么变化,魏忠贤便又大着胆子继续说道:“至于读书人之间,原本倒是不少人在传说皇爷开了明律明算和格物科,乃是体谅读书人读书不易,是大大的恩赐。

    只是后来又传起来说皇爷乃是借此打压儒学,想要学习暴秦一般,重视法家学说。

    又说皇爷编练新军,乃是擅改祖制,新军好看未必好用,还是要靠着大明的卫所才是正道。

    还说皇爷和先帝一般,都喜欢这些奇技淫巧,不理后宫,不喜政事,乃是,乃是徽钦一般的皇帝。”

    等魏忠贤一口气说完之后,再偷偷看一眼崇祯皇帝的脸色,却意外地发现竟然没有半分的变化。

    若是换了别的皇帝被这么说,只怕脸色早就黑的不能再黑了,偏偏这位爷,好像正在说的根本就不他一般。

    心中正在想着,却听崇祯皇帝接着道:“这就完了?说朕是徽钦?只怕原本说朕是桀纣罢?”

    你丫的知道!你知道东南那边儿是怎么传的你他娘的还问我?!你是皇帝啊大哥,你这么问我一个太监,老子压力很大的好不好?万一你不高兴了,是不是顺势就把老子给砍了?

    魏忠贤正自腹诽不已,却听崇祯皇帝淡淡地道:“朕方才便说过恕你无罪,你便一五一十的说与朕听。”

    魏忠贤转念一声,这他娘的不正好是给东南那些孙子和东林党余孽们添堵的好时机?当下便躬身道:“奴婢该死。

    东南之地,确实有人谣传,尤以江浙之地为最。说陛下杀戮太过,动辄便是凌迟,亦或诛连九族,便是桀纣之君,亦不如陛下之残暴,这陕西大旱,便是因为陛下不修德行,不施仁政所致。

    奴婢曾派人细细地查探,发现这些谣言的根子,多半还在东林党和复社余孽的身上。”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脸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让魏忠贤暗自感叹这位爷的帝王之术越发的纯熟了,便是较之先帝,也是超出了许多。

    其实想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儿,先帝登基之后,一步步地与东林党周旋,不惜以木匠之后自污,重用厂卫,到最后仍落得那般凄惨的下场。

    倒是这位爷,自打登基之后,先是下了永不加赋诏来收买民心,接着又借建奴叩关的机会狠狠地刷了一波声望,硬生生的就怼死了东林和山东孔家,堂堂正正的阳谋果然不是自己一个阉人的阴谋诡计能比的。

    魏忠贤心中正想着这些,却听崇祯皇帝忽然开口道:“都是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仗着自己的手中有笔杆子,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简直混帐!”

    魏忠贤一时倒有些不好回答,自己原本这个九千岁的称呼还不就是这些王八蛋们给弄起来的,但是阉党之中良莠不齐也是事实,斗不过这些文人倒也正常。

    好生斟酌了一番,魏忠贤道:“皇爷,这些人总也是杀不干净的,皇爷还是不要和他们置气的好。”

    崇祯闻言却冷笑一声道:“朕和他们置什么气?他们手里有笔,朕的手里就没有了?所比的也无非是谁的更粗更黑而已。”

    不待魏忠贤想明白笔为什么还要比粗比黑,崇祯皇帝便接着道:“朕明日里便回京,忠贤替朕在这儿看着,尤其是其他几个朕没有看过的县里,一定要好好儿地查一遍。”

    等魏忠贤应是后,崇祯皇帝又接着道:“你是皇兄留给朕使用的老人啦,皇兄说你可重用,朕能信得过的,也只有你和王承恩这些自家人了。莫要让朕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