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继续忽悠
    崇祯皇帝是一个很伟大的皇帝,是一个圣明的皇帝。

    为了不让唐王世孙朱聿健去哭孝陵,崇祯皇帝不得不答应了朱聿建的要求——封国的丞相及太尉由大明朝廷朝廷指定。如果藩王有自己中意的人选,也要先经过大明朝廷或者说皇室的认可才可以正式上任。

    至于以后其他置换封地的藩王,也一如唐王一系的例子,不会任由藩王自己决定丞相和太尉。

    当然,除了这么一条之外,崇祯皇帝决还是遵守自己前番说过的话——国内一切事务,皆由藩王一言而决。

    崇祯皇帝觉得自己的牙齿能当金子使,但是唐王世孙朱聿健可就是一边儿心里滴血一边儿骂娘了。

    可以说,朱聿健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温体仁那王八蛋和崇祯小皇帝真是唱的一手好双簧,君臣两人如今算是把自己给逼入了死角了。

    可以预见,只要今天的事儿传了出去,大明朝堂上下都会夸赞自己是个贤王。

    然而在所有的藩王之中,自己算是臭了大街了。

    自己今天说的话,可以说是给以后所有愿意置换封地的藩王们先挖了坑,到时候自己唐王一系除了抱紧大明本地朝廷的大腿,便再也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了。

    对于以后的藩王们来说,自己国中丞相和太尉的任命权被交了出去,心里肯定不爽。

    而朝廷上则是可以大大的舒了一口气。只要控制好丞相和太尉,就不用担心以后藩国们整出什么妖蛾子来。

    一如汉孝景皇帝时的七王之乱,之所以没有变成八王之乱甚至于九王之乱,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淮南国和齐国的丞相、卫尉是心向长安的,在齐王和淮南王还没有发动叛乱之前,就已经先行一步控制了军队,否则还有的孝景皇帝头疼,甚至于大汉朝的历史会不会在景帝时就先拐个弯也未可知。

    崇祯皇帝的心中正暗自高兴,盘算着该给温体仁什么赏赐——毕竟不能太明显,而且也不能急于一时,就在此时,小太监来报,英国公张惟贤已经入宫了。

    等到崇祯皇帝见到张惟贤时,心中先是一惊。

    老国公虽然精神尚可,但是已经很明显的比之以前经瘦了不少,也更见苍老了一些。

    暗自心惊的崇祯皇帝也顾不得甚么皇帝的架子,径直从御座上站了起来,快行两步,搀住了英国公后问道:“爱卿怎地这般消瘦了?可是有甚么不舒服的?”

    说完,便吩咐王承恩道:“快,传御医!”

    英国公张惟贤却是想要挣扎着给崇祯皇帝行礼,只是挣了一番没有挣开,这才做罢:“臣张惟贤见过陛下。”

    见崇祯皇帝脸上的焦急之色不减,张惟贤又躬了躬身,这才道:“陛下,臣倒是无甚大碍,只是年龄大了,难免的事儿,陛下不必为臣挂怀。”

    崇祯见张惟贤这般说法,却仍然不放心,仍然对王不承恩道:“搬个凳子来,让英国公坐着说话便好。”‘

    张惟贤谢恩之后,仍然半坐在凳子上,拱手对崇祯道:“不知陛下唤臣来是有何吩咐?”

    崇祯沉吟了半晌,这才接着道:“倒也没甚么大事,乃是为了王叔祖置换封地一事儿。

    朕想问问英国公的意见,究竟置换到何处比较好,还有,就是朕想要让王叔祖在卫所之中挑选士卒,却不知道应该挑选哪个卫所的比较好。”

    张惟贤闻言,也是沉吟了一番。过了半晌才抚须道:“启奏陛下,若说是封地置换么,现在大明之外,除去琉球一带和草原、辽东,其他的地方都可以。

    大琉球虽然孤悬海外,但是若有海上之敌,则大琉球可为第一道防线,甚至于进可攻,退可守,不至于将烽烟燃到大明的本土之地。

    至于草原和辽东,如今大明国势日盛,以后辽东之地和草原,还是纳入大明直接管辖更为妥当一些。

    至于南边儿么,除去现有的番国之外,尽可以让唐王世孙殿下前去。”

    崇祯皇帝闻言,却是肉疼的紧:“南洋之地,不也是如同大琉球一般的要地?”

    张惟贤却拱了拱手道:“陛下,南洋之大,岛屿不知凡几,十人称英,百人称王,千成便是一国。

    而且彼地远离大明,不受我中原教化,自有其语言,管束不便,不如干脆封给唐王世孙殿下,到时候杀其野人,迁我大明之民过去,也算是开疆拓土了不是?”

    崇祯皇帝闻言,便好好地想了想,发现确实如英国公张惟贤所说。

    别的地方不说,便是缅甸之地,从大明的京师快马过去,也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这,还得是好马,一直不停歇才行,否则拖成两三个月都是很正常的事儿。

    就因为离的远了,管束也没有多大的鸟用,说句不客气的,南洋那块地儿对于大明来说,就如同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崇祯皇帝到现在也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以明成祖朱棣那般好斗的性子,也只是不断地向草原推进,而不是南下搞定南洋那边儿。

    向北上草原推进,还有牛羊马匹能弄回来,向南有甚么?皮皮虾?还是生蚝?或者是扇贝?

    问题是这些好玩意,明成祖不知道啊,那时候又没有蒜蓉粉丝蒸扇贝这种好玩意,搞回来怎么吃都不知道。

    对于中原堂口的扛把子们来说,不能吃,地方又小,蹲在树上吃果子的野人就多,南洋那个破地方根本就是圣人不到之地,那他娘的才是鸡肋,所以几千年来,除了始皇帝一心想要北上南下的搞地盘,剩下的大佬们都没想着去搞南洋。

    就连接了始皇帝堂口的老流氓刘邦和后来的历代汉家天子,基本上都是默认越佗在南越自立的事实——实在是那破地方没什么好要的。

    可是,崇祯皇帝不一样啊。

    身为穿越再,再怎么渣渣,崇祯也知道后世的南洋有多么重要。

    就是因为那块地儿上的很多小国家和种花家不是一条心,所以鹰酱才敢大摇大摆地派航线舰队过去恶心兔子。

    更别说,南洋那里都产些甚么?椰子?这玩意据说药用价值不小,而且可口,好东西。

    皮皮虾,大个儿的螃蟹,生蚝,扇贝,基本上各种海鲜那里都产,身为一个大吃货帝国的马仔,崇祯皇帝当年可也是在论坛上放过话儿的——一个皮皮虾都不能让别人给捞走!南洋必须是种花家的,李家坡那块地儿也必须是!

    李家坡?

    突然想到这个地方的崇祯皇帝乐了,干脆对朱聿健和英国公张惟贤还有温体仁等人道:“来,咱们看看这里。”

    张惟贤看了朱聿健一眼,讪笑道:“启奏陛下,此地一如大琉球,不宜分封,不如等以后大明水师恢复永乐年间的规模后,再行驻军罢了。”

    朱聿健的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崇祯这个小王八蛋皇帝,你丫是哪儿哪儿都不想给老子是不?先是跟温体仁唱双簧,如今又弄来英国公陪你唱双簧,你他娘的干脆把老子弄到海外再当猪养算了呗?

    这块地儿不给,那块地儿不给,你他娘的还说南洋,这是打算让老子再被朝廷的大军给围起来么?

    本着自己被恶心到,就得再去恶心人的精神,朱聿健躬身道:“启奏陛下,臣以为地此不错,求陛下开恩。”

    若是张惟贤没有这番话,崇祯皇帝倒也敢大手一挥,就把李家坡给了朱聿健。

    但是现在张惟贤毫不避讳,甚至冒着得罪唐王一系的风险把话说的这般明白,崇祯皇帝又开始舍不得李家坡这块地儿了——早晚都是朕的,给了唐王一系算怎么回事儿?

    虽然说肉烂在锅里,但是自己以后肯定要有好几个儿子,到时候给自己儿子多好。

    肉疼的崇祯皇帝突然想到了后世的三哥。

    三哥现在可不是大明的番属国,而且那块地儿可是个好地方啊。

    想了想,崇祯皇帝开口道:“不知道王叔祖知道不知道身毒这个地方?”

    朱聿健一听,也就大概明白了崇祯皇帝的意思——这是要把自己给换到那块地儿去。

    仔细想了想,那块地儿也没甚么不好的,朱聿健便躬身道:“启奏陛下,臣倒是知道一些,前唐时王玄策曾经单骑借兵,平了身毒。”

    崇祯嗯了一声,点头道:“不错,就是此地。朕以前翻阅宫中的藏书,发现身毒此地盛产一物,其中好处颇大。”

    朱聿健好奇地道:“不知是何物?”

    崇祯皇帝见朱聿健上道,便接着道:“此地盛产宝石。朕在书中看过,此地产一种蓝色的宝石,颇为迷人。只是前唐自安史之乱后,无力西进,故而没有打下身毒。

    如今朕既然自食其言,不能将琉球和麻六甲之地换给王叔祖,便以身毒之地替代可好?”

    朱聿健原本倒是颇为担心身毒是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如今一听那里盛产宝石,心中却是大定。

    到了现在,朱聿健也不指望崇祯皇帝那少得可怜的良心还能剩下多少了——估计早他娘的喂了狗了!

    先前还以为崇祯皇帝会给自己好处,经过温体仁和张惟贤一事,朱聿健算是明白了崇祯皇帝为什么登基之后的大明越来越好了——像开车的太祖高皇帝朱元璋和成祖皇帝朱棣一般不要脸的家伙,能摆不平朝堂上这些贪生怕死的渣渣们?

    当然,说是崇祯皇帝的良心喂了狗,但是好歹也还剩下了那么一点儿嘛,这不,给自己的好处就来了。

    崇祯皇帝眼见朱聿健不说话,还以为朱聿健是嫌印度不好,崇祯皇帝干脆把话头挑明:“身毒此地不仅盛产宝石,而且一年能两熟,土地很是肥沃,便是扔把种子下去都能结出粮食。

    朕再额外许下一点,王叔祖能带兵打下多大的地盘,唐王一系的封地便有多大,如何?

    若不是为了补偿王叔祖,朕可是舍不得将这里置换出去,好歹也要留着给以后的皇子们。”

    听着崇祯皇帝半是诱惑半是威胁的话,朱聿健赶忙躬身道:“臣愿意置换到此地,臣多谢陛下隆恩!”

    崇祯皇帝见朱聿健终于同意了这个置换方案,便点头道:“如此甚好。现在咱们再说说卫所和招募流民的事儿。”

    张惟贤见崇祯皇帝终于把话头转了回来,便躬身道:“启奏陛下,臣有一问。唐王世孙殿下此去,乃是从卫所中抽调兵员,还是从卫所之中招募?”

    崇祯唔了一声道:“自然是从卫所之中招募。便是封国之中的百姓,朕亦是许了王叔祖招募流民。”

    张惟贤拱手道:“启奏陛下,若是如此,流民之事先不忙招募。”

    崇祯皇帝和朱聿健都好奇地望向了张惟贤。

    张惟贤接着道:“陛下,若是在大明本地之中封地互相置换,招募不招募流民的倒也没甚么。

    但是殿下此去,乃是开国之举。到时候带着大量的流民过去,谁来保护?若是由士卒保护,那又靠谁是打仗?”

    崇祯皇帝心中暗骂一声卧槽,陕西的那么多流民,还他娘的得朕养着?

    但是张惟贤说的也是事实。

    一开始的是时候,朱聿健是高兴的有点儿昏了头,崇祯皇帝则干脆就没想到这么一茬。

    崇祯皇帝现在大手一挥,在堪舆图上将印度许给了朱聿健自己去开拓地盘,但是实际上呢?

    人家印度也是有自己的土著的啊!

    尤其是后世那些三哥们,开挂可是开出了银河系的,甚么一辆摩托运送一个班甚至于一个排的兵力,甚么火车上出挂票,甚么导弹飞出去后不知道会炸了谁——这么可怕的三哥民族,崇祯皇帝还真不知道朱聿健能不能搞的定……

    左思右想,崇祯皇帝有心先让朱聿健拿钱养着陕西的灾民,但是为了自己那少得可怜的良心着想,还是算了吧,先让朱聿健拿钱是招兵买马怼印度好了,反正最后这钱都得到自己的手里。

    想明白了的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开口道:“这个却是朕想的差了。既然如此,便先让王叔祖招募卫所中的士卒,待平定了身毒之后再从大明招募流民过去过了。只是这卫所,究竟该如何选择?”

    张惟贤躬身道:“启奏陛下,臣以为,除了九边和辽东之地的卫所,还有京营以及新军,剩下的卫所之中,便随便殿下挑选,尤其是甘陕一带的卫所士卒,更是优先让殿下挑选。”

    朱聿健却是心中暗骂一声卧槽尼玛!你丫的好歹是个国公,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真的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