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嘉兴吴家
    西安府的百姓觉得自己这辈子真没白活。包括其他地方过来的流民,也觉得自己算是长了大见识了。

    一个藩王的世孙不好好儿地在自己的封地上调戏大姑娘小媳妇,没事儿溜鸟什么的安心等着继承王位,反而跑到了西安府来招募流民,就不怕皇帝把他关起来真的当成猪来养?

    但是当看到全程都在陪着唐王世孙的马维骃马大人还有锦衣卫那个万年不变死人脸的家伙之后,西安府的百姓和那些流民们又觉得这事儿靠谱了些。

    如果不是得到了皇帝的允许,一个藩王敢跑出来招募流民?还全程有锦衣卫的陪同?

    尤其是在听到不光能吃饱,只要跟着去跑一趟就能有二十两银子安家费的时候,流民中立即便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崇祯皇帝赈济陕西的力度大不大?其实很大。起码在锦衣卫和西厂都把网撒出去之后,陕西确实没有再饿死一个人,哪怕饿的半死,起码也没再饿死。

    但是现在明显就不是饿死不饿死的事儿了,这他娘的有银子,白花花的银子!银子这种小可爱谁不喜欢?

    尤其是还有二十两之多的安家费,再加上充当民夫运送东西的工钱,这不是直接就能成了地主老爷了?

    听说到时候有的是土地分给大家伙儿去种,地里还长很值钱的石头?

    哎哟,不行了,想想都激动。

    不得不说,这一波操作确实很骚,若是崇祯皇帝知道了,肯定会说一句六六六,老铁双击关注一波。

    但是崇祯皇帝明显是不知道,或者说要过几天才能知道。现在崇祯皇帝的心思已经投在了东南方向。

    前番崇祯皇帝下陕西的时候,遇到那个倒霉孩子,未来的大德鲁伊陈足奇之前,可是在蓝田县碰到了吴大公子的。

    浙江的吴家要这么多的粮食干什么?还是溢价收粮?

    要说陕西那边儿的大豪商们收购粮食,崇祯皇帝倒也能理解,可是浙江那边儿本身就不缺粮,这些人还想囤积粮食?想造反?

    想了一番想不明白,崇祯皇帝干脆也不再想,正想命人传唤田尔耕进宫,却突然想起来这家伙被自己给扔到了陕西那边儿,连带着老魏也还在陕西呢。

    一时之间颇感头疼的崇祯皇帝干脆吩咐王承恩道:“命人传曹化淳和许显纯过来。”

    等到曹化淳和许显纯匆匆赶来之后,崇祯后帝便吩咐道:“你们自己挑选人手,往浙江去一趟。”

    曹化淳和许显纯一愣,崇祯皇帝这又是想干什么?上一次派人去东南,那是为了宰了让皇帝不开心的张溥张采,现在又有不开眼的惹皇帝不高兴了?

    也不待二人出声询问,崇祯皇帝就已经寒声道:“浙江嘉兴有个吴家,他家的大公子吴在陕西大肆购买粮食运回浙江。朕要你们派人去查清楚,他们买这么多粮食到底是想干什么。”

    曹化淳和许显纯当时就是一惊,如果不是为了造反,谁他娘的没事儿囤积粮食干什么?浙江那一带根本就不用担心粮食的问题好不好,大不了还有的是鱼可以吃呢。

    许显纯沉声道:“陛下,兹事体大,要不然臣去走一遭?”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沉吟一番后道:“你去一趟也行。把事情给朕查明白,看看这些粮食到底是干什么用了。”

    许显纯躬身道:“臣遵旨。只是,若是有人密谋不轨?”

    崇祯皇帝眼睛一眯,冷声道:“尽数拿下,朕许你调动南京除孝陵卫之外的其余卫所兵丁。”

    听着崇祯皇帝语气中的杀意,许显纯心中就有了底,当下便再次躬身道:“请陛下放心,臣此下一定查个明白。”

    等到出了宫之后,许显纯望着曹化淳道:“曹公公是派人随许某一起去,还是单独派人去?”

    曹化淳尖着嗓子道:“咱家自然是愿意派人随许大人一起去的,毕竟那些小崽子们办事儿也没个谱。但是玉不琢不成器啊,还是得让他们自己历练一番才是。”

    许显纯闻言只是笑了笑,知道曹化淳在顾虑些什么,当下也不再多说,只是从腰间掏出一块牌子递给曹化淳道:“既然如此,便请曹公公收下这块牌子,若是有甚么需要的,尽可让人持这块牌子去寻许某。”

    曹化淳呵呵一笑,对许显纯道:“如此,咱家就多谢许大人了。”

    接着又抬头望了望天,说道:“天色不早了,咱们便分头去准备?”

    许显纯笑道:“正是如此。曹公公,请。”

    二人各自寒喧一番后,便分开头去准备了。

    等到曹化淳到了东厂之后,方才还笑呵呵的脸色已经阴沉的能拧出水来。

    先是给岳武穆的神像敬过香,接着便对旁边儿的小太监道:“去,将辰课的王魏给咱家叫来。”

    等到王魏赶来之后,便单膝跪地道:“卑下王魏,见过厂公!”

    曹化淳端起桌上的茶水呷了一口,淡淡地道:“王魏呐,咱家有个差事要吩咐你去办。”

    王魏猛地一点头:“请厂公示下!”

    曹化淳嗯了一声,满意地点了点头:“其实这事儿呢,倒也算不得甚么大事儿。

    浙江嘉兴那边儿有家姓吴的,前些日子在陕西大量地买粮,不巧就让皇爷给碰上了,这不就要咱家派人去查么?

    若单单是如此,咱家只要吩咐你去就好了。只是啊,这回还有锦衣卫的人也去查这事儿了。”

    王魏闻言,便抱拳道:“请厂公放心,卑下一定赶在锦衣卫的前面查个明白!”

    曹化淳呵呵一笑,接着道:“好!咱家果然没有看错人。记得,此番锦衣卫带头的乃是他们的提督许显纯,咱家这张脸能不能在皇爷面前显露一番,可就全靠你了?”

    王魏道:“卑下明白!”

    曹化淳嗯了一声,掏出了许显纯给的牌子,接着说道:“还有,这些人这般囤积粮食,想必所图甚大。

    事儿要办,但是不能没有脑子。这块牌子你拿着,倘若真的棘手,便拿了这块牌子去寻许显纯。”

    见王魏想要说什么,曹化淳却是抢先一步开口,直接把王魏的话给堵了回去:“咱家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咱们都是给皇爷办差的,争功可以争,但是事儿,绝对不能耽误,明白了么?”

    王魏无奈,只得接过曹化淳手里的牌子,拱手道:“卑下明白!”

    曹化淳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吩咐道:“带着你辰课的人去罢。到时候能给咱家带回来,等候皇爷处置。

    我东厂在浙江嘉兴及周边的人手,除了跟海外之事有关和水师部分的,其余的你尽可以调派。”

    王魏闻言,便从地上站了起来,拱手道:“多谢厂公厚爱,卑下一定把事情办的妥妥当当的。”

    见曹化淳没有别的吩咐,王魏便躬身从大堂之中退出,回到了自己的辰课所在。

    推开辰课的房门,里边儿十来个人正坐在一起,眼巴巴的望着自己。

    王魏哈哈一笑,开口道:“兄弟们,这回有活儿干了。”

    一个满身黑袍打扮的人当先开口,却是个女声:“头儿,到底什么事儿让你这般高兴?”

    王魏笑道:“好事儿!厂公派咱们去浙江嘉兴那边儿。有人在囤积粮食。”

    先开口的女声诧异道:“就那边儿还有人敢造反?”

    另一个同样满身黑衣打扮的人开口嘲笑道:“兔子不长脑子了不是?谁说囤积粮食就是为了造反了?就不能为拿来酿酒的?”

    那个被称为兔子的女声却是冷笑一声,回道:“你白虎才是没脑子。若是拿来酿酒,还谈得上囤积粮食?又怎么可能让咱们辰课去查这事儿?”

    白虎闻言一愣,犟道:“咋就不可能了?兴许人家酿的多呢?再说了,拿去卖给建奴不行啊?”

    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

    王魏若有所思地道:“这倒也不失为一个方向。不管怎么说,咱们先去浙江嘉兴,然后从姓吴的人家入手,先看看他们囤积粮食到底是想干什么?”

    一个长的颇有些贼眉鼠眼的精瘦汉子笑道:“咱们的头儿啊,才是真的没脑子。估计都没跟厂公大人问清楚情况。”

    王魏冷笑一声道:“放你娘的屁!那家儿的大公子叫吴,想必在嘉兴也是有点儿名声的,便依着这个去查。剩下的,厂公大人没说,难道你还能怪厂公大人没跟陛下问清楚?”

    事涉崇祯皇帝,那贼眉鼠眼的汉子讪讪地笑道:“属下一时失言,失言。”

    王魏不理这人,接着道:“还有,这事儿锦衣卫也在查。他们是由提督许显纯许大人亲自去的,所以咱们要赶紧出发了,到时候若是查不明白,仔细你们的皮!”

    几人听王魏这般说法,当即便一齐起身,正色道:“是!”

    只是等着十二人日夜兼程地赶到了嘉兴,打探一番后,才发现吴家在嘉兴到底多有势力。

    吴家的老太爷,名字叫做吴天德,坐拥嘉兴城外近半数的良田,人送外号吴半城,族中为官者十余人,最高者是南京户部侍郎吴良。

    至于族中读书人,经商之人,更是多不胜数。整个吴家便是比之一地藩王,亦是相差不远。

    接到兔子回报的王魏当时便麻爪了。

    厂公大人的吩咐不能不办,但是这事儿也太他娘的难办了。

    越想越头疼的王魏对着其余的人道:“说说罢,这事儿怎么办。”

    负责打探消息的兔子先开口道:“依我说,咱们便直接调兵,将他们都给拿下算了。”

    一直喜欢和兔子抬杠的白虎却冷笑一声道:“拿下?你说的当真是简单,这整个吴家拿下,所牵连的人数之多先不管他,到时候这嘉兴城里的商铺就要先停了一半儿,到时候买不到东西的百姓们你养着?”

    见白虎的目光在自己胸前不怀好意的扫过,脾气向来火暴的兔子抬手便是一巴掌抽向了白虎,怒喝道:“老娘打死你个登徒子!”

    白虎见状便慌忙向一边儿躲去,却不防被王魏一脚踹倒在地。

    踹倒白虎的王魏挥手拦下了兔子,冷喝道:“成什么样子!现在是让你们商量正事儿的时候,不是让你们在这里胡咧咧来的!”

    依旧是那贼眉鼠眼的精瘦汉子道:“这事儿太他娘的大了,若是调兵前来,光凭咱们只怕不够。别的不说了,就算咱们能调动卫所士卒,可是谁又能保证这些士卒不是心向吴家的?”

    另一个精瘦汉子也开口道:“那怎么办?难道咱们就此回京复命?让陛下派大军前来?那陛下还养着咱们东厂干什么?”

    王魏冷哼一声道:“若说是调兵,倒也没甚么不行的。只是这功劳就得分给锦衣卫那边儿了。”

    白虎从地上爬了起来,讪笑道:“若是分给了他们,咱们的功劳还能剩下多少?回去后只怕不好向厂公交待罢?”

    王魏却是沉吟一番,说道:“那也是没法子的事儿了。老子这就去找锦衣卫的许大人商量一下。”

    等到王魏寻到许显纯的时候,许显纯已经在锦衣卫之中等候他多时了。

    看着眼前的精壮汉子,许显纯淡淡地笑道:“查到了?”

    王魏拱了拱手道:“是。只是事情有些棘手,卑职不敢擅专,特地来求许大人相助。”

    许显纯道:“本督早就知道你会来了。这吴家的事儿,不是你们东厂或者许某的锦衣卫一家能办得下来的。”

    王魏意外地抬头看向许显纯,却见许显纯笑着道:“本督跟你们差不多算是同时查到的这些消息罢。这吴家势力别说在浙江,便是在东南之地,都称得上一声盘根错节。

    若是想要拿下整个吴家的势力,只怕不易为之。更为关键的是,这些粮食是被他们给倒卖了没错,但是卖给谁了?这中间还牵扯到谁?”

    王魏咬咬牙,拱手道:“我东厂目前也只查到了点儿的蛛丝马迹,好像是跟海上大盗李瘸子有关。”

    许显纯却是意味深长地道:“一个海盗囤积粮食干什么?还能造了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