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尽数拿下(第一更)
    只是不等王魏答话,许显纯接下来的话又让王魏头上冒汗了:“若单只是李瘸子,倒也好办的很。”

    见王魏不角,许显纯笑道:“区区一个海盗而已,只要本督回京后奏明陛下,便可以派水师出海围剿,又算得了甚么?”

    都是干一些见不得光的黑活的,王魏知道的事情也不少,两个人也没有打哑谜的必要,所以王魏直接问道:“许大人所言极是,单是郑一官那里也足够剿了这李瘸子,而且还能顺势把郑一官给削弱一番,也得了许多事情。只是卑职不明白的是,李瘸子背后还有甚么人?”

    许显纯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这才接着道:“想想,用脑子想想。李瘸子的事儿,你知道的应该也不在少数。区区一个三百来人的小海盗却不断地囤积粮食,他想干什么?

    若说是用来吃,就光目前本督知道的,已经足十万人吃上一两个月了,他三百来个手下便是敞开了吃,估计也足足够吃好几年的了。”

    王魏沉吟半晌,试探着道:“莫非是将粮食倒卖给建奴了?”

    只是刚说完,王魏又自嘲地一笑,自我否定道:“应该也不是。李瘸子哪儿来的那么大的本事,能将这么些粮食运往辽东?而且他又怎么和建奴搭上线?”

    许显纯却是赞许地看着王魏,将手中的茶盏放下,冷笑一声道:“与建奴搭上线很难么?不说别人,若是你王档头想要联系上建奴,只怕方法也有许多罢?”

    王魏道:“可是这也说不通。就算他李瘸子能搭上建奴的线,可是他用什么东西来运这些粮食?他手下不过区区三百来人,这许多粮食想要运过去,光是船就够他李瘸子头疼的罢?”

    许显纯笑道:“难道这世界上便只有我大明才会造船么?会在海上讨生活的,也只有我大明么?”

    王魏闻言,却是如醍醐灌顶,恍然道:“卑职明白了!是夷人!大琉球的夷人!不对,还有朝鲜,有朝鲜人给建奴当狗!”

    许显纯摇了摇头,说道:“朝鲜人还不至于。朝鲜自从万历年间之后,国中上下皆是视大明如父,倒也不至于有人跑去给建奴当狗。”

    沉吟了一番后,许显纯接着道:“罢了,本督其实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关节。

    你回去后先向你家厂公回报此间的情况罢,本督也要向陛下上书,请陛下圣裁。”

    王魏先是应了一声,然后又接着问道:“那这吴家呢?先放过他们?”

    许显纯却是冷笑一声,阴森森地道:“他们挖的是大明的墙角,本督能留下他们?只待陛下的旨意一到,本督便要让他吴家上上下下,鸡犬不留!”

    王魏被许显纯话中的杀意激的打了个寒战,又想了想崇祯皇帝登基后干的这此事儿,却也觉得许显纯说的颇为有理,当下便向许显纯拱手告辞回去。

    只是走到大堂门口之时,王魏却又躬身道:“卑职还有一问,望许大人不吝赐教。”

    许显纯问道:“何事?你且说来听听。”

    王魏拱手道:“许大人乃是锦衣卫,卑职乃是东厂的档头,不知许大人为何对卑职说这么多?”

    许显纯却是伸手一抚胸前的胡须,笑道:“你是东厂的人没错,本督乃是锦衣卫也没错。

    可是,你我都份属天子鹰犬,你,我,又何必分得那般清楚?回去后用心替陛下办差就是了。”

    王魏一愣,却是没有想到许显纯如此点拨自己的原因竟然如此简单,当即便拱手道:“卑职多谢许大人栽培,卑职告退。”

    匆匆十数日过后,许显纯便接到了京城之中快马来传达崇祯皇帝指示的万骑头领巴特尔:“万骑至,吴氏尽锁拿,不许走脱一人。”

    许显纯哈哈一笑,先是请巴特尔入了座,便大声吩咐道:“来人,去喊东厂的王魏来见本都。”

    等手下随行的锦衣卫校尉领命而去之后,许显纯才望向了巴特尔,开口道:“平边侯亲至,此事成矣。”

    满脸都是络腮胡子的巴特尔哈哈大笑道:“本侯来时,陛下曾经吩咐过,此行便以许大人为主,万骑上下,皆听从许大人调派。”

    许显纯闻言却是大喜。

    这些蒙古万骑与江南士绅甚么的,便是屁的关系都没有,用他们来锁拿吴天德一干人等,便再不用担心会出甚么岔子了。

    正说话间,得了通报的王魏却是匆匆赶了过来。

    待王魏先拜见了平边侯巴特尔之后,许显纯便问道:“这几日里,你们那边查探的怎么样儿了?”

    王魏拱手道:“回许大人,卑职调了嘉兴各地的东厂番子们进行查探,发现这吴家果然不简单。”

    许显纯微微一笑,问道:“怎么个不简单法了?”

    王魏道:“这吴家原来与苏州府太仓张氏还有点儿关系。若是说起来,张溥狗贼的学生吴伟业,倒还是这吴家的远枝。

    而且,这吴家现在住着几个人,据番子回报,这几个人都是长着大饼脸,罗圈腿,整日里也不出吴府的大门,但是却又经常唤了城中怡玉院的姑娘去吴府。”

    王魏的一番话说完,许显纯还没有说什么,大明新鲜出炉不久的平边侯巴特尔的脸却是变得不大自然,双腿不自觉的夹紧了一些。

    罗圈腿?本侯便是啊。不过大饼脸是什么玩意?不知道得长成什么模样儿?

    巴特尔还在思索,许显纯却是沉吟一番道:“若说长成这般模样的么,倒是有两个番国之人。一个是朝鲜,另一个便是倭奴了。只是不知道你说的这伙儿人是朝鲜的还是倭国的。”

    不待王魏说话,许显纯又接着道:“且不用管他了。既然平边侯带着万骑来了,那咱们也用不着跟他们玩什么计谋一类的,直接开门见山的拿人便是了。”

    王魏拱手道:“卑职已经接到了厂公的指示,一切听许大人吩咐。”

    许显纯也不客气,直接道:“既然如此,回头你便安排人,与锦衣卫的人一起去南京拿人。

    不管户部侍郎吴良贪是不贪,先拿下了押解进京再说。其他各地的吴氏为官之人,一起拿下。”

    王魏应了声是,又向平边侯巴特尔告了罪,便匆匆地返回去安排了。

    许显纯接着又对巴特尔道:“不知道侯爷的万骑何时能进城?”

    巴特尔直接道:“若是需要,随时可以进城。”

    许显纯道:“既然如此,便不等了。侯爷呆会儿便调拨一个千人队,随许某前去吴家大院拿人。至于其余的人马,先安排两个千人去把守好各个城门,务必保证吴家之人不能从城门处走脱。”

    待巴特尔应了之后,许显纯又唤过随行的锦衣卫校尉,吩咐道:“先把嘉兴城中那几个投靠了吴家的混账东西处理掉,让其余的弟兄们和京城中来的弟兄们一起集合,准备拿人。”

    随行的校尉躬身应是后问道:“大人,是执行家法还是?”

    许显纯阴沉着脸道:“现在没时间执行家法,直接让他们消失。家中上下,鸡犬不留。”

    那校尉听了,便拱了拱手,匆忙跑去安排了。

    许显纯这才对着巴特尔道:“让侯爷看笑话了。”

    巴特尔心中却是暗骂,看你娘!你他娘的怕不是在演戏给老子看!用你们汉人的话说,这是杀鸡儆猴?合着老子就是那猴儿吧?

    巴特尔虽然心中暗骂,却仍然拱了拱手,对许显纯道:“无妨,总有些不怎么听话的,哪里都有,许大人倒也不必放在心上。”

    两人又是一番寒喧,刚才出去的校尉却又赶了回来,对许显纯拱手道:“启禀大人,都安排妥当了。”

    许显纯闻言,便对巴特尔道:“既然已经妥当了,咱们这便去?”

    巴特尔道:“便依许大人。”

    院子之中,众多的锦衣卫早就集合在了一起,地上还有几滩血迹没清理干净。

    来到院子中的许显纯对地上的血迹视若无睹,只是翻身上了马,吩咐道:“走,去吴府。”

    等出了院子,正好遇上前来汇合的蒙古万骑中的千人队,当下两伙人便合成一伙儿,向着嘉兴城中的吴府而去。

    等一路驱散百姓,再赶到吴府之时,得知大队锦衣卫向着自己家方向前来的吴府早就将大门闭的紧紧的了。

    府中的吴天德吴老爷,此时已经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锦衣卫上门,向来便不会有甚么好事儿!谁不知道上一次大队锦衣卫上门的是福王,现在都已经凉透了!

    连堂堂皇帝的新叔叔,大明朝有数的藩王都给弄死,自己一介平民百姓,如何与如狼似虎的锦衣卫斗下去?

    吴老爷此时心中却突然暗恨起来,若不是这几个大饼脸的东西跑来找自己高价收粮,自己一个耕读传家的正人君子,又怎么会干出这等有负皇恩的事儿来?

    正想吩咐管家先去把那几个大饼脸的王八蛋们给砍了泄愤时,就听“砰”地一声响,前院的大门便已经砸到在起,扬起了好大一股子尘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