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粮食的去向(3K第三更)
    确实如许显纯所说,倭奴之中,很多人不知道大明的锦衣卫究竟有多可怕,但是对于一向自认为小中华,处处向大明靠拢的朝鲜来说,锦衣卫的名声那也是能止小儿夜啼的存在。

    几个朝鲜人互相对视一番后,才有一人战战兢兢地道:“启禀大人,小人确实是朝鲜人。只是小人等与这几个倭奴并不是一起的。”

    许显纯觉得这事儿更有意思了。

    朝鲜人和倭奴不是一伙的,但是又都出现在了吴府之中,这其中说不定牵扯到了更多的人和事儿。

    好奇不已的许显纯问道:“谁派你们来的?你们来中原又是为了什么?与吴天德又是甚么关系?”

    为首的朝鲜人开口道:“启禀大人,小人乃是奉了我家大君之命,前来大明购买粮食,运回朝鲜。至于吴天德,小人等原本并不认识,也是这回来大明才认识了的。”

    许显纯闻言,却是轻笑一声道:“除了我大明天子,本督不喜欢任何人把本督当成傻子耍着玩。”

    这他娘的朝鲜国的绫阳君现在正忠心耿耿的给大明当狗,便是当初崇祯皇帝提出要番国将进贡之物换成粮食,以及后来提出要向番国购粮之时,也是这朝鲜国使者响应的最为积极。

    现在这人却跟自己说是受朝鲜大君指使?这他娘的是把自己当三岁小儿糊弄着玩儿呢?

    心下不爽的许显纯将脸色拉了下来,冷笑道:“本督宽宏大量,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说罢,谁派你们来的?”

    为首的朝鲜人不敢将实情全盘托出,只得咬咬乐道:“禀大人,确实是我家大君派小人等来的。”

    许显纯闻言,却是一脚将这个朝鲜人踹倒在地,之后便一边猛踹不停,一边狞笑道:“老子平生最恨两种人。一种是惹天子不开心的,还有一种是建奴。剩下的就是你们这种当老子不识数的!”

    等到许显纯都觉得自己踹得累了,这个朝鲜人被已经明显不行了,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

    许显纯停了下来,吩咐道:“将此人带下去,喂狗。还有,多找几条野狗,让它们也能吃顿饱的。”

    等到旁边儿的锦衣卫校尉强忍着笑意将为首的这个朝鲜人拖走之后,许显纯才望向了另一个朝鲜人,问道:“现在本督问,你答。要不然,下一个喂狗的,可就是你了?现在你来告诉本督,你的名字,籍贯?”

    明显被许显纯吓怕了的朝鲜人壮着胆子道:“启禀大人,小的名叫朴成性,家居朝鲜江南道江西郡。”

    许显纯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这才对嘛。痛快的说,不就不用受这些苦楚了?以后好处也少不了你的。”

    朴成性如小鸡吃米一般猛地点头,许显纯又笑着道:“你们来中原是干什么来了?”

    朴成性道:“启禀大人,小人等奉命前来上国中原,购买粮食运回朝鲜。”

    许显纯又问道:“运到朝鲜哪里?”

    朴成性不敢再迟疑,痛快地道:“回大人,小的等人买到粮食后,运到朝鲜江华岛。”

    许显纯点了点头。江华岛上有个被流放的光海君,那么这事儿就很可能不是朝鲜的绫阳君在掺合,应该是光海君贼心不死,想要搞事情,那么事情就好办的多了。

    暗自松了口气的许显纯又接着问道:“你家主人是谁?跟这些倭奴可是的?”

    那朝鲜人道:“启禀大人,小人等乃是受了我朝鲜大君光海君的指派,前来大明购粮。与这些倭奴并不是一起的。”

    既然为了保命把话都说了,朴成性干脆来了个竹筒倒豆子,把自己知道的都交待了:“只是小人也很奇怪,这些倭奴买了粮食,也是与小人等一般,先行运往江华岛。”

    许显纯好奇道:“江华岛上的人,都投靠了光海君?绫阳君就没有发现甚么?”

    朴成性道:“回大人,小人只是一个小人物,光海君他们那些大人物的事儿,小人并不清楚。但是江华岛上的人,却是大部分都制造了光海君,没有投靠的都被他们秘密处决了。”

    许显纯嗯了一声,吩咐道:“带他们下去,好生安置着。”

    等到旁边儿的锦衣卫校尉将剩下的三个以朴成性为首的朝鲜人拖走之后,之前去审问倭奴的锦衣卫千户也回来了。

    看着这个千户一脸的凝重之色,许显纯道:“怎么样儿,都问出来了?”

    千户闻言,便拱手道:“问出来了。开始还有个倭奴想要充硬汉,什么都不说,被卑职给好好地洗刷了一遍之后,便什么都招了。

    他们买的这批粮食,是跟朝鲜人的一样,都是运往江华岛的。

    但是这两伙人却又不是同一伙儿的,两方谁也不知道在此之前还有另一方的人也过来买粮食。”

    许显纯道:“方才那些朝鲜人也是这般说法,想来应该是真的互相不认识。但是这粮食运住江华岛,莫非是朝鲜的光海君想要复辟?”

    旁边的千户道:“卑职倒不这么认为。”

    许显纯道:“哦?说说看。”

    千户道:“光海君一个瞎子,他若是复辟,朝鲜上下军民,谁会认他?再者说了,绫阳君能兵谏光海君,足见其能,光海群想要复辟,只怕很难。”

    许显纯闻言,沉吟一番后说道:“你说的不无道理。但是现在江华岛上上下下,都是投靠了光海君的人,绫阳君却毫无所觉,这光海君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物。”

    不待那千户答话,许显纯便接着道:“本督倒是不担心绫阳群会怎么样儿,左右不是我中原百姓,便是全死光了才好。

    只是现在朝鲜却乱不得,毕竟东江镇目前还离不得朝鲜。至于以后,呵呵。”

    千户闻言,也是呵呵一笑。当今皇帝的性子都清楚,朝鲜这个地方既然不是大明的,那么再忠心也不成。最好让他朝鲜乱起来才好。

    只是许显纯还是不放心,吩咐道:“呆会儿再去审问一下,看看这些粮食到了江华岛之后的去向。本督还是觉得不对劲。

    若是他光海君想要复辟,也不应该会跟这些倭奴搞到一起去。虽然这两伙人都互相不认识,但是他们的目的却是一致的,不能不细查一番。”

    那千户闻言,拱手道:“禀大人,此事要不要让东江那边儿的兄弟们去查一查?咱们目前抓到的这几个人,明显不知道后面粮食的去向。”

    许显纯嗯了一声,接着道:“且不管他们知道还是不知道,先审问一番再说。”

    待那千户应是之后,许显纯又道:“这些人留着回头再审,咱们先去看看今儿个的正主吴老爷吴天德。”

    听着许显纯话语中的戏谑之意,这名千户也是嘿嘿一笑,躬身道:“提督大人请。”

    等到许显纯和千户来到吴天德所在的房间时,吴天德已经被五花大绑地捆了起来。

    见许显纯进来,吴天德连忙喊道:“大人,草民冤枉啊大人!不知道草民犯了何事,要大人带着这么多人上门来抓?”

    许显纯笑道:“吴老爷啊,本督问你一句,你便答一句,也别想着搞什么花样儿。都是大明的子民,若是你不配合,本督一旦下手重了,倒还真是过意不去?”

    吴天德连忙点头道:“草民一定配合,一定配合。”

    许显纯笑了笑,问道:“那倭奴和朝鲜人,找你买粮食,是谁给你牵的线?他们买了粮食又是干什么?”

    方才还说自己一定配合的吴天德却是心惊不已。这些事儿要是交待出来了,自己一家上上下下,满门老小只怕是一个也剩不下了。

    有意给自己减轻一些责罚的吴天德眼睛一转,答道:“启禀大人,小民因为在嘉兴也算是小有些名声,所以与海上的李瘸子相识。

    前些日子,李瘸子使人来找小民,说是要以六两银子一石的价格,替朝鲜和倭奴购买粮食,有多少便要多少。

    小人鬼迷心窍,因此便同意了。小人为了些许银子,罔顾倭奴犯下的累累罪行,实在是罪该万死。”

    许显纯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吴老爷啊,既然你喜欢拿本督当个傻子,那便当吧。只是等到了锦衣卫的大狱之中,还望吴老爷你不要后悔今日的说辞。”

    吴天德如何不知道锦衣卫大狱之中的恐怖?传说中便是铁打的好汉进去,也抗不过锦衣卫的拷打。

    当即便惨叫起来的吴天德喊道:“大人,小人冤枉啊,小人真的冤枉啊。

    那些倭奴还有朝鲜人来找小人买粮食,确实是李瘸子给小人搭的线啊大人!”

    许显纯摇了摇头,道:“本督再给你最后一次的机会。

    你说的李瘸子,本督早就知道了。朝鲜和倭奴的两伙儿人,本督也知道。

    现在本督想要知道的是,这些粮食到底是进了谁的手里?”

    吴天德道:“启禀大人,小人确实是只知道这些粮食都带了江华岛,后边儿的真的不知道了。”

    许显纯点点头,笑道:“那李瘸子呢?知道不知道李瘸子的老巢在哪儿?你怎么与他约定的暗号?何时交货?已经交货的银子呢?

    还有,本督有一件事儿要交待你去办。若是办得好了,本督便许你个痛快,若是功砸了,你应该知道袁崇焕是怎么死的?”

    吴天德抬头望向许显纯,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许显纯截住了话头:“别想着求饶,本督真没办法许你这个。你犯的什么事儿,你自己心里也应该有点儿数才是?”

    吴天德闻言,心中最后一毕侥幸也息了下去,只得垂头丧气地道:“但凭大人吩咐,小人无有不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