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想捞好处郑芝龙
    吴天德对于自己干了些什么破事儿,自己的心里当然有数。

    最最要命的,其实是这些粮食的去向,吴天德并不是真的一无所知。

    江华岛也只是一个中转站罢了。最终的目的,其实是指向了建奴那边儿的。

    但是吴天德一开始却觉得没什么,毕竟自己那个早就出了五服不知道多少代的好兄弟吴伟业,已经被崇祯皇帝给剐了,若是关系再近一点儿,便是自己,只怕也要被牵连进去。

    当时远远地看着吴伟业全家老小都被锦衣卫的人带走,吴天德有心去救,却也无能为力,只是因此恨上了动辄诛人九族的崇祯皇帝。

    等到相交多年的好友,自己海上那些不能见光的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李瘸子找到自己示意要替建奴倒腾一些粮食的时候,早就想着怎么样能出口气但是又不至于把自己牵连进去的吴天德心动了。

    先是派自己的大儿子去陕西,找到自己的故交,蓝田县知县沈修庭。

    想要粮食的吴吴大公司与想要银子的蓝田县知县沈修庭两个一拍即合,联手从灾民的嘴里抢粮食,然后再通过层层掩护送回到嘉兴下属的上海县。

    之后,在海上有些势力,但是又不算太大,不会引起郑一官注意的小海盗李瘸子便隆重登场。

    借着朝鲜人和倭奴的名义,先是将这些粮食送到江华岛,卖给一心想要复辟,重新君临朝鲜的光海君一部分做为起事的资本,另一部分便再次转运,绕过东江,由朝鲜东北的地方再上岸,倒卖给建奴。

    其中几方势力互相勾结,互相倚为犄角,其严密程度完全可以说是一环扣一环。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原本干的天衣无缝的事儿,谁也不会想到因为崇祯皇帝突然间抽疯,跑到了蓝田县,还他娘的那么巧合的看到了那些饿死的泥腿子。

    不过也幸好此时的通讯和交通还不够发达,崇祯皇帝在陕西杀的人头滚滚,但是身在嘉兴的吴天德却根本就没有收到消息。

    甚至于吴天德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大儿子吴是不是有什么不测,更别说提前做好跑路的准备了。

    只是如今东窗事发,吴天德再也没有侥幸的可能,也只是希望多瞒一天是一天,多活一天更是赚了一天。

    许显纯不知道这会儿吴天德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见吴天德答应配合自己了,许显纯便道:“下一次和那个李瘸子的交货时间约定在什么时候?”

    吴天德心中计算了下日子,谄笑道:“回大人的话儿,下次交货的时间,定在了六天以后。”

    许显纯嗯了一声,接着问道:“那双方可曾约定好时间和接头的暗号了?”

    吴天德小心翼翼地道:“回大人,时间是六天后,晚上未时末,在江湾十八里处。

    到时候,李瘸子的人与小人都会以三支火把为号,等李瘸子的船靠岸了,先卸了银子,然后再将粮食搬上船去。”

    许显纯嗯了一声,也不再理会吴天德,对旁边儿侍立的锦衣卫千户吩咐道:“去派人知会东厂的那个王魏来见本督。

    还有,持了本督的名贴,快马去福建那边儿,知会福建巡抚熊文灿,让他将水师游击将军郑一官带水师前来嘉兴,然后让他上岸来见本督。

    另外,摆明了告诉他郑一官,此番需要他配合剿了李瘸子,让他多用些心思,别惊了李瘸子。”

    等那千户领命而去之后,整个过程中一直不曾开口的平边侯巴特尔却是开口道:“许大人,此番未曾让俺们骑兵露脸,六天后可用得上俺们了吧?”

    暗骂自己失误的许显纯打了个哈哈,笑道:“侯爷且不要着急。抓这么几个玩意儿,当然不需要侯爷出马了。

    只是等到六日之后,那李瘸子上岸来接粮的时候,便需要侯爷领着骑兵快速截断他们上传的归路,将这李瘸子一网成擒。”

    巴特尔闻言,笑道:“如此甚好,甚好。”

    一直跟在许显纯身边儿的锦衣卫千户赵兴全从嘉兴赶到福建巡抚熊文灿所在,说明了来意之后,熊文灿不敢耽误,直接便命人带着赵兴全去找了郑一官。

    俗话说想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郑芝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从一介海盗,摇身一变,成了大明水师正规军。

    除了一开始招安时派来了一个死太监充作监军和一个锦衣卫百户之外,便再没有其他的动作,倒是让郑芝龙一时摸不着头脑。

    不过郑芝龙毕竟是真心招安,倒也懒得去想些有的没的。

    自己手下多数是自家兄弟,而且多数都没有出了五服去,便是被打散整编了,想要重聚起来,也不是多难的事儿,因此倒也算是有些底气。

    只是在接见了许显纯派来的赵兴全之后,郑芝龙却是一阵阵的蛋疼。

    李瘸子这个王八蛋,与自己倒是认识许久了。交情说不上,双方还因为意见不一,大打出手过几次。

    郑芝龙其实很看不上李瘸子。李瘸子那个傻鸟明显就是那种要钱不要命的货色,而且行事狠辣,为人贪财好色,作事不择手段,为了银子,简直就是一点儿的底线都没有。

    既然这次是锦衣卫提督许显纯的意思,而且是得到了皇帝的旨意,那自己也算是能正大光明的去怼了那李瘸子了。

    打定主意的郑芝龙倒也不避开赵兴全,反而当着他的面道:“来人,去把老二和老三他们几个都给老子喊来。”

    等到郑芝虎和郑芝豹等人一起过来了之后,郑芝龙道:“先来见过锦衣卫赵千户赵大人。”

    等十几原本的个海盗头子与赵兴全互相见过礼之后,郑芝龙便开门见山地道:“本官接到了锦衣卫提督许大人的命令,要求咱们去上海县那边儿,把李瘸子给干了。”

    郑芝龙此时虽然已经招安为官,但是毕竟是海盗出身,满口的江湖气息,根本就改不过来。至于手下的这十七个兄弟,一起号称十八芝的,也都是一个德性,众人皆是以此为乐,根本就不想着甚么官仪官威之类的东西。

    最是能打能拼的郑芝虎先开口道:“大哥,那咱们就去呗。那李瘸子自从咱们招了安,可是嚣张的很,叫嚣着要这大海上的每艘船都给他交平安银子。”

    很久没有关注过海上的事儿,反而忙着练兵为乐,争取早日成为真正的大明水师大将军的郑芝龙闻言便怒了,豹眼一睁,怒骂道:“交他娘!这海上什么时候轮到他李瘸子说话了?老子可还没死呢!”

    郑芝凤却不像郑芝龙和郑芝虎一般的只知道打打杀杀,早就立志考取武举人的郑芝凤觉得就算是打仗也得用脑子,不用脑子的,撑死了不过是吕布一般的个人之勇罢了。

    因此,郑芝凤却是没有像郑芝龙和郑芝虎一般的暴跳如雷,反而向着赵兴全拱手道:“赵大人,卑职郑芝凤,心中尚有一问,还请赵大人赐教。”

    赵兴全闻言,也是拱手道:“郑大人客气了,请讲。”

    郑芝凤道:“若是依着方才家兄所说,李瘸子此人是要去上海县?只是我等毕竟乃是大明水师,一旦去了上海,难免为李瘸子所觉,所以卑职以为有些不妥?”

    赵兴全点点头道:“这些海上的事儿,莫说是赵某一介粗人,便是提督大人也未必能及得上在座的几位。

    因此,赵某来时,提督大人曾经有过交待。提督大人要的,乃是李瘸子的人头,让李瘸子不至于再从海上跑掉,甚至各位怎么去,或者是怎么去解决掉李瘸子,提督大人并不插手,随各位施为便是。”

    郑芝凤闻言,便点了点头。这位许提督倒是个知晓兵事的。

    海上战争,原本便与陆地上的战争不同。

    别说那说翻脸就翻脸的老天爷,光是没有甚么遮挡的海面上,就足够让敌人远远地发现自己并且逃窜了——除非自己的般比敌人的快上许多,才有可能追的上,否则一旦发现就立即逃跑,还追个屁。

    尤其是现在的这种情况,自己兄弟几个都是招安了官兵的,那李瘸子还不得以为自己家势力大涨?又如何敢与自己交战?

    只是郑芝凤不知道,许显纯知个屁的兵事。不过是见崇祯皇帝总是说专业的事儿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干这句话,自己暗自记在了心里罢了。

    想着自己并没有单独指挥过军队,所以干脆也学一下崇祯皇帝,让会打仗的去打仗,反正这些人打的好了,自己脸上也有光不是?

    郑芝凤沉吟一番,便对郑芝龙道:“大哥,若说是让人去解决掉这李瘸子,小弟倒是有个人选。”

    郑芝龙还没有说话,郑芝虎却瞪眼道:“谁?我告诉你老五,这事儿哥哥我去定了。你可不能跟哥哥抢。”

    郑芝凤笑了笑道:“哥哥别急。咱们原本十八芝的兄弟们,都不能去。”

    见郑芝龙和郑芝虎都是眼睛一瞪,郑芝凤便摆了摆手,其势若诸葛亮摇动了羽扇般,笑道:“大哥别急。咱们兄弟现在是大明的水师官兵,那李瘸子必然望风而逃。到时候这茫茫大海,咱们又上哪里追去?

    但是有一个人,却正好能拦得往他李瘸子,咱们带兵掩伏其后,等他们双方接起兵来再出现也不迟。”

    郑芝龙闻言,心中却是一动。这样儿的法子确实是最稳妥的,一来能防着李瘸子提前发现了自己而逃跑,另一方面,别管郑芝凤这小子说的是谁,反正被推出来的这人的势力肯定是要受到削弱的,到最后,还是自己家占了便宜。

    见郑芝龙不再像刚才那般急躁,郑芝凤才开口道:“李吖子那伙儿人,大哥想必是知道的。”

    见郑芝凤说的是李吖子那个小娘们儿,郑芝龙却是急了,怒道:“放屁!李吖子这小娘们儿跟咱们交情可不浅,而且早晚也能收编到咱们麾下,你就忍心送她去死?”

    郑芝凤却摇头道:“大哥莫急。小弟早知道大哥对李吖子起了心思。并不是小弟要送这位未来的嫂嫂去死,小弟还怕大哥扒了小弟的皮哩。”

    被揭破心思的郑芝龙老脸一红,所幸长年在海上打拼厮杀,风吹日晒之下,倒也看不出来。

    郑芝凤接着道:“小的方法,却是送给这位未来的小嫂子一桩富贵。

    只要这位未来的小嫂子与那李瘸子交上了兵,咱们再掩杀过去,其中连半个时辰的时间都用不了。

    只要小嫂子能缠住了李瘸子,那李瘸子又能往哪里逃了去?到时候李瘸子授首,大哥与小嫂子可都是大功一件。

    如此一来,小嫂子便也能名正言顺地招安受封,大哥也可以借着英雄救美的机会去上门提亲嘛。”

    等到郑芝凤一番不要脸的话说完,一众海盗出身的家伙皆是嘿嘿笑了起来,其中说不尽的意味,却是要靠各人自己体会了。

    郑芝龙讪讪一笑,望向了赵兴全。自己这些人方才只顾着商量怎么弄死李瘸子顺便给自己捞好处,却全然忘了赵兴全这家伙可是锦衣卫的千户。

    赵兴全却是嘿嘿一笑,对郑芝龙道:“郑将军不必看我,赵某可不是那些腐儒。咱们都是给陛下办差的,只要不违了这大明律,给自己行些方便又怎么了?便是陛下知道了,也不会说些甚么的。至于方才郑芝凤郑兄弟的话,赵某不懂。”

    见郑芝龙不解,赵兴全道:“赵某是真的不懂海上作战这些事儿。方才赵某也已经说过了,提督大人的意思就是由着几位自己操办,提督大人只管要李瘸子的人头,其余不问。”

    郑芝龙闻言,便嘿嘿一笑,对着赵兴全拱手道:“让赵大人见笑了,我这些兄弟都是些粗人,平日里叫他们多读书也没有肯听,总是以大老粗自居。”

    郑芝龙先是诚恳地自揭其短,接着又道:“既然如此,那本官就自己安排了?”

    见赵兴全点头示意,郑芝龙便吩咐道:“老四,你出的主意,你便自己去联系李吖子。告诉她,老子这是许她一桩大富贵。”

    见郑芝凤领命,郑芝龙又赶忙加了一句:“还有,告诉那小娘们儿,别他娘的跟个男人一样总是跳帮砍人,那是老爷们儿的事儿,让她老实的躲后面,免得伤了她。”

    ps:暴君辞职时间是3月12号,13号以后开始正式全职。期间不定期爆发。但是最近工作确实特别多,看官老爷们多多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