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我家主人叫崇祯
    李瘸子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吴天德这个老东西从哪儿找来的这么个高手。

    若说自己的一身本事,寻常三五个大汉根本就近不了身,可是在眼前这人手下几乎走不过一合,自己手中那把从倭国弄来的号称百夫斩的倭刀,眨眼间的功夫便被砍断。

    更让人想不通的是,若说吴天德这老东西不老实,想要黑吃黑是可能的,但是怎么着也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时候就向着自己下手吧?

    李瘸子毕竟纵横海上多年,心智之坚定,非同常人。心中一边思索,一边疾步后退,想要躲过眼前那几乎看不见影子的刀刃。

    只是见对面那个面白无须的大汉一步步的逼近,刀刀不离自己胳膊与双腿,李瘸子心中越发的胆寒,猛退一步后喝道:“兄台,且先住手!”

    对面的汉子倒也停了下来,李瘸子得了喘息的功夫,问道:“我李瘸子为人最重好汉,似兄台这般人物,实在是我李瘸子生平之所未见,今天愿意与兄台平分了这些银子,便是这海上的买卖,也愿与兄台平分。兄台又何必做那吴老狗的手下?”

    对面的汉子什么表情,李瘸子看不到,但是语气中的杀意却是能听得出来:“吴天德算什么东西?只是我家主人说了,要带你回去。”

    李瘸子心中暗忖,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这般人物了?能驱使这等高手如鹰犬一般,且又如此忠心耿耿,面对白花花的银子也是毫不变色,想来他家主人来头更大,自己便是再瞎,又怎么敢去招惹?

    心中越发的疑惑,李瘸子好奇地问道:“不如贵主人是?”

    那汉子语带讥讽的道:“我家主人的名讳,是你这种人渣能问得?乖乖的束手就擒,也好少吃些苦头!”

    说完,手中长刀便再次劈向了李瘸子。

    李瘸子一边闪躲,一边想着今天这事儿该如何脱身。

    只是正思考间,眼睛余光却发现海上突然亮起了大片的光亮,便似有人点起了火把一般。

    李瘸子心中倒是颇感欣慰。

    自己这些手下终于知道点起火把来救自己了,倒也不枉了平时里自己对他们推食食之,解衣衣之来收买人心。

    只是没等李瘸子高兴多久,便听得海上响起了一片片的喊杀声,时不时便有惨叫声和落水声传来。

    李瘸子心知海上必然也是有了变化,对吴天德越发的记恨起来。

    这条贪心不足的老狗!这完全是想要断了自己的根!就算他这次灭了自己,也不知道这些银子够不够这次请这么多帮手的花费!

    此时岸上却又陡生异变。

    一阵急促如雨的马蹄声传来,便是连松软的沙子上面,也是能感觉到一阵阵的震颤。

    李瘸子躲闪之中抽眼望去,却是一个个骑兵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控缰,在围剿自己带上岸来的这些个手下。

    若说是在海上,李瘸子自认不怵任何人。纵然那些红毛蓝眼的夷人手里火铳火炮厉害,自己也不见得怕了他们。

    只是如今上了岸,却真个是如同虎落平阳,龙游浅滩,自己和一众兄弟们便是有十分的本事,只怕也难以发挥出来八分,更何况还有一众骑兵过来围剿?

    此时才感觉胆寒的李瘸子高声叫道:“吴老哥!兄弟自认没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何必下如此大的本钱来对付兄弟?

    若是你看上了这些银子,尽管拿去,倘若吴老哥觉得不够,兄弟来日愿双倍补偿,如何?”

    只是躲闪之中等了半晌也不见吴天德有什么话说,李瘸子这再心知无幸,心中也不再想些有的没的,只盼着能先想办法退了眼前的汉子,回过头先躲过今天这一劫再说。

    李瘸子在岸上左支右躲,其手下的一众留在海上的海盗们日子也不好过。

    莫名其妙地冲出来一支船队,借着夜色的掩护,直到近前了才打起火把,一时之间原本打算冲上岸去抢回李瘸子的一众海盗就此被缠住了,再无没什么去救李瘸子的打算。

    李瘸子手下二当家的李光华看着对面已经打起了火把的船队,心中也是暗骂了一句他娘的晦气。

    对面的船队所打出来的旗号,自己认识。李吖子那小娘们是这片海上出了名的惹不得。

    要说海盗,自然是打家劫船,杀人放火为生。至于奸淫掳掠什么的,那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但是李吖子这小娘们儿偏不。

    她的手下,打劫是打劫,只是专挑那些甚么朝鲜和倭国,还有那些西夷的船只打劫,至于大明的船只,这小娘们从来就不许手下人去抢,偶尔还会帮助一下遇到问题的大明百姓的渔船。

    还有就是,别管是什么人,朝鲜人还是倭奴,乃至于西夷人,只要是女子,这李吖子便不许手下人去碰。

    这么一来,李吖子虽然和自己等人都算是这海上的祸害,但是这小娘们儿在那些泥腿子之间却是有了好大的名声,平时里根本就没有渔民害怕李吖子的船队不说,若是被他们知晓了有谁想要对李吖子不利,往往还会跑去通风报信,这也使得李吖子这小娘们儿更加的难缠。

    今天这李吖子不知道从哪儿得了风声,这是打算黑吃黑来了!只是想不通这李吖子怎么和吴天德搞到一起去的?

    既然想不通,李光华便干脆不再去想,一边传令手下的海盗们准备迎敌,一边命亲信们打起火把来。

    随着一阵轻微的碰撞和摇晃,双方的船便靠到了一起。

    晚上的海战没什么好的,跳帮,然后去砍人。如果不能把敌人砍死,那么就被敌人把自己砍死便是。

    只是让李光华真正亡魂大冒的,则是李吖子这小娘们儿亲自跳帮,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杀了过来。

    李光华确实想不通,这李吖子倒底在发什么疯。往常虽然知道她一身好武艺,但是也没听说过她还亲自跳帮杀人。

    一边暗骂自己犯傻了才命令自己的亲信点火把,一边喝道:“拦住她,谁能杀了她,立即提拔三级!赏银百两!”

    自古来有道是财帛动人心,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听有百两纹银可拿,而且还能连升三级,李光华手下的海盗们便嗷嗷叫着挥刀向着李吖子杀了过去。

    李吖子去了冷冷一笑,不退反进,同样举起手中的长刀,向着李光华手下的海盗们杀了过去。

    随着李光华跳帮过来的二当家李老六和一众手下不敢怠慢,赶忙跟着一起杀了过去。

    一时间,李光华所在的这条船上便血肉横飞,惨叫声四声。

    李吖子也不管自己杀了多少人,只是一个劲地向前冲杀,突然间觉得自己眼前一空,便见被四五个亲信护起来的李光华正瞧向自己。

    杀透敌阵,浑身却没沾上多少血迹的李吖子冷笑一声道:“投降?或者,死!”

    李光华暗骂这娘们儿太过嚣张,只是如今形势比人强,李吖子玩的好一手黄雀在后。

    略一斟酌,李光华便开口道:“李大当家的,咱们五百年前可是一家,如今为何突然要兵戈相信?”

    李吖子却是根本不理会李光华的说辞,只是重复了一遍:“投降?死?”

    李光华大怒,喝道:“李吖子!别真以为你有甚么了不起的,爷爷也不见的怕了你!”

    李吖子大怒,挥向便向着李光华的方向杀了过去。

    李光华原本以为刚才的一番厮杀,应该已经耗尽了这小娘们儿的体力,却不曾想这小娘们儿仿佛不知疲倦一般。

    心中胆寒的李光华一边命手下的几个亲信去拦住李吖子,一边四下打量,找起了退路。

    只是这一打量不要紧,却见远处正有团团火光向着自己所在方向而来。

    看着那些火光的高度和驶过来的速度,多年混迹海上的李光华便知道一定是明军水师才会有的战船。

    李光华怒喝一声:“李吖子!你投降了官兵,甘为朝廷鹰犬!”

    李吖子却置若罔闻,只顾着一刀刀地劈向李光华的亲信。

    李光华的亲信们平日里随李光华作威作福惯了的,便是连跳帮厮杀都干的少了,又如何挡的住李吖子?不多时便纷纷被砍死。

    李吖子喘息一番,冷眼望着李光华道:“投降?死?”

    你他娘的就会这一句吗?!李光华心中大骂。

    只是见李吖子也会累,眼见李吖子也会累,心中终于安定了一些,再也不像刚才一般害怕。

    只是压下了心中对于李吖子大名的畏惧过后,李光华却是有些恼羞成怒地道:“你等着,若是你落到爷爷的手里,爷爷便好生调教你一番!”

    李吖子一张俏脸气的粉红,呸了一声却不言语,只是斜举着长刀便向李光华砍去。

    等到郑芝龙等人的船队赶到后,李吖子的手下和李瘸子的手下正绞杀在一处。

    只是李吖子的手下很好辨认,每个人都是在左臂上缠了块白布,在火光之下倒是显眼的很,倒也不怕认错。

    郑芝龙看着眼前这一幕,喝道:“靠上住,杀了李瘸子的人!”

    郑芝虎和郑芝豹闻言,便躬身应是,接着便指挥手下人将船靠了过去,各自带着手下的人手上前去厮杀。

    而在岸上的李瘸子早就体力不支了,心中不住的暗骂眼前的大汉就是一头怪物,却根本无法脱身逃走。

    心中正焦急的李瘸子一个躲闪不及,便被眼前的大汉一刀砍在了左臂上,左手连着小臂便直接齐肘而断。

    李瘸子连忙伸了右手去抓住左边儿的断臂之处,以免再出更多的血,口中也赶忙喝道:“且慢!李某愿意投降!”

    眼前的大汉这才住了手,只是刀尖仍旧指向李瘸子,喝道:“跪地!”

    李瘸子咬咬牙,只得慢慢地跪了下去,心中却仍旧在思索着脱思之法。

    只是眼前的大汉却不见动作,只是打了个响哨,想来便是在招呼同伴,本人却是紧盯着李瘸子,便是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李瘸子心知今天必然是逃不成了,也就不再想些其他的,只是不甘地道:“请问阁下高姓大名?山高水长,李瘸子不忘兄台大恩!”

    那汉子却仿佛没有听说李瘸子话中的意思,依旧面无表情的道:“主人鹰犬,没有姓名。你若一定要记,记住了,老子叫青龙。”

    话音刚落,这名字叫做青龙的汉子的同伴便赶了过来,先将李瘸子给捆了起来,这才随手扯了个条布,将李瘸子的断臂之处狠狠地扎紧。

    此时沙滩上的喊杀声早就停了下来。便是李瘸子的手下再凶悍,再不畏死,又如何能与骑在战马上的骑兵相斗?只不过片刻的功夫,便纷纷成擒。

    李瘸子此时也认命了。

    今天这吴天德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搞了这么大的阵仗来算计自己。别说是自己了,便是往日里的郑氏兄弟没有招安,只怕得也饮恨在此。

    只是等李瘸子被推搡到了吴天德身边的时候,却见吴天德身上也是被一些几乎看不出来的绳子给捆着,正望着自己苦笑。

    直到此时,李瘸子才弄明白,根本就不是吴天德在算计自己,而是自己和吴天德都被人给算计了。

    正自心惊对方的势力之大,却见一个身着锦衣,手中摇着一把折扇的家伙慢慢地踱步过来。

    他娘的,大晚上的也不怕冻死你个狗日的!

    李瘸子心中正自暗骂,却听那锦衣打扮的人问道:“这便是李瘸子?啧啧,也不过如此嘛。”

    旁边儿的吴天德谄笑道:“是,是,这便是李瘸子了。”

    那锦衣之人唰地一声将手中折扇一收,盯着李瘸子道:“我家主人可是说了,要某将你带回去处置,如今,某总算见到活的李瘸子了,不枉此行,不枉此行啊。”

    我家主人四个字,李瘸子已经从刚才那个名叫青龙的汉子嘴里听说过了,如今再次听说,便好奇地问道:“不知阁下是谁?贵主人又是哪位?李瘸子又如何得罪了贵主人?便是死,也请阁下让我李瘸子死个明白。”

    那锦衣汉子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向着北方拱手道:“我家主人,名叫崇祯,至于区区,锦衣卫提督许显纯便是了。如今你李瘸子落入许某手中,许某一定好好招待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