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许某要整顿海上势力
    崇祯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在大明来说,除了不懂事的孩子和居住在偏远到连新天子登基都不知道的人,剩下的没有谁是不明白的。

    如今对面的锦衣之人说出了自己家主人是崇祯这句话之后,李瘸子便知道自己栽了,彻彻底底的栽了。

    如果将锦衣之人对应到锦衣卫,那么面白无须的那个大汉便是厂卫之中的东厂太监了?

    如此一来,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这种级别的高手便解释的通了。

    常言道,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富有四海的大明天子想要招揽或者干脆自己培养一些高手出来,倒还真是简单的很。

    只是让李瘸子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是,自己不过是如往年一般倒卖一些粮食罢了,就算是今年倒卖的要比往年多了一些,也不至于惹出厂卫来大肆围剿吧?

    李瘸子自知必死,倒也看的开了些,直接问许显纯道:“您是京城来的大人物,小的只是海上讨生活的乞儿,不知道怎么会惹动您亲自来剿灭小的?”

    许显纯冷笑一声,根本就没有打算回答李瘸子这个问题。

    一个死人罢了,理会那么多做什么?只是想想这李瘸子肯定还知道其他的东西,许显纯便道:“以后你自然知晓。厂卫的手段,想必你是听过的,不要想些有的没的。”

    李瘸子闻言,却是惨然一笑。

    厂卫的大名谁不知道?能止小儿夜啼的厂卫手段,哪一样拿出来都不是自己能承受的想的。

    当下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候安排便是了。

    许显纯挥挥手,命人将李瘸子带走,随即便望向了杀声渐止的海面上。

    郑芝虎与郑芝豹在跳帮到了李光华的船上之后,便各自带着人冲杀了起来。

    若是论起真正的实力来,李瘸子的手下倒是比李吖子的下手强的多,不仅人数上要多一些,便是兵器上也要强出不少。

    只是李吖子却是捡了个好时候。

    海滩上的喊杀声若是小了,倒也没甚么,只是从一开始,阵阵喊杀声便已经传到了李光华他们的船上。

    李瘸子和李光华的手下们原本就心中挂着自家老大的安危,再被李吖子在有心算无心之下这么一冲击,倒是颇有一些手忙脚乱的意思。

    再加上如今海滩上的喊杀声止息,反而亮起了片片的火把,留守船上的一众海盗包括李光华,心中更是胆寒不已。

    只是虽然有些逃跑,此时却是晚了。

    郑芝龙在刚过来之时,便先打了一炮以示警告,李光华及其手下知道自己被围之后,加上李吖子和她的手下悍不畏死的这一番冲击,一众海盗心中更是慌乱,被杀的节节后退。

    此时的李吖子却是手持滴血的长刀,冷冷地看着对面的李光华。

    李光华被李吖子那双毫无感情的双眼盯得头皮发麻,心中却暗恨自己刚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干什么,现在惹得这小娘皮不死不休的追着自己砍。

    只是眼看讲和无望,周边那些明军水师的战船也靠了过来,李光华唯有寄希望于赶紧杀退了眼前这些人,能夺个小船借着夜色逃命。

    想到这里,李光华便不管不顾地抽刀杀向了李吖子。

    而方才还怒气勃发的李吖子此时却不怒了。识破了李光华的想法后,李吖子便如同猫戏老鼠一般,只是紧紧地缠住李光华,不让他有脱身的时间。

    李光华心中暗暗叫苦,见眼时间越拖便越对自己不利,李光华便高喝一声:“大家伙儿分散逃命罢!”

    一句话喊完,便一刀快过一刀地向着李吖子劈去。

    李吖子却好是闲庭信步一般,轻松地躲过李光华劈过来的刀锋,不时再递出一刀,偶尔还能给李光华添上一道伤口。

    李光华眼见无法逼退李吖子,便息了这个想法。反而猛劈一刀之后向着船边儿纵身一跃,想要跳入海中逃命。

    李吖子见李光华跃入海中,虽然心中暗恼没能现在就杀了他,却也不见得多么焦急,只是望着船边冷哼一声,便不再理会。

    船上的喊杀声渐渐地息了。

    李瘸子手下的海盗们纵然再是悍勇,又如何比得上郑家兄弟手下已经转职成为大明水身的海盗们?

    如果能比得上,这茫茫大海上,倒也不至于让郑家兄弟的“十八芝”一家独大了。

    见喊杀声停了之后,郑芝龙便对身边的郑芝凤吩咐道:“带人过去初刀,活口一个不要。另外,看看李吖子那小娘皮如何了。”

    郑芝凤点点头,便带着自己手下的一众亲信跳到了李光华的船上。

    一脚踢开一具尸首,郑芝凤对跟着过来的一众手下道:“补刀。”

    吩咐完,自己便径直向前走去。

    李吖子这小娘们儿可是自己大哥看上的,也不知道这回她有没有事儿。

    李吖子看着走过来的郑芝凤,冷笑道:“若是你们郑家再晚来一会儿,这李瘸子的手下便已经死光了,这会儿过来干什么?”

    郑芝凤被噎的无语,这小娘皮明显是嫌自己等人来的晚了,以至于她手下的损失超过了她的预估。

    苦笑一声,郑芝凤还是解释道:“李大当家的勿怪,实在是我等不敢太早出现,要不然惊跑了这李瘸子,上面怪罪下来,家兄实在是难做。”

    李吖子却呸了一声道:“他难做?老娘手下伤亡这般大就不难做了?”

    见郑芝凤无语,李吖子便接着道:“滚开,老娘自去找他郑芝龙。”

    郑芝龙见李吖子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心中虽然好笑,却是一点儿不敢怠慢,连忙拱手道:“见过李大当家的。”

    李吖子有如男儿一般,也是拱拱手道:“郑大当家的客气了。”

    两人互相见礼完毕,却突然间有些哑然。

    郑芝龙感觉自己便是有如那初见梦中情人的少年男儿一般,一股子热血涌上头,直想将这李吖子拥入怀里。

    李吖子却是皱眉看着眼前这个腌臜汉子,便是一身水师将军的官袍穿在身上,却不见多大的官威,反而是身上那股子任侠四海的大盗头子气息颇重。

    心下不喜的李吖子拱手道:“郑大当家的此番来的比原定的要晚了一些,我李吖子手下伤亡便要大了一些,不知道郑大当家的能给个什么说法?”

    被李吖子一番话惊醒过来的郑芝龙心忖道,若是老子给你赔付,那须得是自己家的东西,又如何能不心疼?以后你进了门,不还得骂老子败家?

    若是用大明的东西么?反正东西是朝廷的,人情落在自己头上,这波生意不亏,说不定这娇滴滴的小娘子佩服俺老郑大方,就此动了心呢?

    打定主意的郑芝龙当下豪爽地拱手道:“李大当家的放心,俺郑芝龙一定给你个交待。”

    见叫吖子不说话,只是明显地在等着自己开口,郑芝龙沉吟一番,开口道:“郑某愿以五百两纹银相酬,外加大明水师战船一艘,便是李大当家脚下这艘一般模板的,还有这李瘸子老巢中的一半儿金银珠宝,如何?”

    李吖子原本只是想着要点儿赔偿,却不曾想郑芝龙这般大方,竟然连水师的战舰都敢往外送。

    李吖子好奇地道:“郑大当家的果然豪爽。只是这水师战舰,又如何能送得出来?只怕每一艘都是要报备的吧?”

    郑芝龙早将李吖子看成了自己房中之中,再加上左右的都是亲信,因此倒也不瞒着李吖子,小声道:“李大当家的放心。郑某一口吐沫一个钉,自然不会食言。这战舰到时候便报个战损沉了,李大当家的再把它重新刷一遍漆,又有谁会知道?”

    李吖子闻言,心中冷笑不止。

    早就听说官场黑暗,想不到这郑芝龙才当了多久的官兵,就学会了这些狗屁倒灶的东西,以后还是得离这些人远一些才是。

    如果郑芝龙知道李吖子心中所想,肯定要大叫冤枉的。

    把水师的战艘报战损,别的不说,光是水师衙门还福建巡抚熊文灿那一关就不好过,到时候还不知道要费多少唇舌,要上下打点多少。

    如果不是自己想着待一朝一日能纳了这李吖子,这些东西早晚是自己的,哪怕是现在就与李吖子翻脸不认账,他郑芝龙也断然不会许下这些东西。

    见李吖子默认了自己的提议,郑芝龙心中大喜,只道是这李吖子也是中意自己,这才默认了自己提出来的这些条件。

    郑芝龙当即便拱手道:“既然如此,李大当家的何不陪郑某上岸,见一见锦衣卫提督许显纯许大人?”

    李吖子虽然瞧不起郑芝龙这般作派,但是对于久闻大名的厂卫,却也是感兴趣的很,再加上心中某些不为人知的小女儿心思,当下便拱手道:“也好。”

    等郑芝龙与李吖子来到许显纯所在海滩上的时候,许显纯明显等候二人多时了。

    郑芝龙赶忙快走两步,弯腰作揖道:“下官郑芝龙,见过提督大人。”

    许显纯闻言便伸手虚扶一把,呵呵笑道:“郑大人与本督同朝为官,乃是共同为圣天子效命,又何须如此见怪?”

    郑芝龙就势直起了身,对许显纯介绍道:“好教提督大人得知,这位便是海上一阵风,李吖子李大当家的。”

    许显纯闻言,却是不等李吖子给自己施礼,便先对李吖子拱拱手道:“李大当家气概不输男儿,实在是如秦老将军一般的巾帼英雄。”

    被许显纯这么一说,李吖子也是赶忙施礼,方才那股子操刀砍人的豪迈也不知道被丢在哪儿了,拱手道:“提督大人过奖了,草民愧不敢当。”

    许显纯呵呵笑道:“李大当家的又何必客气?”

    抬头看了看天色,便接着道:“如今天色已晚,李大当家的若是信得过许某,不如一同到城里歇息,明日咱们再好好商议一番?”

    一直陪在李吖子身边的侍女灵儿却突然小声对李吖子道:“大当家的?”

    见侍女开口,许显纯便一副恍然的样子道:“若李大当家的不放心,也尽管留在自己的船上歇息便是,许某明日再来。”

    李吖子却是颇感意外。

    往日里只听说厂卫如何跋扈,如何泯灭人性,如今看来,倒也不尽如此?

    咬了咬牙,暗自思索了一番的李吖子便拱手道:“一切依提督大人,草民无不遵命。”

    许显纯见那侍女仍然一副淡然的样子,但是眼中却满是掩饰不住的焦虑——若是常人倒也罢了,在自己前面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不是鲁班门前弄大斧,孔子门前读春秋么?

    若自己真有心灭了这李吖子,还需要先诱到城里?光是此地在岸上的那些蒙古骑兵,也足够把他李吖子加上郑芝龙一起灭上个十回八回了。

    暗自好笑的许显纯呵呵一笑,对李吖子道:“李大当家的这侍女不错,忠心可嘉。李大当家的,请。”

    等回到了上海县的县城之中,赶走了半夜赶来伺候的上海县知县,命人安排好了郑芝龙与李吖子等人休息,又把李瘸子和吴天德分开关押好,交由东厂番子和锦衣卫校尉共同看守之后,许显纯这才去休息。

    直到第二天,许显纯才再一次召见了郑芝龙与李吖子。

    看着梳洗过后一身素衣打扮的李吖子,虽然不施眉黛,却自别有一般风情万种。

    许显纯等郑芝龙与李吖子行过礼后,便对着京城的方向拱了拱手道:“许某此番前来,陛下命许某整顿一番这些海上的大盗。”

    见许显纯如此开门见山,又望向了自己,李吖子却是银牙暗咬。

    这他娘的,整顿一番,到底如何整顿?纵然自己心底的那些女儿家小心思在,却也不能任人宰割不是?

    许显纯见李吖子默然不语,知道她心中在顾虑些什么,便哈哈笑了一声道:“李大当家的不必忧虑,这其实是个好消息。”

    见李吖子一双杏眼好奇地望向自己,许显纯再次向北拱手道:“陛下吩咐许某整顿一番海上,却不是要尽数剿灭,也不是要一味地招安,否则,许某又何至于大费周章地请李大当家的商议?”

    ps:暴君又被冻感冒了……如果看盗版的读者老爷们回来看正版,或许暴君的感冒会好的快一些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