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便许尔等一地总督
    许显纯的话说的很不客气。

    但是不管是郑芝龙还是李吖子,谁也没有认为许显纯在吹牛逼。

    光是从这一次诱杀李瘸子的行动上来看,只要锦衣卫真的想要去办,那不管是他郑芝龙还是李吖子,都很难躲的过去。更不要提传说中厂卫那无孔不入的暗杀了。

    李吖子倒也爽快,反正左右都躲不过去,伸头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倒不如看看这锦衣卫提督能说出甚么样儿的话来。

    许显纯见李吖子的面色一变再变,却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平静,也不禁在心中暗赞一声好心智,开口道:“今日之事,出许某之口,入李大当家与郑将军之耳,出了这个门,许某一概不认。”

    见许显纯说的这般慎重,郑芝龙与李吖子更是好奇。

    “许某来时,陛下曾经有过吩咐。

    海上势力虽多为海盗,然则也是我大明子民。而大海之广,又不知其方圆几许。

    故而,陛下的意思便是将尔等海盗收归大明管理。”

    李吖子闻言,也是心中一动。

    许显纯的话里说的很明显,收归大明管理,却不是招安后归水师管理,也没说是不是归官府管理,那到底由谁来管?

    李吖子最终还是决定先行试探一番:“启禀大人,海上之人,多为浪荡不服管束之辈,若以军法约束,只怕易生祸患。”

    许显纯淡淡地道:“李大当家的也不用试探,本督也不曾说过要将尔等收归大明水师。”

    自己一番试探之言就此被许显纯识破,李吖子也忍不住俏脸一红,讪讪一笑,便不再说话。

    许显纯却不理会李吖子的尴尬,接着道:“尔等愿意做海盗的,便继续做你们的海盗,大明不会管你们。

    但是有些规矩,你们也是要遵守的。”

    李吖子好奇地道:“请大人明示。”

    许显纯道:“其一么,便是大明的百姓,不许你们动。除此之外的那些蛮夷,你们愿意抢也好,愿意杀也好,大明就当没看见。但是谁要是敢动大明的百姓,那下场就是和李瘸子一般。

    当然,本督个人还是建议你们抢东西就好,人还是尽量不要杀,都杀光了,以后你们抢谁去?

    其二,你们以后抢掠所得,须得上交三成。”

    本来听到第一条的时候,李吖子还显得很无所谓。本来自己就没抢过大明的百姓,所以这一条对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

    可是听到第二条的时候,李吖子却是噌的一下站起来道:“提督大人,这算什么?我等没有饭吃的时候,大明可曾管过我们?我等被那些蛮夷欺负的时候,大明可曾管过我们?

    如今甚么都不做,便要拿走三成,草民不服。”

    许显纯的脸当即便冷了下来,盯着李吖子道:“你当本督在和你商量?”

    李吖子被许显纯看的心中发毛,却壮起胆子冷笑道:“大人自然不用和草民商量。草民么,自然如韭菜一般,割了一茬还有一茬,远在京城的皇帝和高居庙堂的大人们自然关心不到。”

    许显纯却是感觉到一阵阵的蛋疼。你丫的能不能别扯上皇帝?若是有人回去跟皇帝这么一说,老子这回少不得一个办事不力的名头了。

    许显纯冷哼一声道:“这三成不是本督要的。乃是陛下所要。当然,陛下也不是白要你们的。”

    李吖子不说话,依旧直视着许显纯,看他能有什么说法。

    许显纯接着道:“大明的港口,任凭尔等拿着锦衣卫的条子去停靠。若是有人不许,尽管去找锦衣卫说话。

    尔等在海上所需要的一切武器,战船,尽可以向大明购买。除去劲弩和福船这等军中利器,其余的火铳和刀剑,只要你们拿的出银子,便尽管买。

    还有,若是你们打下了那些蛮夷的地头,大明便是许尔等为一地总督,也无不可。”

    听到许显纯这般说法,李吖子却是心动了。

    火铳那玩意儿且不说,毕竟没有了弹药,还不如烧火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好使。只是这刀剑与弓箭,却当真不是那么好弄到的。

    更别提打下了那些蛮夷的地头还能当官做总督了。从炎黄至大明,哪个不想当官?哪个不想光宗耀祖?

    只是自己一个女儿身,当真能成?

    想到这里,李吖子便又迟疑了:“提督大人莫非哄我?我李吖子毕竟是女儿身,也能当甚么总督?”

    许显纯端起桌上的茶水呷了一口道:“又有何不可?

    许某自陛下那里听来的,说是海外西方有个番邦小国,名叫英吉利的,其国主便是女的,称为女王。其周边之国,亦多是由女子掌国。

    再者说了,便是那唐三藏取西经的故事,想必你李大当家的也是听过的?其中不也有一女儿国?”

    女儿国这种破事儿你就不用拿出来说了。老娘虽然读书少,但是你也休想骗得了老娘!

    但是那英什么利的小国,还真有女子称王的?若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海外打下一片大大的地盘儿,弄个总督甚么的来当,到时候再把那块地献给大明天子,那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岂不是真有实现的一天?

    暗自呸了一声的李吖子俏脸微红,应道:“若果真如此,三成便三成。”

    许显纯此时也不像刚才一般拉着脸了,复又如同一开始说话之时给人春风拂面一般的感觉:“李大当家的爽快!”

    此时便是连郑芝龙都感觉自己招安招的亏了,原本凭借着自己家在海上的实力,若是真个如许大人所说,那自己混个一地总督,岂不是要比当个水师领强的多?

    正想着,却听许显纯接着道:“李大当家的回去后,便可召集海上众人商议此事。只是此事有干陛下圣誉,所以?”

    李吖子拱手道:“提督大人放心,此事乃是郑大人与民女私下所为,非干大明朝廷之事。”

    麻卖批!

    郑芝龙原本就有些后悔招安,现在听李吖子就这么把自己给拖下水当背景,心中更是不爽。

    只是郑芝龙不爽,许显纯却觉得这李吖子果然够知情识趣的,当下笑道:“不错,正是如此。”

    李吖子却是想起来许显纯刚才说的三成,问道:“许大人,只是这抢回来的三成,不知道怎么交割?若是有人不交或者瞒报,又当如何?”

    许显纯冷笑道:“不交?那大明自然也用不着管他们了。大明及番国港口不许停靠补给,刀剑不许他们购买。长此以往,慢慢地耗也耗死他们。

    至于少交么,别人不说,你李大当家上个月抢了荷兰人的一艘往大琉球的商船,杀了二十一个人,银子得了一万三千两,这个没错吧?”

    李吖子闻言,心下便是一惊。这些厂卫到底到了什么程度,连自己手下都有人,而且想必也是颇有些地位,否则也不可能知道的这么多。回去后还是要好好查一查便是。

    许显纯见李吖子默然不语,眼睛却来回转动不停,当下便笑道:“李大当家的可是想着回去查一查?许某劝你一句,不要查,对你没好处。”

    李吖子转念一想,便也息了回去审问一下手下人的想法。

    许显纯说的不错,就算查出来了能怎么样儿?查出来了,人杀掉还是不杀掉?锦衣卫能安插一个,就不能安插第二个?没的弄的两家有了隔阂,再生出其他的事端来,反而不美。

    而且有锦衣卫在自己的手下也算是好事儿,起码大明朝廷上下可以对自己更加地放心一些罢?

    斟酌一番后,李吖子拱手道:“草民佩服。既然大人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草民自然也不会去查。”

    许显纯嗯了一声道:“李大当家的是明白人。至于这抢回来的三成怎么交割么,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拿着本督的牌子或者宫中的牌子去联系你,尽管安心等候便是。”

    李吖子见许显纯说完又端起了茶水望向自己,便知道这是要端茶送客了,便拱手道:“若无其他事,草民先请告退。”

    许显纯淡淡地笑道:“李大当家的请自便。”说完,又吩咐道:“来人,送李大当家的出城。”

    等到李吖子走了之后,许显纯的脸便拉了下来,淡淡地道:“郑大当家送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一手好人情啊!”

    一句郑大当家的,再加上送人情这么一句,直接就让郑芝龙额头上起了冷汗,便是后背,也隐隐开始发痒。

    稍微拧了拧脖子,郑芝龙躬身道:“卑职该死。”

    许显纯却冷笑道:“该什么死?”

    郑芝龙道:“卑职昨天晚上许给李吖子的好处,有损大明,卑职该死。”

    许显纯道:“郑一官,本督奉劝你一句,你现在是官军了,就要以官军的身份来做事。江湖上的那一套,你少带入水师中来。否则,陛下能容得你,本督可容不得你。”

    郑芝龙知道自己这一关算是过了,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过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躬身道:“是,是,卑职一定谨记提督大人教诲。”

    许显纯不理会郑芝龙的神色,接着道:“昨天你既然答应了,便照你答应过的去做。该给的东西便给,她李吖子为大明出了力,大明便也不缺这么点儿东西。

    但是,以后再有这种情况,你且好自为之罢!”

    许显纯一番话说的前后不搭,便是连顺序也颇为不通,但是郑芝龙却不敢拿许显纯的话当玩笑,当下便躬身道:“是,卑职多谢大人提点。”

    许显纯嗯了一声,这才转颜道:“我们都是为圣天子效命,昨天晚上你也是出了力的,本督也会如实上报给陛下,该你的功劳,也不会少了你的。”

    郑芝龙道:“昨夜之事,全赖大人指挥有方,卑职不敢贪功。”

    许显纯却笑道:“本督贪你的功干什么?贪来也是无用。你等用心为陛下效命,该是你们的,便不会少了你们一分。如今陛下重视武事,到时候搏个海上封侯,也未为可知。”

    郑芝龙闻言,这才大喜道:“是,多谢提督大人。”

    等到郑芝龙也退出去之后,许显纯这才对着旁边一直当自己是个木头人的平边侯巴特尔道:“看看,都是些不省心的啊。”

    艹你娘,你他娘的是敲打人敲打上瘾,现在敲打到老子的头上来了吧?

    巴特尔心中暗自腹诽,但是面上却是不显,拱手道:“许提督说的是,为人臣子的,还是要似你我这般忠心于陛下才是啊。”

    许显纯哈哈大笑道:“侯爷说的是啊。只是此间事情已了,不如你我便回京复命?”

    巴特尔道:“本侯前来只是协助于许提督,一切自然是许提督说了算。”

    许显纯道:“既然如此,侯爷便准备一番,咱们明日里便启程回京。”

    等到人都走光了,只剩下那个力擒了李瘸子的东厂辰课的青龙,许显纯才道:“都看到了么?”

    青龙道:“是,都看到了。”

    许显纯道:“此间事,你自一五一十的回报于你家督公便可。”

    青龙拱手道:“大人胸怀广阔,青龙佩服。”

    等到许显纯回到京城,将嘉兴和上海县的事儿向崇祯皇帝禀报完了之后,崇祯皇帝冷笑着道:“那李瘸子和那姓吴的都还活着?”

    许显纯躬身道:“是。”

    崇祯皇帝道:“接着给朕往下挖。朕不信区区一个海盗头子便能搅动如此大的风云。就算是加上一个废了的光海君,又能算得了什么东西。”

    许显纯躬身应是,接着又道:“陛下,臣以为郑芝龙此人心思太多,宜早做防范。”

    崇祯皇帝却是笑道:“人呐,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若是没有才不正常。不过倒也没甚么,那李吖子也算是为国出了力的,给她点儿东西也不算甚么。”

    沉吟了一番后,崇祯皇帝又接着道:“不过,你说的也不为过。若是光许了这些海盗们出海打地盘当总督,那郑芝龙心中未免有别的想法。”

    许显纯没有回话。这种情况下,明显便不是自己可以插嘴的。

    崇祯皇帝想了想,也没有甚么好办法,便吩咐道:“暂时先命锦衣卫多加注意罢,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

    ps:这是今天的第一更,也算是还了昨天的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