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给建奴泼脏水
    听完崇祯皇帝的吩咐之后,许显纯又躬身道:“陛下,此番拿回李瘸子并其手下匪盗共计一百零三人,拿回吴天德全家入九族上下共计三百二十七口,现已收押在狱,是否要?”

    崇祯皇帝却是摇了摇头道:“不要总是把事情搞的这么阴森森的。这些人该死,就由大明律来判,正大光明的杀鸡儆猴,若是罪不及死的,再另行处置。”

    许显纯躬身应是后,崇祯又接着吩咐道:“传,温体仁、施凤来、崔呈秀入宫。”

    等到温体仁等人赶到宫中之后,崇祯皇帝便开口问道:“登莱水师及宝船复建的事儿怎么样儿了?”

    温体仁斟酌了一番后回道:“启奏陛下,登莱水师已经完成了兵员的调派,也已经开始了训练。

    唯有宝船,只怕还需三年时间才能下水。”

    崇祯皇帝虽然只是个程序猿,按照大明的观点来看,其实颇为有些不学无术的感觉,但是毕竟不是个白痴,倒也知道宝船的事儿急不得。

    崇祯嗯了一声,便接着道:“此番许爱卿南下浙江,却是捞上来好大的一条鱼,如何处置,今日便先定个调子罢。”

    说完,便又命许显纯将吴天德和李瘸子的事儿说了。

    温体仁听完许显纯的复述之后,便躬身道:“吴天德及李瘸子罪该万死,无论如何惩处都不为过,唯有其余之人,却是留下才是最好。”

    崇祯冷哼一声道:“怎么说?其余之人不该死?”

    温体仁躬身道:“启奏陛下,余者虽然该死,然则实属浪费。

    近日据陕西巡抚传上来的消息,唐王世孙殿下颇是招了一些流民,如今陕西一地的饥荒却是大大的缓解。

    然而陛下前番曾命以工代赈之事,等到被殿下招募的流民跟着殿下远赴身毒,则前番工部所做的修整河道桥梁计划,则还需补充人手才是。”

    崇祯却是冷笑一声,狗屁的补充人手。几百个人而已,能顶得个屁用。还是杀光了省心。

    再者说了,大明未来的十几年里又有哪一年是消停的了,流民还不有的是。

    就算是流民被这些藩王们给招光了,大不了给平民百姓们发工钱,招工干活也就是了。

    念及于此,崇祯皇帝便冷笑道:“罢了,此事不议了,诛九族罢。”

    彼其娘之!你丫的招俺们几个进宫来就为了这事儿么?让俺们商议,结果你丫自己拍板诛九族,那你喊俺们干什么?

    温体仁正想再出言反对,却听崇祯接着道:“朕更为关心的,其实还是辽东之事。

    建奴既然已经开始高价买粮了,则其形势必然不乐观,否则也不至于干出这等事儿来。”

    温体仁想了想,确实如崇祯皇帝所说。如果不是缺粮缺的太厉害,建奴也不可能勾结上李瘸子,还高价买粮。

    温体仁看了一眼崔呈秀,示意崔呈秀先行答话。

    崔呈秀却是在心中暗骂一声温体仁果然是个老狐狸,这种背锅的事儿也要让老子顶上。

    崔呈秀心中一边腹诽,一边躬身道:“启奏陛下,据臣所知,建奴如今的日子却是不好过,买粮倒也是正常。”

    崇祯皇帝闻言却是失望不已,嗯了一声道:“依着建奴的性子,这些买粮的银子从何而来?总不能是拿他建奴自己的银子罢?”

    温体仁和施凤来闻言哑然。

    建奴哪儿来的银子去买粮食,这事儿得问建奴不是,再说了,万一人家真就是拿自己的银子买的呢?

    崔呈秀却是猜到了崇祯皇帝想要说什么,当即便拱手道:“启奏陛下,天启四年正月,老奴努尔哈赤曾连下九次伪汗谕,遣派大批建奴,查量汉民粮谷,凡每人有谷不及五金斗的,定为“无谷之人”。

    老奴努尔哈赤辱骂“无谷之人”是“不耕田、无谷、不定居于家,欲由此地逃往彼处之光棍”,谕令众建奴“应将无谷之人视为仇敌”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发现其“闲行乞食”,立即“捕之送来”,并于正月二十七日“杀了从各处查出送来之无谷之尼堪”。

    只怕如今这黄台吉小儿,又是在重施故计了。”

    崇祯皇帝身为一个历史小白,对这些事儿还真不怎么清楚。

    后世都知道辽东汉人都是闯关东过去的,可是闯关东之前的汉人呢?

    实际上,辽东在明代属于辽东都司,于洪武八年并入明朝版图,明朝在辽东都司共设25卫2州,其中25卫是汉族聚居区,2州是少数民族聚居区。

    大明和历史上的其他汉族政权一样在统计人口时往往只统计汉族人口而不统计少数民族人口,因为只有汉族人才负担赋税。

    辽东自古以来就是汉族聚居区古代就是九州之一的幽州之地,居民以汉族为主,而且人口不在少数,仅25卫中的金州卫一卫在明朝洪武年间就有人口45620人,可以从中看到辽东25卫在明洪武年间就有汉族人口100多万,这还不算驻屯的军户及其家属。

    大明洪武年间统计当时明朝统计的总人口只有6000万人,而现在中国的人口在13亿以上,假如按照正常人口繁衍的比率来看,就照100万人来算,他们的后代到现在应该已有了2000多万,这将在现在辽宁4090万总人口占到一半以上的比率,而绝非凤毛麟角了。

    那导致现在辽宁原住民后代绝迹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们的祖先集体“失踪”了。

    曾经是“田人富谷,泽人富鲜,山人富材,海人富货”,“家给人足,都鄙廪庾皆满,货贿羡斥”的富饶地区,竟弄得人丁锐减,田园荒芜,庐舍残破,百业凋敝,社会混乱,民不宁居,饥荒频仍,物价飞涨,甚至出现了“人相食”的悲惨局面。

    哪怕如此,老奴努尔哈赤多次叫嚣和实施杀穷鬼杀富户杀不服之尼堪,整个辽东的汉人都被努尔哈赤率作乱建奴屠得几乎干净了。

    侥幸没被屠杀的辽东汉人都沦为了建奴的奴隶,这也是最早沦为通古斯人奴隶的一批中国人。另有少数人则被编入伪军汉八旗。

    至于黄台吉么,崇祯皇帝对此人最大的印象,一是来自于后世的某部跪舔剧《孝庄秘史》,还有就是渣某庸的《碧血剑》,两者都是些什么玩意,崇祯也不至于当回事儿。

    只是如今么,毕竟是穿越回来了,结合着大明现有的情报来看,黄台吉此人到底是个甚么东西,倒也能看清楚一二了。

    所谓的重用汉官汉军,其实根本就是无奈之举。

    论生产技术,种植还是冶铁,这些明显有着技术含量的活,根本就不是建奴那些通古斯渔猎民族的野人能玩的转的。

    论到行军打仗,其实建奴也就是那么回事儿——拿着三国演义当兵书至宝的建奴想要和几乎打仗打了几千年的汉民族斗,基本上也就是个笑话。

    在原本的历史上,老魏还没有被干掉的时候,建奴始终处于被围困的状态,想要南下甚么的,根本就是扯蛋。

    如今也是这般情况,若不是崇祯皇帝想着借黄台吉小儿的手清理下朝堂才放任黄台吉兵临京师城下,便是他黄台吉再英明神武,也不可能在大明还没有完全烂透的情况下到了京城脚下。

    当然,崇祯皇帝也算是自做自受,若不是他放任黄台吉到了京城,只怕此时的黄台吉还只是一门心思的想着和俺答汗一样受个册封,开个互市便好呢。

    既然起了心思,那倒也由不得他黄台吉重用汉官了。

    毕竟像范文程和宁完我这样的狗奴才,在建奴之中可是少的很。若论忠心,黄台吉相信建奴不输于这两人,但是论到智计么,便是黄台吉也只能呵呵一笑了之。

    至于说是重用汉军,实际上这根子还是在老奴努尔哈赤的身上。

    老奴努尔哈赤在天启五年十月初三的“汗谕”中,命将未杀的“筑城纳赋”之“小人”,全部编隶汗、贝勒的拖克索,每庄十三丁、七牛,耕地百晌,八十晌庄丁“自身食用”,二十晌作“官赋”。

    编丁隶庄后,总兵官以下,备御以上,“每备御各赐一庄”。

    &nb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这样一来,原来“计丁受田”的汉民,失去了“民户”的身份,沦落为奴隶制农奴性质的“庄丁”,被迫缴纳数倍于“计丁授田”之丁上交的丁赋,人身奴役加重,剥削更为厉害。

    可能有的人会好奇,怎么着这样儿反而要重用汉军?

    其实很简单,**了。

    祖上就没富过,不像中原汉地一般,祖上一富就是几千年,当世界的老大当习惯了,乍富之下,便如一个穷光蛋突然中了五百万一般,钱多了,烧的。

    当年随着老奴以十三副盔甲,七大恨祭天起兵的八旗老爷们,突然间就有了自己的奴隶,那当真是骚的不知道姓什么好了。

    别以为那败家老娘们儿时期的双枪兵怎么怎么样,人家那是骨子里遗传的!

    所以建奴之中难得的一个有脑子的家伙,黄台吉登上了汗位之后,一边整顿建奴的老爷病,一边又假惺惺的优待汉民,重用汉军——能当炮灰,不心疼,这样儿的奴才,肯定要多喂两根骨头的嘛。

    诸多原因之下,就造成了黄台吉比老奴要强,更为重视汉民,搞甚么满汉一家亲,实际上,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

    颇为小白的崇祯皇帝将上面的事儿捋清楚之后,便倒吸了一口凉气,惊道:“辽东汉民!”

    崔呈秀躬身道:“不错,臣方才所说的,便是辽东汉民。”

    此时便是温体仁也已经反应过来崔呈秀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怕是指黄台吉在辽东又搞了甚么屠杀一类的。

    温体仁本身也不是什么好鸟,若是论到阴谋诡计和不要脸甚么的,温体仁还真就比不过崇祯皇帝,便是比之阉党之中的骨干成员崔呈秀,也是多有不如。

    但是只要舍得不要脸,坏水总是能有的嘛,温体仁当下便问道:“崔大人所言可有证据?毕竟那黄台吉也要爱惜羽毛,只怕还做不出这等事。

    若是有证据,这下子可就乐了。”

    崔呈秀摇头道:“并无证据。下官也只是依着建奴的性子来猜测罢了。”

    崇祯皇帝却是颇为不要脸的道:“证据?有证据啊!”

    温体仁精神一振,旋即想到这是崇祯皇帝不要脸的说法,便又有些丧气的道:“陛下所言,无非是派细作散布谣言罢了。只是辽东的百姓们肯信?”

    崇祯皇帝却笑道:“信不信的又能如何?温爱卿莫非没有听说过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施凤来也跟着道:“陛下英明。辽东的汉人便是被那老奴给杀的差不多了,却也不在少数。不管有多少人信的,只要传的多了,便是三人成虎之势,到时候也不怕他建奴不乱。”

    崇祯皇帝笑道:“不错,正是如此。只要脏水泼的多了,他黄台吉小儿便是想洗也洗不白,不怕他辽东不乱。”

    温体仁却还是反对道:“启奏陛下,臣以为还是不可。”

    崇祯皇帝好奇地道:“有何不可?”

    温体仁沉吟道:“辽东的汉民,也算是我大明百姓,如今陷于建奴之手,已经是水深火热。

    如果我大明派细作散布此等谣言,那黄台吉恼羞成怒之下,哪怕原本没有屠杀,也要变成真的屠杀了。”

    崇祯皇帝闻言却是一愣。

    刚才光想着怎么给黄台吉泼脏水了,这一关节却是没有想到。若是果真派人去大量散布谣言,只怕这些百姓还真个落不下好。

    颇为大中华主义的崇祯皇帝一时之间倒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如果说这些是朝鲜人或者是倭奴,别说死上一些,便是全死光了,崇祯皇帝也只有高兴,根本就不可能迟疑。

    可是如今却是事涉辽东的汉民,便是其他的少数民族,只要不是大明时期的建奴,崇祯皇帝可都是当成自己人来看的。

    崔呈秀见崇祯皇帝迟疑,心中暗骂温体仁混帐,拱手道:“启奏陛下,臣以为散布谣言之事,仍当派人去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