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燎原之势
    其实崇祯皇帝的暴怒,更多的只是借机发泄或者说掩饰自己内心的www..1a

    像王二和高迎祥这种级别的反叛,别说是崇祯皇帝自己了,就是随便派几能打的双花红棍都能平了他们。

    但是高迎祥有个女婿就很可怕了。

    崇祯皇帝为什么刚开始穿越的时候总是梦到自己挂在了煤山的老歪脖子树上?

    答案就是因为高迎祥的这个女婿。

    可是为什么崇祯不选择一开始就直接把高迎祥他女婿干掉呢?

    答案是,崇祯皇帝是个历史小白。

    大明这么多的驿站,小白崇祯只记得一个鸡鸣驿,因为在起点穿越者培训教材当中提到过这个名字,这里出过一个王爷。

    大明那么多的驿座,小白崇祯只记得一个李自成,因为这个家伙把自己逼得挂在煤山老歪脖子树上,大明帝国就此玩完。

    可是偏偏这李自成不是鸡鸣驿的。

    至于李自成出道之前是在哪个驿站混,小白崇祯皇帝表示自己在培训时没有好好学习,不记得了。只知道大概是陕西米脂的,剩下的不知道了。

    而且,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崇祯皇帝原以为自己当了皇帝后好好的抚恤民间疾苦,李自成应该就不会再造反起事了。

    然而穿越者毕竟是穿越者,不是本位面的土著,也就不会受到天道眷顾,成为位面之子·大魔导师·秀·刘那样可以召唤流星火雨的存在。

    这次的陕西民变,虽然除了高迎祥之外,剩下的几个家伙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但是崇祯皇帝也知道,正是这次的民变,才拉开了崇祯元年到崇祯十七年里无数次的农民起义,最终才被小李子把自己逼上煤山。

    回到后宫御书房的崇祯皇帝呆坐了呆晌,突然对侍立在躬身的方正化道:“正化,朕有一事要交待你去办。”

    方正化原地不动,只是躬身道:“请皇爷吩咐。”

    崇祯曲起手指敲了敲桌面,冷声道:“你去挑选可靠的人手,去陕西米脂,查一个叫李自成的人。然后,让这个人从世间消失。记住,朕只给你半个月的时间。”

    方正化应是,神色却是变也未变。

    虽然搞不清楚崇祯皇帝为什么单独要派人去除掉这个叫李自成的家伙,但是对于自己来说,这根本就不重要,只要老老实实的按照崇祯皇帝的吩咐去办就好。

    做人毫无下限的崇祯皇帝盘算着先干掉李自成,毕竟这家伙太他娘的吓人了,只要想想这个人还是有可能投入到高迎祥的手下,然后再进攻京师,崇祯就感觉头皮发麻。

    头皮发麻的不光是崇祯皇帝,远在固原的杨鹤也头疼。

    之前就已经接到过消息,命令自己整顿军务,以防陕西大旱之下有民变之事,若有,则要自己平叛。

    杨鹤其实很想骂娘。

    自己一介文官,领着三边总督这么个职务也就算了,这他娘的还要自己去平叛,这不是难为人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既然陛下亲自点了将,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尽心王事才行。

    当然,也不是全是糟心的事儿。

    毕竟崇祯皇帝亲征蒙古还是有好处的。起码现在边军的战意比之天启七年之前要强得多,加上粮饷到位,军心也极为稳定,因此倒不怎么担心。

    就在杨鹤心中纠结不已的时候,杨府的管家就匆匆忙忙地跑进来禀告:“老爷,外面有宣旨的天使来了。”

    杨鹤噌地一下坐椅子上站了起来,吩咐道:“快,大开中门,摆设香案,迎接圣旨。”

    前来宣旨的任一真任大太监,等了半晌,才见杨鹤大开府门迎接旨意,心中便有些不高兴。

    在任一直看来,区区的民变,便是让自己带着老苗和蒙古万骑过来都足够平定的了,又何需调动三边总督前去平叛。

    只是皇爷的意思便是这样,自己一介内监,也没有甚么开口说话的份不是。心中想着,便愈发的不耐烦起来。

    冷冷地盯着杨鹤,任一真道:“有旨意,总督陕西三边军务大臣杨鹤接旨。”

    杨鹤心中咯噔一下,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了,得罪了这个从示谋面的死太监,不安地跪地道:“臣杨鹤,恭迎圣上旨意。”

    任一真展开圣旨读道:“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戎行效力,人臣有御侮之才;策府书勋,天室重酬庸之典。尔杨鹤总督陕西三边军务,才猷英果,器识沈雄。修捍疆团,允称干城之选;缮完封守,聿推保障之能。今以尔为陕西平叛大臣,总理陕西三边一切军民政务。于戏!措一方于衽席,懋乃成功;涣三锡之丝纶,钦予休命。功成之日,朕必不吝封赏以酬功。钦此。”

    等到圣旨念完,任一真才接着道:“杨总督,接旨罢?”

    杨鹤又是山呼万岁之后,才拜道:“臣杨鹤,接旨。”

    任一真冷哼一声,等杨鹤接过圣旨后,也不理会杨鹤请他进府休息的好意,反而扭头对身旁的苗守陌道:“老苗,咱家的差事算是完了,这便回京复命。”

    苗守陌笑道:“请。”

    等到任一真带着几个小太监打马走了之后,苗守陌和一个留下的太监才从马上下来,对杨鹤拱手道:“卑职锦衣卫总旗苗守陌,见过总督大人。”

    杨鹤早就看见了一身飞鱼服的苗守陌,只是宣旨之时的礼仪所限,自己也不好开口问。现在见这姓苗的锦衣卫先跟自己问好,杨鹤便拱手道:“苗总旗客气了,不妨入内休息一番?”

    苗守陌笑道:“好教杨总督得知,卑职此来,也是身负皇命,有旨意要在叛军阵前宣读,这几日还要好生叨扰杨总督一番。”

    说完,又指着旁边一直未曾开口的太监道:“这位是东厂的刘允才刘公公,此次平叛,便以刘公公为监军太监。”

    杨鹤闻言,又赶忙向刘允才拱手道:“见过刘监军。”

    刘允才也是慌忙拱手道:“杨总督客气了。皇爷有命,此次平叛,一应军民政务,皆由杨总督做主,奴婢只是带着眼睛和耳朵来的,至于嘴巴,早就扔在京城了,您只当奴婢是个透明的便好。”

    杨鹤打了个哈哈,心中却也不尽信其言。只是再次邀请二人进府休息。

    等到酒过三巡,杨鹤才问苗守陌道:“不知方才那位宣旨的天使大人?”

    苗守陌闻言,笑道:“杨总督勿怪。任公公原本出使过林丹汗,与苗某等一起冲杀过建奴派往林丹汗的使者,因此心气儿高了,现在没能来监军,上不得阵,没有杀敌的机会,因此心中有些不痛快。”

    杨鹤这才恍然,难怪这死太监一直是一副不阴不阳的样子,一直拉着个驴脸。只是自己也算是遭了无妄之灾了,这死太监把火气都撒到自己身上了。

    苦笑一声,杨鹤倒也不再去想,只是接着问道:“不知道此行的总兵官是?”

    苗守陌道:“此行的总兵官乃是圣上钦点的平北侯张之极张小公爷。”

    这一连串的名头虽然别扭,但是杨鹤毕竟也是军方的人,好歹也听说过张之极的事儿,也知道这家伙喜欢别人喊他侯爷,谁喊小公爷就揍谁的光辉事迹。

    心中暗道一声英国公一系果然三百年恩宠不绝,却也是暗自庆幸。跟这样儿的人一起共事,倒也算得上是好事。

    杨鹤又接着问道:“不知苗总旗对此次进兵之事有何看法?”

    苗守陌闻言,赶忙摇了摇手道:“当不得杨总督垂问,卑职与刘公公一样,都是带着眼睛和耳朵来的,除了阵前宣旨一事,杨总督便当卑职是个透明的就好。”

    杨鹤心中却是暗暗称奇。

    自己久不在朝中,却也听说过厂卫的大名,尤其是当今皇帝即位之后的一系列动作,无不说明了今上重用厂卫,如今看来,传言却也是不尽不实,这一厂一卫的两个家伙,哪个也没有传说中厂卫的跋扈。

    只是苗守陌也在暗自替任一真那家伙担心,毕竟一起出使过林丹汗,也算是一起砍过人的交情。若是任一真今天的这番作态传到了陛下的耳朵里,只怕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定了定神,苗守陌也不再去想,只是专心地陪着杨鹤喝酒吃菜,聊一些陕西的风俗民情,至于其他,却是绝口不提,不问。

    这边的杨鹤在调集固原卫所及三边所辖的部分兵马,攻下了白水县之后围困孝童的王二等人也在商议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缺了一只眼的王瞎子看着坐在帐中交椅上的王二,拱手道:“大哥,要依俺说,还是别打这淄川了,不如把兵马都调集回来,先打下孝童再说。”

    王瞎子的话引起了一众流贼的赞同。

    虽然开局的时候打下了白水县,但是现在面临着孝童,却发现没那么好打了,再加上王二又是分兵两路,一路攻打孝童,一路攻打淄川,因此打的颇为吃力。

    王二却是牛眼一瞪道:“不打淄川?光是打下这孝童,就算是把孝童抢光了,只怕也支撑不死这大军的吃用,到时候怎么办?”

    王瞎子却道:“大哥息怒,小弟也没说不打淄川了不是?咱们先打下了孝童,然后再去打淄川。毕竟分兵两处,两处兵都少,不如合力打一处为上。”

    一个长的颇为俊秀的书生却道:“非也非也。虽然分兵两处不如何兵一处,可是如今之势,却是分兵为上。”

    王二见这书生开口,便问道:“老六,你书读的多,你说说看。”

    这名被称为老六的书生道:“大哥如今杀官造反,朝庭必然派大军围剿。若怕还未打下孝童,朝廷的大军便要到了。

    唯有先成了燎原之势,才有可能逼得朝廷进行招安,到时候你我兄弟的大仇也算是得报,还能捞上个一官半职,岂不美哉?”

    王二闻言,却是失望不已。

    这兄弟读书读的傻了。到了现在这个光景,竟然还想着招安,却不看看那说书人说过的宋江等人,招安后是个甚么下场?

    只是自己毕竟是个大老粗,造反一事还需要这满肚子之乎者也的老六来出谋划策,倒也不能直接喝斥,因此只是淡淡地道:“招安的事儿,老六就别想了,那宋江等人的故事你也是听过的,招安之后,只怕你我兄弟都落不得甚么好下场。”

    那个名叫老六的还想再说话,却有人进来禀道:“大当家的,外面有高迎祥的使者来了。”

    王二大喜,早就听说过高迎祥的大名了,这家伙既然能自称闯王,老子也能啊。如今且先看看他的使者怎么说,到时候自己也称个甚么王,两家再联合起来,打败官兵便易如反掌了。

    心中打定主意的王二赶忙道:“快,请使者进来。”

    进来帐中的昂藏大汉见了王二,也不下拜,只是拱手道:“闯王麾下刘哲见过王首领。”

    王二此时也是拿捏起了架子,嗯了一声道:“不知道闯王派你来有何贵干?”

    刘哲拱手道:“闯王命小人来寻王首领,乃是为了几家联合之事。”

    王二正在犯愁自己一家势力不够,闻言便颇感兴趣地道:“说说看,如何个联合法?”

    刘哲道:“好教王首领得知,我家闯王意欲联合王首领,宜川王佐挂首领,三家联合起来。

    我家闯王自北向南,宜川王首领自东向西,王首领率贵营自南向北,共击延安府。”

    王二虽然意动不已,但是却拒绝道:“若说是三家联合么,俺是同意的。但是共击延安府却还要缓一缓。眼下这蒲城与淄川都唾手可得,俺可不会带着大军再北上。”

    刘哲道:“这个不急,只要王首领同意三家联合便好。毕竟咱们几家现在都是兵微将寡,真个去打延安,只怕也打不下来。”

    等送走了刘哲后,王二才道:“都听到了?原本老子还担心咱们一家势力不够,如今几家联合起来,一定能杀光那些狗官。”

    老六却哂笑道:“大哥想的太简单了。别的不说,光是三家联合,谁来当这个盟主?”

    ps:苦逼的暴君现在才码完这一章,睡觉睡觉。今天还会有一更,不过要晚上11点左右。等1号全职了一定爆发补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