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张之极进城
    张老爷,李老爷,刘老爷,赵老爷,陈老爷几人心中俱是一凛。

    这沈老爷就是那只倒霉的鸡,自己等人,就是那只要被吓唬的猴子。

    可是自己等人能说没有被吓到吗?

    很明显,不能。刚才有一个表现的好像没有被吓到的沈老爷已经被拖出去了,那自己等人如果再说没有被吓到,万一被这些反贼再拖出去咋办?

    此时的张老爷等人无比的想念起了原来知县等人还在的时候。

    虽然知县郑梧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总是伙同了锦衣卫的鹰犬们催税催粮,给自己这些乡绅父老们没有什么好脸色,便是有反派也总是先可着自己等人来……

    但是起码不用担心小命不是?

    郑梧再坏,也总是要讲道理的,事事都是依着大明律来的,若与之比较起来,张老爷等人还是更喜欢是原本的郑知县请自己等人吃酒——虽然多半是要出点儿血。

    只是后悔也晚了,反贼攻城之时,自己等人不也是没有理会郑知县要求借粮借家丁的要求么?如今轮到自己了,却也怪不得谁来。

    只是如今这般局面,便是自己等人心中再怎么后悔,却也是无力回天,只得再算计算计,看看怎么着给自己放点儿血,又不至于要了命才好。

    斟酌了半晌,张老爷才道:“老朽愿意捐助济王军饷一千五百两,粮食五千石。”

    其余李老爷等人也是各自眼神交流了一番,纷纷报出了自己愿意捐献的数量。

    王老六心中一合计,这白银可就是六千多两了,至于粮食,也达到了一万两千石之多。

    暗自盘算一番,觉得差不多了的王老六这才笑道:“瞧瞧,诸位乡贤慷慨解囊,襄助济王大事,来日济王也不会忘了诸位不是?”

    张老爷和李老老爷等人却是心中暗骂一声,去你娘的不会忘了老子,最后忘的一干二净,当自己等人不曾存在过才好!

    只是再怎么想,张老爷等人心中也是忐忑不已。今天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

    只要官兵收回了这蒲城,到时候自己等人一个资贼的罪名只怕便落实了,到时候还不晓得要花多大的力气上下打点才行——越想越心疼的张老爷等人对于满桌子动也未曾动过的菜肴也失了兴致,纷纷向王二告辞回去。

    等到张老爷等人离开后,王二才看着王老六笑道:“兄弟的脑子就是比俺好使。这下子咱们可算是有了底了。”

    老六闻言,便端起桌上的酒杯对王二道:“哥哥这下可放心了?有了这些粮食和银钱,莫说是区区的蒲城,便是再往北去跟高迎祥他们汇合了去打延安府,咱们也是不怕的。”

    王二点点头道,也端起酒杯道:“兄弟说的没错。来,哥哥敬你一杯!”

    杯中酒一饮而尽之后,王二才又接着道:“既然如此,那咱们便准备准备,回过头去打澄城。”

    老六应了一声,便与王二还有王瞎子一起吃喝了起来。

    等到老六吃饱喝足了离开之后,王瞎子却突然对王二道:“这事儿不对劲。老六从来不想招安,如今的态度却是过了些。”

    王二却大大咧咧地道:“兴许是见到好处了呗。读书人的心眼都多,可能是觉得跟唐王殿下去海外更好罢。”

    王瞎子却嗯了一声后接着说道:“可是哥哥有没有想过,唐王是王,你如今也称了王,那唐王殿下能安心用你?朝廷还能招安于你?只怕如今咱们是着了老六的道,只能一条小道走到黑了。”

    王二闻言,也是正色道:“哥哥虽然名字中有个二字,却也不是真个就二了。

    老六有自己的想法,哥哥也知道,可是现在不依着他怎么办?从头到尾,可都是他在出谋划策才一路走到今天的。

    说句不好听的,哥哥是大当家的没错,可是说白了,也不过是个名头在这里而已。要是没有老六,便是白水县咱们都打不下来,更何况这蒲城?”

    王瞎子嘿了一声,恨恨地道:“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若是老六真个不能招安,想要搞出更大的祸乱来,须怪不得我王瞎子不认人!”

    王二嗯了一声,也不再去想这些糟心的事儿,只专心对付眼前的美食。

    而在此时,原本留在蓝田的张之极张侯爷,也早已带着兵北上了。

    看着眼前烽火痕迹犹存的孝童,张之极恨恨地吐了口吐沫,吩咐道:“来人,去叫开城门。”

    只是没等张之极派的人过去叫门,城头之上就先有人叫道:“前面的是哪路兵马?”

    眼见城头上露头的是个县令打扮的人,张之极便打马向前几步,朗声道:“本侯爷乃是平北侯张之极,快点儿打开城门,让本侯进城休整。”

    那县令如何没听过张之极的名头?传说这位跟着皇帝北征草原的小公爷身高八尺,腰围三丈,胳膊上能跑马,拳头上能站人。生得那是青面獠牙,凶神恶煞一般,每日里要拿两个鞑子小孩儿的心来下酒,否则便会不开心。

    当然,孝童县知县也知道这种传言往往都是扯蛋夸大的成份居多,可是眼前这个小白脸实在无法让自己把他和传说中的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大将联系到一起。

    心中疑虑颇多的孝童知县高声喊道:“请小公爷见谅,如今贼军方退,下官也不得不小心为上,还请小公爷带几个亲兵入城便可。”

    张之极闻言却是大怒。

    好你个孝童知县,不知道老子最烦的就是别人喊我小公爷?你这般喊法,不还是当老子是靠了自己老爹的名头?

    是可忍孰不可忍?心中大怒的张侯爷干脆带着四五个亲兵走到城墙下,先行验过堪合后便进了城头放下来的吊篮等着城上的人把自己拉上去。

    只是甫一到了城头上,张之极的马鞭便没头没脑的向着孝童知县抽了过去。

    孝童县的十几个衙役见状,原本想要抽刀抢回知县大人,却不曾想被张之极带来的几个亲兵用刀抵住,一时间无法上前。

    孝童知县许明德被抽的满地打滚,却嘴硬道:“不知道下官哪里错了,自有国法处置,小公爷殴打下官,便不怕下官参你一本?”

    张之极闻言,心中怒气更甚,又狠狠地抽了几鞭子,这才扔了鞭子道:“喊本侯侯爷!不是小公爷!”

    心头怒火发了一些之后,张之极也算是稳定了情绪,等到孝童知县起身后,这才吩咐道:“开城门,让大军进城。”

    许明德暗骂自己一声蠢货,方才这小公爷口口声声的便是本侯本侯的,自己偏偏还要喊小公爷,这顿揍挨的不冤。依着眼前这位爷的圣眷,便是自己参上一本,估计也就是走个样子的事儿。

    只是再怎么样,许明德却不敢当真下令打开城门放大军进城。

    有道是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客军就更是如此了。

    深知这些大头兵们什么德性的许明德难得的硬气起来:“侯爷恕罪,恕不官不能下令打开城门。”

    张之极如何不知道这孝童知县在担心些甚么?当下便怒道:“开门,本侯保证这些兵不会在城中扰民,便是今晚住宿,也是在街道上,不会去百姓的家中搅扰半分!”

    许明德却梗着脖子,连身上刚才在地上滚出来的灰也不去掸一下,只是道:“侯爷又如何保证?倘若匪未乱,兵却乱,下官如何向天子交待?”

    张之极被这许知县气得想笑——当老子的兵和以前的那些卫所混子们一样了?要是那样,这些兵别说在接到圣旨后的两天的时间便赶到你孝童县了,便是准备妥当都不知道什么时候!

    只是眼前这县令无论如何不肯开城门的态度,倒是让张之极颇为欣赏起来。

    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崇祯皇帝重视军纪和百姓,张之极便也是重视这些,当下便向许明德道:“本侯愿以身上爵位做保,倘若有一个兵扰了民,你尽管上书弹劾本侯,到时候本侯哪怕是降职为民,也不怨你半分!”

    许明德见张之极连拿爵位做保的话都说出来了,一时间倒是被噎的无言以对,沉吟半晌才道:“既然侯爷这般说了,下官也不得不开这城门。只是侯爷千万要管好这些兵爷,若真是有扰民的事情发生,下官便是拼着这身官服不要,也要参侯爷一本!”

    张之极见许明德一再强调,虽然心中也是烦的要死,却也只是挥手道:“行了行了,到时候不用你参,本侯自己向陛下请罪便是!”

    许明德无奈,只得命人开了城门,让大军进城整休。

    等到大军进城,张之极吩咐完安顿之后,这才随着许明德一同往县衙而去。

    到了县衙,张之极便大大咧咧地往主位上一座,毫不在意这是许明德的主场,开口问道:“说说罢,现在这边的情势如何?”

    许明德虽然觉得张之极无礼,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拱手道:“回侯爷的话,前天的时候,那些围城的逆贼便向北退去了。”

    许明德先是说明了危机已解,接着又道:“只是此次城中战死的青壮颇多,若是贼人再来,只怕是撑不住了。下官也不怕侯爷笑话,此次居逆贼围城,下官毫无守住的信心,便是连一死报君恩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

    张之极却是看了一眼许明德道:“你也不用跟本侯玩这种心眼,本侯也不是来保护你孝童县一地的。

    说白了罢,此次战死的,还有遭了灾的,你尽管向朝廷上报便是,陛下必然会给你等一个说法。

    至于本侯,今天晚上在城中休整一番,明儿一早便要接着向北进军。

    当然,你也大可以放心,那些叛军再也没有回来的可能了。只是,你还是有一点要注意。”

    许明德拱手道:“请侯爷明示。”

    张之极坐直了身子,正色道:“烽烟一起,遭灾的还是老百姓。这次本侯向北进军,少不得会有逃灾过来的百姓来你孝童。

    到时候你要注意甄别一番,莫要让杀过人的那些叛贼混了进来。但是,更不能饿死一个百姓。否则的话,你便好生想想如何向陛下交待罢。”

    许明德也正色道:“侯爷放心,下官自然省得。”

    张之极这才嗯了一声道:“既然如此,本侯这便回营中去了。”

    许明德道:“可需要下官命人准备些吃食与粮草?”

    张之极眼睛一瞪,说道:“准备甚么?大军开拔,自然有所准备,不需要你来这些没用的。你只要保证这孝童不饿死一人便是大功一件了。”

    等到张之极走后,许明德这才苦笑一声,瘫坐在椅子上。

    也不知道自己这回的决定到底是对是错。若是从小公爷的表现来看,倒是靠谱的很。只是这些丘八们当真能改了性子?许明德不敢相信。

    只是信不信,也由不得许明德了。半夜之时,许明德便带着几个衙役上了街去巡视。

    通常来说,这些大头兵们便是作乱,也都是在晚上,白天的时候却要好一些。

    只是等许明德刚刚走近大军所在的街道,便被夜里巡逻的军士给拉住了,直到验了堪合之后,巡逻的军士才道:“前面乃是大军休息之处,大人不方便过去,请回罢。”

    许明德一时语塞,彼其娘之,不过去怎么知道这些人是甚么德性?

    此时恰好张之极也过来巡夜,便吩咐道:“放他过去,让他随本侯去看。”

    许明德被张之极一番话戳破心中所想,却也不以为意,只是尴尬地向着张之极拱拱手,便跟在张之极的身后,向着大军休息所在而去。

    张之极打了个哈欠,对许明德道:“你这县令当真有趣,胆子不心。

    不过你放心,陛下最重的便是军纪,断然不会有人胆敢去扰民。”

    一路行来,许明德见众多军士们只是在地上睡的东倒西歪,却没有一个是靠着百姓的民居睡的,心中却不禁有些歉然,只道自己当真是误会了这些丘八。

    只是世间不如意者,毕竟十之**,张之极与许明德正向前走着,却听着前面突然有人喊道:“拦下他!休要放走了!”

    ps:番外篇《孝庄秘史》已经开始在全订群里发布,全订的兄弟们凭全订截图和粉丝值加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