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崩溃的叛军
    ps:暴君全职了,各种看官老爷尽量看看正版呗?饿死暴君就没有人写了啊。。。还有,养肥的大佬们也别养了,书养肥了,暴君却饿死了……如果一定要养,请打开自动订阅呗?

    离着不算太远的张之极和李信等人,自然也听到了这锦衣卫总旗所喊的话。

    虽然张之极一早就知道这家伙要喊些什么,也觉得不甚靠谱,但是毕竟是皇帝的命令,自己也不得不让他去。

    而不知道此中内情的李信则是对张之极拱手道:“先乱其心,再攻其阵,侯爷好计谋。”

    张之极闻言,却是瞥了李信一眼,淡淡地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李信的心思被张之极揭破,也不尴尬,只是讪讪地道:“此番话不知真是陛下旨意还是侯爷的意思?

    若真是陛下旨意,倒也没甚么。若是侯爷自己的意思,若是传了出去,只怕少不得有人参侯爷矫诏,到时候侯爷又如何自处?”

    张之极意外地望了李信一眼。

    这番话说的,其实颇有些交浅言深的意思。

    李信说的倒也没错,这些话若真是他张之极自己命人去喊的,那一个矫诏的罪名便跑不了。

    至于矫诏是个甚么罪名?

    从强汉之时,便有多少大将军甚么的是因为矫诏的罪名而落马的?至于真假矫诏,这事儿谁又能说的清楚?

    即使是放到了大明朝,假传圣旨,仍然是个要命的大罪,别说张之极只是一个小小的侯爷,便是拉上他爹张惟贤,只怕也顶不住哪怕崇祯皇帝对张家再怎么恩宠有加,一旦涉及到矫诏这个问题,除了人头滚滚,便再没有第二条路好走。

    如今李信直接将这个问题挑明,意思便很简单:要么这事儿是皇帝的意思,要么就一定要保证今天这事儿不会外传至于怎么保证不外传,狠者见狠,阴者见阴罢了。

    张之极虽然奇怪于李信的态度,却也是不便拂了他的好意,只得淡淡地道:“此乃陛下的吩咐,本侯便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行矫诏之事。”

    李信闻言,便拱手道:“只可惜陛下一番爱民之心,就此毁于一旦。”

    不得不承认,总有些人生来就具有一些天赋技能。

    比如说王老六这样儿的。若是论学识,别说京中的那些大臣们了,就算是张之极当面,都能嘲笑他不学无术大概这位王老六的学识,比之刚穿越过来时的崇祯皇帝也没强到哪儿去。

    但是这家伙在鼓动人心上,确实是有一套。

    从一开口,这家伙就算是抓住了这些叛军最担心的问题事后清算。

    大明律中对于造反的罪名是怎么规定的,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

    但是从三代至大明,有一朝算一朝,造反的除了成功的那几个,剩下的那些都哪儿去了?有哪个落下了好下场的?

    至于招安,不得不说,拜水浒传所赐,就算是扁担倒了也未必能识得那是个一字的老农也大概听说过,招安之前快意恩仇纵横山东的梁山泊一百单八将死的死,亡的亡,最后就没有哪个是落下了好下场的。

    有名有姓的好汉爷们尚且如此,这些人谁又敢保证自己不会被清算了?

    至于崇祯皇帝所想的,只诛首恶,协从不问,或者干脆打发给唐王世孙,让朱聿键去头疼的想法,只是被这王老六区区几句话说下去,便告破灭。

    李信刚才对张之极说的崇祯皇帝一番爱民之心,毁于一旦的话,也正是由此而来。

    王老六一番话说完,原本还想着投降招安的叛军,此时心中便如三伏天一桶凉水当头浇下,只觉得从身子外凉到了心里,唯恐自己也落得那梁山好汉一般的下场。

    远远地透过千里镜看到这些叛军那复杂到极致,从渴盼到疑惑再到释然的表情,再看看他们原本已经松动,却又开始握紧了刀枪的手,张之极也是无奈地叹了一声道:“罢了,准备吧!”

    只是吩咐完大军准备,张之极又道:“呆会儿派人注意了那个喊话之人,务必要生擒活捉,本侯要拿他点天灯!”

    听着张之极话中那无尽的冷意,便是一直跟在张之极身边的张自明,亦是打了个寒颤,拱手道:“侯爷放心,断然跑不了他!”

    此时阵前的锦衣卫总旗也是冷冷地望向了王明玉,寒声道:“陛下金口玉言,说赦尔等之罪,便肯定会赦尔等之罪,本总旗愿意拿项上人头担保,除尔等各级头目外,余者皆发配唐王世孙麾下,远赴海外。

    如今你为了一己之私,便鼓动了这许多人去送死,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么?圣贤书都读到了狗肚子里了?”

    王明玉闻言,却是放声大笑,喝道:“狗皇帝出尔反尔之事还少了?若说旁的倒也罢了,造反从来是抄家灭族的大罪,他会这般好心?

    再说了,你一个锦衣卫总旗又算得了甚么东西?替你家皇帝做保?谁信?”

    听到王明玉这般说法,锦衣卫总旗也不再多说,只是冷冷地瞥了王明玉一眼,便拨转马头向着张之极所在方向驰去。

    张之极见那锦衣卫总旗回来,亦是冷着脸道:“多说已然无益,还是刀枪底下见真章罢。”

    锦衣卫总旗向着张之极拱拱手,阴着脸道:“自然由侯爷做主,此间之事,卑职自然会如实上报。”

    张之极也是无奈,皇帝的一番好意便算是喂了狗了,当下也只得下令道:“擂鼓!”

    咚!咚!咚!

    三声令鼓起,万军随声动。

    随着进攻鼓声的响起,张之极向后的五千京营骑兵催动胯下的战马,开始向着叛军所在的方向小跑热身。

    等到了战马的速度提升了一些之后,五千骑兵便分为了三股。

    一股两千骑的骑兵组成了箭矢阵形,直面叛军正面,另外三千骑却是分成了两股,向着左右两翼包抄而去。

    王明玉一见朝廷的大军开始分兵,脸色便黑了下来。

    若是一股大军直接冲过来,反正对面也不过是几千骑,跟自己身后这有了准备的近万步兵怼起来,胜负还真不好说。

    只是一旦由着两翼的骑兵包抄过来,形成了围三阙一之势,自己这近万的人马,只怕便剩不下几个了罢?

    多想无益,王明玉本身便是读过几本书,至于兵书这种屠龙术,所知本来便有限,若说是三十六计么,倒是看过的,至于实际运用,也只能呵呵以对了。

    但是么,王明玉也算是个死脑筋的,就认准了一个道理,任你八方来,我只一路去。

    老子是没有你兵多,更没有骑兵,也没有你们精锐,但是这玩意不就跟平日里街头打架差不多么?比的就是谁更狠谁更不怕死,老子就揪住一个方向狠打,就不信你不崩溃。

    王明玉低声对王二道:“大哥下令罢,咱们就向着那狗官所在的位罢冲过去,只认准了他去打。”

    说着,还指了指张之极所在的方向。

    只是迟疑了一下,王明玉还是又低声道:“若是到时候撑不住了,咱们兄弟便一起仗着马快先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王二嗯了一声,心中也是打定了主意,回头喝道:“进攻!”

    要不然怎么说业余的就是业余的呢。两军对垒能当成街头群殴,也只有这些刚起兵的叛军能干得出来了。

    尤其是用步兵的一方面对用骑兵的一方,不想着龟缩防守,反而想着进攻,就像是用步兵集群去冲击坦克集群,不正是厕所里面打灯笼找屎么?

    张之极远远地望着向自己方向开始移动的叛军,心中却是大乐,笑着对身旁的李信道:“本侯还道这王二兄弟有甚么本事,原来也不过如此。

    没有步人甲,没有强弓劲弩,还想着冲击本侯的大军?”

    李信也是苦笑不止。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业余的家伙们,就能先打了白水再打下蒲城?这两个县城的县令和百户所的百户莫非都是吃屎的?朝廷怎么就养了这么一群废物?

    只是张之极很快便笑不出来了。

    叛军的两翼被京营的骑兵掠过,虽然死伤不少,却还没有崩溃,就算是正面硬碰上了京营的箭矢阵型,也是没有崩溃若是崇祯皇帝在此,只怕要大呼一声这不科学!

    然而并没有甚么不科学的。

    硬顶过去可能会死,但是投降就一定会死,在有一线生机的情况下,这些叛军为了活命,却是爆发出了无穷的潜力,直接硬顶住了骑兵的砍杀,甚至于有不要命的,受伤了还要拼死抱住骑兵的马腿,一时之间倒是让京营有了些伤亡,让张之极预想中的零伤亡打败叛军的设想直接破产。

    等到京营和叛军两方混战在一起之中,骑兵最开始的冲击力加成便告消失,不少京营士兵甚至于不得已而下马与叛军步战。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眼见看太阳要向西而去。

    此时的叛军终于开始崩溃。

    一群刚刚放下锄头的农民,在最开始的时候靠着一股血气之勇,硬扛了京营的进攻,便是连张之极都受到了震动。

    然而业余始终就是业余,若是伤亡小一些,或者是打顺风仗,这些人甚至于能教京营怎么做人,但是等到伤亡开始大了一些,这些农民组成的军队便不可避免的开始了溃散。

    王二见向着张之极方向冲击的计划告破,伤亡又开始增大,便不顾王明玉劝自己先跑的说法,开始想着率大军向着蒲城方向退却。

    王明玉也是万般无奈。

    原本设想中擒贼先擒王的局面并没有发生,别说是直冲张之极所在的中军了,便是连朝廷大军的第一波攻击都没有扛过去。

    暗骂了一声这些废物不堪大用,王明玉还是低声劝王二道:“哥哥,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王二苦笑一声,对王明玉道:“跑?跑到哪儿去?这天下之大,还有你我兄弟的容身之处么?”

    王明玉却是不死心的道:“不如咱们先向北去,大不了投奔高迎祥他们。”

    王二道:“若是咱们带着大军去投奔,高迎祥他们自然欢迎,若是咱们是被朝廷大军追杀而去的,高迎祥他们会欢迎咱们么?不恨咱们带朝廷大军过去便是好的了!”

    见王明玉还想再劝,王二便打断他的话头,接着道:“再者说了,如今这般局面,咱们事先谁曾想到了?这朝廷的大军放得边别人,还放得过你我兄弟?”

    只是顿了顿,王二却又接着道:“兄弟,你自己跑吧。哥哥能替你拦住多久便算多久,你比哥哥我有学问有见识,以后若是有机会了,再替哥哥报仇。”

    听着王二的这番话,原本倒还想着怎么让王二突然间暴毙的王明玉也不禁有一些感动,心头一热,正想说自己不走,就随哥哥战死在此,只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是说道:“哥哥以为弟弟是甚么人?就依哥哥的,咱们先向蒲城退去罢。”

    若是王明玉一开始就选择结阵防守,崩溃的倒也不至于这么快。哪怕是怼不过张之极的京营骑兵,若是选择原地死守而不退却,倒也能多守一些时间。

    只是王二和王明玉选择向蒲城退却的方案,终于给这支农民军敲响了最后的丧钟。

    一支步兵,被骑兵衔尾追杀,自然是讨不得好去。王二与王明玉等人心中正暗自叫苦,却又听到由蒲城方向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也只是转瞬间的功夫,一杆被高高擎起的明字大旗便在视野中显路了出来。

    由于马匹的疾速跑所带起的疾风,更是将大旗吹得猎猎作响。

    当先一人,却是毫不顾忌胯下的战马,右手持着马刀,左手控着马缰,双腿猛磕马腹,口中不时地发出呼声,却是一个劲地催着战马加速快跑。

    只是一看来人的打扮,王二便苦笑着对王明玉道:“兄弟,你赶紧跑罢,来日再为哥哥报仇。”

    王明玉心中也是一慌。

    彼其娘之!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反贼而已,怎么就把这尊大神从京中给招来了?

    来人一身狮子吞金锁子甲,头戴紫金冠,风姿龙采,纤好白皙,再看看旁边跟着的几个太监打扮的宫人,这明显就是皇帝亲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