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带毒的糖到底吃不吃
    其实两个人不想去玩什么海外开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隐隐约约地听到风声说是崇祯皇帝打算要把以后海外开国的藩国丞相和太尉的任命权收归大明。

    这他娘的就不太好玩了,丞相和太尉由大明任命,那肯定就是亲近大明的才行,和自己又未必是一条心。

    君不见汉时的七王之乱,原本还很有可能成为九王之乱。

    只是实力比较强的齐王刘将庐和淮南王刘安就愣是没能举旗造反——刘将庐是连兵权都没整明白,被丞相和卫尉把持着,自己屁都没干成。

    而淮南王刘安就逗了,丫的刚想举旗造反,就被亲长安的丞相给软禁了。

    如今风声都传出来了,自己两个人去玩什么狗屁的海外开国干什么?当人形印玺吗?那他娘的还不如在大明当猪呢——左右不过是从一个猪圈换到了另一个猪圈而已。

    只是朱存枢和朱倬纮心中再骂,却也是放松了一些姿势,略微调整一下,总算是让自己不再那么别扭。

    崇祯皇帝将二人的小动作都尽收眼底,心头也是暗笑。

    这两人心中所想,崇祯皇帝也大概猜到一些。无非就是花钱买平安而已。

    只要自己收到了二人所谓的支援朝廷赈济陕西的银子,那自己还好意思向二人下手?

    可是不下手是不可能的。

    自己眼馋二人的土地可是好久了。

    自打太祖高皇帝朱元境册封了九大塞王开始,这几大塞王之中,除了燕王朱棣一系上升一步当了皇帝,还有末代宁王朱宸濠作死导致宁王只传了四代之外,剩下的哪一个不是传了十来世了?

    十来世的的传承,每一代王爷自己的经营再加上朝廷为了面子而给的赏赐,加在一起是何等的恐怖?

    不提这剩下的七大塞王之后,光是一个福王朱常洵,因为受到了万历皇帝的喜欢,所以还产生了明朝后期著名的国本之争。

    国本之争整整持续了十五年,因此而逼退首辅四人,六部官员十余人,涉及中央及地方官员人数三百多位,其中一百多人被罢官、解职、发配。

    万历皇帝更是借故不上朝长达二十年,推出来太监和东林党斗了起来。

    而最后的结果虽然是万历没有玩得过大臣们,福王最终不得不就藩,但是这家伙捞到的好处可是一点儿不少。

    庄田两万顷,而因为就藩的洛阳没有那么多的天字号田给他,还从山东、湖广再划给他一部分。

    而且,张居正倒台之后被查抄的家产还存官没有处理的也划给他。

    从扬州到安徽太平的各种杂税收上来之后会归福王,还得再加淮盐一千三百引。

    这就是福王就个藩就捞到的好处。

    区区一个福王,在王朝的晚期还能捞到这么许多的好处,更不要提开国之初朱元璋给自己的儿子的好处了。

    而且,在同为塞王的燕王朱棣自己把皇帝这个担子挑起来之后,为了安抚其他的八家塞王,尤其是出了力的宁王一系而给出的好处了。

    上一次怼死福王,收回的土地足足有接近三万顷,能安排多少流民去种?

    弄回来的银子,别说是陕西的叛乱,哪怕是两三甚至于三个陕西这等规模的天灾和叛乱,崇祯皇帝也能拿出钱来解决。

    现在的情况就是,宰福王尝到了甜头的崇祯皇帝就把目光投向了秦王和庆王一系。

    见朱存枢和朱倬纮都放松了一些,崇祯皇帝也笑道:“这就对了,咱们毕竟还是一家人,不要那么紧张。”

    顿了顿,崇祯皇帝又接着道:“两位王兄一片为国之心,朕是知道的,只是这银子么,其实倒也不必交到朝廷手里,朕的意思么,既要能用在陕西灾民的身上,还要对于两位王兄开国身毒有些帮助才好。”

    其实在一开始见到朱聿键也在屋子中的时候,朱存枢和朱倬纮就已经搞明白了崇祯皇帝到底想要干什么——说白了,还是觉得自己两个人在眼前晃悠着碍眼,或者说还是看中了两个人的田地,想要把两个人打发的远远的。

    好生斟酌一番,朱存枢才拱手道:“陛下,非是臣不愿意替大明开疆拓土,实在是臣本身没什么本事,手中又无兵无将的,开国海外,实在是为了臣了一些。”

    原本抱着自己当个土皇帝想法的朱倬纮也是陪笑道:“王兄说的是,臣弟也是一般的没什么本事,还望陛下再考虑考虑?”

    崇祯皇帝却是不给两人把事情搅黄的机会,干脆地拒绝道:“两位王兄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天家之人,又何需亲自带兵打仗了?便是强汉之时的高祖皇帝,论带兵之能,又怎么比得过淮阴侯?

    至于说无兵无将么,其实朕这两天也是和王叔祖一直在考虑这些事情,如今也算是有了些眉目。这不,朕可是赶紧把二位王兄找来一起商议一番。”

    眼见二人还是有些苦瓜着脸想要赖在大明,崇祯皇帝干脆又语带威胁地道:“如今早些随着王叔祖开国海外,朕和大明也不会亏了二位王兄不是?

    若是一直拖下去,等到这身毒那边的好地方都被其他的藩王抢光了,二位王兄可没地方后悔了啊?”

    如今崇祯皇帝连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了出来,语气中隐隐约约的表明只要自己二人不识相,说不定就会等到最后强制性的往哪个犄角旮旯里随便一扔了之,朱存枢和朱倬纮也有些慌了神。

    沉吟了好一会儿,秦王朱存枢才把心一横,咬着牙同意了崇祯皇帝的意思:“臣愿意陪唐王叔去身毒之地。”

    毕竟留在大明国内也是被当成猪一样的给养着,倒还不如去海外搏一搏,万一要是成了呢?

    而且,自己表态的时间和态度虽然不如朱聿键那般能在崇祯皇帝那里加分,但是旁边不是还有朱倬纮这个笨蛋衬托一下么,只要表态的比他快,终究是能加上那么一两分的好印象吧?

    只是人心不足,眼见崇祯皇帝的脸色带着嘉许之色,朱存枢便有些顺着竿子向上爬的意思:“启奏陛下,臣在国内还有不少的田产,陛下所言的置换,不知是怎么个章程?”

    只是朱存枢不知道,如果整个大明拉出来一个不要脸排行榜,崇祯皇帝肯定是可以高居榜首的。

    别说什么崽卖爷田不心疼,崇祯皇帝拿着人家阿三哥的地盘来卖人情,就更不心疼了。

    见朱存枢还想着置换一事,崇祯皇帝便淡淡地笑道:“王兄此去身毒也算是为大明开疆拓土,以后的封国岂非大明屏藩?朕又岂会让王兄吃了亏去?”

    见朱存枢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望着自己,便是连朱倬纮都竖起了耳朵在细听,崇祯皇帝便接着笑道:“也别说什么置换不置换了,左右那身毒之地面积广阔,而两位王兄与王叔祖又将会是第一批过去的,所以么,朕也就不给王叔祖和两位王兄划分什么封国了。”

    见二人仍然一副不管的样子,崇祯皇帝屈指敲了敲面前的桌子,笑道:“朕的意思很简单,二位王兄和王叔祖一般,到了身毒后,能打下多大的地盘,便是多大的封国。

    若是二位王兄有本事,便是能联手打下整个身毒,整个身毒便都划给二位王兄做封国,谁多谁少,到时候二位王兄自己商定,朕无不准可。

    还有,为了让二位王兄能顺利开国,朕打算让二位王兄和王叔祖一般,都从大明的卫所之中招募士卒,还有从陕西的流民之中招募百姓,至于能招募到多少,就看王叔祖和二位王兄的本事了。”

    略微一停顿,崇祯皇帝又接着道:“还有,不管是刀枪剑戟,还是火铳大炮,两位王兄与王叔祖要多少,大明便卖多少,价格止在成本之上加一成。

    只是以朕之见么,这火铳乃是利器,士卒的培养也较之使用刀枪的士卒培养简单的多,所以两位王兄倒是可以多买一些。”

    崇祯皇帝既想着把这些藩王给扔出去,又不想让这些藩王彻底的失控——万一哪天有个家伙抽疯了,带着大兵回到大明搞什么清君侧,那自己或者自己的后代岂不是要唱凉凉?

    干脆,把火铳和大炮也卖给这些家伙,就像后世的阿三哥一样,连他娘的子弹都造不出来还敢叫嚣自自己是世界第三,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勇气。

    所以还是小白了一些的崇祯皇帝想的就很简单,只要控制好弹药的输出,万一有人想不开作个死啥的,只要大明把弹药的供应给掐断,立马就能让他们手里的枪炮变成烧火棍——有能耐你就变身张小凡,让烧火棍成为神器,要么就别哔哔。

    而根本就没有往这一方面想的朱存枢可就更高兴了。

    身为大明的藩王,就算是再渣渣再垃圾,还能不知道火铳是个什么玩意?

    当年的成祖爷朱棣,可是带着这玩意五征蒙古的!

    等到了身毒之后,拿着火铳去打那边那些跟猴子一般的野人还有打不赢的?

    要真是那样儿的话,自己也别叫什么秦王了,干脆改名叫蠢王算了!

    如今见崇祯皇帝既不限制自己未来封国地盘的大小,还如此大方的将火铳对着自己敞开供应,那自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别说是朱存枢了,便是还想在大明赖一赖的庆王朱倬纮都心动了。

    只是崇祯皇帝却还嫌不足,干脆又把从重要历史读物《我要做皇帝》上面学来的推恩令现学现卖了一番:“朕既然不打算限制王叔祖和两位王兄封国的大小,干脆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佛,再与王叔祖和两位王兄行个方便。

    等王叔祖和两位王兄开国身毒之后,若是想要给自己的孩子也封个王,只要报给朕知,朕便都允了。”

    崇祯皇帝的这番话一出口,朱聿键和朱存枢还有朱倬纮就知道崇祯皇帝想要说什么玩意儿了。

    无非就是担心自己以后封国太大,会对大明本土造成威胁,再发生什么清君侧一类的故事,因此要学习下推恩令这么个玩法。

    但是三人会在乎么?

    会,但是也说不上真的有多么在乎。

    说白了,还是人心做祟。

    就像万历皇帝宠爱福王朱常洵,却看不上太子朱常洛,想要把皇位传给朱常洵一样,大家谁没有个自己宠爱的儿子?

    王世子是好听,但是向来也只有嫡长子能继承,其他的孩子,尤其是自己心头宠着的那个怎么办?

    有句老话说的好,手心手背可都是肉啊。

    尤其是哪个娇滴滴的侧妃再梨花带雨的哭上那么两声,哎哟,不成不成,本王这心都要碎了!

    崇祯皇帝既然又把推恩令给搬了出来,哪怕知道这是裹了糖的慢性毒药,那也得先吃!反正能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受委屈!

    至于以后封国越来越小,那关自己屁事儿?自己都不知道死了多久了还操心这个?而且谁也不能说自己留下的基业不够大!

    听完崇祯皇帝的条件,朱存枢和朱倬纮当时就高兴了。

    朱存枢便当先表态道:“启奏陛下,臣愿意随王叔祖一起去身毒之地。只是在大明的封国内的封地还有田产什么的,就还需要陛下多费心了。”

    正所谓投桃报李,崇祯皇帝当即也表态道:“王叔祖和两位王兄放心,朕会在京城和孝陵左近为你们再各自留下一座王府,若是想要回大明祭拜太祖高皇帝和先王,也尽可回来。”

    朱存枢和朱倬纮闻言更是高兴不已。

    唯有唐王世孙朱聿键心中对于推恩令一事不太满意。

    只是看着崇祯皇帝的脸色,想要反对的话几次到了嘴边,最终还是又咽了回去。

    此间事情已经安排妥当,平叛有杨鹤,背黑锅的洪承畴也已经就位,崇祯皇帝便想要打道回京城。

    皇后快生了,简直就像是紧箍咒一般套在崇祯皇帝的头上,让他一刻也不想再在陕西耽搁。

    只是崇祯皇帝的急着想要赶回京城的想法注定要落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