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倒霉的老回回马守应
    带着毒的糖丸被朱聿键、朱存枢和朱倬纮给吞了下去,按理说崇祯皇帝便可以打道回京了。

    然而操蛋的事儿再一次主动找了崇祯皇帝,让他再一次的改变主意,不想这么快回去了。

    锦衣卫密报,原本被赵平给怼了的高迎祥势力大增,又开始出来作妖了。

    而且这一次,高迎祥的队伍还出现了官军的身影。

    若说是高迎祥么,崇祯皇帝主要还是更关心他女婿一些。

    至于高迎祥本身,按照崇祯皇帝大概看过几眼的历史参考读物《明朝那些事儿》所记载,这家伙颇有些万事不挂于心的洒脱,输赢都那么回事儿,不太在意。

    再加崇祯皇帝明确的知道这家伙早晚都得挂掉,所以崇祯皇帝对于高迎祥这个人也是不怎么在意的。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

    由于崇祯皇帝登基之后借势怼死了八大蝗商,第一件事儿是把历年欠下的军饷先给补发了下去,而且后边再也没有拖欠过,因此整个陕西虽然乱成一团,很有些遍地烽烟的意思,但是还从来没有官兵出现在叛军之的先例。

    关于这一点,崇祯皇帝确实好的紧。

    只是等崇祯皇帝看明白密报之所写的详细情况后,却是忍不住的怒火朝天了。

    这次加入叛军的将领,名字叫马守应。

    其实马守应这个名字没有什么特别的,起码原本的历史小白崇祯皇帝根本没有什么印象——他倒是记得王守义,可惜那是个卖十三香的。

    然而这个叫马守应的名字之所以引起了崇祯皇帝的注意和暴怒,却还是因为他的绰号,老回回。

    其实崇祯皇帝至于回族原本倒也谈不什么坏印象。

    穿越前的崇祯皇帝的婶婶是回族,还有一个关系挺不错的络的朋友也是回族,这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只是等到穿越之后,经历了烟阁回族想要开城门放建奴进城的事情之后,崇祯皇帝还特意去了解了一下回族在大明的情况。

    其时在大明之时,别说是陕甘一带居住的回族并不多,是大明的其他地方也不多。

    而且这些回族的形成,主要也是由于伪元留下的探马赤军裔。这探马赤军后裔的民族意识不强,也并不团结。

    大明对其施行军管,战时充当士兵,还能蹭朝廷的饭吃,所以这些些居住较早的回族及属于回族圈其他民族如撒拉东乡保安等都对大明较满意。

    到了后来吧,又来了两波人。

    一次是嘉靖年间吐鲁番汗国入寇,大明退守嘉峪关,从此嘉峪关以北为吐鲁番汗国所据,大批原本生活在吐鲁番一带的回族开始跑到了甘肃北部生活;

    另一次,则是叶尔羌汗国征服吐鲁番汗国时期,从吐鲁番汗国逃亡的大明的回族难民开始定居在甘陕地区。

    穿越之后的崇祯皇帝通过看资料,知道的大概也是这些。

    唯一还算是清楚的,是这些人信仰的都是老教,教义也较和稀泥,既信真主,也拜祖宗,跟普通汉人根本没有什么区别——汉人还有信秃驴的呢。

    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崇祯皇帝算是被未穿越之前看过的那些新闻还有穿越之后经历的广宁门之乱给吓着了——总有刁民想害朕!

    如今在陕西出现了这么个家伙,还自称老回回,崇祯皇帝可不爽的很了。

    现在的崇祯皇帝很想抓住这个叫老回回的家伙问问,到底是哪本古兰经教导他说要起来造反的!

    马守应现在闹心的想死想死的。

    这他娘的也不知道怎么了,怎么有这么一股子骑兵死咬着自己不放。

    若说是步兵什么的,马守应倒也不至于虚了谁。

    但是对于基本都是步卒而且缺少跟能对抗骑兵所需装备的叛军来说,骑兵这玩意基本是无解。

    跟后世的战场一样,无论多么精锐,只要不给他手榴弹和任何的重火力装备的,面对坦克的时候都得跪。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老回回马守应也知道光凭步卒是怼不死骑兵的——乱民之除非培养出一支岳家军那样的军队,否则面对蒙古万骑这种级别的骑兵,除了跪根本只有跑路为。

    但是马守应搞不懂的是,这他娘的怎么死咬着自己不放了?难道因为自己是个逃兵?还是因为自己是个回回?

    搞到后来,连高迎祥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太对劲了。

    马守应倒是理解高迎祥——自己跟个瘟神似的,不论自己跑到哪儿,过不了一两天,总会有大股的骑兵跟在屁股后边儿过来。

    这难怪高迎祥心有想法了。

    毕竟这像是自己故意引着朝廷的骑兵来找离迎祥一样。

    可是天地良心,马守应都敢拿着真主发誓,自己真没和朝廷的平叛大军搞到一块儿去。

    再到后来,马守应不想跑了——太他娘的累了。

    算是这破地方山多,可是也抗不住总是不断地有骑兵死盯着自己不放。

    尤其是在一次自己和高迎祥失散又汇合到一起之后,马守应发现根本没有骑兵死咬着高迎祥不放,反而是三边总督杨鹤的平叛大军开始撵在高迎祥的屁股后边儿了。

    这下子真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些骑兵是冲着自己来的。

    想想自己和高迎祥的交情,老回回干脆冲着主位的高迎祥拱手道:“高大哥,这回啥也别说了,那些鹰犬是冲着俺老马来的。”

    高迎祥也是很好:“兄弟,你说说看,你倒底干啥事儿了,才惹得这么一大股的骑兵盯着你不放?”

    马守应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屁来。

    自己不过是因为家里面发生的事儿太糟心,加又爷慕高迎祥的鼎鼎大名,这才舍了边军这份差事前来投奔。

    可是不曾想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苦笑一声后,马守应才道:“高大哥,俺家村子里发生的事儿你也听说了,反正全村一百零三口,活下来的也我们兄弟几个了,也是因为这个,我们才来投了您。”

    见高迎祥神色也是凄然,马守应便接着道:“原本我们来投高大哥,是想着替全村人报仇雪恨,谁曾想若来这么一股子骑兵紧追不放。可是俺们大仇还没有报呢。”

    马守应一番掏心窝子的话说完,高迎祥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马守应家里所在的村子,不管是回还是汉,一百零三口全部死绝——县令放粮了,大家伙儿也领到了粮食。

    原本想着有粮能活下来的全村人本来还挺高兴,可是谁也没想到,短短两天的时间还没过去,缓德附近山的强人来村子里借粮了。

    按照马守应的说法是,他们这些回回,脑袋都较简单,说不好听点儿是一根筋,认死理儿。

    由于县令每十天放一回粮。全村的人家的粮食,谁家也不会有超过十天的粮食。

    现在强人来借这些救命的粮食了,怎么办?

    认死理儿的回回们认为这是最后的救命粮,不借给强人是死,借给了强人反正也活不成。

    这么一合计,干吧。

    最后的结果是无论回汉,整个村子一百零三口,除了马守应和同村的四个兄弟一起在边军之当值,所以不知道这事儿外,剩下的都被强人们顺手给送去见真主了。

    本来在担心家受灾情况的马守应兄弟五人向卫所告了假回家探亲,好不容易回去了,见到的却是满地已经开始发臭的尸体——尤其是自己悄悄喜欢了好多年的姑娘,更是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这下子马守应可算是急了。

    连夜赶回卫所后向百户禀告了这个消息,原本还指望着卫所能替自己人撑腰,去平了那个号称清风寨的强人窝。

    可是谁也不曾想,因为死的大部分是回族,结果卫所百户根本没放在心,一番敷衍后把马守应给打发了。

    马守应一瞅这他娘的不是靠山山倒靠河河干么?

    得嘞,老子谁也不靠,自己的事儿自己办——连夜逃出军营的马守应兄弟几人一合计,干脆投了闯王算了!

    这么着,马守应兄弟几人才来到了高迎祥的军。

    而一直是靠着农民起家的高迎祥一看来了几个正规军,这可是好事儿啊——正规军再怎么样也得自己这些泥腿子要强吧?

    因此,高迎祥对于马守应几兄弟倒也是颇为倚重,还特意拨了一批精壮些的汉子跟着马守应,指着马守应能好生操练一番了。

    只是不管是高迎祥还是马守应都没有想到的是,马守应的身影不过是出现在自己的义军之几天的时间,被大股的骑兵给盯了。

    苦笑了半晌,马守应才对高迎祥拱手道:“不管咋说,多谢高大哥收留俺们兄弟这么长时间,俺们也不是那没有良心的,这一次要是再有人追来,俺们兄弟断后是了。”

    高迎祥有心说个不,但是想想自己要是再强留这哥几个在自己军,只怕光是那支没完没了的骑兵能打自己给怼的死死的。

    念及此处,高迎祥便也不再出声——到底是几个官军重要还是更多的义军重要,这是个很好选择的问题。

    高迎祥一沉默,马守应便知道高迎祥做出了选择。

    向着高迎祥一拱手,马守应便告辞出去了。

    马守应判断的没错,蒙古万骑奉了崇祯皇帝的命令,有如附骨之蛆一般地死死地咬住了马守应——别管往哪儿跑,用不了半天的时间,一个蒙古万骑的千人队能跟过来。

    马守应握紧手的大刀之后,头也不回的道:“战吧。咱们已经是叛军了,被朝廷大军剿灭也是应有之意,哪怕咱们死后都下火狱也不后悔。”

    马守应身后的族弟马守成却是愤愤地道:“那咱们村子的仇呢?这么着算啦?”

    马守应却是苦笑一声道:“不算了能怎么样?咱们现在是叛军,只怕在朝廷的眼闯王还要可恶三分罢。”

    马守城闻言,也不再说话。

    马守应说的没错,自古以来叛变了的自己人都要敌人更可恨,哪怕是先放过敌人,都要先怼死背叛了自己的自己人——这种故事,自己可是从汉人的书本看的多了。

    望着前方冲过来的一支千人队,感受着地面传来的震动感,马守应微屈双腿叉开,刀尖向斜指着右后方,却是打算在此地跟朝廷的官兵拼命了。

    只是不曾想,远远地望见自己几人的千人队骑兵竟然开始减速。

    等到了离自己十来米的时候,整个蒙古骑兵千人队已经完成了对自己兄弟五人的包抄,将自己等人稳稳地围在了包围圈子里。

    带头的蒙古骑兵千夫长哈丹巴特尔一看马守应等人身大明卫所士卒的打扮,便试探着问道:“马守应?”

    马守应先是嗯了一声,接着又说道:“要杀快点儿动手!”

    哈丹巴特尔却是嘿嘿一笑道:“这可不行,天可汗说了,要把你活着带回去。若是你死了,俺可不好向天可汗交待哩。”

    一听哈丹巴特尔提到了天可汗,马守应心只求速死的念头便没有那么强烈了。

    崇祯皇帝的光辉事迹在大明的卫所之可没少宣传,人尽皆知,崇祯皇帝是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也是个知晓兵事的,不光是京城反怼建奴,还是草原京观立威,这些事儿可都是对味口的很呐。

    如今崇祯皇帝又要求把自己活着带回去?那这事儿可有意思多了。

    马守应心正自胡思乱想,却不妨手腕一痛,手的大刀再也拿捏不住,此被哈丹巴特尔用马鞭给抽飞了。

    哈丹巴特尔见马守应兄弟手的刀都飞到了旁,当即便吩咐道:“拿下,带回去见天可汗!”

    只是等崇祯皇帝见到了自己牵挂无,耽误了好几天行程的老回回马守应之后,心也是蛋疼无。

    原本还以为是跟后世那些绿蛆是一样的,结果还有这么一茬子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