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崇祯皇帝的办法
    严格说起来,崇祯皇帝这不是第一次当爹了。

    穿越前就有过娃,所以是当过滴。

    可是穿越之后,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再加上周皇后又是第一次生孩子,年龄又小了些,又怎么可能不紧张——甚至都紧张到不知道该先迈哪一条腿比较好了。

    匆匆忙忙地走到了门口,崇祯却是突然吩咐原本打算告退的温体仁等人道:“温爱卿与郭爱卿随朕一起,其他人先散了吧。”

    温爱卿与郭允厚一起躬身应是之后,崇祯皇帝又接着吩咐道:“命锦衣卫去传诏太医院院正,擅长阴科与哑科的御医一起入宫候命。”

    前来报信的小太监倒是颇为机灵,听到崇祯皇帝的吩咐,连忙应道:“启奏陛下,太医院院正已经在坤宁宫外候旨了,阴科御医也在。”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只是快步往坤宁宫而去。

    等到了坤宁宫外,整个坤宁宫外的太监宫女们来回的窜来窜去忙成一团,崇祯皇帝看着都头疼。

    只是跟后世医院一样,这时候还是不要去打扰的好,崇祯皇帝也只能按下心头的烦燥,耐着性子等待起来。

    只是听着坤宁宫中周皇后的叫声一阵阵的传来,崇祯皇帝原本就担心,现在更是忍不住,提脚便要向着坤宁宫内走去。

    正从坤宁宫中出来的客印月一见崇祯皇帝向着坤宁宫而去,这架势明显是要闯入宫中,赶忙紧走两步挡在崇祯身前跪地道:“陛下留步。”

    崇祯皇帝脸色当即就拉了下来,眯着眼睛道:“你敢拦朕?”

    听出崇祯皇帝语气中的不善,客印月赶忙拜道:“奴婢不敢,还请陛下息怒,实在是皇后产子,陛下不宜进入。”

    崇祯皇帝此时倒也是想起来了,古代人都认为生孩子是不洁之事,通常都避讳男人进去,如此一来,倒也怪不得客印月。

    崇祯皇帝压下心头的怒气问道:“皇后如何了?”

    客印月见崇祯皇帝不再往里硬闯,便再一次拜道:“幸赖列祖列宗保佑,陛下洪福,看胎像一切顺利,陛下可放宽心。”

    崇祯嗯了一声,吩咐客印月自己去忙后,便又回到外面坐下,安心的等了起来。

    只是看着一旁等候的太医院院正还有好几个根本就不曾见过的御医,温体仁和郭允厚也已经赶了过来,崇祯皇帝便又想起来刚才来之前想到的事儿。

    斟酌了一番后,崇祯皇帝才接着道:“朕闻民间女子婚嫁,多是在十三四岁之时?”

    郭允厚本身身为户部尚书,这些类似于基本常识的事儿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当下便躬身道:“启奏陛下,女子十三而天葵至,便可嫁娶生育。”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暗骂一声禽兽。

    十三四岁的年龄,放在后世还是一个个刚刚读初中的小萝莉,这些混账也能下得去手。

    虽然说后世的那些总想带着小女孩看金鱼的怪叔叔们都在都说什么萝莉有三好,轻音体柔易推倒,但是崇祯皇帝下不去这个手啊——好歹也得十六了不是?

    崇祯皇帝很想直接说什么以后女子不满十六者不许婚嫁,但是这他娘的属于政治不正确,说出来的后果崇祯皇帝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

    又是沉吟了半晌,崇祯皇帝才接着道:“朕初为人父,心中着实担忧皇后的安危。至于民间么,朕常闻有产妇难产,许多人家都是保孩子而舍产妇,不知是真是假?”

    郭允厚又不是什么毛头小子,当然对于这些事儿知道一些,当下便躬身道:“陛下所言不错,民间重婴孩而轻产妇,若是男婴,则更甚之。”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道:“皆是为人父母者,产妇非人耶?如何又不是自己父母的心头肉?再者,世人孰非母亲生之?着实可恨!”

    崇祯皇帝的话说完,郭允厚却是苦笑着道:“陛下,若仅是如此,倒也好说,只是民间皆重男婴,溺死女婴者,不再少数。再则,民间对于女子多有管制,例如再嫁之事。”

    郭允厚这番话说的倒是公道,完全是站在了一个户部尚书的角度上来说的——女子再嫁或者女孩子多了,生的孩子也就多,自己收的税不就是更多?

    再说了,看崇祯皇帝担心皇后的这个样子,还有隐隐约约从宫中传出来崇祯皇帝对于几个后妃的宠爱,郭允厚哪里还猜不到崇祯皇帝的心思?

    崇祯皇帝心道老子也知道民间这操蛋的风气。

    可是知道归知道,可是崇祯皇帝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说白了,每次打完仗,总是要死上一大批的男人,经常出现的情况就是女多男少,为了保证人口,这才出现了男人三妻四妾的现象。

    要不然看看后世,承平已久的社会中,三妻四妾?想多了。男人死的少了,一个一个女人都不够分,还想多吃多占?

    当然,这种情况不能把某些有钱有权有势的人计算在内,要不然小三这个词是怎么出来的?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当男人比女人还要多了之后,强烈要求一夫一妻制的呼声便会一天高过一天,再过分一点,为了保证自己有个媳妇,连什么男人加入女权组织这种事儿都跟着冒了出来了。

    但是古代的社会玩一夫一妻?

    这肯定是不行的。

    在古代,人口可就是国家的战略资源,人口多了才能占更多的地盘,这才是三妻四妾的根本意义所在。

    比如在汉朝,跟自己家老公过不下去了而一脚把男人蹬了再嫁的例子有的是,最著名的是汉武大帝刘彻的老娘王娡。

    王娡先是嫁于金王孙,并生有一女金俗,之后,被母亲送入皇太子宫,为刘启生下三女一子,其子即为汉武帝刘彻。

    而等到刘彻登基之后,还因为太后王娡想念女儿,特地跑去找金俗认了亲,还赐给金俗公主才有的汤沐邑,封金俗为修成君。

    金俗有一儿一女,儿子号修成子仲,因为王太后的纵容,横行于京师。

    由此可见,在汉时根本就没有人管女子再嫁之事——都他娘的能再嫁入天家了,还有人管?怎么管?

    这种情况到了唐朝也一个样儿,还是没有人去管女子再嫁什么的。

    据《新唐书·公主传》的记载计算,唐代中前期的公主中改嫁者即有二十九人,其中有五人甚至三嫁。

    著名的襄城公主、太平公主,都曾改嫁。皇室如此,民间更是家常便饭,大儒生房玄龄、韩愈的夫人或女儿都曾改嫁。

    至于班昭《女诫》中所说的什么“男有再娶之意,女无再适之文”这种话,更是向来没有人当回事儿。

    《唐律疏议》在“夫丧守志而强嫁”条规定:“诸夫丧服除而欲守志,非女之祖父母、父母而强嫁之者,徒一年;期亲嫁者,减二等。各离之。”在疏议中解释到:“妇人夫丧服除,誓心守志,唯祖父母、父母得夺而嫁之。”

    这种法律就规定的很明确了,哪怕这女的不想改嫁,祖父母、父母还是能逼着女子改嫁的,所以对于什么“女无再适之意”这种话大家伙儿听听就好,女儿可是自己家的,换谁能舍得女儿就真个守寡一辈子?

    但是自从宋朝之后,操蛋的事情就出现了。

    老祖宗玩什么三妻四妾,说白了是为了有更多的马仔去跟着自己抢地盘,可是有些傻缺就把事情给搞砸了。

    变成了自己享受不说,还一天天的把女人的地位往下打压。

    尤其是宋朝的那些个文人士大夫们,为了掩饰自己外战外行,不断被外放打压的无能本质,连裹脚这种屁事都能想的出来玩玩,而且连之前不禁女子再嫁的法律都给改掉。

    著名的女词人李清照,本来与赵明诚为夫妇,恩爱美满,生活幸福。

    后来金兵入寇,她悠闲的生活也就一去不返——南渡以后不久,赵明诚就去世了。

    赵明诚去世之后,李清照又改嫁给周汝舟为妻,婚后发现丈夫人品低劣,有违法行为、不堪共同生活,于是清照又告官检举周汝舟。

    等到周汝舟被官府给处置了之后,李清照的麻烦也来了。

    宋朝法律规定,妻告夫者,即使所告为实,也要“徒二年”。

    清照为自己本身就算是有才名,朋友总还算是有一些能靠的住的,因此才免于身陷囹圄,并与周汝舟离婚。

    但是,李清照后半生的这段经历却往往被欣赏她才华的文人所隐去——不就是因为李清照改嫁了,所以不符合他们的价值观了?

    但是这些还不是最操蛋的。

    最操蛋的是溺死女婴这种事儿。

    很多刚刚出生女婴,往往连第一口奶都没有吃上,便被溺死——越是穷困的家庭中,这种情况就越多见,至于说什么虎毒不食子,自己都养活不起了,不赶紧生个男娃来传宗接代下地放牛干活,生个女娃干什么?

    也正是基于这种思想,民间溺死女婴者多不胜数。

    若是放在别的皇帝身上,可能也就这么着了,反正管是管不过来的,还操那么多心干什么?

    但是崇祯皇帝觉得不行。

    过上几年十几年的,等到小冰河时期过去了,再怼死建奴,没有足够的人口,谁他娘的给老子去打仗?谁给朕缴纳赋税——永不加赋,可不是说永不收赋!

    想了半天,崇祯皇帝觉得这事儿得想个办法解决。

    只是这种事儿,民间往往自己偷偷摸摸的就给办了,朝廷官府都不知道,等到知道了,事儿都完了,还追究个屁?

    沉吟了半晌后,崇祯才想到一个靠谱的办法。

    根据著名历史参考读物《我要做皇帝》中的记载,人家那个穿越者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别以为溺死女婴这种事儿大汉朝就没有了,相反,由于当时的生产力更为低下一些,这种事儿也就更多。

    但是那个穿越成刘彻的家伙就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谁家敢不举,溺死女婴的,统统五算。

    五算,也就是增加五倍的赋。

    大明朝多缴纳五倍的赋这事儿明显行不通。

    依着当时的情况来看,这种情况直接就能把人给逼死——生了孩子养不起,估计是得饿死全家,干脆溺死,就得交五倍的赋,但是本身明朝的赋可就不低了,到时候怎么办?

    为了自己能活下去,估计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造反举旗造反了,因此这个法子行不通。

    但是崇祯皇帝还有个更好的办法。

    驴子不听话怎么办?

    当然是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

    所以在想了半天之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道:“回头温爱卿与郭爱卿等商议一下,看看朕说的法子可不可行。”

    温体仁和郭允厚一起躬身道:“请陛下吩咐。”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说道:“此后民间女子怀孕,须到官府报备,不论生男生女,皆算其功,有赏,以其能抚养孩子至十六岁这宜,再者,各社学、县学,凡自七岁入学始,至十六以下者,分文不取,反给膳食。

    若是不报备或者溺死婴孩者,以其不举之罪论之,罚钱,罚钱的多少,要卿等商议好。”

    温体仁还没有说话,郭允厚却是蛋疼的道:“启奏陛下,此时天下承平已久,若是家家户户皆赏,即使每家赏一两银子,每年便需千万两之巨,国库中又何来这许多银钱?”

    崇祯皇帝却道:“朕自有办法,爱卿放心地与温爱卿商议便是。”

    崇祯皇帝的打算很简单,没钱?藩王不是有?江南的土豪们不是有?

    到时候先打上一波秋风再说。

    再说了,自己堂堂一个穿越者,便是什么玩意都不会造的废渣,不还是跟徐光启一起捣鼓出来了用硝石制冰的法子?

    到时候再多想想办法,多弄点儿其他的好东西,光是收税什么的就够自己开心的了。

    再说了,以后不还得打仗么,打仗不抢东西那还打个屁!所以银子这东西,崇祯皇帝总是不太担心。

    崇祯皇帝想了想,干脆又加了一条:“自明日起,凡有溺死女婴者,不得科举。”

    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