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朕为尧,谁人为舜?
    这案子彻底的没办法审下去了。

    王宗光被踹的时候本想发怒,只是一听到熟悉的草原,鞑子,再听到那熟悉的自称老子的声音,哪怕是再迟钝的脑子,也想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没错,崇祯皇帝在草原上爆粗口也不是一次两次,像王宗光这样的新军士卒,不少人都是听过的,如今再听到几个相关的关键词,王宗光立时便想起了声音的主人是谁。

    王宗光也顾不得身上被崇祯皇帝踹了几脚了,直接便要调转身子给崇祯皇帝施礼,却被急眼的崇祯皇帝一把从地上抓了起来。

    崇祯皇帝看着还想要躬身行礼的王宗光,怒喝道:“站直!挺胸!抬起头来!”

    王宗光在新军之中呆了一年的时间,早就养成了服从指挥的习惯,再加上崇祯皇帝一路北征的表现早就让这些士卒把他奉为神明,因此一听到崇祯皇帝的指令,下意识的就按照崇祯皇帝的指示去做了。

    崇祯皇帝等到王宗光按照指令站好之后,才接着道:“现在不管你听到什么,都给朕站好,不许你作出任何的其他行为,听到没有?”

    崇祯皇帝一句话说出来,此时别说是刘宗周想捂脸,就连地上的王二公子都傻眼了。

    自打始皇帝之后,朕这个字就只有皇帝能用,其他人敢用的,通常都被埋到土里去了而且很多连埋土里的机会都没有。

    王宗光不知道崇祯皇帝一直没有表明身份,闻言只是下意识地站直了之后喊道:“遵旨!”

    崇祯皇帝又叹息了一声,沉声道:“你的妻子,已经去了。是被逼投缳自尽的。”

    王宗光闻言,眼睛立即便红了,下意识的就扭头望向了被捆着跪在地上的王二公子。

    崇祯皇帝一看要遭,立即便喝了一声道:“站好!刚才朕说的话你不记得了?!”

    王宗光这才红着眼睛站好,望向崇祯皇帝的目光中却是带着疑惑,不解,质询。

    崇祯皇帝自己心里也不好受,却狠心道:“大明自有律法,你是大明的军人,就由不得你胡来。”

    一米八的汉子站直了之后,便是比崇祯皇帝还要高出那么一些,通红的眼睛之中却已经是满眼的泪花。

    崇祯皇帝咬牙道:“你妻子的仇,朕替你报!你心中的怨气,朕替你出!朕说过,不会让忠心于大明的军人流血又流泪!

    现在,你给朕站好!拿出大明军人应有的那股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势来!”

    两句话说完,崇祯皇帝却是径直走向了刘宗周的位置。

    由于崇祯皇帝一个朕字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此时大堂中早已呼拉拉跪倒了一片,便是随后进入大堂的温体仁等人都是躬身等着崇祯皇帝开口。

    坐到了大堂之上的崇祯皇帝却是干脆无比的开口道:“来人,传成国公,成国公府二公子朱正远到这顺天府来见朕。”

    等到朱刚领命而去之后,崇祯皇帝却摸了摸自己那被打理成板寸一般的头发,暗自盘算了一番。

    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成国公朱纯臣就匆匆忙忙地带着自己的小儿子朱正远来到了顺天府大堂。

    朱纯臣此时的感觉就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你说自己没招谁没惹谁的,既然皇帝重视英国公一系,对自己一系不怎么看重,那自己就老老实实地当个猪给皇帝看,这总行了吧?

    可是这也不行!哪怕自己总是命令小儿子出门招惹一些小是非,主动递把柄崇祯皇帝也不行,崇祯皇帝就像完全看不到自己一般,把自己当成了透明人。

    若只是这样儿倒也罢了,左右跟以前没什么区别,可是今天怎么就倒霉的被皇帝给喊来这顺天府了?还他娘的特意带上了自己的小儿子?莫非与这小儿子还有什么关系?

    等英国公朱纯臣和他的小儿子朱正远给崇祯皇帝行完礼之后,也不待朱纯臣开口说话,崇祯皇帝便冷笑道:“成国公好大的威风啊,”

    朱纯臣一听这句话,当时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了。

    这时候服个软,不能说是怂。

    崇祯皇帝话中的冷意,就算是个二傻子都能听得出来了,更何况朱纯臣堂堂国公爷?

    只是自己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了?就算是自己的小儿子,不过是经常去逛逛青楼,跟其他勋贵家的孩子打个架什么的,这也能算得上事儿?还惹得皇帝生这么大的气?

    心中越发迷糊的朱纯臣定了定神,拜道:“陛下息怒。”

    崇祯皇帝此时也缓了缓心情,开口道:“温爱卿把事情跟成国公说一下,免得说朕乱发脾气。”

    温体仁心道您这不是乱发脾气,那还有乱发脾气的?满头白头发的成国公莫名其妙的先挨了一炮,这事儿他还没地儿说理,冤不冤啊他。

    等听完温体仁的叙述之后,王宗光的眼睛已经更红了,哑着嗓子喊了一声“陛下!”,随后却是哽咽无声,铁塔一般的汉子站在那里,身体都在打晃,却仍然牢记着崇祯皇帝的吩咐,脚步几番想要迈出去,却最终没有动。

    朱纯臣的心里却是恨不得把那个王老爷给砍成十段八段的喂狗算了!

    是,你他娘的是跟老子沾亲带故的,可是早知道你这么惯着你家小儿子,便是你家女儿长的天仙一般,老子也不会让儿子纳回家当小妾!

    现在好了,你他娘的自己作死,却把老子也给连累了!

    朱纯臣心中暗骂不已,可是事已至此,再怎么骂那个不知死的孙子也是没什么用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把自己给撇出去。

    斟酌了一番后,朱纯臣才再次拜道:“启奏陛下,此事微臣确实不知,而且犬子只是纳了那王家的女儿为妾,确实不知那王家会打着微臣的名号在外胡作非为。”

    崇祯皇帝却是冷哼一声道:“怎么,朕定你个管教无方的罪名,莫非还冤枉你了?”

    朱纯臣真想喊声怨枉,却最终没有胆子在这个时候去触崇祯皇帝的霉头,只得自认倒霉地说道:“微臣不敢,此事微臣也确实有着责任。求陛下允许微臣对这位王兄弟做出补偿,以弥补微臣的过失。”

    崇祯皇帝却冷笑道:“不必了,怨有头,债有主,你管教不严的事儿,朕自有处置。至于这王宗光的补偿,自然有朕来替他讨回来!”

    等到朱纯臣再次躬身应是之后,崇祯皇帝便开口道:“其令,成国公朱纯臣教子无方,致使朱正远胡作非为,管教亲族不力,着罚俸半年。成国公次子朱正远代父受过,杖八十。

    王家上下门风败坏,有辱国体,着抄没家产远窜三千里。

    王兴奸淫在役士卒妻子致人死亡,着宫刑后腰斩,妻女没入教坊司为妓,凡五十岁以上者,不用此令。”

    崇祯皇帝一番处置,别说是已经惊呆的王兴了,便是温体仁和刘宗周等官员都觉得过了些这才是真正的一人犯错,全家跟着倒霉的典型。

    温体仁知道崇祯皇帝这种狗脾气是怎么劝也没有用,因此倒是没有说话。

    只是刘宗周却忍不住躬身道:“启奏陛下,微臣以为陛下处置不公。”

    崇祯皇帝望着跳出来的刘宗周,冷笑道:“有何不周?”

    刘宗周躬身道:“启奏陛下,王兴之过,罪在一人,陛下何故处罚如此之重?

    王父纵然教子无方,便是杖责抑或罚金足矣,何需全家上下尽数远窜三千里?

    王兴之罪,便是宫刑腰斩,已经超出大明律许多。

    依大明律,强奸者、绞。未成者、杖一百、流三千里。

    如今陛下判处其宫刑后腰斩,已然违反大明律,如此置大明律如无物,臣以为陛下有失公允,当反省自身方能致法尧舜。”

    崇祯皇帝一听这话就更腻歪了,当下冷冷地道:“致法尧舜?朕为尧,谁人为舜?”

    刘宗周一听崇祯皇帝这话,干脆把官帽一摘,跪地道:“陛下何以此出诛心之语?

    臣一片忠心,天地可鉴。劝谏君主,本就是人臣之责。

    孟子告齐宣王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

    如今陛下不纳人言,更视臣如儿戏任意讥讽,此非陛下之过耶?既如此,臣请乞骸骨。”

    崇祯皇帝本来在说出来谁人为舜的话之后便隐隐有些后悔。

    这句话对于刘宗周这样儿的臣子说出来,确实太重了说,说是诛心或者逼着刘宗周去死也不为过。

    只是不待崇祯皇帝再行开口,刘宗周乞骸骨的话却又把崇祯皇帝给激怒了。

    斜眼望着刘宗周,崇祯皇帝开口道:“一言不合便乞骸骨?汝父母高堂供你读书,朝廷选中你为官,就是让你这般肆意妾为的?”

    不待刘宗周说话,崇祯皇帝又接着道:“致法尧舜?朕来问你,三代之时,有民几何?如今我大明又有民几何?三代之时有疆几许,我大明又有疆几许?”

    刘宗周一时被崇祯皇帝问的哑口无言。

    大明有民几何这事儿倒是好答,只要回答个万万之数就肯定是没问题的。

    至于大明的疆域有多广,自己不说能立即划个疆域图出来,但是背出所有的布政使司的名字还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三代之时呢?

    地有多广,这个倒也算是有数,但是民有几何怎么说?百万?千万?

    上古时期的记载本就充满了臆测的成份,以哪个为准?

    只是崇祯皇帝却明显不打算放过刘宗周:“动不动就三代之治,要不然就是致法尧舜,朕能致法尧舜,可是卿等可敢自比方回、善卷乎?”

    方回和善卷两个人,刘宗周也是知道的,庄周说尧曾经到汾水北岸的姑射之山,去参拜四位有道之名士,怅然若失,好像丢了天下。这四位有道名士为方回、善卷、披衣、许由。

    善卷重义轻利,不贪富贵,是有名的贤人;方回是个神仙般的人物,皇帝问这自己这些大臣们能不能比得了这两位?

    不待刘宗周回答,崇祯皇帝又接着道:“正所谓时移世易,数千年时光荏苒,莫非还要守着三代抱残守缺?

    爱卿亦是饱学之士,对于学问的精通,远非朕能比得过。爱卿必然知晓天下虽安,忘战必危的道理。

    如今大明四处烽烟,谁来守卫边关?谁来守护大明子民?若是没有了这些浴血奋战的将士,爱卿上哪儿去读书?莫非也如那元好问一般再劝个蛮夷胡虏为儒学大宗师么?”

    崇祯皇帝越说却是越愤怒。

    明末的这些读书人,比之元好问之流也他娘的强不到哪儿去,臭鱼对烂虾,统统都是些混帐王八。

    孔氏北宗上表劝进就不说了,反正这家的都跪习惯了,自从伪元之时就这德性。

    可是孙之懈这王八蛋呢?

    峨冠博带实亡国之丑陋,金钱鼠尾乃新朝之雅政这句屁话就是此人先喊出来的,着实让没穿越前同为山东人的崇祯皇帝为之蒙羞不已。

    再对比一番八十日戴发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六万人同心死义,存大明三百里江山的江阴,二十多万人死到最后仅剩下五十三人的悲壮。

    刘宗周被崇祯皇帝一番话给喷的无颜以对,干脆以袖掩面。

    崇祯皇帝却冷哼了声接着道:“王宗光,这个名字没什么特别的,可是朕记得他。

    北征草原之时,他是一个刚刚入伍几个月的新兵蛋子,第一次杀鞑子的时候吐的一塌糊涂,平时里总是咧着嘴憨笑的一个老实汉子。

    就是这样儿的一个人,在草原上亲手杀的鞑子便是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披创十余处,因功升总旗。”

    王宗光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崇祯皇帝居然还记得自己,闻言心中更是激动不已。

    崇祯皇帝却是接着道:“这样儿的汉子在草原之上杀人不眨眼,可是面对你区区三品的顺天府尹却甘愿下跪?

    王兴的过错仅仅是绞刑?朕告诉你,以后没这等事!

    他流血护卫大明,朕绝不能让他再流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