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汝便开此先河
    崔呈秀虽然觉得自己兵部的权利被大大的削弱了一些,但是转念一想却也未必就是坏事儿。

    自己的事儿自己知道。

    崔呈秀清楚的知道着自己屁股上到底有多少屎——天启皇帝在位的时候,自己仗着魏忠贤的势可是没少贪。

    如今崇祯皇帝登基,虽然说不处置自己,无非就是看在魏忠贤的面子上,或者是因为自己懂得进退,所以才能安安稳稳地混到现在?

    总之,要说跟着崇祯皇帝这么一位爷当差办事儿,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现如今虽然兵部的权利被削弱了,但是相应的责任也就少了许多。

    比如说辽东和陕西。

    哪怕杨鹤和毛文龙吃了败仗,以后这板子也不会落到自己头上来了,而倒霉的,多半就得是这个重新立起来架子的五军都督府了。

    至于是谁倒霉,是张惟贤还是朱纯臣,崔呈秀表示关自己屁事儿?

    只是光打板子不给好处这种事儿,崇祯皇帝还是干不出来的。

    想了想,崇祯皇帝又接着道:“崔爱卿莫要以为自己真个轻松了。”

    见崔呈秀一副不解的样子,崇祯皇帝又笑着道:“以后凡是大明对外宣战等诸事,皆是由朕与内阁决定后,由兵对对外宣发。

    还有,崔爱卿这少傅兼太子太傅的名头也该动一动了。”

    听到崇祯皇帝话明显还要给自己好处的话,崔呈秀大喜拜道:“臣多谢陛下隆恩。”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之后,却又接着对魏忠贤道:“忠贤呐,今夜风平浪静,只怕明日里便要波涛汹涌了。后宫之中一切防范,你要和方正化一起做好,凡是有二心,想要背主求荣的,统统处置掉。”

    魏忠贤当即也是躬身领命。

    崇祯皇帝又接着望向了英国公张惟贤:“张爱卿,明日事成事败,大明到底是国祚万年还是烽烟四起,可就看爱卿的了。”

    张惟贤吭吭地咳了两声后躬身道:“启奏陛下,老臣早已命京营接管了京城的城防,诸门皆封,陛下勿扰。”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接着又望向了吏部尚书房壮丽:“明日一旦事有不谐,即刻命人去召南京的官员走驿站,六百里加急进京,替补空缺。朝廷政事不可停顿许久。”

    房壮丽躬身应是,温体仁却开口道:“启奏陛下,臣以为朝中的大臣尚且不需要忧虑,可虑者乃是天下的州县官员。

    若是有小人妄传谣言,则天下州县官员请辞,又为之耐何?”

    崇祯皇帝冷笑一声道:“请辞就请辞罢。县令请辞者,贪腐者杀,不贪者尽数允了,其三族五代之中不许有人出仕,不许从军,就地提拔县丞,县丞辞则提拔主簿,无人可提者,以吏代之,许官身告命。

    散州同县例。直隶州凡有长官请辞,即命副官逐级替补。”

    说完之后,崇祯皇帝却又嗤笑道:“煌煌大明,万万百姓,读书人不知凡几,不得志不能为官者又不在少数,还真当这大明离了他们就运转不了?”

    崇祯皇帝笑完,沉吟了半晌之后突然挥手道:“诸位爱卿今夜就在宫中先行歇息罢。明日再随朕一同上朝。”

    说完,崇祯皇帝便又命王承恩去给诸位在宫中的大臣去准备休息之处。

    这下子彻底的妥了。宫禁之后,原本这皇宫大内就不许随意出入,如今便是连内外沟通的可能性都给彻底的断掉了。

    等到诸位大臣们都下去之后,崇祯皇帝才向着皇后的寝宫而去。

    挥退了一旁伺候的宫女,看着长女朱靖雪那已经渐渐长开后显得粉嫩嫩的小脸,伸出手捏了捏小脸上的婴儿肥,崇祯皇帝自言自语地道:“乖女儿,看爹爹怎么给你个太平盛世,让你和你母后一辈子都平安喜乐。”

    朱靖雪虽然在睡梦之中,可是仍然感觉到了脸上的不舒服,小嘴咕哝了几下,便伸出小手去扒拉崇祯皇帝的大手。

    崇祯皇帝轻笑一声,吩咐道:“尔等好生伺候着公主,若是出了差池,小心尔等的脑袋。”

    早就被惊醒的周皇后看着崇祯皇帝这副样子,轻笑道:“陛下可就宠着罢,以后可别嫁不出去才好。”

    崇祯皇帝笑道:“笑话,朕的长公主会嫁不出去?皇后莫不是在笑话朕么?该打!”

    躲过崇祯皇帝伸向自己屁股的大手,周皇后轻笑道:“妾身可是不敢呢,陛下饶命。”

    崇祯皇帝也不再逗弄周皇后,反而起身后一把将周皇后抄了起来。

    周皇后挣扎无果,最后也只得任由崇祯皇帝抱着向床上走去。

    由于朱靖雪还没有出满月,崇祯皇帝只能遗憾万分地抱着周皇后睡了一夜,什么事儿都没能干成。

    等到了第二天的大朝会上,崇祯皇帝望着满朝堂的官员们,笑道:“诸位爱卿一定知道昨夜的事儿了?”

    满朝堂的大臣们都是一脸懵逼,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儿,满朝堂上得到的消息就是崇祯皇帝亲自审了个案子,暴怒之下让顺天府尹刘宗周滚蛋,还有就是就城城门全部封锁,剩下的就不清楚了。

    只是看着这种架势,只要不是个傻子,就能知道必然是要有天大的事情发生,更何况朝堂上的这些人精?

    见没有一个大臣出来开口说话,崇祯皇帝便笑道:“温爱卿,你把昨儿个的案子跟诸位爱卿们说说罢。”

    温体仁躬身应是,接着便将士卒王宗光妻子的遭遇以及崇祯皇帝的判决复述了一番。

    只是温体仁刚刚说完崇祯皇帝的判决,刑部尚书苏茂相先出班奏道:“启奏陛下,臣有本奏。”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道:“爱卿尽可言之。”

    苏茂相躬身行礼道:“启奏陛下,臣要弹劾陛下于顺天府审案,亦要弹劾陛下擅改大明律。

    古人有云,千金之子不坐垂堂,陛下万金之躯参与民间斗殴一事,本已不妥,陛下又越俎代庖,擅审民间案件。

    陛下此前有言,有法必依,然则陛下自己却视大明律如无物,本当绞的,却要判处宫刑兼腰斩。

    此两条,望陛下三思。”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却是说道:“朕已知晓,若苏爱卿无旁的事,就待会儿再说。”

    苏茂相很想说一句这他娘的还是小事儿?老子堂堂刑部尚书都这样儿了,大爷您就不能改改性子?

    崇祯皇帝若是知道苏茂相心中所想,肯定会告诉他不能。

    由于苏茂相不属阉党,也不属于什么浙党楚党东林党,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的,也从不拉帮结派,这种官员最是得崇祯皇帝看重,因此就连苏茂想弹劾自己也是不当一回事儿。

    见其他朝臣也都没有再蹦出来说话,崇祯皇帝干脆道:“宣旨。”

    如今的崇祯皇帝经过不断地回忆的模仿,此时越发的有陈道明所扮演的康麻子的气势了。

    王承恩闻言,便取过圣旨,向前走了几步之后展开,朗声道:“陛下有旨,百官静听。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朕闻治世以文,戡乱以武。又闻治国之道,乃在于文武并治。昔《司马法》有云,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其令,重建五军都督府,重定军法。此后无论军民一切案件,凡事涉在役之士卒,不用大明律而行军法。

    太祖高皇帝曰:权不专于一司,事不留于壅蔽。

    其令,兵部亦不复辖调兵征战之权,归由五军都督府总内外诸军事。

    钦此。”

    王承恩将崇祯皇帝这一道旨意念完之后所引发的效果,不异于在水中投入了一颗深水炸弹。

    御史陈秉郡先行出班奏道:“臣陈秉郡启奏陛下,《司马法》之中亦有云,国虽大,好战必亡。

    如今天下承平已久,民心思安,陛下重归兵权于五军都督府,其权无人可制,则天下大乱就在眼前矣。”

    户科给事中祝志诚也出班道:“启奏陛下,臣亦以为不妥,武人好战,其权过大,又生故唐藩镇之祸矣。”

    右佥督御史楮旭端同样出班躬身道:“启奏陛下,臣亦以为不妥。

    臣知陛下乃是为辽东与陕西之事,欲重设五军都督府,然则五军既出,则易生藩镇之锅。纵然不生藩镇之锅,亦有强汉军阀征战不休之虞。”

    四五品的官员一次性就跳出来三个,后面的大佬们,则还在观望。

    这事儿无论如何不能让崇祯皇帝给办成喽,要不然的话,现在只靠着京营和新军就敢远征蒙古的崇祯皇帝一旦握实了军权,下面估计就该重提收税一事了。

    也就是说,如果原本崇祯皇帝试探过商税这回事儿,这些大臣们肯定会反扑,但是扑的力度,就不太像这次一样如此之大。

    从御史,到六科,再到督察院,都已经有小喽啰跳了出来,之所有没有一二品的大员出来说话,不过是先行试探罢了。

    崇祯皇帝却是冷冷地看着群臣,开口道:“还有谁?谁赞成?谁反对?”

    一听崇祯皇帝话中的冷意,再加上昨天晚上早早地就沟通过,温体仁当先便出班道:“启奏陛下,臣以为文武分治,正合阴阳之道。

    以武御文,固然不妥,然则以文御武,亦有前宋之鉴。”

    爵封定北侯的刘兴祚出是出班奏道:“启奏陛下,臣也赞同。如今辽东及陕西皆有战事,重立五军都督府正当此时。”

    刘兴祚话音一落,御史陈秉郡便躬身道:“启奏陛下,臣弹劾定北侯刘兴祚妖言惑众,蛊惑君王,意图谋反。”

    崇祯皇帝一听这御史的弹劾便蛋疼无比。

    你说你弹劾就弹劾,反正老子也不当回事儿。

    但是你弹劾的时候能不能整点儿靠谱的?谋反?刘兴祚要是能谋反,那才是天大的话话。

    刘兴祚能千里迢迢的从建奴那边放弃高官厚禄回到大明,为此刘母都悬梁自尽。

    若能把这样儿的人给逼反,那自己这个皇帝得干出来多操蛋的事儿才能办得到?

    陈秉郡却是不知道崇祯皇帝心中的想法,只是躬身道:“启奏陛下,臣弹劾定北侯,事事属实。

    其一,妖言惑众,蛊惑君王。

    辽东不过疥癣之疾,如今东有朝鲜和东江镇。北有扈国公的锡伯部,向西则有山海关防线。

    兼之辽东本就是苦寒之地,不出数年,则建奴必然覆灭。

    至于陕西,有三边总督杨鹤与山西及四川等地联防联守,再加上来年有了收成,陕西之地也是必然平定。

    如此一来,又何需重建五军都督府?徒然靡费国库而已。

    其二,意图谋反。

    定北侯于军中每日操练不缀,兼之邀买人心,其反迹已露。”

    崇祯皇帝听完御史陈秉郡的弹劾,当即便从龙椅之上站了起来,边笑边鼓掌道:“好,说的好。聊爱卿不去写些话本甚么的,当真是委屈了爱卿了。”

    见陈秉郡脸色难看,崇祯皇帝却是毫不在意,问道:“陈爱卿弹劾定北侯意图谋反,可有实证?”

    陈秉郡躬身道:“启奏陛下,微臣乃是御史,风闻奏事,原本便是御史之责,至于搜集证据,自然应当由厂卫去做。”

    崇祯皇帝呵呵笑道:“好一个风闻奏事!好!

    你陈大人空口白牙一通废话,朕就要去派厂卫去调查大明的侯爷?

    若是有证据说明他谋反倒也罢了,若是没有证据,定北侯的心中又该如何感想?莫非是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么?

    再者,定北侯千里迢迢自建奴处归来,便是刘母亦因此而县梁自尽,忠贞若此,他刘兴祚能谋反?

    就,就算他要谋反,与何人沟通?花费几何?何时举事?”

    见陈秉郡无言以对,崇祯皇帝便开口问道:“依大明律,诬告者杖一百,徒三年。陈爱卿这便准备准备去吧。”

    崇祯皇帝的话音刚落,大殿上的锦衣卫大汉将军便上前拖起陈秉郡向着殿外走去。

    陈秉郡挣扎不过,却是被气得大喊道:“自古来尚未有言官因言获罪者,陛下何以苛责至此!”

    崇祯皇帝却是笑道:“汝便开这千古之先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