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始作俑者
    “老子要开个超级大的铺面,就像是市场一般大,咱们家少爷说了,这玩意叫超级市场,简称超市。”杨七七自信满满地对刘老四说道。

    刘老四一脸懵逼地问道:“超级市场?超市?干啥玩意儿的?”

    杨七七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说完,也不理会刘老四苦苦思索的样子,只是拔腿向着路中间挨着的几间店铺行去。

    几间店铺每个都是不小,显然也是有一定身份背景才能开得起这般铺面。

    只是任谁也想不到黄台吉会发这么大的疯,仅仅是因为一本小册子,这些店铺的掌柜杀的杀关的关,背后之人也有不少受了牵连,只得将铺子转让出去。

    建奴里边的人物倒了什么霉,杨七七显然不放在心上。

    对于这种满脑子都是向皇帝效忠的锦衣卫来说,凡是让皇帝不开心的,都早些死绝了才好,更何况建奴这种惹得两代天子都不高兴的东西了。

    走到店铺左右看了半晌,由于都关着门,也看不出什么来,杨七七干脆对刘老四道:“走,咱们去寻牙行,把这几间都盘下来。”

    刘老四闻言,也不去劝,只是带着杨七七向牙行而去。

    由于黄台吉很生气,所以死的人也很多,纵然比不过崇祯皇帝一怒之下伏尸百万,却也不可小觑,所以这些店铺有不少都是急着脱手的。

    倒也没废多少功夫,杨七七就成功的买到了三间连在一起的铺面,还有两间不相连的铺面。

    刘老四看着杨七七不停地指挥着雇来的工人干这个干那个,三间紧挨着的铺面基本上打了个通透,便好奇地问道:“你搞这么大的场面,到底是要卖些什么东西?”

    杨七七笑道:“什么东西都卖,只要是这世上有的,基本上就没有这超市不卖的,比如福寿膏,比如盐,比如西洋玩意儿。”

    刘老四打了个寒颤,问道:“你他娘的疯啦!福寿膏那东西不是明令禁止了么?”

    杨七七一副看傻子一般的神情盯着刘老四道:“你不知道是大明本土明令禁止?东厂那帮孙子都把这玩意儿卖到草原上去了。辽东现在有的,大部分也是他们倒腾过来的,这回咱们只是把买卖搞大一些而已。”

    刘老四被杨七七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

    杨七七说的对,自己接到的通知也是这么说的,福寿膏谁敢在大明卖,哪怕是一钱的份量都足够杀头了,但是却也没有规定能不能在大明之外贩卖。

    杨七七不管目瞪口呆的刘老四,只是自顾地指挥着工人继续拆拆改改的。

    直到过了接近半个月,眼看都到了小年,这几间店铺才算是搞利索。

    看着周围到庆贺自己开业的众多其他店铺的掌柜和东家,杨七七的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大声笑着道:“小弟初来盛京打拼,还需要众位老哥多多扶持。”

    紧挨着杨七七店铺的如意酒楼东家许成顺笑道:“杨老弟做的好大的生意,只怕以后我等还要仰仗杨老弟的鼻息啊。”

    杨七七笑道:“许大哥太客气了,别的不说,只要许大哥有用的到小弟的地方,小弟绝不推辞。”

    许成顺笑道:“杨老弟是个敞亮人,没说的,以后老哥酒楼里的用度,只要老弟你这里有,老哥就绝不去别的地方了!”

    杨七七闻言大喜,应道:“老哥放心,小弟保证给老哥最实惠的价儿。”

    一群人互相吹捧过后,杨七七留下新招来的长工们看着店面之后便招呼着众人一起往如意酒楼而去。

    一番推杯换盏之后,杨七七又站了起来,打了个罗圈揖,对着众人道:“小弟因为家中还算是有些关系,倒是能弄到不少的稀罕物事儿,大明皇室用的贡盐,御用的乌香和龙涎香,西洋的千里镜什么的,小弟这店里都会有,到时候可就靠大家伙儿捧场了。”

    一听到乌香和龙涎香这两样东西,在场的人望向杨七七的表情和刚才可就有了很大的不同。

    龙涎香倒也罢了,这东西还是能弄到不少,但是乌香可就不好弄了,就算是在大明也是用来做贡品的,寻常人没有路真确实很难弄到。

    至于那些海客,基本上能弄到的也不是很多。

    杨七七看着众人的脸色都是一正,又笑着道:“小弟带来的乌香,也不是普通的乌香,乃是大明宫中所流出来的贡品,呆会儿咱们就先尝尝去。”

    听到杨七七这般说法,众人脸上神色更是带了三分恭维。

    许成顺对着杨七七拱手道:“果然,杨老弟做的好大的买卖,以后有什么发财的路子还是要多多照顾老哥哥啊。”

    此时已经轮到杨七七矜持了,只是杨七七却丝毫不拿捏架子,只是笑道:“许老哥太客气了,以后大家一起发财,一起发财。”

    旁边儿的郝志远是专门做些粮食油盐生意的,竖着大拇指对杨七七道:“杨兄弟大气。不知道刚才杨兄弟说的贡盐是怎么回事儿?”

    杨七七笑道:“小弟手中有一条路子,能弄到贡盐,那是大明皇帝才吃得到的好东西,小弟也带了些来,约摸有两千斤左右。”

    郝志远笑道:“既然这样儿,哥哥我全要了,杨兄弟千万不要推辞?”

    不等杨七七应下,旁边做同样生意的阎正飞便抢先道:“啊呸!你老郝头太不是东西了,有好东西就想独吞,真当你自个儿是属貔貅的了?”

    骂完郝志远,阎正飞又对杨七七道:“杨兄弟别理那个不要脸的,你手里的盐,哥哥我全要了!”

    见两人都是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杨七七斟酌一番后才道:“两位老哥别急,这盐么,一家一半可好?再过上一两个月,还会有新的盐到货,总之不会短了两位哥哥要的货就是了。”

    阎正飞嗯了一声,笑道:“果然还是杨兄弟,就依你说的办,一家一半,也不用争抢了。”

    阎正飞是满意了,郝志远可就有些不高兴了。

    若不是阎正飞突然出来横插一框子,这些盐原本就都是自己的,如今却是两千斤变成了一千斤,心中岂能不恨?

    只是这盐毕竟是杨七七的货物,自己虽然说的早了些,可是杨七七也没有应下,如今自己也得只接受一家一半的分法了。

    杨七七不理会郝志远瞪着阎正飞的目光中那一副想要吃人的表情,只是又开始劝着众人一起吃酒。

    直到过了半个多时辰,一场酒席才算是散了场,杨七七笑道:“今天小弟的买卖开张,多亏了众位哥哥赏光扶持,没说的,咱们现在就去尝尝那乌香。”

    等众人随着杨七七到了一间单独的铺子。

    铺子上挂着一张牌匾,上书“雅云阁”三个鎏金大字,门脸装修的也是颇为雅致,略一看去,更像是个读书人集会的风雅之地。

    等进了阁内,首先便是一股子热气扑面而来,屋中却是一个火盆也无,令人暗自称奇。

    屋子里面除去一张掌柜的所在的柜台外,入眼便是一张张红木梨花炕,炕头边是一张四方的红木梨花桌子。

    桌子上摆着一张张檀木制成的托盘,托盘上又放着烟枪,烟签,烟灯、茶壶和茶杯等物事。

    那些桌上的烟枪,也都是处处显着不凡。

    由烟嘴、烟杆、烟头、烟葫芦组成的烟枪,烟嘴为圆柱形,中心钻一孔道与烟杆相接,是吸食烟接嘴口。

    至于烟杆,则是用上好的白玉制成,也有一些是用象牙制成的。在烟杆与烟嘴相连的上下通口之处,更是包了金,看上去便是奢华无比。

    烟葫芦则是用紫砂制成,呈现出爪棱形。整个烟枪看起来倒更像是艺术品一般。

    烟枪的旁边儿,则是一盏烟灯和一根烟签,都是用犀牛角制成,再配合上一杆杆烟枪,当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

    杨七七对着几人道:“众位哥哥,原本这楼上还有雅间,有单人也有双人或者多人的,只是今儿个咱们人数多了点儿,反正这一楼也不营业,咱们就在这一楼将就一番?”

    许成顺笑道:“杨老弟说的哪里话来,这还叫将就?不说别的,光是这些物事,一套只怕也得几百两银子了罢?就在这一楼了,这样儿挺好,挺好。”

    其他的几位大商号东家也是一窝蜂的响应,都表示在这一楼就挺好,也别上二楼折腾去了。以后等谁有空自己来的时候再去二楼就行。

    杨七七闻言,便笑着道:“既然如此,各位老哥都到炕上去坐着?”

    等众人都坐在炕沿上之后,杨七七便拍了拍手,当即便有一队端着托盘的侍女鱼贯而入。

    这些侍女来到炕前放下托盘,然后替炕上的大商们脱去了脚上的靴子,娇声道:“请老爷躺好休息。”

    众人依言躺好之后,这些侍女才用托盘中的温毛巾净了手,点燃了烟灯。

    接着又拿起一块用锡箔包着的鸦片,从上用一柄象牙刀裁下一条,用火烤过后再捏成小丸塞入了烟枪的烟锅之中。

    翻转烟枪再对准烟灯的火苗,用烟签略微一挑,烟枪上便冒出了烟来。

    侍女们这才将烟枪递给了躺在红木梨花炕上的众位大商号的老爷们,恭恭敬敬地道:“请老爷享用。”

    辽东的一众土鳖哪里见过这等阵势?便是听着这些侍女那娇滴滴的声音,骨头便先自酥了三分,等接过侍女递过来的烟枪后,众人才望向了杨七七。

    杨七七接过烟枪,将烟嘴凑到嘴边深深的吸了一口,又缓缓地吐了出来,这才对众人道:“各位老哥尝尝,当真是好东西,难怪嘉靖皇帝要称这东西为福寿膏了。”

    见众人都要吸食,杨七七又打断他们的吸食动作后说道:“哥哥们且慢,这东西刚吸前几口时可能会不舒服,但是等过一会儿,可就赛过神仙了。”

    众人闻言,便纷纷将嘴凑到烟嘴上,学着杨七七的样子吸食了一口。

    只是吸完之后,众人却是纷纷咳嗽起来。

    许成顺皱眉道:“怎的这么一股子味着?”

    杨七七笑道:“第一次嘛,就是这样儿的,老哥不妨多来几口试试。当然,老哥若是觉得不舒服,把这玩意儿扔一边就好。”

    许成顺闻言,却是被激起了心中的好胜心,当即又举起烟枪吸了一口。

    这一吸,除了觉得有些恶心,还有些头晕。

    只是想着刚才杨七七的说法,许成顺却是不信邪的又连吸了几口。

    等连抽了四五口之后,许成顺却是体会到了当中的美妙之处,整个人再也忍不住,一口接一口的吸食起来。

    直到烟葫芦中的鸦片都被吸食干净,许成顺才将烟枪一放,整个人都倒在了炕上。

    由于刚才众人都在观察着许成顺吸食的结果,此时也正好看到了许成顺双目似闭非闭,脸色潮红,呼吸急促的样子。

    过了好半晌,许成顺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叹息道:“眼花耳热后,心宁神自清,忘却百般忧,飘然欲成仙。果然是福寿膏,好一个福寿膏。”

    其他人见状,也不再迟疑,纷纷吸食了起来。

    杨七七见众人都吸食了起来,自己便也躺下安心的吸了起来。只是嘴角的那抹笑意,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过了多半个时辰,一群人才吸食完毕。

    许成顺叹息道:“如今也是多亏了杨老弟,才知世间竟然有如此美妙的滋味。先前被吞服的那些福寿膏,实在是暴殄天物!当真该死!”

    杨七七笑道:“只要各位哥哥喜欢,小弟却是巴不得各位天天来哩。”

    许成顺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赶明儿个老哥哥就过来,兄弟可别嫌烦就好。”

    杨七七道:“老哥说的哪里话,哥哥们能来,那是给小弟脸,小弟可得兜好了不是?”

    见杨七七这般的上道,许成顺也是心中高兴。

    眼前这家伙路子野,能弄来这等好东西,又会做人,说话间也是颇为知情识趣,倒是值得好生栽培一番。

    打定了主意,许成顺道:“兄弟放心,过几日,哥哥给你引见几位大人,保证你在这盛京城的生意红红火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